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thp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四百八十八章 電話分享-gq4sy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所以,从一开始,他们就是想提醒村里人赶紧离开……到后面,离村子里房子要垮塌的时间越来也近,他们只能够让村里人不断的做梦对吗?”
市区一家酒店房间,
廉歌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城市,同顾小影打着电话,
肩上的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朝着窗外张望着。
“对。”
听着电话那头顾小影的话语声,廉歌看着窗外,应了声。
“……那看来,他们应该是没办法控制每个人梦到什么,对吧……所以那村子里的人,才会梦到那对母子……”
视频电话那头,顾小影趴在沙发上,压着个抱枕,若有所思着说道,
“对。”
转过视线,廉歌看向视频电话那头的顾小影,笑了笑,再应了声,
电话那头,顾小影撑着下巴,有些沉默。
“小影姑娘怎么这么聪明,”
廉歌笑着,再对电话那头的顾小影说着,
“那也不看我是谁的女朋友。”
顾小影闻言,再哼哼了声,出声说了句,
紧随着,又再沉默了下,
“……廉歌,你说要是没有那噩梦提醒他们,那村子会怎么样啊?”
撑着下巴,顾小影看着视频电话这头,出声再问道,
“房子是半夜塌的,虽然没整个村子都塌完,不过也塌了一半。”
闻言,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嗯……”
顾小影闻言,沉默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紧随着,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廉歌,你现在走到哪了啊?”
有些好奇着,顾小影出声问道,
“槎城。”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窗外,出声说道。
“……槎城……我看下地图……”
顾小影闻言,饶有兴致地说着,
……
“……顾小影,我让你拿个保温桶,拿哪去了……锅里菜都要糊了!”
就在这时候,顾母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
“……这不是你宝贝女婿打电话过来了……”
顾小影闻声,赶紧拿起了沙发前茶几上保温桶,朝着厨房边走了过去,
“……让你拿个保温桶,还占着你嘴巴了?一天到晚,尽拿小歌当挡箭牌。”
顾母拿着个锅铲,没好气地朝顾小影说了句,但还是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将保温桶拿了过去,
“……小歌啊,吃饭了没啊。”
又站住脚,对着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笑着出声说道。
听着电话那头的话语声,廉歌脸上微微笑着,应了声。
“准备吃了。”
“……上回让小影给你带得那些小零食,该吃完了吧,要不我再给小歌你寄点过去吧……小歌你这在外边,走到偏得地方了,也难得找到吃饭的地方,你要饿的时候,也能吃点……”
顾母先是点了点头,紧随着,又再顿了顿,出声问道,
听着电话那头的话语声,紧随着,
廉歌肩上,还朝着窗外张望着的小白鼠转过了脑袋,立着前肢,望着视频电话那头,
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微微笑了笑,
“就不用麻烦了,师母。”
听着廉歌的话,肩上小白鼠又重新转回了脑袋,望向了窗外。
“麻烦什么麻烦……对了,这天气也凉了,前些时候,我说打算织条毛衣,小歌你看我要不给你顺便也织一条寄过去。”
电话那头,顾母先是摇了摇头,紧随着又出声说道,
“妈,我也想要……”
旁边,顾小影紧随着,出声说道,
“……你什么都想要,要不再给你织个枕头吧,我看你一天到晚也难得离开它。”
顾母没好气地说了句,
“……也行吧。”顾小影点了点头,应道。
顾母闻声,没好气地看了看顾小影,但还是出声说道,
“……到时候自己去选个毛线颜色,不然又说不好看。”
“谢谢妈。妈最好了。”顾小影高兴着,凑到了顾母身旁,说道。
顾母一把推开了顾小影,又转过头,看向了电话这头的廉歌,
“小歌,你要什么样的?我看我好方便买毛线。”
“谢谢师母了,我就不用了。”
廉歌看着电话那头,微微笑着,闻声,摇了摇头,说道。
“……说吧,廉歌,是不是有什么御寒的法术……嗯,给我也来一个。”
顾小影饶有兴致地问道。
“算是吧。”微微笑着,廉歌应了声,又转过视线,看向视频电话那头的顾母,
“师母,锅里的菜好像是要糊了。”
“……那小歌,你和小影聊吧……”
提着保温壶的顾母闻声,转过头朝着厨房里望了望,便说了句,赶紧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
“……顾小影,菜给你放桌子上了,自己吃,我去医院给你爸送饭。”
电话那头,顾母的声音在响起,
又在沙发上趴着的顾小影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朝着餐桌旁赶紧走了过去,
“……廉哥哥,想吃吗……来,我给你喂一口……”
电话那头,顾小影拿着手机摄像头,扫了下桌上几碟菜,再拿着筷子,夹了筷子菜,朝着这边递了过来,只是转了圈,又放进了她自己嘴里,
看着电话那头的顾小影,廉歌笑着,顾小影说着话聊着,也吃着酒店刚送来的晚饭,
桌旁,小白鼠捧着一块鸡腿肉,闷头战斗着。
酒店房间里,
廉歌和顾小影的话语声交织着,响着。
……
“……最近啊,你岳父岳母越来越过分了,哼哼,整天在过跟前撒狗粮……”
电话那头,顾小影吃着饭菜,说着些琐碎的事情,
微微笑着,廉歌静静听着,转过视线,再看向了眼窗外,
窗外,
夕阳早已落下地平线,还映着的些晚霞,也在夜幕接替下,渐渐褪去,
夜幕下,一座座耸立着的高楼里,已经亮起一盏盏灯火,
灯火下,似乎一户户人家里,一家家人,也这样说着些白日里的琐事,吃着晚饭。
“……廉歌,你说他们是不是很过分!吃他们的狗粮我都要吃饱了。”
电话那头,顾小影‘恶狠狠’着吃了口菜,出声说道,
“对,很过分。”
转过视线,笑着,廉歌出声应道。
“……吱吱,吱吱吱!”
一旁,正啃着鸡腿肉的小白鼠听着廉歌和顾小影的话语声,停下了动作,转过脑袋,叫了两声。
闻声,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不禁笑了笑,
“……廉歌,小白鼠说什么啊?”
“它说,它也快吃狗粮吃饱了。”笑着,廉歌应道。
“……这样啊,那廉哥哥你说,要不要让它再多吃点。”
“行。”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