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sum精彩都市异能 這個修士很危險-七百五十二章 數字熱推-f30o4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黄衫女道,“太麻烦了,不过,总不会超过一万就是了。”
他话音方落,场中忽然起了惊呼声,“好个空虚客,好个许易,竟是如此狡黠,可叹可怜,你们这些不学无术的家伙,今日吃了大亏吧,我早就说过,数术蕴含大道,必有大用……”
“那人是谁,挺狂啊。”黄衫女瞥了一眼叫嚣的白衣枯瘦男子。易冰薇道,“这是上一届的留级生,不知道叫什么,好像是个数痴。”
便听一声道,“张诚师兄,你可算得出来,到底是多少玄黄丹?”那白衣枯瘦男子得意一笑,“说出来吓死你们,到了二十八格的时候就超过一亿了,一亿三千四百二十一万七千七百二十八。再往后二十七格,到五十五格,就是一亿三千四百二十一万七千七百二十八的一亿三千四百二十一万七千七百二十八倍。而到了最后第六十四格,更是第五十五格的五百一十二倍:九百二十二兆又三千三百七十二万零三百六十八亿又五千四百七十七万五千八百零八。这还只是一个格子,若是将棋盘上六十四格全都加起来,是第六十四格的两倍去一。一千八百四十四兆又六千七百四十四万零七百三十七亿又九百五十五万一千六百一十五……”
张诚绕口令一般的数字,将所有人都听呆了。
“说明白了,到底是多少?”易冰薇忍不住发问道。
张诚何曾有机会和易冰薇说话,激动得眉飞色舞,“这么说吧,便是一枚玄黄精按最高价兑换,合十一二万玄黄丹,贾兆贤他们要赔的玄黄精是一百五十万亿枚还多,我甚至不知道,自鸿蒙肇始以来,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炼出这么多的玄黄精。啧啧,年轻啊,还是太年轻,根本不知道数术的力量,现在吃亏了吧,上当了吧……”张成说得得意洋洋,他很乐见他数术显露威力,他也与有荣焉。
“他也太黑了吧。”黄衫女忍不住打个寒颤。易冰薇没由来起了一股寒意,“这茬学员惹不起啊。”贾兆贤气得浑身发抖,“冯教谕,这等约书也能作数么?君子台开设以来,有这么离谱的约书么?”
左世辉挣起身来,“这,这是……迫……害。”褚一等人挣得脖子都红了,个个大叫冤屈,好似自己被人“蜜饯”了一般,清白之躯不保。冯教谕心中作难,镇守君子台多少年了,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遇到。
冯教谕不急着表态,转视许易,许易道,“冯教谕不必为难,规矩是怎样,便怎样,按规矩办事,我绝无二话。”“废话,规矩对你有理,当然要求按规矩办。”星空戒内,荒魅翘着二郎腿,悠哉吐槽道。
“癞蛤蟆打哈欠,好大口气,换作是你,愿意与人七百赌一百五十万亿?”褚一形象骇人,恨不能活吞了许易。许易微微一笑,“我当然不会那么傻,但你们会啊,可是你们憋着劲儿想害许某在先的。”
贾兆贤再度冲冯教谕抱拳,“教谕,此事请教谕定夺,一百五十万亿,这数字传出去,怕不要让人笑掉大牙。”许易道,“让人笑掉大牙的不是许某,更不是冯教谕,贾兄,逼我上君子台的可是你们呀。”
“你!”贾兆贤急得喷出一口老血来。许易根本不理会,“此事用不着谁定夺,约书为凭,道宫立君子台千万年,道宫的信誉便是约书得以执行的保证,废话我就不说了,履不履约,贾兄你们看着办。”
“这是要赶绝这帮世家子啊。”黄衫女吐了吐舌头,“好一个诱敌深入,好一个一招毙命,这男人我是越看越喜欢了。”易冰薇冷笑道,“似这等人心机深沉,你喜欢他,当心被他连皮带骨吞下肚去。”
黄衫女哂道,“便是被他生吞活剥我也乐意,啧啧。”说着竟舔了舔猩红的丰润的嘴唇。冯教谕道,“许易说的不错,你们有约书为凭,自然是约书做主,我没什么好说的。”他选择明哲保身。
这事儿的来龙去脉,他已经很清楚了,贾兆贤等人不值得同情。何况,他也无力同情,许易说的一点也不错,上君子台先立约书,约书是拿整个道宫的信誉背书,就是约定失败了自杀,那也得执行约定。
许易道,“冯教谕公道。列位,给玄黄精吧。”“许易,做人留一线,你作何要苦苦相逼。”贾兆贤终于软了口气。许易道,“苦苦相逼的是列位啊,当然,诸位若实在拿不出那点玄黄精,还有一种办法。”
“什么办法。”贾兆贤等人同时喝问,便连重伤的左世辉也吊着脑袋追问。许易道,“这办法诸位知道呀,约书中说好的,诸位若不能履约,被逐出道宫,褫夺仙官,终身不得叙用,不就结了。”
“你!”七人都气炸了,这算特么什么办法,这和逼死人也差不多了,被剥夺了官身,大家这一世还有什么奔头。“倒是个促狭鬼,这人要不得,小鱼儿也是瞎了眼。”易冰薇忍不住吐槽道。
“也罢,你们就犟着吧,还有两个时辰,就到子时了,到子时还不兑现,我也帮不了诸位。”说完,许易移步便走。贾兆贤等人一拥而上,将许易死死围住,这档口,他们怎么也不能放许易离开。
“怎么,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这是要劫持许某么,冯教谕,这种情况,我可以上报吧。”许易高声喊道。贾兆贤七人忽然冲许易深深一躬,“许兄,是贾某等人昏了头了,不该与许兄为难,还请许兄大人大量,饶过我等。”说出这番话时,贾兆贤已经咬破了嘴角,鲜血长流。以他的脾气,便是宁死也说不出这番话来,更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完这些话,他觉得自己的脊梁骨都被抽掉了。
可他又不能不说,一旦被驱逐出道宫,不但自己身败名裂,必然使得家族蒙羞。因为,一旦有被褫夺官身的子弟,整个家族便会蒙上污点,影响整个家族的声望。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