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dch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周仙吏-第37章 姐夫【6000字】相伴-6lajs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早上吃饭的时候,小白看到李慕一脸倦容,问道:“恩公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李慕无精打采道:“没事,做了一晚上噩梦而已……”
女人心,海底针,哪怕是他幻想出来的女人也一样。
李慕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好好的昨天晚上又翻起脸来,折腾了李慕大半个晚上。
若只是一夜不睡,对如今的李慕来说,算不了什么,十天半个月不睡觉,他依然能精神抖擞。
但梦里精神过度消耗,也会影响现实,昨天晚上,他和心魔大战了何止三百回合,甚至对于真言的使用都融汇贯通了许多,虽然精神是疲惫了一些,但收获也不少。
吃过饭,和小白回到衙门,李慕从王武口中得知,女皇陛下一大早又让人送来了一箱贡梨。
李慕有些疑惑,女皇怎么知道他喜欢吃梨,昨天将那些贡梨分给众人,他心里其实还有些小小的不舍,这箱梨就不用分给他们了,晚上和小白带回家里自己吃。
之后,他回自己的房间,换上公服,出门巡逻,同时收集念力。
聚神之后的修行,比他想象的要难得多,李清从聚神到神通,没有用多长时间,她的天赋虽然不如李慕,但十余年的积累,早已打好了坚实的基础。
李慕调整好思绪,经历了之前的快速晋级,他这段时间,的确有些急于求成了。
修行虽然有捷径,但过于追求捷径,也会为自己埋下隐患,如果李慕的法力,都是像李清那样一步步的修行来的,心魔根本不会有入侵的机会。
他觉得修行慢,其实只是相比于以前。
实际上,以弱冠之龄,就能踏入修行第三境,这种修行速度绝对算不上慢,更何况他修行的时间不长,大多数修行者,修行一辈子,也不过是聚神而已。
李慕本来想让小白留在衙门修炼,但她却要跟着李慕巡逻。
李慕也不知道她是单纯的想黏着他,还是作为柳含烟的眼线,要跟在李慕身边,盯着他不到处沾花惹草。
对于柳含烟的承诺,李慕一直在严格遵守。
来神都近两个月,除了小白之外,李慕接触过的唯一的女性,就是梅大人,虽然梅花也算是花,但是梅大人却不能算。
她的年纪再加几岁,都能够当李慕的妈了。
出了衙门,李慕沿着主街,一路巡视。
神都被纵横交错的街道,划分成一个个区域,称之为坊市,目前为止,李慕只去过不到三成的坊市。
坊和市是没有严格区分的,每一个坊,既是住宅区,也是商业区,坊市之中,住宅,生活,娱乐功能,一应俱全,能够满足大部分百姓的日常需求。
这些坊市的功能各不相同,大部分都是百姓聚居之用,剩余的一部分,则各有职能。
比如占据了十余个坊市的南苑和北苑,居住的都是权贵和朝中官员,是靠近皇宫,位置最好的地段,风景优美,环境清幽。
还有一些高端坊市,专供达官贵人们娱乐消遣,普通人根本消费不起。
一些高端的青楼,乐坊,舞坊,酒楼,只会出现在这些坊市中,与别的坊市不同,这里的青楼,老鸨和姑娘们不会站在门口拉客,客人们进去,也不会开门见山,直入主题,往往要先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花费的时间更久,银子也要更多……
至于乐坊,舞坊,都是一些风雅之人聚集的场所,在神都,有资格附庸风雅的,都是有钱人。
这些都是李慕听王武说的,据说,有的青楼中,除了人类女子,甚至还有妖物,鬼物,只要有足够的银子,这里能够满足各种人的各种癖好……
神都并不是只有单一的一面,对于有些人来说,这里是地狱,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里却是天堂。
李慕和小白现在所处的安乐坊,就是一处集青楼,乐坊,舞坊,酒楼于一体的高端坊市,街道上看不到几个平民百姓,过往马车络绎不绝,沿路走过的,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年轻仕子。
神都衙的捕快其实很喜欢这种坊市,因为出入这种坊市的,都是有身份地位,且很多都自认为风雅的人,这使得这些坊市本身更有秩序,极少有案件发生,不用过多关注。
在这里获取不到更多念力,李慕还是要扎根普通百姓,正打算和小白离开,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乐声。
李慕停下脚步,站在街上,仔细聆听。
这曲子,李慕不是第一次听,在北郡的时候,柳含烟经常弹给他听,听到这乐声,李慕便开始思念起她来。
小白抱着剑,听了一会儿,说道:“这曲子,柳姐姐以前也弹过……”
李慕循着乐声传来的方向,目光最终在一个名为“妙音坊”的乐坊前停下。
这个名字,李慕在柳含烟那里,听过很多次了。
她小时候被父母卖进乐坊,那乐坊的名字,就叫“妙音坊”,那里是她和晚晚长大的地方,她们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十年以上。
站在妙音坊门前,李慕忽然想进去,看看她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他走进乐坊,一名秀丽少女迎上来,问道:“两位要听曲子吗?”
