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i0up精彩絕倫的小說 穹頂之上-847.佩格芒特的人生疑問展示-5dptk

穹頂之上
小說推薦穹頂之上
这个世界能让韩青禹、温继飞、吴恤、锈妹称呼少爷的人只有一个。
那个当年从新兵营到1777,一路同行的家伙,他,家里有钱,贪生怕死,好吃懒做,游手好闲,风流浪荡,生性苟且而且经常满嘴跑火车……总之,除了有钱之外一身的毛病,基本没什么好词可以形容。
但是,就算这样,他依然是一个不错的人。有些东西在骨子里,是表象再怎么混账都改变不了的,若非如此,当时也不会成了朋友和兄弟。
那个人叫做刘世亨。
其实,按年纪算,世亨少爷应该是除米拉队长外,一群人中最大的,只是当年相处,谁也不愿意按他要求的,叫一声世亨哥。
记忆中好像就只有贺堂堂叫过一次。那次,刘世亨冒死从叶简和一群雪莲的人手里,将他救回来,送回1777驻地……然后,自己义无反顾地当了逃兵。
后来,再无音讯。
这些年韩青禹几个一直没有找过他,倒是期待过,他某天会主动联系,寻求保护,但是也没有。
于是,他们就都带着“祝福”和“希望”的心态,认为世亨少爷正在普通世界里纸醉金迷,享受等死。
谁都没想到,他会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危局和困境之下出现……而且是近乎荒唐的,驾驶着一艘超级源能飞船,从冰川之下出现。
“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叫世亨哥!”
这混帐在这样的一个战场里,外放通讯,张狂大笑,从笑声里,熟人们可以很快,很明确地听出他现在的状态:极度的得意忘形。
世亨少爷的笑声,呈现渐高渐远的态势。因为这个过程中,那艘源能飞船的向上穿刺,一直没有停止。
那是一艘类似人类战列舰的狭长大尖飞船,有着很快的速度,很强的冲击大,很厚的装甲和巨大的撞角。
谁都不知道刘世亨是怎么搞到这东西的。
它从冰层之下突然出现,像火箭发射一样,仰头笔直地冲上来,冲碎重力场,冲开牵引场底座,一路上冲。
大尖牵引场的能量波动完全破碎了,随即,天顶黑洞式的漩涡收缩,消失。
在没有人看到的宇宙深处,一支规模丝毫不逊于天顶战争入侵部队的大尖舰队,在突然关闭的牵引通道中,无声湮灭,化为飞灰……
所以,这个世界,人类文明的百年抗争历史,迄今为止消灭大尖最多的人,其实应该是刘世亨。
只是暂时,包括他本人在内,完全没人知道这件事罢了。
刘世亨正在享受那种直线穿刺,干翻一切的快感,整座超级牵引场,超过两千米的死铁巨塔,正在他的冲击下逐级崩塌……
轰隆声中,死铁结构层层绷断,大块大块的铁片不断地下落。
分崩离析的画面里,组成牵引场的绝大部分大尖飞船都被摧毁了,坠向地面,但是,也有一小部分本身保持完整结构的飞船,因为没有受到直接冲击,在坠落的过程中完成了启动。
目测大概得有两百艘左右,其中包括5到6艘母舰级大尖飞船,最终完成了起飞,离开近地面,直冲天顶之外。
至于地面,整一批大尖,在蓝色光罩破碎的瞬间死去,伏尸一地,剩余的大尖群溃散。
没有人太多去在意这些细节,毕竟就算在意,人类也无法阻止那些飞船逃离。
全人类在这一刻都沉浸于同一种喜悦:成功了,人类在最后一刻阻止了这场超级牵引,原本已经走向绝望和黯淡的族群命运,再一次暂时逆转。
然后,同一个担心和期待:那些人,都还活着吗?
青少校还活着吗?
佩格芒特还活着吗?
花帅还活着吗?
蔚蓝和溪流锋锐的战士,又多少,最后活下来了?
