doz3f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ptt-第三百五十三章    你們的天驕……回來啦【6000字,求月票!】-x1b91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死了!
龙广,梵火,白天灯三位妖孽,尽皆陨落。
千年一出的妖孽,这一代天骄中的领头者,却是这般悲惨的死在了人皇墓中。
这一刻,哪怕是五位五族的老古董都是心痛不已。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蘇夜十三
死了太多天骄了!
一百零八枚入墓令,五族占有九十,也就是说,有九十位天骄入了人皇墓,而如今,还剩多少?
只剩下了迦楼和帝释一两位……
连妖孽都陨落了!
尽皆死在了罗鸿的手中!
这对于天界五族而言,亦是重大的创伤,五族这千年一辈,差点被杀断代了!
而人皇传承他们还没有得到手,被人族所得,对于天界五族而言,简直是一场血亏举措。
轰!
随着龙广,白天灯和梵火三者的陨落,龙族,仙族和佛族三族的老古董虚影终于是扛不住了,开始崩灭!
“人族必须灭!”
“我五族……不愿再为奴!”
虚空中。
三族老祖虚影消散之际,发出了不甘的怒吼!
剩下神族和妖族的老古董虚影,亦是面色难看无比,他们二者操控着上古皇兵审判之剑,欲要继续镇压初代夫子。
但是,初代夫子却是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力量飙升。
笔落惊风雨!
审判之剑都被点的失去了神光,原本复苏的皇者气息,也开始渐渐的逸散。
两尊老古董虚影仿佛隔着遥远空间在对视。
“得带着上古皇兵离开!”
失败了!
这是他们所不曾预料到的。
这一次入人皇墓,他们的后手可以说是做足了准备,派遣了九十位天骄,其中更有五位当代妖孽,除了手持天王兵以外,还持有上古皇兵。
本以为万无一失,十拿九稳。
最终,却还是遗憾失败!
甚至妖孽还死了三位!
初代夫子畅快大笑,新人皇……威武!
轰!
时空长河之上,长河卷起浩荡波涛,尔后,妖皇戟光泽黯淡,被打的倒飞,人皇宫虽然只是自主意识的复苏,但是,威能却是无双。
毕竟这儿是人皇墓,是人皇的主场!
妖皇戟在这儿,翻不起大浪,被人皇宫给强势镇压!
妖族和神族的老古董气息开始回缩。
审判之剑和妖皇戟飞速爆掠,横压虚空朝着迦楼和帝释一方向掠去。
这是打算撤走了!
缺少了三位老古董的虚影,想要再度催动上古皇兵来格杀新人皇基本上不可能。
“没希望了,必须等人间的人皇规则消散,那时候大举攻入人间,方有机会抹杀新人皇!”
神族的老古董冰冷道。
下一刻。
虚空破碎。
迦楼展翅,欲要包裹住审判之剑,收回这柄剑!
远处,罗鸿慵懒的端坐在三龙邪君辇之上,眉宇微微一挑。
果然,神族迦楼和妖族帝释一,此刻被两族的老古董当成了上古皇兵的载体,蕴含着恐怖的气机和能量。
罗鸿没有轻易出手是对的。
原本罗鸿还想着将迦楼和帝释一也都一起干掉。
初代夫子踏空而来,老迈的身躯之上,虽然死气缠绕,但是他的精气神却是十足。
罗鸿的表现,让他欣喜,让他满意,让他干劲十足。
他看到了端坐在三龙邪君辇上的罗鸿,面带笑容,温和的点了点头。
尔后,看向了迦楼和帝释一。
双手骤然抓出。
两件回归到迦楼和帝释一身上的上古皇兵,审判之剑和妖皇戟竟是猛地一滞。
而初代夫子枯槁的手掌,亦是落在了两件皇兵之上。
轰!
可能是遭受到了初代夫子的气息逼迫,上古皇兵之上,有可怕的威压在复苏,在动荡!要震开初代夫子的手掌!
“孔虚!你疯了?!”
名門女探
融入了迦楼和帝释一身躯中的两位老古董面色悍然变化,厉喝出声。
他们没有想到,初代夫子居然会出手抓皇兵!
