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xh3火熱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耶律重元推薦-7vix7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说完慕容复松开了她,自顾自的在营地中闲逛起来,耶律燕稍稍犹豫了下,居然没有惊动守卫。
其实她也没机会惊动,因为她只要一开口,慕容复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让她闭嘴。
耶律燕追上了他,“你要去哪?”
“不是说了去找耶律重元么,他先前就是往这个方向离开的,我只要一路找下去,自不难找到他的营帐。”慕容复淡淡道。
耶律燕顿时没了办法,这个人能悄无声息的穿过数十万大军摸到帅营,可见他所言非虚,眼珠子一转,“你刚刚说有三个计策让我大辽走出困境,杀掉耶律重元也是一种?”
慕容复懒得继续忽悠她了,随口敷衍一句,“或许是吧。”
“或许?”
熾焰戰神 甲子
“耶律重元主张攻打襄阳,如果你们皇帝听他的,你们大辽就会按照我先前所预想的那样走下去,最后为铁木真所灭,我杀掉他,正好可以挽回这个悲剧。”
耶律燕沉默片刻,忽的说道,“我倒有点奇怪,你杀了耶律重元,难道我大辽皇帝就不会进攻襄阳城了么?”
这还用说么,现在的耶律洪基是赵洪假扮的,若操作好了,不但不会进攻襄阳城,还能平白得到四十万大军,嘴上含糊道,“或许会,或许不会,难得他现在不想与襄阳为敌,我自然要设法稳住这种局面。”
耶律燕怔怔的看着他,“军中传出风闻,说最近皇上变得很奇怪,我也不知道哪里奇怪,但今日见到你,我似乎知道哪里奇怪了。”
此言一出,慕容复蓦地变了脸色,“你什么意思?”
耶律燕扬了扬脑袋,“我不告诉你。”
难道她知道了?慕容复目光微闪,怎么有一种被人反忽悠的感觉,难道真应了那句话,将别人看做傻瓜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才是最大的大傻瓜?
不料这时耶律燕噗嗤一笑,“皇上来到襄阳城后一改往日之风格,推行萧大哥的主张不与襄阳城开战,全军都觉得很奇怪,现在我才知道,皇上应该是暗地里跟襄阳城达成了某种协议吧。”
慕容复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很想大笑三声,但还是生生忍住了,并努力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你……你怎么知道的?”
耶律燕得意一笑,“这有甚么难的,皇上对北院大王不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今天你便跑来杀他,肯定是皇上请你来的对么?”
慕容复瞠目结舌的点点头,“你真聪明,这都被你发现了,难道你不怕我杀你灭口?”
耶律燕呆了一呆,“你应该不会吧?”
“哦?为什么?”说话间,慕容复真气一提,空间仿佛被挪移一般,他与耶律燕瞬间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正好避过一个巡逻卫队。
耶律燕顿时目露奇光,似乎还夹杂着那么一丝崇拜,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女人爱上一个男人,通常都是由好奇或者尊敬、崇拜等一系列情绪开始的。
慕容复斜睨了她一眼,“不用羡慕了,你学不来的。”
耶律燕回过神来,脸色微微一红,“我听说过你的传闻,都说你是个大混蛋,不过有一点没人质疑的是,你对女人还不错,至少我觉得是这样。”
“所以你就觉得我不会杀你灭口?”慕容复更加意外了,这是谁得出的结论?
耶律燕点点头,“你肯定不会。”
慕容复脸上似笑非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耶律燕突然有些不确定了,“你不会真的想杀我吧?”
慕容复好笑的看着她,“怕了?”
耶律燕抿了抿嘴,“当然怕,我又不是死人,怎会不怕死。”
慕容复闻言怔了怔,“你这话倒也有些意思,你觉得世上只有死人才会不怕死?”
“那当然,死人不但不怕死,还不怕疼。”
“你是个有意思的姑娘,明白许多人活了一辈子都不明白的道理,如果不是你这副年轻的容貌,我都以为你是个活了上百岁的老妖怪。”
“去,你才是老妖怪呢!”
“耶律重元是住前面的营帐么?”
“是……”耶律燕抬头看了一眼,说出一个字忽然止住,却已经晚了,她气呼呼的瞪着慕容复,“你不是说不稀罕我告诉你么?”
慕容复丝毫没有被打脸的觉悟,“我说过这话?”
“哼,我就当小狗说过。”
慕容复无语,怎么什么时候都要狗来背锅?
二人避过巡逻守卫,来到一座豪华的大帐旁边。
“查清楚了么?”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帐中传来,正是那耶律重元。
野獸球王科斯塔 元謀
慕容复面色微喜,正要进去,另一个声音响起,“虽然没有十足的证据,但也有八九成可以肯定,那皇帝就是个假的!”
