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一人得道笔趣-第六百二十章 蓮似當年郎讀書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阴暗的牢狱之中,身着锦衣的李世民,坐于栏杆之外,正对着关在里面的那人说着——
“你舅父韩擒虎,当年也是功勋卓著,才能为上柱国、大将军,你外公韩雄亦是英雄了得,跟随我外公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药师兄,你就甘心引颈待戮,殁于刑场?这不是英雄的归处!”
牢房之内,一名器宇轩昂的汉子,盘坐不动,对李世民的言语,并未有什么反应。
李世民见状,叹了口气,道:“药师兄,此番我来,吾母独孤氏一脉与韩氏乃是世交,你又姓李,于情于理,都不能真个看你赴那刑场,而今旧隋已灭,还是灭于破野头这手,你真要报仇,正该与吾联手,将一身本领发挥出来,平定了这天下!”
牢房之内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他抬起头,道:“秦王好意,李靖心知,但此时投诚,明公不会重我,还需等待,方有契机。”
此人正是名为李靖,出身于陇西李氏的一支,亦算是世家之后,他曾为隋朝的太原留守,从微末枝节中察觉到了李渊的谋反之意,于是用计脱身后,想往江都报信,却因北地之乱而滞留,最后又为李渊擒拿,投入大牢。
李世民闻言,却是眉头一皱,正待再说。
牢中的李靖却忽然道:“秦王提到了我外公一家,那可曾知道,我外公当年曾在一座宝塔中得独孤公指点?”
李世民一愣,旋即笑道:“吾那外公得百姓祭祀,早已经是神仙人物,祂既曾留言,想来吾是不用为药师兄担忧了,到时同殿为臣,还需药师兄多多相助。”
说完,李世民也不多做姿态,起身行了一礼,便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去。
看着其人远去的背影,李靖微微垂目。
“这位天策上将果然是一位人物……”
正想着,忽然他心口一阵疼痛,不由闷哼一声,脸色苍白。
李靖捂着胸口,猛地喘了一口气,眼中惊疑。
“怎么这几年不曾犯的旧疾,忽然又复发了?”
.
.
“吾既奉命而来,乃为尊上前驱,必要履行上令方可归去,阁下既然躲在这处世外天中不作答,说不得,便只能强入后再问了。”
河境之外,漫天的莲花童子齐齐言语,声音整齐划一,话中对上峰的忠诚之念溢于言表。
但河境之中,陈错却是越听越觉得古怪。
“这位如果就是传说故事中的哪吒三太子,那他自称叛逆之主倒也正常,毕竟从过往的传说中来看,哪吒反父权、反强权,甚至不惜自刎还肉,倒也如实体现了‘叛逆’之意,以至于永远都为少年模样,或许真是固化了叛逆期……”
他既已经触及自行立道的道路,看待问题的角度也有几分高屋建瓴。
这时一听众红莲童子的话,结合其人的传说,便把握住了里面的脉络。
况且,几十年下来,他多多少少
“眼下这个情况来看,明显是那位莲花童子立道失败,被镇压、收服,乃至被人控制!这就是立道失败的下场?”
一念至此,陈错的心里陡然闪过吕氏的身影,于是暗自摇头。
“不,这应该只是被人中途阻挠,而且比起其他人,这种结局恐怕都算是好的了,至少这位莲花童子,还保留着残道之主的位格,只是……”
河境之外,那一道道身影上,浓烈的神火已然爆裂开来!
一根根长枪如雨,破空飞驰!
都携着万钧之力,要将河境强行破开!
“这个数量是怎么回事?哪吒难道不应该只是一个人吗?”
浓浓疑惑中,陈错察觉到了那一道道火光中蕴含着的恐怖威力,随即便将杂念抛却,心念一动,意志贯穿河境。
那覆盖着整个河境的流水立刻泛起光辉,多出了坚韧之意,化作护罩,将整个河境包裹起来!
水流的变化,对于生活在水中的人类、鲛人而言,根本就是天地异变,一个个顿时疑神疑鬼。
不过,对于他们而言,今日河境之中的变化委实不小,尤其是鲛城中的神像震动,更是令鲛人信徒纷纷惊呼,乃是真神降临!
