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sy9m熱門玄幻小說 全面攻略-第五百五十四章 大戰之前!-3kns4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执法局。
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想起。
看着那陌生的号码,秦扬目光一沉。
“终于来了么?”
秦扬示意小刘打开录音和定位,随后将电话接了起来。
从今天早上开始,他便一直在关注混战赛的情况。
秦扬知道,只要迷宫一破,罗特便藏不住了,这家伙势必会有下一步动作。
毕竟,罗特的手里还有二十名人质,他想要对付苏牧,这是限制执法局帮忙的最好筹码。
不出所料,秦扬刚一接通电话,那头便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秦局长,下午好,久仰大名了。”那声音似乎在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伯特,来自威尔逊家族,是这次人质计划的负责人,我想,秦局长听到这,应该知道我打电话过来的目的了。”
这男人不仅说出了自己被列入红色名单的通缉犯身份,还明目张胆的承认了自己是劫持人质的罪魁祸首,这已经不是谈判那么简单的问题了,而是对执法局的威胁和挑衅!
试想,一个早该被抓捕归案的逃犯不仅没有落网,反而还逍遥法外,有恃无恐的打电话到执法局问好,这要是传出去,执法局的名声岂不是要一落千丈?
秦扬强压着心中的火气,沉声问道:“说吧,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想做的,和秦局长心中所想的一样。”那男人笑着说道,“秦局长大可以放心,那二十名警长现在都活得好好的,也没有受到什么皮肉之苦,只要执法局按兵不动,他们会一直好下去,等到少爷和苏牧之间的事情彻底了结之后,自然会有人将他们完好无损的送回执法局。”
“我可以同意你的条件,但你必须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秦扬说道,“把电话拿给他们,我要亲耳听到他们的声音。”
“抱歉,秦副局长,请恕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要求。”电话那头的男人说道,“你知道,这些警长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必须得严加看守才行,为此,我们特地将他们请到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休息,即便是我要见他们,都会有些麻烦,所以,秦局长还是不要难为我了。”
这时候,带着监听耳机的小刘对秦扬点了点头。
他已经锁定到对方的位置了。
“好了,秦局长,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今天就先聊到这吧,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接着聊,最后,我想再提醒一下秦局长,执法局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的话,会很容易导致一种我们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局面出现。”电话那头男人似乎有所察觉,说完这句话便挂掉了电话。
“在南城区十七号街道的地底下。”小刘说道,“那里以前是枫奇银行给客户准备的私人金库,保密性极强,不出意外,我们的人应该就被关在里面。”
私人金库?
秦扬眯了眯眼睛:“通知南城区分局,让他们立刻派人封死十七号街道,不要放走任何一个人。另外,给CMU打声招呼,我们要征用十七号街道附近所有高位点用于狙击,让他们不要大惊小怪,免得坏事。”
“是!”小刘取下耳机,立即拿起对讲机吩咐了下去。
“还有,找几个人去曙光医院借几辆救护车,配备最好的医生和护士。”秦扬说道,“如果有人需要抢救,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意外发生。”
“好。”小刘点了点,又问道:“要不要把这消息给苏牧他们说一声?”
“暂时不用。”秦扬摇了摇头,“他们即将面临的情况未必会比我们好,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让他们分心。去吧,通知各个分队到门口集合,我们三分钟后开始行动。”
“是!”
……
……
“下雨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圣雅城,伊甸园屋顶花园,基璐帕望着阴沉的天空,轻轻叹了口气。
他扬起手,接住往下飘落的雨,好似接住了自己的命运。
基璐帕的身旁还站着一个身穿白色盔甲,侍卫打扮的男人。
他那头金色的卷发十分耀眼,跟米尔斯和伊盖一样,即便是阴天也挡不住发梢上跃动的光辉。
金色的头发,是撒拉弗家族血统的代表,头发的颜色越是纯净,血统便越强大,像这个男人一般有着一头不掺杂丝毫异色金发的人,往往实力都异常恐怖。
这样的人成长起来之后,在撒拉弗家族有个专属的称呼,叫做“天国神卫”。
这个金发男子,便是撒拉弗家族曾经的天国十二神卫之一。
“金羽,你怕死吗?”基璐帕看着天空,轻声问了一句。
“怕,也不怕。”金发男子沉默片刻,说道:“我不怕死,却怕我死后没人来守护家族,所以,我不想死,我希望自己活得越久越好。”
“我也希望如此。”基璐帕说道,“可是,如果我们必死无疑呢?”
