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夜的命名術討論-557、戰場閲讀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庆尘凝重的走出鸽子笼大楼,才刚出门,一包垃圾便从天而降,若不是他躲的快,这垃圾恐怕会直接掉落在他头上。
大楼上传来嬉笑声,有人还在嘲笑着:“你扔的太不准了啊!”
那敞开窗户的房间里,有人笑道:“下次你来试试!”
对方在12层,站在楼下都能听见那房间里轰隆隆的音乐声。
庆尘明白,楼上的人是故意拿垃圾来扔行人的。
这些人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住在肮脏的鸽子笼里,既漠视自己的生命,也漠视别人的。
“这哪里像是人间,”庆尘摇摇头离开,他要乘坐11路轻轨电车前往第四区黑天鹅餐厅。
就在他身后,黑水社团的一名年轻人悄悄跟了上来。
这跟踪方法很拙劣,一看就不是专业的。。
但庆尘也并没有理会他。
他走到位于对面大楼上66层的轻轨站,这轻轨站就镶嵌在楼体中,一群贫民窟里的人正等待着前往上六区,开始夜晚的工作。
远方有灯光照来,白色的轻轨车灯肆无忌惮的泼洒在所有人身上,然后缓缓停下。
就在庆尘准备上车的时候,小男孩张梦阡突然从他身边经过撞了他一下。
庆尘若无其事的走上车,然后从兜里掏出对方塞给自己的小纸条:黑水社团在跟踪你,这个消息值50块钱!
“涨价了啊,”庆尘笑起来,一开始小男孩被贫穷限制了思维,只敢要他一块钱,现在知道他有点闲钱,便立马涨价了。
机灵倒是挺机灵,如果能好好活下来,说不定以后能有点作为。
可是在这个阶级固化的里世界,就算有作为,又能怎么样呢?
庆尘将纸条重新装回兜里去,而那位黑水社团的年轻人,也跟上了车。
……
……
夜晚6点。
庆尘站在黑天鹅餐厅门口,打量着这个装潢考究的店面。
店门口站着两位魁梧的西装安保,他们拦住庆尘:“请出示您的电子会员信标。”
庆尘客气道:“您好,我是来应聘侍应生的,之前已经通过了礼宾部王经理的面试,今天过来报道。”
两位西装安保相视一眼,他们站在这里每天都要看无数人,面前这年轻人虽然穿的很普通,但气度却很好。
他们还以为这是一位客人,却没想到是来应聘的。
其中一位安保说道:“稍等,我让王经理过来接你。”
说话间,那位一直尾随着庆尘的黑水社团成员,转身离开并拨打电话:“喂,大哥,确定了,就是一个普通的落魄户,可以动手。他这会儿正在黑天鹅餐厅报道,来这里当侍应生。”
电话对面说道:“好,我知道了,今天晚上或者最迟明天,把他卸了然后匹配客户。这件事,你提2个点。”
“谢谢大哥!”年轻人立马喜笑颜开。
黑天鹅餐厅,礼宾部内。
“陈岁,我看你简历,之前在其他餐厅当过服务员了?那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打碎一个杯子扣一千,押金如果扣完了就滚蛋,”一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看着简历,然后抬头看看面前的庆尘。
“知道,王经理,”庆尘谦卑道。
此时的庆尘已经交了五千块钱押金,换上了这黑天鹅餐厅的制服,黑西装裤,白衬衣,黑色马甲,还有脚上油光锃亮的皮鞋。
衣领间,还扎着一只黑色领结。
庆尘冒充陈岁,也是因为这货在白昼危难关头,跑去挖胡小牛与张天真。
这种落井下石、挖墙脚的行为如果不报复,庆尘也就不是庆尘了。
当然,他最多也就是给陈岁制造点小麻烦,倒也不必弄出杀身之祸来。
王经理打量着庆尘:“身板倒是挺标志,天生的衣服架子。不过规矩可要先说好了,黑天鹅餐厅里消费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他们来这里过夜生活,我们只能做好服务,不能主动打扰。”
“每天上班的时候,必须上交手机,必须检查身上是否有录音、录像设备。另外,不准去看客人的女眷,也不要看见女明星就走不动,总之,你这种贫民窟来赚钱的,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守好规矩。当然,如果有高种姓的客人要带你走,也不能拒绝,不要给我们黑天鹅惹麻烦。明白吗?”
庆尘怔了一下,怎么还有这种规矩?