李慕问道:“神都有几个妙音坊?”
少女愣了一下,随后便道:“只有一个。”
神都只有一个妙音坊,李慕和小白来的地方,便不会有错了。
他对少女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听曲子。”
少女微笑问道:“公子有喜欢的乐师没有,是想让乐师在雅阁为您独奏,还是在厅中与其他客人共赏……”
李慕自家就有乐坊,对这里的经营模式自然也不陌生。
来到乐坊,客人们可以按照乐坊的曲目安排,坐在大厅听曲,也可以单独点一名或者几名乐师,在雅阁中为他一个人演奏,当然,后者的价格更加昂贵,往往需要数十两银子,而坐在大厅里,听一个时辰,最多花费几两。
普通人家,一年的全部花费,也不过十两,这里的消费,对一般的百姓,就是天价。
当然,对于神都的有钱人来说,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李慕当然不会花几十两听一首曲子,果断选择了后者。
少女微笑道:“请两位跟我来。”
她带两人穿过一座屏风,来到一处大厅。
乐坊每天都会安排固定的曲目,按照座次收费,越靠近乐师的,价格越贵,后排角落的位置,价格最便宜。
李慕和小白选了一个中间位置,点了一壶茶水,一叠糕点果脯,便坐在位置上静静等待。
厅内的客人不多,只有十几个的样子,各个气度不凡,李慕一个都不认识。
神都的官宦子弟,他只和为数不多的几个混了个脸熟,大部分的都不认识,毕竟,不少官员,对子嗣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不会让他们在神都胡作非为,李慕自然没有认识的机会。
他看着前面的高台,不久之前,柳含烟应该就是在那上面,每日辛苦弹奏,为她攒够了赎身的钱,然后离开神都,来到北郡,遇到李慕……
乐师还没有上台,演奏也没有开始,台下的客人们,偶尔互相闲聊几句。
“音音姑娘的技艺越发醇熟了,听她弹奏,简直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音音姑娘这半年的确进步不小,有很多人都是冲着她来的。”
“自从含烟姑娘走后,妙音坊便一直在推音音姑娘,半年时间,她就成为妙音坊的头牌了。”
“含烟姑娘才是当之无愧的神都第一乐师,只可惜,一年前她忽然消失,音讯全无,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也怀念含烟姑娘啊……”
……
李慕喝着茶,没想到能从这些人嘴里听到柳含烟的名字,晚晚说她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在神都很有名气,一点儿也不夸张……
柳含烟自己从来都没有炫耀过这些,李慕也是现在才知道。
不多时,一名女子抱着一把古琴,走上前方的高台,下方的议论声逐渐停止。
铮……
琴音入耳,让人心神不由一荡,李慕看向台上的女子,嘴角露出笑容。
虽然她也是第一次见这位音音姑娘,但从柳含烟口中,却已经听说过很多次了。
这导致李慕虽是初次见她,却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乐坊之中,也有很多的小团体,音音和柳含烟关系亲密,宛如姐妹一般,李慕看她就像是在看自家小姨子。
一曲终了,台上的女子站起身,对下方的客人行了一礼,柔声道:“多谢各位捧场,音音告退……”
她走下高台,准备抱琴离开,坐在最前面的一排的一名年轻人,忽然站起身,说道:“音音姑娘,在下来自百川书院,倾慕你已久,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音音姑娘抱着琴,退后两步,歉意道:“这位公子,抱歉,音音身份低贱,配不上公子……”
那年轻人道:“我又不是娶你为妻,你可以做妾……”
音音摇头道:“抱歉,音音还没有嫁人的打算。”
年轻人逼近一步,说道:“在这里给别人弹奏有什么好,跟着我,以后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还用受这份苦吗……”
音音后退两步,慌忙道:“我很喜欢这里,没有离开的想法。”
年轻人脸上浮现出一丝急怒,伸手想要捉住她的手腕,却被人从身后按住了肩膀。
李慕轻轻用力,这年轻人就被他拽到了身后。
年轻人怒道:“你干什么!”