初代夫子淡淡笑着,他的身躯之中,不断的有血水流淌而出,化作丝线,化作大网,将两件皇兵给缠绕住。
尔后,初代夫子的身躯飞速的落下。
棺椁飙射而来,初代夫子的身躯砸回了棺椁之内。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此为人皇墓,不是你们的后花园。”
“带着上古皇兵入人皇墓,乃是大不敬,该付出的代价还是要你们付出的……这两件上古皇兵,便暂且留于此吧。”
“老夫虽老,但暂且还有一封之力,以肉身封禁二族皇兵!”
“哈哈哈……”
初代夫子大笑起来。
大荒兇神 亦青梅
尔后,身躯之上的气息,竟是开始不断的消弭,直至彻底的没了声息。
颤抖不已的审判之剑和妖皇戟被初代夫子塞入了棺椁之内。
而初代夫子的气息也变得万般的萎靡。
嘭嘭!
融入迦楼和帝释一身躯中的老古董虚影目眦欲裂间,崩散开来!
迦楼和帝释一苏醒过来,神色苍白!
剧变!
发生了超出意料之外的剧变!
龙广,白天灯,梵火三者死了,连族中的上古皇兵都被镇压封禁!
这一次入人皇墓,五族血亏!
迦楼和帝释一对视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中震撼和惊惧。
这等凄惨局面,让他们想到了一个人。
云太苍!
之前云太苍也是被夫子这般算计!
如今,他们几乎和云太苍一样的凄惨。
“好狠!好阴险!好算计!”
神族迦楼嘴唇泛白,颤抖不已。
巫神傳 破天應道
“好一个当代夫子,阴险至极,从将入墓令交给五族的时候开始,我等便已然遭受到了算计!”
帝释一也是浑身颤抖。
死了……都死了!
入人皇墓中的天界天骄,除了他们二者,都死了!
哪怕是有大气运在身的龙广等人也都未曾活下来!
难怪当代夫子会那么痛快的给出入墓令!
果然是一个大坑!
風滅幹坤
一切都是算计!
逃!
迦楼和帝释一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人皇墓已经开始动荡,已经隐隐有稳不住的趋势,这时候,他们直接就可以逃出人皇墓!
逃离人皇墓,逃离人间,回归天界……
他们才能感觉到些许的慰藉和安全!
而在初代夫子镇压了两件上古皇兵的时候,罗鸿眉头微微蹙起,没有去追杀迦楼和帝释一,而是落在了初代夫子的身前。
“前辈……”
罗鸿有些担忧,因为初代夫子的模样看上去,太惨了,仿佛随时会陨落一般。
“新人皇无需担忧,老臣死不了……”
“不过,镇压两件皇兵,怕是无法给人皇陛下太多的助力了。”
初代夫子端坐在棺椁内,淡淡笑道。
只不过,有浓郁的死气在他的脸上涌动着。
“新人皇刚刚继承了传承,可惜了,留给您的时间不多了,老臣只能尽力为人皇陛下争取时间。”
“正好,五族送来了两件上古皇兵,老臣尽全力镇压,少了两件上古皇兵,天界想要冲散人皇规则,难度变得更大。”
“也能为陛下分担些许的压力。”
初代夫子道。
远处,人间修士也纷纷飙射而来,落在了棺椁周围,听的初代夫子的话语,心中都是不由感觉到了敬佩。
“去吧,十万年了……老夫能为人族所做的,唯有这些了。”
“愿人族永昌……”
初代夫子道。
他徐徐的闭上眼,气息开始逐渐的收敛。
那躁动不安的审判之剑和妖皇戟,亦是慢慢的从颤抖状,归于平静。
最终,彻底的安静下来,宛若没了声息。
罗鸿深吸一口气。
周围的女帝,大周天子等人也都是感慨万千,这才是值得敬佩的人族强者。
“走。”
罗鸿没有多言,只说了一个字。
大家撤出人皇墓!
追杀迦楼和帝释一!
这两个妖孽,也得死!
今日,罗鸿不打算放任何一位天界妖孽回归天界!
“喏!”
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萧五六等人间尊境,狂热无比。
我在漫威刷好感
罗鸿斩杀龙广,梵火和白天灯的壮举,给他们太强烈的冲击,那可是一洞天尊境中的妖孽啊。
可是,居然被罗鸿给强行斩杀!