他都能想象到,影子把神代云合喜欢来黑天鹅餐厅的消息给自己时,那准备看热闹的表情。
“嗯?”中年人见他不回答,哼了一声鼻音。
庆尘低头:“明白,王经理。”
王经理挥挥手:“一旦犯了错你就得滚蛋,你那好不容易凑齐的押金可不会给你,去吧。”
神态间,对庆尘格外鄙夷,仿佛生怕离庆尘近了会沾染上贫民窟的晦气。
庆尘来到吧台,酒保调好两杯“极寒之地”鸡尾酒放在柜台:“给12号桌的客人送去。”
白色的酒液里,飘荡着一缕蓝色的高浓度酒体,像是悬挂在天上的极光。
他举着托盘朝12号桌走去。
12号桌是两位女性,其中一个还有点面熟,庆尘在10号城市的某个全息霓虹上见过对方。
放下酒杯时,两个女人都没抬头看庆尘一眼,女明星只是兴致勃勃的说着:“你看到希望传媒上面那张庆尘的照片了吗,这也太好看了吧。又好看又能打,未来在庆氏肯定还是顶天的大人物,10号城市什么时候出这种人物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另一个女人笑道:“你都来22号城市拍戏半年了,他崛起的速度快,你没听说过也很正常啊。”
女明星说道:“不行,等拍完这部戏我得赶紧回10号城市去,打听一下他参加哪个酒会,然后找人把我介绍给他。”
“别想了,这种财团大人物,庆氏影子身边的红人,肯定轮不到你。我可听说,宋袅袅跟他关系不清不楚的,很多小报上都说宋袅袅是他绯闻女友来着。这次他被抓捕,就是因为偷偷去陪宋袅袅拍外景,被神代发现了。”
女明星笑道:“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我自己送上门去,他还能忍住?以后圈子里聊起来他可就是我的猎物之一了。他杀了神代那么多人,想想都应该是个非常厉害的超凡者吧。”
“嘘!”另一个女人面色一变:“在神代的地盘上说这种话,你不想活了?!”
已经放下酒杯离开的庆尘有些愕然。
他一开始还想随意听听所谓的上流人物都聊什么,结果他却发现,原来现在上流人物聊的就是他自己。
庆尘放开听力去收集信息,这黑天鹅餐厅里总共54桌,其中27桌都提到了白昼、庆尘、影子、神代等关键词……
看来自己这趟摧毁A02基地,确实闹出了很大动静,连娱乐圈都开始关注自己了。
只是谁能想到,那些人谈论的主角就在这餐厅里当着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应生?
他想起师父李叔同的那些上流社会传说,当初他问师父,有没有女明星投怀送抱的时候,师父的回答是:不止是女明星。
言下之意是,男明星也有……
庆尘回到吧台,等待着酒保将新的鸡尾酒端上桌面。
此时,黑天鹅餐厅外面进来几名身穿西装,耳朵后面贴着骨传导式纽扣耳麦的保镖,谨慎的打量着餐厅里。
直到他们确认没有异常后,神代云合才缓缓走进餐厅来。
那熟悉的身影,就算化成灰,庆尘也会记得。
只见神代云合坐下,王经理亲自过去服务,而四位保镖只让这位王经理通过,其他人一律挡在外面。
神代云合对王经理说道:“还是老样子,然后开一瓶威士忌。”
王经理笑容满面的离开。
在此期间,庆尘只是恭敬的看了神代云合一眼,然后便转过头去,非常自然。
A级高手已经有了玄之又玄的第六感,如果盯着对方,对方一定会察觉,但如果这样一位大人物进来了你都不看一眼,那就会非常刻意。
而庆尘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应生,做出了应有的反应。
王经理进入后厨,神代云合所点的菜品,都是他和一位安保人员亲自盯着,没有任何人有做手脚的机会。
神代云合作为A级高手,在神代财团内部享有一名嫡系成员的最高待遇,有家族信托基金的分红,手握家族项目。
在北方神代的三座城市里,不管他到哪里都可以享受皇帝般的待遇,除非有十常侍这样更高级别的人物在场。
庆尘思忖着,要冒充王经理吗?不行,王经理身高只有一米七,他冒充不了。
这样一位大人物,在抓捕庆尘的任务失败后,又被神秘高手戏弄着追杀了600公里,如今变的非常谨慎。
据说,有人在荒野上运输货物的时候,看见过神代云合被追杀的场景。
一位神秘高手,将受伤、断臂的神代云合埋在地里只露出个脑袋,然后在他头上撒尿玩。
最后因为神代集团军救援,才逼退那位神秘高手,让神代云合捡回了一条命。
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谁故意传出来的,神代财团追查了很久,也没找到这个散播‘谣言’的人。
也有人说,其实散播这个消息的人,就是那位神秘高手自己。
只是很多人感觉奇怪,对方为何没有杀了神代云合?