“那便在死之前,为神国贡献出我们最后的力量。”金发男子沉声道。
“哪怕是螳臂当车?”基璐帕问。
金发男子点头:“哪怕是螳臂当车。”
“好。”基璐帕笑着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他见识一下我们撒拉弗家族的决心吧。”
基璐帕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在他来开,那家伙现在应该藏在地底深处,专心抽取蓝星的本源之力,只是现在看来,对方似乎有些不甘寂寞了,想强行过来横插一脚。
当然,这也未尝不是个好消息。
至少,这个从远古时期便开始布下的局,让那个家伙也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否则的话,他不会主动打破自己的信条,参与到芸芸众生的纷争之中。
“上帝,我想,我已经猜到您想做什么了。”基璐帕在心中道,随后吩咐金羽:“去吧,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我会在这里为你们祈祷,等待……等待你们凯旋归来。”
轰!
基璐帕话音刚落,圣雅城的大地忽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咔擦!”
“咔擦咔擦…!”
伊甸园前庭,数百雕像身上逐渐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那历经了不知多少风霜的石肤,带着浓浓的烟尘簌簌落下!
在褪去了外壳之后,这些雕像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样貌!
没有人能看清这些雕像的容貌,他们全身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白光之中。
这层白光似乎能够阻隔人的视线,尽管淡,但却莫名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令人难以直视。
“发什么事了,怎么地震了?!”
“不知道,快找地方躲一下!”
“走走走,去地下室,快!”
大街上,由于大家都在看比赛的缘故,本来没几个人,可这一地震,立刻让冷清的街道变得拥挤起来……事实上,地震在蓝星上还算比较常见,毕竟,骑士的武力值摆在那,真要打起群架来,山崩地裂都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大伙儿的反应还是挺快的,那些自家没有地下室的人,几乎瞬间便冲到了街上,循着路牌朝避难所跑去了……
这还真不是他们小题大做,因为这震感实在是太强烈了,屋子里的吊灯甩的跟大风车似的,滴溜溜的转,桌上的瓶瓶罐罐,杯子和碗,但凡能摔的,全都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也就差经过灵力加固的房子没倒了。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CMU和执法局也有点懵逼,还不等他们组织起有效的避难秩序,圣雅城又再次重重颤了一颤。
这一回,所有人都清楚的听见了这声音来自何方!
他们下意识看向了伊甸园的方向。
只见,数百道圣洁的白光拔地而起,如同利剑一般直接刺穿了天上的乌云!
这一刻,天空中光芒霁散,雪白的羽毛漫天飘舞,将那座名为伊甸园的城堡勾勒的如梦似幻,仿佛人间神国,令人心生朝拜之意!
“我的天,好美啊…”街上驻足观望的人们忍不住发出了惊叹。
若非亲眼所见,他们一定会认为这是用专业的电影制作软件所合成的特效。
只是,他们并不明白,在美丽的背后,往往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残酷和磨难。
至此,撒拉弗家族沉睡已久的圣战之军,此刻已经全部苏醒!
“众炽天使听令!”
“五分钟后,你们将前往骑士城,与来自其他世界的伙伴们会和,而这场前所未有的宏大战争,也讲因你们而被永久镌刻在人类的历史之上。”
基璐帕苍老却坚定的声音,宛若天雷滚滚,在每个人耳边炸响!