在这一刻,他们士气大振!
罗鸿端坐三龙邪君辇,霎时化作流光朝着人皇墓外追逐而去。
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等人亦是纷纷跟上。
陈天玄,罗小北则是有些遗憾,他们未曾踏入尊境。
主要还是因为他们入人皇墓的时候,修为就太低了,才九境,如今也才堪堪半尊。
至于其他还处于第一关的诸多人间九境,就更不用说了。
当人皇墓的考验消失,大家也都是清醒了过来。
虽然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获,可是,和突破尊境的众人比起来,他们的收获就有些微不足道!
当然,有人遗憾,有人欣喜,有人茫然无措。
他们感觉,恍如大梦一场。
人皇墓中的大战,似乎与他们无关!
……
外界,人间!
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人都盯着那悬浮在安平县上空的天骄榜……
就在刚刚,天骄榜之上,骤然有金色的血水冒出,尔后,天骄榜上,有排名开始变得暗淡,最终失去了光华!
龙广,白天灯,梵火!
龙族,仙族和佛族,三族的妖孽……在天骄榜上除名!
三者,陨落了!
这简直是一个沸腾的消息,激荡每个人心神的消息。
终于有天界妖孽陨落,而一陨落,就是三位!
天门之中,天界强者们,皆是气息此起彼伏,眼眸中满是震撼之色!
不可能!
妖孽都是有大气运之辈,妖孽怎么可能会死?
然而,天骄榜上黯淡无光的名字,却是犹如重击,让三族的强者,面色苍白,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事实!
就在所有人沉浸在妖孽陨落的震撼中的时候。
蓦地,人间的气息陡然沸腾和焦灼了起来。
安平县。
稷下学宫,学海秘境!
所有人都猛地抬起头,因为他们感觉到了沸腾的气息,一股又一股的气息,犹如山岳在轰鸣,犹如瀚海在沸腾。
学海秘境中,金色的海水在翻卷,卷起滔天的巨浪。
“要出来了!”
所有人心头一震。
人皇墓的探索要结束了,这个为期足足一个月的人皇墓之行,终于要出结果了吗?
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是谁获得了人皇传承!
就算是枯坐望川寺的夫子,亦是安静的看着,尽管他心中有所猜测,但是,眼见为实。
天门之上,有天王强者,有尊境强者都在盯着学海秘境!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蓦地。
金色的瀚海,泛起了涟漪。
无字墓碑前,有旋涡呈现,旋涡越来越大,渐渐的竟是席卷覆盖数万里!
形成一个通道!
轰!
两道流光快若闪电的从中飙射而出,浑身染血,气息萎靡!
“是神族妖孽迦楼!”
“还有妖族妖孽帝释一!”
有人眼眸一缩,惊呼道。
所有人都震惊了。
而迦楼和帝释一一出人皇墓,没有收敛身上的气息,维持着一洞天巅峰的尊境修为。
但是,或许是因为入了一次人皇墓的缘故,他们尽管释放出气息,却是没有引起任何规则的惩罚!
因而,当天尊气息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的时候,整个人间,都仿佛笼罩在一片压抑中!
稷下学宫之上。
牛氣沖天 會亭
罗小小面色苍白,作为承载着人间归一气运的罗小小,她对此感受最为清晰。
小豆花亦是牵着罗小小,用力的抓着罗小小的小手,尽管压力巨大,但是她,没有任何的退避。
安平县中。
罗家铁骑人人眼眸通红。
罗厚怒吼,罗老爷子亦是怒啸,所有大罗王朝的士卒将帅,皆是抽出了腰间的墨刀。
战意蔓延成浓雾,欲要抗下天尊威压。
危机!
恐怖的危机!
这个时候,若是迦楼和帝释一欲要对安平县动手,怕是能够轻易的抹平安平县,杀光安平县中的所有人!
紈絝邪仙
然而,在所有人都紧张万分的情况下。
迦楼和帝释一,却是没有理会四周分毫。
两者只是眸光扫视,望向望川寺,盯着那枯坐的夫子,满脸疯狂。
“好一个当代夫子!”
