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aex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534章 懷疑老闆不是人讀書-dxv1s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终于放下手机,抬眼看鹰取严男,“流言始终是流言。”
鹰取严男愣了一下,仔细想想,他都觉得听到的传言玄奇得不真实。
难道真是谣言?
“别忘了吸血鬼的谣言,我们只是去万圣节游行上晃了一圈,他们就……”池非迟收起手机起身,准备工作,突然想到一件事,“有没有人把吸血鬼谣言和神父的谣言联系到一起?”
鹰取严男立刻点头,“有!老板,这……是不是会有什么影响?”
所以他才觉得邪门啊。
如果没有亲自参与‘万圣节吸血鬼’活动,他大概还会当成宣传宗教的迷信传说。
偏偏他参与了,知道那个‘吸血鬼’是自家老板,哪怕他知道根本没有说的那么玄幻,他们不是突然消失,只是跳下青铜棺卡车之后离开了,但他总是会想到池非迟那张十年后依旧看不出岁月痕迹的照片……
他怀疑自家老板不是人!
也怀疑神父的事,跟自家老板有关!
“别担心,没什么影响。”池非迟准备出门。
鹰取严男收回思绪,又觉得自己刚才的怀疑有点可笑,他可是唯物主义者啊,“老板,今晚做什么?”
“我易容去接触一下交易目标,”池非迟一脸平静道,“用不了多久,你觉得困就休息,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鹰取严男没好意思待在酒店休息,开车送池非迟到一个高档俱乐部门口。
池非迟没说谎,这次接触任务确实很简单。
他只要根据朗姆那边提供的情报,易容成克利夫兰-汉弗莱的一个酒肉朋友,在俱乐部门口‘偶遇’,怂恿克利夫兰-汉弗莱出钱买亚当斯家的黑材料就行了。
整个过程顺利得一塌糊涂。
“嗨,克利夫兰!”
“噢!我的朋友,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父亲打电话过来,让我去他那里一趟,他好像知道我们上次去赛车场撞坏不少车子的事了……”
“又要挨训了吧?哈哈,真是同情你。”
“克利夫兰,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一下……”
池非迟顶着易容脸,拉着克利夫兰-汉弗莱到了门外的角落,拿出手机,调出相册,让克利夫兰-汉弗莱看了一下部分黑材料的照片。
克利夫兰-汉弗莱一开始还没当回事,看着看着,发现这是亚当斯家族的黑材料,脸色变了变,惊奇道,“天呐,这些东西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这可不是我的,”池非迟接过手机,“是几个黑帮成员发现的,他们打算拿去敲保罗-亚当斯一笔,我拦下了他们,我觉得这应该能帮到你,那些事虽然大多数是保罗出面,但只要用得好,你们汉弗莱家能有很大一笔收获。”
“当然,这份材料在他们手里根本发挥不了最大作用,”克利夫兰-汉弗莱一脸骄傲,“而且他们可惹不起亚当斯家族!”
“你也可以在那些人面前扬眉吐气了?”
“你能不能别提那些人……”
远处街边车里,鹰取严男留意着周围的动静,不时关注一下那边聊天的两个人。
距离有点远,看不太清楚两人是什么表情,不过两个人身上都带着那种高傲又玩世不恭的感觉,嘻嘻哈哈笑着,看起来跟一些富家子弟没什么区别。
那边,两个人随意说了两句闲话,克利夫兰-汉弗莱有些迫不及待道,“说吧,他们要多少钱!这东西我必须要拿到手!”
“一亿美金。”
池非迟太喜欢听到‘开个价’、‘说吧,多少钱’这种自信爆棚的话了。
“不还价。”
克利夫兰-汉弗莱吓了一跳,他预算中,那些人能要个三五百万美金就算顶天了,“他们疯了吗?!”
“我也觉得他们疯了,”池非迟摊手,一脸漫不经心,“不过他们说,为了拿到这个东西还牺牲了不少人、花费了不少心血,如果不是因为亚当斯家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他们也不会这么冒险,拿去敲诈亚当斯家族肯定能拿到不少钱,就算是勒索保罗,也不止一亿美金……”
克利夫兰-汉弗莱琢磨了一下。
这么说也对,人家辛辛苦苦拿到的东西,本来也能够敲一两亿,拿来卖给他,肯定不能少了,没毛病。
他拿到手之后,收益可不止一两亿美金,说不定还能击溃亚当斯家族,让他父亲和那些人对他刮目相看……
池非迟假装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假装急着离开,“克利夫兰,我必须得走了,我……”
“不,不,我的朋友,”克利夫兰-汉弗莱有些急了,“你得帮我,一亿美金我可以支付,不过你得保证他们能把东西交到我手上。”
“我可不敢保证,我帮你拦下他们,已经尽力了,”池非迟继续演,“我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你……”
“好吧,我跟他们谈!”
池非迟报了那个临时邮箱,又故作仗义道,“放心吧,我不会乱说出去的!”
