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ahj精彩玄幻小說 輪迴樂園討論-第五十四章:這是雜兵?-joulw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的野猪战士,导致大地都开始震颤。
如若从上空俯瞰能看到,太阳要塞展开后,敌方契约者分两伙,一伙为实力强的强袭队,这百余名契约者以圣诗与奥兰迪为首。
另一伙为殿后队,这伙契约者有六百多人,其中圣光乐园、守望乐园两方的契约者,各占半数左右,这些契约者,则由一名自称德鲁伊的男人带领。
德鲁伊的麋鹿角盔,以及身上的破烂兽皮,让他颇有野兽气息,有不少人认为,德鲁伊是奥兰迪的部下,实则并非如此。
两人虽在一个冒险团,一人担任团长,一人担任副团长,但两人是竞争关系,奥兰迪是团中宽宏的一面,德鲁伊是纪律与严苛。
前后两股契约者,被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野猪战士们包围,并且这巨大的包围圈,在快速缩小中。
混乱的场面下,圣诗与奥兰迪都很冷静,其中的奥兰迪说道:“我去外围挡。”
“我留住他,他就算不是这些野猪战士的领袖,地位也绝对不低。”
圣诗说话间,她身后十几名骑士模样打扮的男女冲出。
这其中有身材高壮的骑士手持大盾,也有身材娇小,穿着皮甲,手持匕首的女刺客,更有背着重弩,手持中盾的重弩手,这是圣歌骑士团的十二人,又名疯狗骑士团。
十二名圣歌骑士向苏晓冲来,前冲途中,他们手中的盾牌、重弩等武器,叮叮当当的扔了一路,这十二骑士在前冲中全部拔出双刀,化身十二‘双刀疯狗’。
他们之中,原本拿盾的重盾骑士,此时手中的双刀长度在1米4左右,刀刃足有巴掌宽。
轻装骑士拔出的双刀,长度在1米1左右,刀刃的宽度正常,女刺客这种体型娇小的,手中双刀长度在1米左右,刃口偏窄,但这类双刀的攻速更快。
三种类型的双刀,重双刀是破甲+大范围攻击+力量压制、中型双刀是突进+密集攻击+肉体防御力削减,窄双刀是要害攻击+超高爆发伤害+弱点痛击等。
十二名‘疯狗骑士’向苏晓合围而来,苏晓没撤走,他要阻止敌人布设出完善的防线。
苏晓的龙影闪能力,在提升到Lv.MAX+++++++后,能最多连续使用三次,其代价是对身体造成巨大负担,以及在之后的20分钟内,无法再使用龙影闪进行空间移动。
立即从战团的最中心离开固然安全,可如果这样做,敌方的契约者会聚拢在一起,形成防线,抵御从四面八方袭来的野猪战士。
苏晓留在战团中心则不同,眼下敌方的契约者门,已从周边围来,将他包围在中心,颇有擒贼先擒王的意思。
这选择并没错,如果苏晓死了,战争领主的加成消失,以及被斩杀统领,会对野猪战士大军的士气,造成毁灭性打击。
如若苏晓估测的没错,很快,就是他位于战团的最中心,周边包围着敌方契约者,而在敌方契约者更外面,则是野猪战士们的包围圈,大圈套小圈。
看似苏晓被700多名敌方契约者包围,即将被集火而死,实则不然,敌方都是八阶契约者,对这种情况,必定会做出最恰当的应对。
他们会尽可能将野猪战士们的包围圈‘胀大’,让包围圈内有更大的范围。
敌方之所以会这么做,是避免被围到人挤人,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只需一种大威力的爆炸物或武器,一众契约者就会死一大片,作为能拼杀到八阶的契约者,他们都能想到这点。