“好狠好阴毒!”
“九十位天骄,被坑死了八十八位!好狠啊!”
两人凄厉嘶吼。
气息迸发,如光柱激荡在人间,贯穿天地,飞速朝着人间之巅飙射而去。
他们仓皇而逃,欲要讨回天界!
而人间却是在二人的话语中,彻底的陷入了哗然中。
夫子?
一切都是夫子的算计?!
而望川寺上,夫子手持圣贤书卷,枯坐于谛听雕像下,面带微笑,礼貌而不失尴尬。
啥玩意?!
人皇墓中发生了啥,老夫一点不知,为何骂老夫阴毒?
人在山中坐,锅从天上来!
还能不能让老夫好好的镇压封印了?
夫子面带僵硬的微笑。
蓦地。
他的面色一动,看向了学海秘境。
却见学海秘境一阵波动,旋涡中,一道又一道人影飙射而出。
女帝头顶龙雀洞天,风华绝代,手持龙雀剑,剑华冲霄!
恐怖的气息,激荡在人间,让人间的能量都沸腾了起来!
这是超越了十境半尊的境界和气息!
尊境!女帝晋级尊境了!
人间出尊境了!
哪怕是夫子都流露出几分兴奋之色!
果然,入了人皇墓真的有机会突破入尊境!
嘭嘭嘭!
大周天子,麒麟剑仙吴清华,萧五六等三位也从旋涡中飞驰而出。
三人的尊境气息,亦是毫无保留的释放!
人间,彻底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中!
又是三位尊境?!
人间,要崛起了!
至于李修远,因为是完成三次涅槃,气息不曾爆发的情况下,倒是看不出踏入了尊境。
罗鸿呢?
忽然,所有人脑海中都浮现出了这个想法。
当世人王,罗鸿公子呢?!
他也入了人皇墓,难道没有什么收获吗?!
可是,众人来不及震惊。
李修远,女帝,大周天子等五位人间尊境战力,纷纷冲天而起,化作五道惊鸿,杀向了迦楼,帝释一。
“小乖乖们,留下!”
李修远温柔一笑。
手中的一朵桃花顿时被他捏的爆碎。
霎时,一株又一株桃花树于穹天之上呈现而出。
迦楼和帝释一飙射的前路被阻拦。
两人身躯稍稍受阻。
而女帝,大周天子,吴清华,萧五六等人间尊境纷纷出手。
洞天全开,恐怖的力量交织漫天。
帝释一怒啸,回身一拳荡出,竟是将女帝四人给压的爆退。
迦楼面色微变,手中出现一把光芒万丈的剑,他的天神审判洞天开启,一柄剑斩出。
类似审判之剑,不过,气息天差地别。
但尽管如此,威能亦是恐怖至极,猛地斩下间,一株又一株桃花树下,侧卧微笑的李修远,被斩的鲜血淋漓。
不过,迦楼的动作,还是稍稍被阻!
人间所有人都呆滞了,呆呆的抬起头,看着天穹之上突然就爆发的尊境之战。
沉默了这么多日的人间,突然就火爆了起来!
迦楼和帝释一被阻拦。
两人其实不想恋战的,只想快速回归天界。
人间……太危险!
九十位天骄入人间,如今死的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再不走,他们也得死。
入人间的天骄,将全军覆没!
天界这一代,可能要被断代!
蓦地,有龙吟嘶吼。
迦楼和帝释一色变,抬起头,便看到人间的阳光被遮蔽。
而罗鸿的座驾三龙邪君辇横空,三头邪龙装腔作势的一匹,怒吼间,仿佛主宰天地!
而车辇上。
罗鸿慵懒的坐着。
淡淡的看着迦楼和帝释一。
“逃的还挺快的。”
罗鸿轻笑,银发在微风吹拂间,轻轻摆动。
李修远身形汇聚,揉着胸口,面色苍白的可怕。
神族迦楼,不愧是五个妖孽中的最强者,很强!
他李修远,差点被打爆了!
“罗鸿!”
迦楼披头散发,脚踩云层,盯着罗鸿。
他心头猛地一沉,罗鸿追出来了!
