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4xn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無雙庶子 愛下-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身盡是江北傷看書-9tip0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北疆,蓟州城。
因为这一两年以来,饱经战火,还被鲜卑人占据过一段时间,原本还算不错的蓟州,这会儿已经伤痕累累,城中的百姓大多也已经离开,撤到了关内更远一些的地方,原本好好的一座城池,便成了一个军镇。
从镇北军成军以来,镇北军大部分的军需供养,就是来自于蓟州,这座城不需要向朝廷缴纳任何赋税,也不用向朝廷服劳役,只要能够供应镇北军日常所需便好。
在叶鸣时期,这座蓟州城一度十分繁荣,人数只比燕州城差上一些。
然而此时,城中除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将士之外,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普通百姓了。
大晋的陈国公叶茂,坐在蓟州城的城墙上,静静的看着北边。
他仍旧着甲,头发已经结块,脸上虽然洗过,但是可以肉眼看到有不少淤青,身上的甲胄也已经伤痕累累,不少被羽箭钉出来的痕迹清晰可见。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他带着在江北征募的新兵,苦苦支撑,短短数月时间已经苦战了不下十次,其中蓟州一度再次失守,叶茂只能领着这些“镇北军”逃到了燕州城附近与鲜卑部周旋,到了最近一段时间,这些鲜卑人见占不到便宜,才慢慢撤出了蓟州,回关外去了。
不过即便如此,整个北疆也被这些鲜卑人袭扰了一遍,被他们掳走了少说一两万百姓,抢走财货无数。
这是比较正常的现象,哪怕是镇北军与云州军都在北疆镇守的时候,这些鲜卑人也没有少在边关附近“打秋风”,不过那些时候被掳走的百姓一般也就是几百人上下,而这一次直接过万。
叶茂只能勉强抵抗鲜卑人的兵锋,对于这种情况,有心无力。
他坐在蓟州的城墙上,已经发呆了整整一天。
没有人敢打扰他,一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一个陈国公府的家将才慢慢走到叶茂身边,蹲了下来,轻声道:“大将军,今天蛮子不会来了……”
说着,他看着叶茂身上的伤口,有些不忍心的说道:“还有就是,您身上的伤势未好,大夫说不能再覆甲了,您还是快脱下来,好生休养身子罢……”
这人也是当年镇北军的老人,他蹲在叶茂身边,眼睛有些微红:“您要是拖垮了身子,北疆的顶梁柱便倒了……”
叶茂本来正盯着北边出神,闻言扭动脖子看了这个家将一眼,声音有些沙哑:“大男人干什么哭天抹地的,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有数,没有大碍。”
叶茂此时,身上入肉超过一寸的箭伤至少有三四处,都是简单包扎之后没有再做处理,比起李朔在攻京城的伤势还要稍稍重上一些,也就是他天赋异禀,身子壮硕到了极点,不然此时早就倒下了。
叶茂又盯着北边看了看,见太阳差不多落地之后,他才支撑着想要站起来。
旁边的家将见状,连忙上前把他搀扶了起来。
叶茂身高九尺,体重也在二百斤以上,这个家将只是搀扶他,就用出了全身的力气。
“看来今日鲜卑蛮子是不会来了,让兄弟们加强戒备,一旦有什么动静,立刻通知我。”
因为这支新征募的“镇北军”,基本没有怎么经过系统的训练,导致连合格的斥候都没有几个,根本没有出城探查鲜卑人动向的能力,因此叶茂只能这样用这种最原始的法子,一天天守在蓟门关的城墙上。
这几个月来,他最少瘦了二十斤。
这个家将一边搀扶着叶茂,一边开口说道:“大将军,按照朝廷那边传过来的消息,此时云州军差不多快到云州了,等云州军回到云州,咱们这边的压力就会大减,大将军用不着每日守在城墙上……”
这几个月来,除了蓟门关这边被鲜卑人袭扰之外,只剩下两三万人的云州城自然也会被鲜卑人光顾,好在云州城剩下的两三万云州军都是老兵,他们据城死守不出,鲜卑人短时间之内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但是云州城附近的边镇以及普通的村落,就遭了大难,这几个月里,就云州城附近的百姓损伤最大,云州军人数不够,只能死守云州城,对于周边百姓的遭遇有心无力。
提到云州军,叶国公怒气上涌,怒骂道:“这群狗娘养的,摇着尾巴便赶去了京城,结果呢?他们连京城的城墙都没有看到,便灰溜溜的滚了回来!”
“下一次见到种武,还有种玄通那个老货,老子非把他们腿打断不可!”
叶茂怒气冲冲,骂了种家一路。
等回到在蓟州的住处之后,才有人帮他脱下身上的甲胄,他身后的箭伤因为没有得到好好的休养,又长时间闷在甲胄之中,这会儿已经发炎,有化脓的趋势。
叶茂性格生猛,也不在意这些,就要端起酒杯喝酒,一旁负责给他治伤的老大夫帮他换完身上的纱布之后,连连摆手:“大将军,您身上这伤口眼看就要发了,您要是再饮酒,这伤老朽无论如何是治不了了。”
叶茂悻悻的放下酒壶,闷哼了一声:“娘的,背后疼痒难忍,不喝几口酒,如何忍受的住?”
不过他并不是莽汉,听到了大夫的话之后,便不再喝酒,强忍着伤口,让大夫给他换纱布。
老大夫揭开纱布,看了看他身后的伤势,连连摇头:“大将军,您明天无论如何不能再覆甲了,这伤口再恶化下去就要化脓,到时候只能用刀剜去附近血肉,您要吃更多的苦头,还不一定能治得好……”
叶茂额头见汗,闷哼了一声,声如闷雷:“胡说什么,鲜卑蛮子随时会来,我不覆甲,要光着身子给他们射死么?”
“换你的药就是,叶某人生死,不劳先生费心。”
老大夫闻言,无奈的摇头叹气:“老朽行医一辈子,如果是寻常人这样不听医嘱,老朽转身就走了。”
说到这里,老先生看着叶茂疮痍满目的后背,叹息道:“大将军这身伤势,都是替江北百姓扛下来的。”
每一次换药都是一次煎熬,叶茂全程皱眉,额头见汗。
等到换好药重新包扎好之后,叶茂虽然一言不发,但是身上已经沁出一身汗水。
老先生看了叶茂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好内服的药方之后转身走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