…………
伴随着重力场的崩碎,白光消散,锈妹的身形从空中坠落,青少校的身形坠落,一起落下来的还有吴恤、贺堂堂、花帅……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地面上化成虚影朝他们下落的位置狂奔。
至此为止,很多人都还简单、直观地认为,就是那艘飞船,冲碎了重力场。但其实不是,那是韩青禹的垂死挣扎,熔岩巨龙崩碎,黑龙幻影的全力攻击,加上飞船的冲撞,三者恰好衔接,才完成的奇迹。
有人知道刚才那条黑龙是谁,很少。其中包括后方,蔚蓝总部的几个老头,华系亚方面军的参谋长,还有现场的某个人。
叶简是去接人的。
“啪!”任凭铁甲在他身边落地,“啪”,任凭韩青禹在他身边落地,“啪啪啪啪啪……”
叶简在冲刺中停住,收刀,仰头,双手虚托,跃起。
他接住了一个白衣染血的身影。
空中制动,缓缓落地。
花碧楦看看他。
叶简看看花碧楦。
“还好,还没死。”叶简笑了一下说。
“把我扔地上。”花帅冷漠说:“马上。”
“……”
“马上,不然老子砍死你。”
“唉,还是那么矫情……好吧。”“啪!”叶简双手把人往地上一丢,转身拍了拍手上的碎雪冰渣,站在漫天纷乱的飞船和死铁碎片中,仰头看去。
此时,空中盛大的爆破画面已近结束,飞船冲撞至三分之二以上,两千米大尖牵引场近乎完全崩塌。
那些成功起飞的大尖飞船,也在视线中化成了渺小的黑点,然后很快彻底消失。
战场在混乱中,夹杂着呼喊、奔逃、寻找,欢呼和哭泣。人类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庆幸着,喜悦着……
“地面的大尖群正在逃散,是的,暂时没有攻击性了。”“花帅还活着。”“青少校还活着……”
战场通讯及时而迅速的,向拒绝者和蔚蓝总部,传递着讯息。
蔚蓝总部,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佩格芒特呢?”冷不丁,有议事会主席团的成员问了一句。
“……”对哦,粉色佩格呢?战场通讯员茫然四顾,愣住了。
他好像并没有掉下来。
也可能人在某艘坠地的飞船里,还没爬出来。
“嗞,嗞嗞……”蔚蓝南极战场最高通讯频段,一个有些微弱的信号,突然切入,“喂,有人吗?有人能听到我说话吗?”
佩格芒特的声音,有些不清晰,但是确定是他。
“……”第一时间,没有人回应他,一个诡异的不良预感,同时在很多人心里升起来。
“现在什么情况啊?刚那么大一阵响声。”佩格芒特继续说:“我这艘母舰里的大尖,都砍得差不多了,没找到反应堆……还有,怎么我感觉我现在好像在飞?”
“你,你是说,你现在还在一艘大尖母舰里吗?”克莫尔议长谨慎地询问。
“嗯。”佩格芒特应完,停顿了两秒,“Fuck,我在哪?!”
他知道自己是在一艘大尖母舰里,但是飞船对外是没有视线的,佩格芒特怀疑自己现在的位置,可能不是很乐观。
其实到这里,情况已经很明显了,佩格芒特在刚才成功飞走的其中一艘大尖母舰里,现在已经成功离开星球表面,甚至可能快要离开大气层了。
现在的位置,跳下去,大概必死无疑,佩格芒特想了想,人生难得一次彻底迷茫,缓缓问:“你们觉得,接下来,我会去哪啊?”
“……”没有人可以给佩格芒特答案,关于这个问题,就算是蔚蓝最顶尖的科研团队,现在也给不出任何有逻辑支撑的推理。
“你会开飞船吗?佩格,比如母舰。”温继飞的声音出现在通讯里,认真问道。
“不会。”佩格芒特果断回答。
“嗯……那我建议你,最好暂时先不要去干掉驾驶室里的大尖。”温继飞想了想说。
“哦。好。”
“以你的实力,只要有源能供给,你可以不需要氧气对不对?还有,长时间不吃东西行么?或者你试一下,吃大尖?”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