这话一出,慕容复脚步一顿,神色说不出的吃惊,耶律重元竟已发现了赵洪的身份!
“怎么了?”耶律燕见他停下,不由问了一句。
慕容复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没有半分变化,显然没有听到帐中二人的话声,其实那话声本来就小,如果不是他六识通明,也很不容易听到的。
他不动声色的拉着耶律燕,悄悄躲到角落中,凝神细听。
帐中耶律重元一拍桌子,愤愤道,“我就知道这是个假的,他连他自己跟我说过的话都不记得,怎么可能会是耶律洪基。”
另一人道,“那真正的耶律洪基去哪了?”
“不知道,本帅半月多前接到秘报,耶律洪基在雁门关遇刺,现在证实军中这个是假的,那只能说明真正的耶律洪基早就死了。”
“将军,咱们立刻去拆穿他?”
“拆穿他?”耶律重元冷笑道,“本帅为何要拆穿他?”
“呃?”那人似乎愣了一下,“难道任由他冒充皇帝,窃取大辽国祚?”
“窃取大辽国祚?你想多了,一个国家哪是这么好窃取的,本帅虽不知道他通过什么办法变得跟那耶律洪基一模一样,但他并非天衣无缝的不是么,本帅不就认出来了。”
“那将军的意思是?”
玩個小號遭雷劈
“嘿嘿,如果现在拆穿了他,本帅能得到什么好处?”
“可不拆穿他的话,他迟迟不肯攻宋,如果让蒙古那边占了先机,咱们的损失岂非更大?”
那一場愛無關xing
耶律重元沉默半晌,忽的问道,“如果现在戳穿这个假的,耶律洪基的死讯便瞒不住,你觉得谁最有资格登上皇位?”
那人不说话了,似乎对这个问题极其忌惮,不敢随便发表言论。
耶律重元自顾自的说道,“这个秘密叫本帅发现,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我要等,等他彻底失去军心,等萧峰作茧自缚,到得那时,本帅再出手收拾残局,岂不是众望所归?”
有句话他没说,他还可趁这段时间清除异己,扫平上位的道路。
帐外的慕容复听到这段话,脸色也是说不出的惊奇,不得不说,这耶律重元确实心机深沉,发现赵洪的身份有问题,却引而不发,反而要趁这个机会谋取利益,登基为帝。
耶律燕看他神色变化,自不难明白里面的耶律重元一定说了什么大秘密,她拼命的想将耳朵竖起来,却仍旧什么也听不到,不由没好气道,“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嘘。”慕容复没有理会他,因为里面的耶律重元又开口了,只听他问道,“我让你去查耶律洪基的事,都有谁知道?”
另一人回道,“没有,都是我亲自去查的,没有假手于人。”
他能查什么,无外乎赵洪的生活起居,进入军营后的一举一动,包括雁门关外的刺杀等,这些细节对于一个水晶宫的精英来说自然不会轻易留下痕迹,可人一旦有了疑心,就算一点点极小的细节也会被放得无限大,只要扯到一根线头,破绽就会越来越多。
耶律重元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怪异,“很好,你做的很好,这个秘密还不到泄露的时候,当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将军放心,末将知道怎么做,绝不会泄露一丝一毫。”
“不,你还没明白本帅的意思。”
“将军,呃……”那人还待再说什么,忽的一声轻响,好似喉咙被割断了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外面慕容复脸色微微一变,再也顾不得被发现的风险,指尖轻轻一划,破开一道口子朝里面望去,只见地上躺着一个人,双手捂着喉咙,鲜血止不住的从指缝、嘴巴冒出来,嘴中噗噗噗的似乎想说什么,却怎么也接不上那口气,双眼瞪得老大。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負責!
耶律重元双手负在身后,神情淡漠的看着地上的人,“本帅说了,这个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个‘任何人’自然不包括本帅,却包括了你。”
这个人居然为了保住假耶律洪基的秘密,不惜杀害自己的亲信属下,当真冷血到了极点。
慕容复颇有几分哭笑不得的感觉,他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一下耶律重元。
“发生什么事了?”耶律燕凑过脑袋来,正好瞥见帐中血腥的一幕,不禁脸色煞白,下意识的便要惊呼,好在慕容复及时捂着她的嘴。
却在这时,更加惊悚的一幕出现了,那躺在地上已彻底断了气的尸体忽然飘了起来,“嚯嚯嚯”的喘着粗气道,“你以为杀了我,世上就没人知道这个秘密了么?”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