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3hl熱門小說 無雙庶子 漫客1-第一百一十二章 地覆天翻 (補昨晚上的)推薦-1bc92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无论天下的局势如何变动,以及叶家如何站队,都不会影响李信与叶家的交情,毕竟就算撇开所有的东西不谈,李信与叶家的私交总还是有的。
因此,对于叶璘的到来,李信颇为上心,早早的让人准备好了酒菜,进了李信在皋城的临时住处之后,下人们很快把酒菜端了上来,菜上齐之后,李信挥手屏退了所有人,只留下师兄弟两个人,在一张矮桌两面对坐。
李信伸手,给叶璘倒了杯酒,然后给自己倒满,开口问道:“这几个月小弟一直在忙西南的事情,听说叶茂与朝廷闹得很不愉快,至今不肯回京,不知道事情如何了?”
“还是不太好。”
叶璘与李信碰了一杯,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朝廷不许叶茂在北疆征兵,他没办法重新组建镇北军,多半心里很不好受,就干脆留在燕城待着,照顾镇北军残存下来的伤员了,本来他在北疆立了功,现在回京多半是会受到嘉奖的,但是他脾气倔,一直与朝廷说自己受了伤,要在燕城养伤,到现在也不肯奉诏回京。”
李信北上抗击鲜卑人的时候,叶茂冲锋陷阵,的确受了点伤,但是他体格健硕,从小又是被叶老头魔鬼训练长大的,那点皮外伤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至今不肯回京,显然是在跟朝廷置气。
叶茂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按照他的性子,如果他身后没有还算庞大的叶家绊住手脚,这会儿多半已经跟李信一起跑到西南当反贼去了,是绝受不了这份委屈的。
但是无奈,叶茂并不是一个人,他的家小还有四叔叶璘一家都在京城里,再加上几十年来,与叶家相关的人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叶茂无论如何也不能害了他们。
因此他才咬着牙接下了这份圣旨,然后躲在北疆不肯回来。
而他不肯回京的理由,多半是觉得镇北军在他手上没落,没有颜面再回京面对天上的父祖。
“他的脾气倔了一点。”
李信笑着与叶璘碰了一杯,开口道:“不过也没有什么大事,眼下我西南军才是朝廷的眼中之钉,有我这个罪大恶极之人顶在前面,朝廷只会安抚陈国公府,不会与叶家翻脸。”
眼下朝廷的局势已经十分艰难,在这种情况下,朝廷要全力应付西南,其余的一切事情都可以靠边,况且叶家在朝野之中拥有巨大的声望,就算是天子想要对叶家下手,也要掂量掂量背后的利害。
叶璘闷头喝了口酒,然后看了看李信。
“长安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信端起酒壶,给叶璘倒满,然后笑着说道:“事到如今,小弟的心思,不是人尽皆知了么?”
叶璘闷声道:“你想做皇帝?”
李信摇了摇头。
“我想换一个皇帝。”
叶璘微微叹了口气。
他沉默了一会儿,低头道:“为兄能在这个当口出京见你,想来你也能猜出一些为兄的来意,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为兄便直说了。”
叶四爷沉声道:“天子的意思是,只要你愿意撤兵,无论西南军有什么要求,朝廷都可以答应,包括你刚才说的……换皇帝。”
李大将军哑然失笑:“换谁当皇帝都可以?”
叶璘默然:“姬姓之人,换谁都可以。”
李信举杯敬了叶璘一杯,然后缓缓开口道:“本来西南军已经打到了这里,朝廷里无论是谁来充当说客,我都不会跟他说半句话。但是师兄亲自来了,小弟不能不给师兄一个面子。”
“西南军从剑阁一路打到了庐州,尽管一路大胜,但也不是没有死人,到现在京城没有打进去,突然大晋换了个天子,就让他们掉头回去,没有这个道理的。”
“师兄也带过兵,应当理解小弟在说什么。”
叶璘默然道:“若长安你也不能全然掌控西南军,便不该带他们从剑阁打出来。”
“这是两码事,便是大晋的正统天子,也不可能违背所有将士的意愿行事。”
李信笑着开口说道:“朝廷想要西南军退兵,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只有一个要求。”
叶璘叹了口气:“你说。”
他很清楚李信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也知道李信开口提出来的条件,多半是朝廷给不起的。
“很简单,京畿禁军调离京城,打开京城城门,放西南军进京城。”
叶璘脸色一黑:“这不可能,天子派我来是与西南军谈事的,不是来投降的。”
李信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我可以向师兄保证,西南军进京之后,不会惊扰京中百姓,只要百官足够老实,西南军也不会大肆杀戮朝中重臣,我进京之后,目的也只是换个皇帝,至于换谁做皇帝,等西南军进京之后,咱们再坐下来细谈。”
“太苛刻了。”
叶璘皱眉道:“你这是在逼着朝廷上下,与你殊死一搏,你带过来的西南军,现在也就是十多万人,朝廷的京畿禁军就有二十多万,各地厢军也在抽调进京的路上,真打起来,西南军未必就是必胜。”
“现在可不止十多万人了。”
李信呵呵笑道:“沐英带兵冲在最前面,小弟跟在他身后也没有闲着,如今西南军的人数,比起出蜀的时候,可要多出不少了。”
叶璘低头,自顾自的喝了口酒,然后苦笑道:“罢了,以你的性子,除非现在老父再世,否则恐怕没有人劝得动你,为兄此来,也是想来见一见你,不指望真能把你劝回西南去。”
李信没有再提公事,只是给他重新倒满祝融酒,然后爽朗一笑:“咱们兄弟许久没有喝酒,来,喝一杯。”
兄弟两个人推杯换盏,喝了几轮之后,脸上都已经开始泛红。
李信吃了几口菜,然后抬头看向叶璘,说话已经有些大舌头了。
“兄长来这里一趟,不能白来,你回京之后,告诉天子,兵戈已至,回避是回避不了的,若他真有诚意,现在放开城门让西南军进城,那大晋可能还是大晋,我会给所有人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但是要是给西南军打进京城,大晋的国号可能都要更易了。”
叶璘默默的喝了口酒。
“为兄,记下了。”
李信拍了拍师兄的肩膀,继续说道:“再有就是,师兄回京之后,一定要想办法保住自己一家人的性命,我怕某些人狗急跳墙了,会对叶家人动手。”
“师兄的家人,还有叶茂的家人都在京城,什么东西都可以不要,一定要保住性命。”
李信面色严肃。
“我曾答应过叶茂,有朝一日一定帮他重建镇北军,然后出关去寻鲜卑人复仇。”
“西南军进京,大晋朝廷可能会地覆天翻,但是唯有一点,我可以向师兄保证。”
“叶家,还是那个叶家。”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