李慕反问道:“光天化日,你在干什么?”
李慕身上的公服,到底还是有些作用,年轻人道:“我在追求音音姑娘,怎么,这也犯法吗?”
李慕道:“追求姑娘自然不犯法,但别人不愿意,你强迫她,就不一样了……”
年轻人皱起眉头,正要说些什么,忽有一人跑到他身边,小声耳语了几句,年轻人面色一变,看了李慕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匆匆离开。
他虽在书院,却也听过“李慕”这个名字。
这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彻头彻尾的疯子,他虽然不怕神都衙的捕头,但却不想招惹疯子。
年轻人离开之后,音音姑娘松了口气,放下古琴,对李慕施了一礼,感激道:“多谢大人解围。”
“保护神都百姓,是我的职责。”李慕微微一笑,看着她说道:“再说,含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来神都衙找我。”
虽然柳含烟说过,不让他在神都沾花惹草,但为她自己的好姐妹出头,总不能算是沾花惹草。
更何况,身为捕头,李慕也有义务保护神都百姓。
听到柳含烟的名字,音音姑娘愣了一下,然后便抬头看着李慕,惊喜问道:“大人认识柳姐姐吗,她现在在哪里,她还好吗?”
李慕道:“她和晚晚在北郡,她们都很好。”
听到晚晚,音音便对眼前之人认识柳含烟没有任何怀疑了,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又有些生气,说道:“连招呼也不打一声,说走就走,还算什么好姐妹……”
这件事情,柳含烟倒是和李慕提过。
她在乐坊的经历,虽然有些坎坷,但十多年来,也结交了几位关系不错的姐妹,她不想面对离别的场面,赎身之后,就和晚晚悄悄离开,谁也没有告诉。
从音音姑娘的反应来看,她们之间的感情,应该是真情实意。
听到柳含烟的消息,音音显然有些激动,眼角都泛起了泪花,她抹了抹眼睛,说道:“什么都不说就走了,害我担心了这么久,她们两个弱女子,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李慕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她们两个,现在可不是弱女子,一个纯阴之体,一个天生灵瞳,身上宝贝无数,恐怕坏人更怕遇到她们。
片刻后,音音才抬头看向李慕,疑惑道:“大人怎么会认识含烟姐姐的?”
李慕解释道:“一个多月以前,我才从北郡调到神都的,这之前,我和含烟晚晚一起在北郡。”
听他的话,好像和柳姐姐以及晚晚很亲密,音音看了李慕几眼,好奇的问道:“敢问大人和含烟姐姐的关系是……”
李慕笑了笑,说道:“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啊……”
音音发出一声惊呼,捂着嘴,眼中露出意外和震惊,回过神来之后,连琴也不顾了,飞快的跑向后台。
大厅之内,还有些客人没有离开,听到两人刚才的对话,大都愣在原地。
“不是吧,含烟姑娘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这怎么可能,他一定在胡说!”
“就他,也配得上柳姑娘?”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长的这幅……,这幅,长得好看了不起啊,柳姑娘是那种肤浅的人吗?”
……
李慕的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这些人看他的眼神极为不善,空气中弥漫着酸涩的味道。
很快的,后台就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音音姑娘带着几名女子跑出来。
“在哪里在哪里?”
“含烟姐姐的夫君在哪里?”
“哎,别挤我,我先看……”
……
几名女子从后台跑出来,围绕着李慕,上下左右全方位的打量。
“长得还可以,配得上含烟姐姐。”
“就是年纪有点小,至少比含烟姐姐小三岁吧……”
“哎,女大三,抱金砖,年纪不是问题……”
音音轻咳一声,说道:“你们注意点儿,不要对姐夫无礼。”
一名女子看着李慕,不信道:“你真的是含烟姐姐的夫君?”