自然而然的,对于河境水流的突然变化,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这样还不够,单纯防御,肯定不是那位传说人物的对手,而且这里可是世外!没有天地之力的限制!在人世间,一旦发挥出超越第四境的力量,便会被强行送去飞升,因此种种手段皆有极限,但世外没有这般限制!莲花童子这样的传说人物,又是残道之主,就算本身有些问题,也未必是我能对付的!”
陈错并未因在人间的所向披靡,而存有惯性认知,进而掉以轻心,反而是瞬间就权衡出了双方的强弱优劣!
“如果是我的本尊在这里,哪怕真仙之体已然圆满,都未必能接得住,但现在不同,眼下整个河境近似于我的身躯,等于是化身一个小型的大陆,就算那些传说之念衰退,没有了刚才的威力,但只要能调动河境之力,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亞裏沙王女的異世界奮鬥記
一念至此,陈错心念再动。
那位于河境中央的神像一震,忽的虚实变化,衍生成一具化身,腾空而起,同时一挥手,小葫芦化虚为实,里面奔涌灰雾,而后将一条笼罩着无数过往英灵的长河释放出来!
轰隆!
就在这时。
一根根火尖枪已然撞击在河境之上。
顿时,神火在河境表层蔓延,转眼之间,就将那一层屏障击碎,而后更朝着里面蔓延!
霎时间,火焰在水中燃烧,火光笼罩了整个河境!
河境之中的众多生灵,瞬间就陷入到了无边恐惧之中!
.
.
轰隆!
星空深处,骤然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此光,立刻落入各方眼中。
南天门前的众多仙修神祇,亦是遥遥得见,一个个表情各异。
赤精子身边的蓝袍老人,立时就道:“那位红莲化身定是出手了,你就真个眼睁睁的看着?要知道,那红莲童子可是不知留手,只知贯彻命令,就某种意义上而言,”
赤精子笑容不变,摇摇头,道:“莫担心,红莲虽已不存本性,只知顺从、遵从,但正因如此,他必然不会下死手,最起码我那徒孙性命无虞,最多是吃点亏,现在吃亏,总比以后吃亏要强得多,也更容易控制。”
说着说着,他却是忽然迈步,踏入虚空。
顿时,身旁二友一愣,纷纷询问他要往何处去。
“自是要在边上看着。”赤精子抚须而笑,“本来贫道至此,就是要弄清上令,也好从中斡旋,现在既是莲花童子出手,贫道知晓那徒孙性命可保,但为了以防万一,终究还是得在旁护持一二。”
听得此言,那豹头环眼之人当即笑道:“好啊,你这老儿说的好听,仿佛真个看开,结果还是如过去那般护短,分明是不想让自家门人吃亏,怕是那世外天一被破开,你那徒孙吃了亏后,你这老儿第一时间就要出手护持了。”
说着,他也迈开步子。
碳酸NG鴿子觀察記錄
“也罢,既然来了,便再陪你走上一遭!”
蓝袍老人也不啰嗦,同样是踏足虚空。
随即,三人便被云雾笼罩,渐渐没了身影。
这般变化,自是逃不出其他人的眼睛,在场之人也都明白,这三位是去往了何处,他们同样对那个星空角落里正在发生的事感到好奇。
只是,无人能够效仿三人。
“吾等也都是奉命而来,到底是不能随心所欲啊。”金鼎仙君摇摇头,感叹了起来,“况且,既是莲花真君出手,吾等接近其中,一旦被波及,反而危险。”
说着说着,他朝广目天王看了过去,说道:“此番我来,到底还是代表着背后帝君,虽有莲花童子出手,那片世外天之事定会纳入掌控,但最后结果如何,也必须明确回报,因此还要有劳天王,及时查看那边的情况。”
广目天王心中苦笑,已然意识到今日之事怕是十分复杂,并不想再蹚浑水,奈何形势比人强,便只能道:“三坛海会大神既是出手了,无论那处世外天的主人有何等能耐,也是白搭,仙君放心,本王自当将过程看个分明……”
说着,祂转头朝河境看去,但倏的一愣,而后面色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