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kii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大道紀 愛下-第749章 人間二三事推薦-28e6p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
风墨江水滔滔而震,滚滚八万三千里,自平波山出,又经三府六城十二县,灌溉两岸农田,泽及数百万民众,最后流入南海。
天已是深秋,隆冬虽然还没到,但寒气已经随江水而来,波及了这一片中陆西南的水乡。
靖安城巍峨高大,背靠三山九水,物产丰富,人口众多,自然催生出繁华无尽。
此时已是太极第一纪(皇天十一纪)八万九千六百年,数千年前的一场惊世大战后,中陆有了暂时的宁静。
靖安城比不得中陆第一大城‘青都’,却也是中陆有数的大城之一。
以城为中心,无数小城,县,村星罗密布,其中人口却还要十倍于靖安城。
不比靖安城,这些升斗小民以打鱼捕猎为生,兼以种植灵田,挖掘矿脉,替过往商客搬运货物为生。
近九万年天地变化,以青都城为中心的‘甲车’早已铺彻中陆,可船运自然也是少不了。
有着三江九水之称的靖安城自然也成为了西南交通动脉之所在,每日吞吐货物不计其数,养活了不知多少人。
因有太极道场的道人坐镇,丛生的鬼魅仍有,却都被压在了繁华之下,寻常人甚至都已经忘却了鬼怪的存在。
呜~
一道道似雷炸一般的鸣声响彻荒野,惊动远处草木之中的鸟兽。
许寻猛然抬头,就见贯穿荒野山川的那一道笔直驰道之上,高丈二,长不知几百丈的庞然大物呼啸而来。
其速绝快,肉眼可见气流在空气之中剧烈流动所产生的气泡,更有着龙吟虎啸般的音爆之声被远远抛在后面。
待到甲车呼啸而过,方才如连珠炮一般炸响在荒野,山林,群山之中。
百兽惊惶!
“哪里又发生了什么战事吗?一天里过了上百辆甲车,搅的我们一天连只鸟都没打到!”
有猎人打扮的青年满脸晦气。
甲车之动万兽惊惶,其音波炸开之地,莫说是寻常野兽,便是传说之中的妖兽都要屁股尿流。
打得到东西才算是怪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许寻微微摇头,心中有些疑惑,这甲车来去未免太过频繁了,要知道他们所选择的打猎之地,是寻常并不如何走车的偏僻之地。
他叫许寻,字升阳,年方十八,身材修长而挺拔,器宇轩昂,虽穿麻衣粗布,也难掩其英姿勃勃。
父亲是落第秀才,母亲是大家闺秀,据说是私奔逃难而来。
正因有着这么一对父母,他才能在名之外还有着字,寻常村人,连名都胡乱起,更不必说字了。
“看来今天是什么也打不到了。”
同伴叫了声晦气,收起刀弓,一根根摆好长箭,方道:“听说隔壁村有人前几日见到‘太极道场’的仙人在这片山林出没,说不定这山中有怪,还是不要过夜的好。”
“你先回去吧。”
许寻微微犹豫,还是摇头拒绝。
他这次出来不止是为了打猎,他父亲得了重病,需要宝药续命,也需要有灵性的肉食滋补。
更主要的是,他是附近百里范围最好的猎人,这些年却也没有见过那些传说中的妖鬼。
心中,其实是不怎么信的。
“那你小心点吧。”同伴早知道许寻的为人,随口一问,见他拒绝也不多说,拜拜手就准备下山。
呜呜~
又是一辆甲车飞驰而过。
许寻心中摇头,却也只能换地方了,只是这甲车所过声震百十里,想完全没影响,那是不可能的。
而事实上,甲车本就纵横中陆各地,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防止野兽冲撞的第一道防线。
“得入深山了…..”
许寻弯下腰扎紧裤脚,提着刀弓窜入了山林之中,远离了甲车之所在。
行走之间,他仍能听到一辆辆甲车飞驰而过,心中不免嘀咕,这种频率怎么着也不对劲。
他的脚程很快,一起一伏就是数丈距离,崎岖无路的山地也对他造不成丝毫的困扰。
但或是被甲车所惊,一路之上鸟兽都很少见到,他所需要的有着灵性的兽类更是没有任何踪影。
渐渐的天色黯淡下来,许寻的眉头也越后皱越深,即便是今日甲车的频率变得高了,也不应该毫无所获才是。
“呼!”
走了不知多久,夕阳都快落山,许寻终于停下了脚步,额头见汗。
他是有着微末的武功,却也不算是什么高手,走了这么久也是疲累的不行,加之天色黯淡,也必须要寻找落脚点了。
这深山之中没有猎户修的落脚小屋,许寻寻找了许久才找到一处僻静的山谷。
但刚走入山林,他的眉头就是一皱。
听到了山谷之中传出的,若有若无的人声,这深山之中还有人?莫不是附近有猎户在此歇脚?