李慕道:“现在还不是。”
那女子道:“你怎么才能证明……”
李慕一挥手,几人的面前,出现了柳含烟和晚晚的画面。
“啊,姐夫会法术!”
“是含烟姐姐和晚晚,晚晚这个小妮子,脸怎么又变圆了……”
“姐夫是修行者吗,这下没有人再敢纠缠含烟姐姐了……”
李慕这一手,彻底震慑了几名女子,也证实了他的身份,几人在李慕面前,立刻变的规矩起来。
“姐夫好,我叫妙妙。”
“我叫欣欣。”
“我叫十六。”
“姐夫叫我小七就好。”
……
柳含烟很早就进了乐坊,和她同期的女子,有的已经离开,有的趁着年轻,嫁给大户人家做妾,还有的干脆做了别人的外室,她的年纪和资历,在乐坊中很高。
来了一趟乐坊,多了几位小姨子,感受到她们真挚的感情流露,李慕也为柳含烟欣慰。
他对众女笑了笑,说道:“含烟要差不多一年之后才会来神都,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见到她了,我叫李慕,在神都衙当差,你们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来神都衙找我。”
妙妙俏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喃喃道:“李慕……,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很快的,她就想起了什么,音音等人,脸上也露出震惊的表情。
“姐夫就是李慕……”
“收拾那些官员子弟,大闹刑部的李慕?”
“是姐夫让老天爷劈死了周处,还在刑部大骂周侍郎,天哪,那天我还在刑部外面看热闹来着……”
很快的,几人看李慕的目光中,便开始闪烁着小星星了。
这一个多月来,生活在神都的百姓,或许没见过李慕,但绝对听过他的名字。
收拾纨绔,大闹刑部,逼迫某些官员修改律法,废除代罪银,从根本上为百姓谋求福祉。
为枉死者伸冤,引动天谴,劈死恶少周处,为神都除了一大害,更是被无数人亲眼目睹。
虽然没有见过他,但她们心里,早就对他钦佩不已。
音音美目睁大,看着李慕,问道:“姐夫,您,您真的是那个李慕吗?”
李慕笑道:“神都衙只有一个叫李慕的。”
“哇,原来姐夫这么厉害!”
“看以后谁还敢纠缠欺负我们!”
小七和十六年纪最小,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高兴的跳起来,拉着李慕的胳膊,欢呼雀跃道:“我们以后也有靠山了……”
小白站在旁边,看的有些焦急,但这些人是柳姐姐的朋友,她也只能焦急的看着。
李慕不擅长应付这种场合,将两只手抽回来,说道:“好了,我还要去外面巡逻,你们如果遇到什么困难,记得去都衙找我。”
在乐坊已经待了好一会儿,李慕和众女告别,带着小白离开妙音阁。
“姐夫再见!”
“要经常来这里看我们啊……”
“我们给你留最好的位置,不要银子……”
音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说道:“想不到含烟姐姐已经找到了夫君,真替她感到高兴……”
小七道:“姐夫真的好厉害,我那天在刑部外面,听到他当着刑部官员的面,骂周侍郎算什么东西,那可是周家啊,除了姐夫,神都谁敢得罪周家……”
十六满脸幸福,说道:“嘻嘻,姐夫厉害才好啊,以后看谁还敢欺负我们……”
乐师与戏子,在人们心中的地位,虽然比以色娱人的妓子要好上一些,但也还在卑微之列。
平日里来乐坊听曲的达官贵人虽多,但真正看得起她们的,却没有几个,作为乐师,出场演奏的时候,被别人骚扰是常事,这其中,有些客人会守礼,有的客人,行为十分过分,那些名气不大的乐师,很多都被轻薄过。
曾经甚至还有乐师,在雅阁单独为客人演奏的时候,被客人玷污,但那客人背景通天,乐坊后来只能不了了之。
身为乐师,她们心中极没有安全感,其实也很羡慕含烟姐姐那样,可以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时,欣欣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姐夫身边的那个女捕快,生的好漂亮,连我看了都忍不住喜欢……”
妙妙道:“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了,那种衣服都遮不住她的美,含烟姐姐怎么放心这样的女子留在姐夫身边?”
小七想了想,说道:“姐夫一个人在神都,我们要帮含烟姐姐盯着,不能让别的小狐狸精抢走了姐夫……”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