罗鸿得到了人皇传承,实力非常的强大,能杀龙广,梵火和白天灯……
绝对也能杀他!
而人间,则是哗然了起来。
许多人都目光灼灼的盯着罗鸿,兴奋,狂热!
因为,在罗鸿出现的一瞬间,人间的气运顿时暴涨,所有人都感觉有了主心骨一般。
罗鸿没有与迦楼废话。
他从三龙邪君辇之上一步迈出,身上气息顿时暴涨。
魔龙锻体术之后的肉身迸发出恐怖气息,仿佛太古凶兽在咆哮。
背后大道呈现,三皇洞天浮现而出。
一弹指。
霎时,人间上空,有一座巍峨浩瀚,煌煌无边的城池浮现而出!
有三道人影盘坐城楼。
弹指见皇都!
罗鸿一招便对迦楼打出,恐怖的攻伐瞬间淹没迦楼。
嘭!!!
迦楼凄厉惨嚎炸开,在天穹之上响彻。
他浑身染血,肉身被打爆,意志海炸裂,凄惨无比。
迦楼心头震骇万分!
怎么会这么强?!
之前罗鸿杀龙广等妖孽的时候,迦楼和帝释一还被两族的老古董所控制着,所以,并不太清楚。
他们知道罗鸿变强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么强!
论及战力,迦楼很自负,可是却被罗鸿一招击溃!
而罗鸿仍旧没有废话,因为没有必要,杀了迦楼,针对罪恶必然暴涨。
所以,无需废话,杀就完事了!
罗鸿抬起手,无数剑气自他周身汹涌而起。
弹指见皇城之后,便是伪神通,龙头铡刀断头抬!
皇城之前断头台!
迦楼浑身染金血,扭头便跑,然而,罗鸿眸光冷峻,抬手间,无数天骄邪影飞扑而出。
像是地狱深渊中伸出的一只只手,拽住迦楼的身躯。
迦楼的洞天神光万丈,将一位位天骄邪影震飞。
迦楼的确很强,哪怕是罗鸿也不得不承认。
罗鸿大踏步而来,魔龙锻体后的强悍肉身,与迦楼厮杀。
金血染红了天穹。
两者大战在云海之上,战斗波动,震动整个人间,所有人都骇然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只感觉,天地都在色变。
许久之后。
罗鸿一指之上乌光大盛。
点在了迦楼的眉心,将迦楼的头颅贯穿!
迦楼心神俱震间,被罗鸿拽住了脖子,猛地甩出,龙头铡刀落下。
金血喷洒间,迦楼的头颅被斩下!
大道崩裂,洞天亦是崩塌!
可以说是天界千年来的最强妖孽的迦楼,亦是惨死在人间!
远处,帝释一惊恐,他欲要逃,而罗鸿却不会放过他,他比起迦楼还弱一些。
被诸多人间尊境围殴,再加上霸道而强大的罗鸿,只能于绝望中陨落!
人间所有人都震撼了。
而天界天门之后,观望着这一战的诸多天界强者,亦是惊怒不已。
罗鸿一手提着迦楼头颅,一手提着帝释一的头颅。
大笑间,满心激动,登天而起。
他要收刮一波来自天界的声望罪恶了!
很快,罗鸿便来到了一扇下三重的天门之前。
天门之后,有天人惶恐无比。
但是,本能催使着他们去抵挡罗鸿。
“滚!”
罗鸿一脚抬起,重重踏下。
像极了踹门的人间恶霸!
那些拦阻在天门前的天人,纷纷爆碎,化作金色血泥!
罗鸿白衣染金血,霸道无双的提着迦楼和帝释一的头颅,径直的踏入了这扇天门之后。
天门之后。
罗鸿看到了一个广袤无双的世界。
这便是天界!
浩瀚无垠,强者林立!
罗鸿踏出天门。
将迦楼和帝释一的头颅高高抛飞!
心神一动,储物页中,无数的天骄头颅,或是惊恐,或是绝望,或是错愕,带着生前的情绪,纷纷如雨下,从储物页中倾倒而出……
犹如下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天骄头颅雨!
罗鸿放肆桀骜,大笑声激荡。
“桀桀桀!”
“天界伙计们,你们的天骄……回来啦!”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