克利夫兰-汉弗莱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对,这件事不能说出去,让亚当斯家族有所防备就糟了……”
他还有个小心思,他要等拿到东西后,直接送到他父亲面前,让他父亲吓一跳。
“你那边……”池非迟故作迟疑地看向等在一边的保镖。
“我不会跟其他人说的,”克利夫兰-汉弗莱压低声音,“你也别告诉其他人,包括你父亲,老头子的嘴可不严实……”
“放心吧,我会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好了,我真的要走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记得你答应我的!”
两人分别。
池非迟走得很干脆,他没有接触过易容成的这个人,只是看了一段朗姆发来的视频,模仿对方的说话语气、声音、举止,短暂接触还好,时间长了,他也担心克利夫兰发现什么异常。
克利夫兰-汉弗莱没心思再去俱乐部,转身带着保镖上了来时的车,匆匆离开。
鹰取严男也开车离开原地,转进另一处街角。
池非迟沿路走到街角,见附近没什么人,直接上了车。
鹰取严男抬眼见自家老板一秒冷漠脸、身形也比之前挺拔了一些,之前那身玩世不恭的气质瞬间变得冷峻起来,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戏精?不,这是影帝老板!
池非迟上车后,撕下了易容脸,“走。”
鹰取严男开车离开原地,忍不住问道,“老板,你学过表演吗?”
“找过南加州大学一个退休的老教授进行过特训。”池非迟道。
那是前世的事。
前世他虽然不会易容,但为了伪装调查,也学过化妆和表演。
虽然那个老头拿了他一大笔钱,但怎么用表情、声音、肢体,去表达想表达的内容,去扮演不同性格的人,有人指导能少走不少弯路。
然后就得自己去观察、模仿、训练了。
前世作为一个单打独斗又喜欢在作死边缘疯狂徘徊的赏金猎人,他曾经就为了一个赏金,观察过大量流浪汉,流浪汉跟正常人的区别、流浪汉们的共同点、不同性格的流浪汉的区别、遇到不同情况时这些流浪汉表现出的情绪、这些流浪汉会说的语言、说话时的语气,记下之后,再对着镜子一点点调整。
那次任务,在暗杀目标后,目标的一群爪牙肯定气势汹汹地进行追捕,他唯一能走的路就是从下水道离开,但要是时间不够,就必须混进分布在下水道各处的流浪汉中,假装成一个流浪汉。
事实证明,准备是有用的,他真的来不及跑出封锁线,也是靠那一波演技蒙混过关后再次抓紧时间跑路。
要是告诉一个人:演吧,演得不好,演得不像,是真的会死,死还是轻的,被抓住说不定想死都难……这么逼下来,绝对能用上十二分的精力去演。
要是这都磨砺不出精湛的演技,还是赶紧放弃吧,没那个天赋,不如走别的路,试试行动带两把冲锋枪、被堵就直接冲出去。
但如果有天赋又能练好这个技能,那将受益一生……不,受益两世。
至少习惯、熟练之后,调整起来就没之前那么困难了。
……
克利夫兰-汉弗莱很快上钩,当晚就联系了池非迟,很爽快地答应了一亿美金的条件,约定三天后见面,一边交东西,一边转账。
这三天,池非迟就进入了半休息状态。
要么白天带泽田弘树玩,要么晚上去‘偷孩子’,带泽田弘树出来后,在酒店房间里聊聊天、带孩子出去兜兜风……
偶尔也关注一下朗姆那边传来的情报。
三天后,交易前夕。
在下午,池非迟就跟朗姆确认了克利夫兰-汉弗莱的动向,朗姆表示:没问题,没异常,目标没发现什么异常,放心去。
池非迟细心将文件上的指纹和痕迹都清理了一遍。
傍晚,司陶特到附近地点待命。
鹰取严男也联系了三个外围成员,又去街上随便雇了几个人,撒在交易地点附近的几条街道上,让人闲逛着,留意有没有异常。
从下午七点开始,池非迟换了‘拉克易容脸’,开车带着同样易容过的鹰取严男,在波士顿各街道开始街头巡游模式,熟悉附近地形、了解片区近况,等着晚上九点的交易时间到。
晚,8:01。
鹰取严男打电话联络那些外围成员,想确认一下有没有安全问题,结果大概是之前都太顺利,让老天有点看不顺眼了,打了三个电话,都没人接听。
“拉克,人联系不上,三个人都失联了。”
池非迟立刻转道,开车离开那一区域,“联络一下其他人。”
鹰取严男又打电话给其他几个受雇的人,联络了半天,才神色凝重道,“没一个能联系上。”
池非迟见离那一区域远了一些后,靠路边停车,拿出手机拨打司陶特的电话。
路边,两辆警车鸣着笛,呼啸而过。
鹰取严男在车里看了一眼,皱眉思索。
难道他们被克利夫兰那个家伙摆了一道?
他们的人被一网打尽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池非迟没急着判断,等司陶特接通电话后,用嘶哑声音问道,“司陶特,那边出了什么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