“你们需要明白,我说的人类,不仅是指我们,也不仅是指蓝星……人类——对于还活在这片浩瀚宇宙之中的所有人而言,这个词将从今天开始有了一个新的含义……”
“我们将不会再因我们之间那些渺小的差异而自起干戈。”
“我们将为我们共同的利益而团结起来。”
“我们将誓死守卫这颗仅存至今的完整星球。”
“请你们记住今天——我们来到蓝星的第4178天,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宿命。你们将再一次为了我们的自由而战,为我们生存权,续存权而战。”
“这一回,我们面对的不是种族的暴政,压迫,或者侵害,而是攸关于整个人类生死存亡的最终灾难。如果你们在今天凯旋,那这一天,将不仅仅只是我们神国的节日,而会成为全人类以一个共同的声音来宣誓的一天,他们将喊道——‘我们不愿坐以待毙!我们不能不战而亡!我们要活下去!我们会活下去!…我们必将长久自由的活下去!’
基璐帕不知何时踏着空气,一步一步走到了天上。
他端着一个华美的金樽,微微抬手,俯瞰着这座城市。
“战士们,美酒已经为你们备好,我们等你们回来,等你们和我们一起庆祝今天,庆祝今天这个全人类共同的节日,它的名字叫做……自由日!”
……
……
“好一个自由日。”
离圣雅城不远处的山上,看到这一幕的诸葛远空轻轻叹息道,“其实,你们完全不用出手的,何必非要逞这个强呢?”
这句话显然是对基璐帕说的,也不知道基璐帕听不听得到。
“我倒是很欣赏他的脾气。”青帝笑着说道,“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基璐帕大师和他的撒拉弗家族都有自己的信念,有自己想守护的东西,如此,他们虽死犹荣。”
“可…可这完全是无谓的牺牲啊,唉!”诸葛远空又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们这一去,哪里还回得来?”
青帝淡淡一笑:“如果回不来,那便不回来了,反正蓝星这地方也没什么好的,不如好好睡上一觉,等醒来时,便能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又是这句话——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你知道这一觉要睡多久吗?”诸葛远空问道,“若是一睡不醒呢?”
“也不孤单。”青帝答道。
这话既是在替那些炽天使回答,也是在为他们自己回答。
“唉!”诸葛远空今天已经不知叹了多少声气了,“当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你这话可就问的有些奇怪了。”青帝笑道,“你天机阁主算尽世间万事,连你都找不到其它办法,我又如何能找得到?”
“行了,你也别多说了。”青帝见诸葛远空还想说什么,便摆了摆手道:“这是我们早就做好的决定,只不过来的比预想之中稍稍快了一些罢了,你不必为此过多介怀。”
“但你们就看不到我们的新家了。”诸葛远空忽然鼻子有些发酸。
“那你便帮我们看。”青帝笑道,“相比之下,我其实对大巫祝他们的选择更感兴趣……你说,这次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那几个老家伙会不会临时爽约?”
“他们敢!”诸葛远空抬起袖口擦了擦眼眶,冷哼一声,“那些家伙要是不来,我明天一早便带人拆了他们的山门,放他们在山上自生自灭!”
“问题是,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打得过他们吗?”这时候,天上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
逸玄来了!
“打不打得过要打了才知道。”诸葛远空虽然不擅长打架,可毕竟修为摆在那里,他要是铁了心的不顾一切去拼命,大巫祝等人恐怕还真不一定讨得到太多便宜。
逸玄笑着摇了摇头:“时辰不早了,我们启程吧,也是时候该亲自见一见那个小家伙了。”
“怎么,担心你的宝贝徒弟被人欺负?”诸葛远空说道,“要不要以后我帮你看着点?”
“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处理俗世之人迁徙一事吧。”逸玄说道。
他并不担心苏牧会欺负沐璃,相反,他担心的是沐璃会让苏牧伤心。
算算时间,距离凡尘试炼的结束之期也没多长时间了,到时他若不在,还有谁能压得住头顶上的天道?
……
……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