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axg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txt-第五百九十二章讀書-i6v2b

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小說推薦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一旁的刘阳青还没从两人的战斗中缓过神来,忽听得刘玥竟在夸赞别人显得极其惊讶,他正要搭腔时,刘玥仿似有所察觉般扫了刘阳青一眼,刘阳青如同老鼠见了猫似的不再说话。
萧强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随后道:“时间不早,那就先走一步了。”
刘阳青这时才仿似喘了口气急声道:“一起走吧?”
萧强这摆了摆手,转手走去,同时道:“不用了,我想自己走一走。”
刘阳青和刘玥看着越走越远的萧强后,两人站立了会儿向停车的地方走去。空气中隐隐传来一阵对话。
“姐,你觉得萧强这人实力怎么样?”
“在青年一代中可排前十。”
“这么高的评价?”刘阳青传来一阵大惊小怪的声音。
“恩,我感觉他还有些东西没有使出来。”
随着一阵微风吹过,现场只剩下战斗过后一片狼藉的烂尾楼,以及被压得四分五裂的水泥地。
———————————————————————————————–
“会长,属下找到了线索。”
“快说!”
在一个大厅内,李一山听到下属发现线索后,坐在大椅上,猛地按住扶手站了起来。
他赤红着双眼,显然这段时间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半跪着的下属急声说道:“我们从少主的电话发现他从自己管理的堂口找了四人去收拾一个人,随后我们按着少主电话去联系那四人,可都是杳无音信。
最后警察在一个巷子发现那四人通知我们去认领,经过查验尸体后我们发现都是被石子所杀,属下怀疑少主找人去废人,但是不想那人是个高手,逼问了那四人谁找他麻烦之后,一路潜伏上蝉联酒店暗杀了少主。。。。。。。”
那人说道这里声音不禁低了几分,生怕触怒李一山。其实说白了,就是蝉联会少主骄横跋扈惯了,每次看到自己想要的,但是却在别人手里,派人去抢时,没想成却踢到铁板上了。
李一山听到下属所述说的事件后,脸色阴沉的可怕,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半晌,他猛地抬头恶狠狠的说道:“就算老子的儿子再是个废物,那也是我儿子,给我查到底是什么人有胆子对蝉联帮动手!”
那下属一抖忙声道:“是,会长!”随即他快速转身急步出了大厅。
也是,那李峰要抢别人的东西,也不先查查底就直接找人去收拾对方,被人打死了也是活该。这也是为什么李一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唯一一个儿子,到头来白发人送黑发人,想到这里李一山也不禁悔不当初,就是因为太过宠溺李峰最后导致李峰目中无人不加收敛,最后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是,李一山狠甩了下头声音低沉自语道:“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你都得给我付出代价。我五虎断刀门虽然不是一流门派,但也不会怕谁。”
———————————————————————————————————-
萧强这些日子里来,每日修炼完武功之后,接下来就是盘膝观想‘魔牛真蕴’,回复何艾琳发的短信,或者下午打电话与何艾琳一起出去游玩,日子过的是好不舒坦。
前段时间与刘玥对决一场让萧强自身知道了自己的实力之后,却也不骄不躁。
在反省那日对战的各个方面后,虽说功力没有提升多少,但实战能力却是更加娴熟。
这些日子刘阳青倒是与萧强接触得多些,两人倒是成为说得上话的朋友。
这日刘阳青叙述着最近武林发生的各种事情,比如青阳宗的青年一代的第一剑客林玉铭入世游历坐公交车的时候随身佩剑被人摸了去,最后只得报警追回。
广寒殿的苏月仙子在十万大山历练找到一个潭水沐浴时衣服被一个千手门的人给偷了,最后没有办法只能折一些草叶遮蔽身体,出山找到一户人家偷了别人的衣服穿上,现在正万里追杀千手门的偷盗者。
佛宗的玉嗔和尚从宗门出来之后直奔天上人间在里面乐呵了近一个星期之后因没钱付款最后直接被佛宗高人掩面付钱后带走了。
魔道魁首天皇门嫡系传人张子墨则出山到处挑战,每逢挑战时发出招式时嘴里都会桀桀大喊:“尝尝我真眼邪王的厉害吧!”接下来会无比中二的喊出自己编造的招式名称,这肯定是被中二漫画荼毒的一位受害者。
刘阳青说道这里突然嘴里啧啧有声的说道:“咱们流海市最近的五虎断刀门的分堂蝉联会少主被人潜到蝉联酒店60层后给人杀了,听说他老爸正疯了似快把整个流海市翻了个底朝天。啧啧,那蝉联会少主作恶多端,这会是踢到铁板,遇着不怕死的了。”
萧强听到这里心里一跳,面上若无其事的问道:“那找到了吗?”
刘阳青也无疑问随口答道:“听说是找到了线索了,蝉联会的人在一个巷子里面发现了被少主李峰派去被石子打死的帮众,估计随着这条线索去找的话,快了。”
萧强听到这里硬生生的按耐住急躁的暗骂一声该死,还是因为自身经验不足,没想着给那四人收尸,当时只顾着想去行杀蝉联会少主。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萧强耐着性子和刘阳青聊了几句之后,急匆匆的走了。刘阳青看到萧强的模样,嘟囔着干嘛这么急,他看到这里,神色一凛,若有所思的看着萧强远去的背影。
萧强急匆匆的回到四合院之后,把苗刀拿上放入匣子内,他这时有些心乱如麻。随后萧强不由神色一凛,暗自观想‘景内观想法’,片刻后他睁开微合的双眼,双眸平静无比。
他回想了一会儿之后,不禁暗自苦笑,想必刚才他急不可耐的步伐肯定是被刘阳青发现了些许猫腻,不过萧强也不太在意,与刘阳青相处了这么些时日,也知道他的性格,想必也不会说什么。就算是他暴露了自己,那情况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且看清一个人的真正面目实在是是太值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