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0sg精彩都市小说 災厄收容所-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兩場遊戲閲讀-z11l3

災厄收容所
小說推薦災厄收容所
把那人揍得鼻青脸肿之后,温文拿了一张湿巾擦着拳面,坐在那人旁边的一个箱子吧。
“说说吧,这边是怎么回事。”
高芳舟捂着鼻子,不让鼻血继续往外流,说出了他这将近两年时间的遭遇。
来到这个梦境世界之后,高芳舟就发现,这世界没有一个正常人。
所有人都和原来的他一样,在抨击社会,引爆矛盾,城市里分成各种各样的派别,这些派别在无休止地打嘴仗。
除了争论之外,这些人还致力于挖对手的黑料,以及给对手‘制造’一些黑料。
高芳舟没办法屏蔽这些争论,他必须参与每一次荒唐的争论,并对任何一个事件发表意见。
这样高强度的争论,让高芳舟几乎精神崩溃,但按照这梦境的规则,他没有办法逃避。
在现实世界里,高芳舟喜欢这样做,因为这样可以拿钱。
但在这个梦境世界中,他除了收获到无尽的抨击之外,什么都拿不到。
“我真不想把你救出去,但不救又不行。”
“要想把你搞出去,只要通过你,来让城市里的所有人都闭嘴就可以了”
高芳舟摇摇头:“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不过你大可不必,这是我的劫,我想自己破解。”
“呦,你还看的挺开。”温文挪揄道。
高芳舟苦笑一声:“你应该很看不起我吧,我也看不起我自己,所以我才想多在这里赎罪一段时间。”
“不过我已经认清了我自己,你又……”高芳舟想对温文出言不逊,但想起来刚才挨的揍,就临时改了对象:“他们又认清自己了吗?”
“我为了钱,到处挑拨事端激化矛盾,把小火苗扩大成森森大火,让社会风气向不好的方向转变……这个我都认。”
“但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还不是因为这样能得到更多的认同,能赚到更多的钱吗?”
“事端是我制造的吗,矛盾是因为有我才出现的吗,他们本身就有愤世嫉俗的想法,我只是他们的一个传声筒!”
“我是他们吐在社会上的一口痰,他们在气头的时候,会觉得这口痰吐得很爽,不容许任何人把这口痰擦掉,所以我才能火起来。”
“当他们恢复理智的时候,又迫不及待的想把我擦掉,仿佛这样就可以当做他们从没吐过痰。”
“我的错误,是因为我没认清我是痰的事实,所以我该在这里受罚。”
“而他们,意识到这口痰他们也有份了吗?”
高芳舟越说越激动,到后来甚至站起来对温文吼叫。
温文没有被他震慑住,又一脚把他踢了回去。
“你怎么又打我,我说的不对吗?”高芳舟情绪终于崩溃,对温文带着哭腔吼叫说。
温文抓抓耳朵:“没什么,只是你的态度太嚣张了。”
“另外我救你可不是为了你好,不把你救出去,我也没办法从这里离开。”
“不,你有办法。”一个声音突然出现,让温文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青年,转过身来很嚣张的说:“我就知道,我继续这样下去,肯定是要引起你注意的,所以你现在来找我,我也不奇怪。”
餍祖惊奇的看了温文一眼:“听你的口气,似乎是知道我的存在。”
“呵呵,你把我的宠婢给绑架了,我怎么能不知道你。”温文撇撇嘴。
餍祖愣了一下:“宠婢是……”
“宠物加婢女啊,被关了那么多年,我也不怪你没文化。”温文嘲笑说。
餍祖倒也没有恼怒,他不是喜欢生气的类型。
“额,你们两位,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高芳舟弱弱的问了一句。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餍祖一挥手,温文就感觉到了一股吸力,他整个人被吸力拽住,脱离了高芳舟的梦境。
两人出现在一个咖啡馆之中,餍祖对温文伸出手:“请坐,现在没有人碍事,我们两个谈一谈吧。”
温文对餍祖这一手有些惊奇,他是有梦魇体质在的,但是餍祖这一手他刚才完全没看明白。
“既然你都当面来和我谈了,那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次来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救我的宠婢,第二个则是请你停止不停让人昏睡这种行为。”
听了温文的条件之后,餍祖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的宠婢,应该就是那个狐狸精吧,那样稀罕的灵魂很少见,所以我拿来当藏品了。”
“至于第二个条件……我的回答是,不可能!”
温文眼睛眯了一下:“别回答的这么快,你还没听我的条件呢。”
“除了你自己之外,我不觉得你有什么能吸引我。”餍祖看着温文,舔了一下嘴唇,让温文直起鸡皮疙瘩。
“如果你能降低梦境的难度,让那些人能自主通过考验回归现实,并且控制陷入昏睡者的数量和目标,不要引起社会的恐慌。”
“我觉得这样是可以对社会起到正面作用的,如果你能满足上述要求,那么我可以去和猎人协会谈判,让你成为一个合法的存在。”
“能够在阳光下走动,总比躲在梦境中藏匿要好。”
这个想法,是温文在破解梦境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
如果餍祖能按照温文想的方法做,那么就可以让一些无可救药的人重获新生,对整个联邦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而且这样温文也就不必和这个神秘的灾变级起冲突,算是一举两得。
餍祖似乎有些心动,但他又自己将那一抹心动掐灭。
“第一我的梦境本就是恩赐,让他们轻易从梦境中逃离,是对我恩赐的亵渎。”
“第二,我不需要什么合法的身份,因为所谓的猎人协会没办法威胁到我,说到底你们只不过是一些土著罢了。”
“不过你的两个条件,我也不是不能答应。”
餍祖的尾音拉长,很明显是有事情要说,所以温文也不卖关子。
“要怎样你才肯答应?”
餍祖夸张的笑起来:“我想让你和我玩两场游戏,你赢了我就答应你的条件。”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