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mnf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宿主-第四百八三節 優秀軍官閲讀-eg2n0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卡利斯没有争辩,与即将死去的人争吵毫无意义。
他走到近前,从副官手中接过短剑,对准弗拉马尔喉咙用力割下去的时候,冷冷地说:“放心去吧!我会把你的死讯告诉你的家人。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妻子。”
弗拉马尔公爵夫人是维京有名的美人。
咽喉断开的感觉是如此清晰,弗拉马尔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远去。自己的灵魂是如此复杂,充满了愤怒、不甘、痛悔与憎恨。
他第一次把对神灵的期盼转移到异族身上。
北方巨人会替我报仇的,我在地狱里等着你!
……
莫尼奥子爵感觉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一路北上,收获却寥寥无几。除了最初攻打那个巨人小镇得到少许战利品,后来的漫长时间不是在赶路,就是呆在营帐里等待斥候报告,茫然不知道该前往何处。
北方大陆太大了,这片土地对白人来说很陌生。莫尼奥子爵咬牙抽调了两千名骑兵充当临时斥候,对周边所有地区展开搜索。
从各方面传来的消息都令人失望。斥候没能找到巨人的踪迹。当然,这不是说毫无线索,而是目前发现的所有村寨和城市全都空无一人。那些身材巨大的家伙仿佛直接蒸发在空气中,连脚趾头都没有剩下。
事情得分两方面来看。莫尼奥子爵不是蠢货,他知道这是典型的避战行为,也意味着北方巨人不外乎做出两种选择:要么他们正集中兵力准备发起大规模反攻,要么他们被吓破了胆有多远就逃多远。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对莫尼奥子爵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
他现在担心局势会演变为前一种。
后方的补给线已经越来越长。锁龙关虽然不缺粮,国内也会通过神威要塞进行长途运输。问题是沿途需时太久,人员和牲畜在运粮的同时也要消耗。以自己掌控的先头部队为例,随军粮食储备已经从出发时的一周维持数量,缩减到了现在的四天。
这场战争仍在继续,但莫尼奥子爵已经不敢想象继续追赶巨人会随着引发的种种问题。后勤线一旦崩溃,那就意味着不战自败。
更糟糕的问题来自于斥候。他们的人员损失速度太快,已经超过了莫尼奥子爵能接受的底线。
在编斥候损失了百分之四十,两千名混编的骑兵侦查者损失了将近一半。
所有迹象都表明巨人没有走远,他们如幽灵般隐藏在距离自己很近的角落里。可能是暗中观察,也可能是作为一股不占优势的牵制性力量,作战方式以袭扰和制造混乱为主。
这些做法很常见,却极令人头疼。毕竟这里是巨人的主场,他们如鱼得水,莫尼奥子爵想要更多的情报就必须源源不断投入更多人力物力。
新的斥候总会在野外发现一颗颗人头。全都是白人,通常用绳索吊挂在树上,或者串在木杆顶端。