这件事情,恐怕就连神代云合自己都会感到奇怪。
毕竟,留一个A级高手给后辈做磨刀石的大手笔,常人根本无法理解。
那位银杏庄园里的老人似乎算准了,庆尘一旦知道神代云合还活着,就一定会去杀人。
而那一路上的磨难,以及庆尘遭受磨难后心中的阴影,都将在神代云合死亡后烟消云散。
“自己心里最恨的人,一定要自己亲自去杀,不然毫无意义。所谓仇恨,是一个人最强大的内驱力,也是一个人身上最大的阻碍,只有他自己斩断这一层,才能真的放下,”老人便是这么给影子说的。
老人认为,庆尘如今哪怕经历过多少事情,也还只是一柄未开锋的刀。
也只有神代云合这样的A级高手,才适合当庆尘回归后的第一块磨刀石,他管这叫开刃。
当代影子也经历过这种开刃的过程,自此之后的庆氏影子,行事作风便更多了几分狠辣,也更多了几份豁达。
在影子给庆尘的资料里,神代云合回到22号城市后,先是去换了机械手臂。
然后,这位神代家高手便再也没过问任何家族事务,每天都要在第四区喝到几乎天亮,没有固定餐厅和酒吧,但黑天鹅出现的几率会高一点。
女伴也一天一换,从不重复。
此时,一位A级高手,出门竟然还带了六名C级基因战士做保镖,餐厅内四名留守在他旁边,还有两名守着车辆,不让人有机会在车上做手脚。
如此严密的防备,几乎让任何想暗杀他的人都望而却步。
很多人都在说,神代云合如此谨慎,只能说明他被打怕了。
王经理亲自端着托盘走到神代云合面前:“您慢用。”
神代云合点点头。
只见他一杯接着一杯喝酒,但喝的很克制,永远是不会失去判断力的程度。
等了半个小时,门外保镖护送进来一位妙龄少女坐在他身旁,神态亲昵的依偎在他身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位A级高手接下来会带少女去赌场,然后在凌晨三、四点时带少女回家,结束今天的行程。
但不论神代云合如何谨慎,如何镇定,都看起来没有丝毫斗志了,只专心纵情享乐。
就像是一个战士,脱离战斗后缓慢被灯红酒绿侵蚀的过程。
依然很危险,却绝对没有巅峰时期那么危险了。
以上这些,都是密谍司为神代云合给出的评价。
可庆尘在想另一个事情。
他亲手和神代云合打过交道,并且很清楚对方的战斗意志、心机有多么恐怖。
庆尘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着如何反杀,而神代云合则随时随地给自己留好后路,能够不断翻出底牌来。
当初在地下河里,庆尘都以为自己破坏了对方的氧气瓶和人工腮,神代云合必死无疑,结果还是被对方捡回了一条命来。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经历挫折便意志消沉?
所以,庆尘的判断很简单,神代云合在演戏。
对方演技极其逼真的扮演着一个,意志逐渐消沉下去的高手,速度不快也不慢,极有耐心。
戴維卡諾阿爾蒂梅特
神代云合没有直接扮演一个酒鬼,也没有彻底躲起来,他需要让敌人以为他正在慢慢消沉。
这位A级高手知道一定会有人来杀他,所以要把那些威胁都给钓出来!
这个判断才符合庆尘对神代云合的认知。
不过庆尘有的是耐心,22号城市是他为神代云合选好的战场,在城市里,这位A级高手再也无法发挥操控野兽的能力。
不杀掉神代云合,他是不会离开的。
猎物与猎人,看的就是谁更有耐心。
然而就在此时,黑天鹅餐厅再次迎来不速之客,只见那位身穿白色狩衣的神代云罗走进来,笑意盈盈的环视四周。
当他看见神代云合时,便笑着打招呼:“云合哥竟然也在这里呢,没想到胳膊虽然断了,酒量倒是好了起来。”
神代云合冷笑的看了他一眼:“一群废物,在表世界那么多人都杀不了一个人。我弟弟神代云午的死,你难辞其咎。”
神代云罗也没有生气,依然笑眯眯的将双手拢在狩衣长袖之中,说道:“真是辛苦云合哥了,手都断了还要帮忙操心表世界的事情。”
说完,他转身朝黑天鹅餐厅里面走去。
这时,一群女人突然围了上去,竟是要神代云罗给她们签名的,而神代云罗也是来者不拒,和蔼可亲的就像是一位明星。
庆尘端着托盘往其他食客桌子走去,他记得这位神代云罗,这也是他认为表世界里最棘手的一位天选之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刚一出现,庆尘便觉得有极大的压迫感。
这是神代财团里,年青一代里,真正的神秘高手!
可是,这位神代云罗现在所做的事情有点奇怪啊,就像是一位没有野心的花花公子。
没过一会儿,神代云罗身边已经聚满了美女,他则兴致勃勃的对王经理说道:“这些女士的账单,都记在我身上。我这辈子,可是最喜欢跟美丽的女士打交道了。”
庆尘看着神代云罗脸上的口红印子,有些目瞪口呆。
他实在没想到,这位在表世界曾让他感受到压迫感的高手,竟是这样一副德行。
等等,庆尘余光里,有一位压低了帽子的人,匆匆从神代云合身边走过……金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高挺的鼻梁。
这北方的黑天鹅餐厅里,竟是有一位白人!
庆尘没有听说过北方还有神代、鹿岛以外的异族人,对方肯定来自禁断之海彼岸。
但问题是,对方怎么跨越的禁断之海?难道和秧秧一样会飞吗。
他凝重的思考着,神代不会正在想办法与禁断之海彼岸联手吧,按照如今的科技水平,不管是联邦,还是彼岸的那些人,只需要解决续航问题,那么大家其实都具备从空中跨越禁断之海的能力。
续航问题似乎也简单,只需要在禁断之海中找到可以作为前进基地的岛屿。
但不管谁跨域那么远的距离过来,联邦集团军都可以以逸待劳。
除非有人为他们敞开大门。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因为新剧情总要花笔墨去描写新的细节,所以这个阶段我尽量每天多写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