他们想将包围圈扩到最大,势必要有更多契约者抵御野猪战士的冲锋,如此一来,能对付苏晓的敌方契约者,有几十名就很不错了,让更多人来对付苏晓,就无法保证坚守地的范围,或是被野猪战士冲破防线。
正是因为笃定这点,苏晓才选择留下,更何况他还有种杀手锏,一旦情况太过危急,就用从莫雷那抢……咳,借的【漂游之饵】撤走。
「漂游之饵:精神引导1.57秒后,可进行空间漂游,随机出现在50公里外的安全地点……」
苏晓的想法为,假设他在包围圈的最中心处,真的快撑不住,就用【漂游之饵】脱身。
要不是脚下有太阳要塞,苏晓会用处【漂游之饵】+【烈阳之怒·阿波罗(手捏瞬爆)】的组合技。
苏晓没马上撤走,既是为了避免敌人用大范围空间道具集体逃脱,也是因为脚下已展开的太阳要塞。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混战开始后,假如一切顺利,苏晓所在的战团最中心,很快会变得很安全,当然,这个安全,是对他自己而言,对于敌方的契约者们来讲,他们就算侥幸活下来,这也是噩梦般的经历。
烈阳当空,苏晓站在已展开的要塞中心处,他已被强袭对的百余名敌方契约者包围,就在这时,一道金蓝色喵影从地面飘出,附挂在他身上,是方才藏身到下方矿井内的仙露露。
喊声、咆哮声、爆炸的轰鸣声,从防御圈的边缘陆续传来,一声声沉闷的撞击,代表野猪战士们已冲到防御圈外,与契约者们交上手。
噗嗤、噗嗤、噗嗤……
枪芒连捅,血肉四溅,一名神情冷峻的男人手中长枪如灵蛇般,只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枪尖模样的刺芒。
迎面冲来的一名身高近2米6,身材蛮壮的野猪战士脚步立即踉跄,它躯干上被刺出几道碗口粗的破洞,这让它的身体开始无力,即将因前冲的惯性扑倒在地。
似有微弱的金色光粒从这野猪战士的伤口内飘散出,它感觉到,上方映下的阳光照耀在它身上后,伤势所带来的剧痛消退了很多,一种从未有过的勇气在它心中激荡。
它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凭手中柄长在1米8左右,锤头足有水桶大小的战锤,撑住身躯=。
这名野猪战士脑中阵阵眩晕,它紧咬沾满鲜血的宽厚槽牙,全力抡出手中的战锤。
哐嘡一声,对面的枪男用手中的长枪架住战锤,他刚要还击,就看到对面那重伤的野猪战士,正用一双凶狠的金色竖瞳瞪着自己。
这让枪男的呼吸一窒,他不怕一名敌人如此,可如果周边包围而来的敌人全部如此,那玩笑就开大了。
从这名野猪战士的目光中,枪男有两种最直观的感觉,这‘杂兵’不对,那眼神,既有宛如虫族般的冷酷,又有些信仰方面的狂热。
虫族的冷酷与信仰的狂热,但凡沾边一个,就是很棘手的士兵类单位,这不仅是强弱问题,而是那悍不畏死的冲击与围攻,实在太让人绝望了。
所以说,虫族的冷酷与信仰的狂热,单独拎出一个都很棘手,二合一的话,明显是有点不当人了。
枪男眼下心中的忌惮,手中长枪连扫,先是挑断前方野猪战士粗壮的左臂,之后又用枪尖,划开对方的腹部,让对方的肠子都流出来,肠膜的腥味弥散开。
就在枪男认为,这挨了他接连重创的野猪战士要倒下时,发现对方竟一手抓住腹部流出来的肠子,另一只手抡起战锤,向他砸来。
恶风袭面,枪男的脸颊狠狠一抽,心中的想法,这杂兵也太TM肉了吧,这玩意真的是杂兵?