很多斥候在死后被发现,他们的皮肤被剥掉,腹部剖开,内脏被掏空。北方巨人对付侵略者的手段异常残忍,他们用死者的肠子捆绑死者全身,就像酒馆里用绳索捆绑猪肉熏烤的常见做法,勒得很紧。
是的,不是绳子,而是肠子。莫尼奥子爵亲自辨识过那些被杀的斥候,包括他在内,很多金雀花王国的军官对北方巨人的行刑方式有了全新认识。
斥候大量死亡并非毫无意义,通过一份份染血的侦查报告,莫尼奥子爵总算对北方巨人的势力控制范围有了大体了解。信息主要局限在地形方面,然而最关键的“巨人城市”只有一个大概方向,根本谈不上详细。
语言不通是个大问题。
平心而论,金雀花王国的斥候很勇敢,经验也颇为老到。他们以多打少,成功抓获了一些巨人,前后加起来共有四个。
维京主力部队战败的消息尚未传来,莫尼奥子爵统领的金雀花先锋军与那边是两个方向。他对弗拉马尔公爵遭遇过的各种问题一无所知,但他对北方巨人没有好感,也就省略了维京公爵曾经对巨人实施的“感化及同化”过程,直接刑讯逼供。
四名巨人俘虏被活活折磨至死,子爵却没能从他们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严重的危机感笼罩在头顶,莫尼奥子爵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派人催促后方主力加快行进速度,同时要求增派人手输送给养,并在进军沿途设置大量补给站。
这些做法与弗拉马尔公爵差不多,区别在于莫尼奥子爵在各站安排的守卫兵力比维京人更多。这也导致了他的先锋军虽然连续六次得到后方主力支援,现在的总兵力却只有十五万人。
艾尔肯侯爵对此大为不满。虽然他很欣赏子爵在军事方面的优秀才干,但个人能力再突出也必须通过丰厚的战利品为证明。开战至今,金雀花王国除了在锁龙关得到一批物资,此后的收益几乎为零。就算艾尔肯侯爵有心保住莫尼奥,国王和贵族们却不会这样想。
一封封催促的文书从后方发来,莫尼奥子爵在侯爵大人的反复命令下终于做出选择————加快行军速度,全力进攻北方。
他总觉得侧翼有危险,然后斥候回报的一次次消息表明这只是他的个人臆想。不要说是大规模的巨人主力,就连一、两百人的游击队也毫无踪影。
莫尼奥子爵觉得自己真的是在疑神疑鬼,所有迹象都表明巨人正在坚壁清野。这段时间没有收获其实是正常现象,巨人应该就在前面某个地方等着自己决战。
正面战的获胜几率很大,原始的长矛大刀在火炮面前就是一堆废铁。
又一个黄昏来临了。
莫尼奥子爵像往常那样带着卫队在营地里巡视。这里是一片丘陵,临时营地就设在山坡上。可以就近在河边取水,只是做饭麻烦些,需要砍伐树木,还要用上一部分从后方运来的煤。
子爵治军严明,为人公正,很是得到下级士兵的拥戴。不过在每天的这个时间,士兵们对晚餐的兴趣更加浓厚。
主食是一成不变的黑面包,加上大锅熬煮的军粥。麦片加上大米一起煮,熬成半凝固状。金雀花王国的伙食还算不错,粥里往往要添加黄油和干果,再加上少许肉末。蔬菜主要是胡萝卜和土豆,以及切成块状的芜菁。
莫尼奥子爵走到一口沸腾的大锅前,示意厨子递过长柄铁勺。他弯着腰,用勺子在锅里不断地搅着,满意地看到很多煮烂的肉,还有在高温与浸泡下膨胀成一颗颗鼓圆形的葡萄干。
一名士官大着胆子走过来,他手里捧着一个金属空饭盒,尊敬且带着几分明显的畏惧说:“大人,这粥的味道很不错,一起尝尝吧!”
