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奮鬥在沙俄-第六百五十章 終於要結束了嗎?熱推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联军并不知道李骁给他们带来了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当然很有可能知道了也并不是特别在意。毕竟这个时代还过于萌妹,科技的力量才刚刚展现出来,哪怕是所谓的上**英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个。
在战场上他们还是更乐意用人数多寡或者勇气来衡量一只军队的战斗力。
所以就算是知道了俄军会敷设地雷,对联军指挥官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多派点人上去趟平雷区就好了嘛!
联军指挥官更在意的是如何突破俄军的防线,在这个鬼地方跟俄军鏖战了两个多月,讲实话他们也烦了,而且伤亡数字一天比一天大,国内很不好交代,他们迫切想要结束这一切了。
“没有什么可犹豫的,我们已经看到了炮击并不能解决问题,那些该死的北极熊都是实打实的魔鬼,哪怕是山穷水尽了也拒不投降和后退,想要靠炮击迫使他们屈服根本不可能!”
“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集中兵力发动强攻,彻底碾碎他们!”
“恕我直言,之前我们已经尝试过了,根本没用,那些该死的北极熊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又战斗力,除了付出大量的伤亡,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是的,不能再蛮干了。国内对伤亡数字很在意,如果再有重大伤亡,我们根本没办法交代!”
“你们就是短视!我承认之前俄国人确实给我们造成了大麻烦,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之前他们意志坚定精力充沛,当然战斗力也强!可现在呢?经过这么长久的消耗,我就不信他们不累!我认为他们已经达到了极限,只要我们施加更大的压力,他们立刻就会崩溃!”
“这不过是您的一厢情愿罢了!万一俄国佬没有达到极限呢?我们将付出怎样惨重的代价,到时候这个责任您担得起吗?”
联军内部吵成一团,大体上可以分为三派,一派主张发起总攻彻底解决俄国人,另一派觉得俄国人大限未到盲目总攻并不可取,主张继续炮击消耗俄国人,至于第三派,其实也没有什么第三派,这个所谓的第三派就是土耳其人。
他们对这场战争是越来越没有发言权了,如今只能静静地看着英法吵成一团,最后哪一派胜出他们就跟着哪一派走就好了。
只不过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没等英法两派分出高下,侦察部队意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让他们停止了这种无谓的争吵。
“报告长官,我们侦察发现俄军正在组织撤退,种种迹象显示他们已经放弃了大部分阵地!”
“真的?”
对英法指挥官来说这就是意外之喜了,他们巴不得俄国人主动撤退才好。只要俄国让出了外围阵地让他们的士兵得以靠近,他们相信解决俄国人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千真万确!”
“太好了!”
这下不用争吵也知道该怎么办了,此时再不加大投入更待何时?反正之前主张谨慎行事的那批人立刻就将刚才说过的话全部忘光光了,一个个争先恐后先要成为第一个攻占俄军阵地的那个人。
又是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幸运儿终于被挑出来了,不出意外是英法各占一个名额,至于土耳其人?
嗯?联军中有土耳其人?忘了他们吧,这种好事哪里轮得到他们染指!
对英法两国来说突破俄军阵地这种荣誉肯定轮不到土耳其人,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甚至希望联军当中连土耳其人的影子都不要有。
当然这不是说不欢迎土耳其加入联军,而是希望土耳其在联军当中既包办了脏活累活但又不要觊觎荣誉,最好就做个甘于奉献的小透明就好。
呵,这就是所谓的盟友!
只不过英国人和法国人根本想不到等待着他们的并不是收割荣誉,而是一个惊天巨坑!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英法两国就按奈不住了,纠集了接近三万人的庞大突击兵力开始向俄军阵地发起突击。按照他们的想法,俄军应该是主动放弃阵地了,接下来只需要胜利大进军就好。
只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当头泼了他们一盆冷水,但他们排着整齐密集的队列向前进发的时候,俄军阵地纵深发射的炮弹狠狠地砸在了他们头上,虽然火力没有联军的炮火覆盖那么猛,但也足够让联军肉疼。
不过英法两国并没有被吓倒,小规模的骚乱之后在军官们的命令下部队收拾好队形继续快速前进,大有一口气冲破封锁的意思。
只不过但他们接近俄军阵地前沿时,猛烈的排枪弹雨打了他们一个人仰马翻,从枪声听来,俄国人好像根本没有撤退的意思好不好!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俄国人在撤退吗?”
“这个……我们观察的结果正是如此,大概这是他们的后卫部队?”
鬼的后卫部队,不管是科尔尼洛夫还是纳西莫夫都不会轻易将阵地让给敌人,哪怕是要收缩肯定也会留下少数部队再狠狠地收拾敌人一番,反正就是不能敌人轻松痛快的得偿所愿。
更何况这批后卫部队还有任务,那就是掩护李骁带来的工兵布设地雷,已经忙活了一个晚上的工兵们还有点收尾的工作需要完成,正好乘着这个当口再多杀几个英国佬或者法国佬也好。
激烈的交火持续了半个小时,最终在联军庞大的人海战术压力下俄军“不得不撤退”,当英国人和法国人“如愿以偿”地占领了阵地之后,后方的两国指挥官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胜利已经唾手可得,只要在努力一把俄国人就会完蛋!
王爺 小說
“休整两个小时,让小伙子们加紧巩固阵地,谨防俄国人反扑,决不能再让他们夺回阵地了!”
吩咐完毕后,两国指挥官笑眯眯地开始咬耳朵了:
“不出意外的话,最近几天就能解决战斗,先生们,我们必须好好协调妥当,这可是大事情,毕竟荣誉属于我们双方,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