实际上,野猪战士有这种表现,不值得意外,首先是它们的自身能力。
「技能1,磨砻淬励(被动,LV.63):生命值+4600点,身体防御力+10点,每损失3%生命值,可提升1点每秒生命值恢复速度,此能力最高可叠加至每秒额外恢复14点生命值……」
「技能3,厚实皮肤(被动,Lv.65):野猪战士虽未获得恶魔兽的甲壳,可它们有了更强韧的皮肤、肌肉、骨骼,身体防御力阶位+1。」
除这两种能力,野猪战士的真实体力属性在战争领主的加成下,达到了195点,这是生存力的基础,真实体力属性高,生存力的底子就不会差。
这就完了?并不是,除此之外,还有战争领主的其他加成,生命值上限提升45%,身体防御力+30点,这让野猪战士的生存力更进一步。
还有战争领主所带来的全能力等级提升Lv.10,这让「磨砻淬励(被动,LV.63)」,提升到Lv.69,也就是此能力的满级。
「厚实皮肤(被动,Lv.65)」也同样提升至Lv.69(满级),这能力给野猪战士额外提升了3.5%的伤害减免。
苏晓最开始就知道,野猪战士对战斗很陌生,就算有了「战斗本能」能力,野猪战士们也不可能刚上战场,就成为适合的战士。
既然如此,就疯狂堆坦度,不会战斗,那还不会挨打吗?
只要不死,在「战斗本能」的加持下,逐渐就能学会怎么去更有效的杀敌。
战场上,野猪战士们从四面八方的冲击,被站成环形防线的契约者们死死挡住。
冲锋途中,很多野猪战士被轰杀成漫天的碎肉,有些则被幽火烧成一副骨骼,奔跑几步后才洒落在地,契约者们杀的是异常过瘾。
一时间,组成环形防线的几百名契约者,各施本领,阻挡冲围来的野猪战士大军。
砰、砰、砰……
接连有撞击声传开,野猪战士们虽还不会战斗,可它们在高意志力+太阳信仰的影响下,变得很勇猛,既然不会战斗,就借助从远处冲来的势头,用身体撞。
一名名野猪战士的奔跑,踩到泥土与草屑四溅,战场上,因野猪战士们的撞击,闷响声不绝于耳,契约者们构成的环形防线为之一窒,甚至都缩小了一些。
但契约者们必定是战斗老手,当即各类能力齐出,将野猪战士们顶回去。
“别退!杂兵而已,都是送宝箱的。”
一名法爷高喊着,手中的法杖前指,爆裂射线下一瞬就命中一名野猪战士的脑袋,砰的一声爆头,只能说,法爷的确强。
野猪战士大军虽成功围攻敌人,可方才冲锋途中的死伤不少,外加契约者们发现,这些野猪战士看着唬人,近战后,都是武器乱挥。
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契约者们,心情逐渐放松下来,甚至有人冲入野猪战士的敌阵中,想来个大杀特杀。
一声惨叫传来,几名契约者闻声看去,不知何时,方才的枪男已被三名野猪战士抓住。
一把酷似斩马刀的武器刺穿枪男的腹部,他的两条手臂与一条腿,被三名满身血窟窿的野猪战士用大手抓住,将他按在地上,他身上的能量波动,代表他刚使用过保命能力,眼下已无计可施。
三名满身血窟窿的野猪战士,把枪男按在地上,另有一名野猪战士站在枪男头顶前方,双手握着战锤柄,将战锤高举过头顶,太阳从上方映下。
这一幕落入到被按在地上的枪男眼中,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惊恐,声音都开始变调的惊叫道:“等……”
“忏悔。”
举锤的野猪战士说出这两个字后,全力一捶轮下。
嘭!
脑髓夹带着泥土被砸到四溅,枪男的身体挺了下,被其他野猪战士按住的四肢当即无力,鲜血在他身下蔓延。
他们都发现,这不是那种打不动的肉,而是那种感觉下一击就能击杀它,可它就是不死,还勇猛的扑过来,手中的长柄重武器,抡到虎虎生风。
混战5分钟后,敌方的几百名契约者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些‘杂兵’不仅皮糙肉厚,抗打耐砍,它们的数量还越来越多。
更要命的是,有几只全身厚重黑甲的大家伙位于远超,远远看着,就有种势不可挡的感觉,这是太阳要塞的5级兵种,重装坦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