他心中提着小心,渐渐走入山谷。
蛇山谷并不大,草木却似长青不枯,还有着各种不知名的花开放,在其中许寻看到了不少名贵灵材,可惜都不是他要寻找的。
没走多久,若有如无的人声也变得清晰了,许寻心中一动,躲在了一处草丛里,悄悄的打量。
那是山谷的正中,一处小瀑布垂流汇聚的小湖。
小湖之畔有着一株数人环抱的老树,老树枝叶茂密,却散发着幽幽绿光,在这黄昏之下显得格外的明亮。
而树下,有着四个或高冠博带,或道袍加身的老者,两两相对,似在弈棋。
“这是……”
许寻心中一动,就听其中一着道袍的老者开口:“世无恒强,无有长胜不败,老天师消失已有三千年,只怕大海彼岸的那三位要蠢蠢欲动了”
那道袍老者的声音充满道蕴,闻之如沐春风,许寻听着,只觉一日奔波的疲惫尽数消散,身子暖洋洋如泡温泉一般。
心中顿时有些惊疑:“这,这莫非是太极道场的仙人”
人总是很奇怪,不相信鬼魅害人,却相信神佛仙人,许寻自然也不例外,心中蠢蠢欲动,就想着走出去拜师。
“老天师或许生死未知,可神庭仍悬挂九天之上规束天下群修,大灵官神通盖世,法眼监察天下,那三位与老天师一战不过数千年,只怕不是大灵官的对手…….”
说话的,是一个捏着佛珠的僧人,他微微叹息:“可惜了老天师,他这般强绝人物,若非选择了这样一条路,便是成佛作祖也是等闲之事吧?”
老天师?!
他们说的是谁?
太极道场的当代老天师?
还是传说之中的那两位老天师?
许寻心中浮想联翩,一时有些发怔,没走出去。
“神庭强绝,纵没有老天师,仍有燕霞客,仍有卫少游,仍有苟皇,大战只怕还没有到爆发的时候吧?”
高冠博带好似饱读诗书的大儒般的老者手捋胡须,眸光闪烁:“那三位的行事比之太极道场还要过,绝非我等依附的对象。”
他的话,却是对四人之中唯一不曾说话的血袍老者所说。
“一只狗,一架白骨,一个废人,又有什么用?没有了老天师,他们守不住神庭,更守不住中陆!”
血袍老者声音沙哑,出口似铁石摩擦,尖锐刺耳,闻听之下好似脖颈上有着蛇在游走吐信。
许寻心头‘咯噔’一声,隐隐察觉出不对来,这人,不似是良善之辈啊。
“所有人唯一的归宿,皆在于皇天!”
血袍老者指了指黯淡的天穹,眸光幽幽:“我主上感天心,预知了中陆西南将有变数降世,此来,特邀三位与我联手,屠了这西南之地!”
“屠西南?”
僧道儒三人对视一眼,心有忌惮,皆是没有回应。
神庭镇世,天规束神,中陆数万年都不曾有过屠戮凡俗之事了,他们怎么敢轻易答应?
哪怕他们早已对神庭有着不满。
血袍老者看出这一点,开门见山:
“三位皆是大修,修持数千载,本该傲笑天地,纵横任我,可却被规束山林,坐视孩儿被人鱼肉都不能出手!
已被人欺压至此,何不随我一起,反了王恶!”
“你怎么敢提大灵官的名字?!”
三人齐齐色变,如同听到了世上最为恐怖的事情,心头不可抑制的攀升出震怖之意。
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那位都天大灵官修为强绝无敌,相传早在太极纪元之前就修成了至境,数万年来,已少有人敢直呼其名了。
“我有至宝随身,何惧那庙中泥塑般的王灵官?!”
血袍老者傲然回应,其身后红光荡漾之中,似有一口沾染了无尽杀戮血腥的神剑一闪而过。
纵只是一闪而过,三人的心头却皆是一跳,好似看到了尸山血海,无尽杀戮场景,元神都有着被刺痛之感。
许寻更是瞳孔一缩,只觉周身无一不痛,似下一瞬就要被斩杀当场!
“那,那位竟将此宝都赐予你了?!”僧道儒三人尽皆骇然,忌惮,甚至离了座位,不由自主的避让开来。
降世三仙,相传乃是秉承皇天天意而至,更有上界的无敌存在赐下至宝,强绝无敌。
天地之间,唯有神庭可以抗衡,离了神庭,连老天师都无法阻挡至宝之威!
这血袍老者居然被赐下了至宝,这让他们如何敢信?!
“虽非至宝,却又其一分奥妙。至宝无敌,其一分已足以横行天下!此宝在手,王恶镇压神庭不得擅离,而神庭其余人等…..”
血袍老者长身而起,气息诡秘而强大:
“若来,杀之如杀狗!”
话音飘荡,尚未落地。
包括血袍老者在内的四人的瞳孔就陡然为之一缩,似感受到的什么极端恐怖的存在般。
齐齐抬头。
只见初降的夜幕之中,圆月当空,如水的月光之中,却有着一抹阴影垂流而下。
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降临在群山之间,山谷之上,其音桀骜,却如天音垂流,万雷震爆:
“你说,你要杀狗?”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