站在侧面的副官皱着眉头快步上前阻止,言语上倒也不算过激,只是简单的命令:“退下。”
士官的做法明显不合时宜,而且那个饭盒在副官看来也不是很干净。
莫尼奥笑着抬起手,做出一个安慰的动作:“没关系,正好我也饿了,就在这儿随便吃点。”
他从士官手里接过饭盒,给自己舀了两大勺军粥,然后走到斜对面负责分发面包的军需官那里,领取了属于自己的一份,走到士兵中间,就这样蹲着,一边喝粥,一边大口嚼着黑面包。
平易近人的做法的确收到了效果。几乎所有士兵都是平民,他们对贵族的态度很复杂:尊敬、厌恶、畏惧、憎恨,同时夹杂着强烈的羡慕与想要亲近感。毕竟彼此之间身份对比悬殊,大多数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贵族手里。
如果有诗人看到这一幕,必定会当场写下“一群灰溜溜的老鼠中间突然出现了一只高贵独角兽”之类的句子。
子爵很懂得收拢人心。他毫无架子,士兵们也带着好奇的心理逐渐从周围聚过来,原本十几个人的小圈子很快扩大到上百人。
莫尼奥仰脖喝完最后一口粥,用手里最后一块面包擦抹饭盒里残剩的部分,塞进嘴里慢慢咀嚼。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立刻得到了周围士兵们的承认。他们纷纷笑了,就连那些平时寡言少语,对贵族从无好感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典型的平民吃法。
“你叫什么名字?”莫尼奥子爵把空饭盒递给一直坐在近旁的那名士官。
“莱昂森。”他是一个身材敦实,长相忠厚,看起来易于接近,第一眼看上去令人心生好感的中年人:“我父亲也叫这个名字。”
“你对北方巨人感觉怎么样?”子爵故意把话题往这方面引,他想知道士兵们的真实想法,同时也可以顺带着鼓舞士气。
“他们个子很高,块头很大。”莱昂森抬起双手做了个夸张的姿势:“圣主在上,他们的脑袋太大了。不过我对他们的嘴很感兴趣,如果没有牙齿就更好,那就跟娘们儿的屁股没什么区别。”
粗鄙不堪的笑话顿时在围观者中引发了哄堂大笑,议论和交谈也更多了。
“应该抓几个女巨人回来,让她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够了,就你那种发育不良的胡萝卜根本不可能满足她们的胃口。”
“我不喜欢巨人,但我喜欢他们的身体,尤其是骨头,打磨光滑做成珠串很值钱。尤其是阔太太们都喜欢用这种珠子做成的项链。”
年轻英俊的副官很不习惯这种场合。他紧绷着脸,愠怒的表情凝固,只是因为子爵的命令和礼节才没有当场爆发。
莫尼奥对此视若无睹,他脸上一直带着令人舒服的微笑。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主要是可以拉近与士兵们之间的距离。当然现在还有另外层次的别样意义————他需要加强军队的掌控力,只有这样才能应对有很大概率因补给不畅导致的缺粮问题。
“呵呵,你们想要的都可以得到,只要我们打赢这场战争,杀光所有的巨人。”莫尼奥深知这样的鼓动比任何战前激励更管用。
莱昂森士官眼睛里闪烁着贪婪:“我想要抓几个巨人回去,留下一个最听话的做仆人,其余的卖掉,这样就能有一大笔钱用来购买土地。”
子爵笑着连连点头:“这想法不错,你可以建一个庄园,用来种植葡萄。”
旁边的一名士兵接着话头嚷道:“我喜欢葡萄酒。”
身边的同伴用胳膊肘给了他一下,“哈哈”大笑:“你更喜欢女巨人的屁股。”
士兵瞪了一眼:“难道我就不能两样都要吗?”
“当然可以!”莫尼奥子爵站起来,走到士兵面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前面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但与丰厚的收益比较起来,这点儿付出和困难都算不了什么。”
“大人您说得一点儿都没错!”莱昂森士官很懂得揣摩上意,连声附和:“巨人很值钱,即便是死掉的巨人也能卖一大笔钱。只要打完这一仗,我们都能成为大富翁。”
“而且还能得到这里的土地!”莫尼奥子爵对这名士官的表现非常满意。对比之下,常年跟在身边的副官简直就是一根木头。只会干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甚至不屑于做出表面上客套的笑。
“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进攻?”
“我一定要多抓几个女巨人回来。我听说有很多方法都可以让她们怀孕,巨人小孩很值钱,她们在奴隶市场的价格超过成年巨人好几倍。”
“如果真能得到这里的土地,那无论做什么我都愿意。这是个好地方,可以传给后代子孙……”
在杂乱的议论声中,莫尼奥带着莱昂森离开了那群士兵,来到僻静的角落。
子爵挥手让跟在身边的副官离开:“你先过去,我和莱昂森先生有事情要谈。”
尽管副官不太情愿,却必须服从命令。他恶狠狠地瞪了士官一眼,紧咬着牙,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你是一个颇有见识的人,但我以前没听说过你的名字。”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