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6j2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線上看-734章 侍女的本份熱推-bid25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重回珞珈山,一切安好。
鬼奴还是守在山门口,见到陈靖后,他咧了咧嘴,笑出了一个很生硬的笑容。
“鬼奴叔,送个东西给你。”陈靖拿出一葫芦,里面灌的都是酒,塞给了他。
鬼奴接在手里,摇了摇,打开葫芦盖子,闻了一下,脸上笑容愈发浓郁了几分,冲陈靖点点头,表示自己很喜欢。
“鬼奴叔,当日我让你去抓住那个监视者,抓到了没?”陈靖朝远方的崖壁上看了看。
犹晴那丫头,之前可是天天趴在上面观望。
“是……是犹晴,我……我警告了她,她没有再监视了。”鬼奴说道。
到底他是没有对犹晴出手。
丝雨犹晴从小就跟病鬼男一起长大,在他的眼里,其实都是晚辈。
陈靖点了下头后,就进入院子里去。
丝雨这会儿也正在院子里洒扫,见陈靖回来,一脸欣喜:“爷,你终于回来了。”
放下手中之物,连忙过来跟随左右,想了一会儿又跑去后厨,端了一壶茶水出来。
陈靖就在后院的石桌边坐下,品尝着她新沏的茶。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珞珈山没发生什么事吧?”陈靖问她。
“大爷过来了一次,说是要找爷的,但鬼奴叔说你在闭关就没让他进来,而他也没执意进来。”丝雨说道。
所谓大爷,就是病鬼男的兄长秦鸢。
“知道他找我什么事吗?”
秦鸢、秦枭两兄弟从小就不合,秦鸢主动找来,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好像……好像是一件很让大爷高兴的事,他临走前还说了,让爷如果出关了,可以上曼陀峰走一趟。”丝雨说道。
“呵呵,他高兴的事?既然是他高兴的事,那就必然不是我所高兴的事。”
“爷是不去吗?”
“当然不去,他既然显得高兴,无非就是想在我面前摆弄什么。我越是不去,就越让他没法摆弄。”陈靖悠悠地饮茶。
“爷……我……我最近还听到了一个事,是有关于爷的。”丝雨忽然垂下头,两只手局促地捏着裙角。
“什么事?不会是月行计划的参与者吧?”陈靖问她。
“啊?”丝雨却是一惊,“爷……爷您怎么会知道?”
“明摆着的事,曼陀峰是主峰,我们珞珈山是附属,每一个主峰在每一届月行计划里都会派人去参加。而曼陀峰一脉的男丁,就我跟秦鸢两个人。他自然是不敢去的,所以,这名额肯定是落在我身上了。”
说来,他当初被夺舍的时机也不是很好。
要是再晚上两个月,那就完美避开了月行计划了。
可惜的是,当初病鬼男之所以想着提前夺舍,其实他的心里,也是想参加月行计划的。
月行计划风险大,死亡率高。但是回报的收益也很大,当年秦天君活着回来,没过几年就成了日轮峰的掌舵人,是当时昆仑身份地位最高的人之一。
而病鬼男这些年因为病痛拖垮了身体,境界也拖慢了。
正常修炼,他是不可能再追得上秦鸢了。所以他也就想着去月行计划冒一次险,大不了就是死了,如果不死,回来之后就可以强势翻盘。
可惜啊可惜,他夺舍不成,反被陈靖抹杀。
如今倒是把这个坑留给陈靖了。
月行计划,他不想去也得去。
“月行计划很危险的。”丝雨担忧地说。
“是很危险,但谁让曼陀峰是秦鸢他娘在掌管,现在阮青蓉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她要选定我去,我还能拒绝么?”
规矩就是规矩,阮青蓉如今是曼陀峰的掌权人,什么都是她说了算。就算她是偏心,你也没处说理去。
算算时间,其实距离月行计划,顶多还剩下十多天的时间了。算上筹备,还有阵法的准备,准确的说,也就十天时间。
“可……可爷这一去,婢子……也能跟着一起去吗?”丝雨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月行计划,可以多带人,但绝对不能少人。
由于月行计划死亡率极高,基本上也没谁愿意主动上去。
丝雨说出这个请求,看起来,也是真心的。
她从小就跟病鬼男一起长大,是病鬼男的贴身侍女。
倘若陈靖以病鬼男的身份在月行计划里死了,那么她就将成为一个无主的女婢。
到那个时候,按照惯例要么将被赐给某个男仆人为妻妾,要么是会被安排到特殊的地方去做事,直到老死。
反正像秦鸢那种公子哥是不会看得上她这种“不洁”的女人的。
不管她以前有没有跟病鬼男发生过关系,但只要贴身伺候过的,其他身份高一点的人就不会再看得上她。
“你不怕死吗?”陈靖看着她。
“怕……怕的,但如果爷有个三长两短,那……婢子也没有再活下去的意义了。另外……”
“另外什么?”
“另外就是,爷是主母唯一的儿子,可爷到如今都还没有留下后代,如果……如果爷出了事,那主母这一脉的血脉也就断绝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丝雨的下巴几乎埋到了衣领当中。
脸颊更是火热难当。
“请爷要么带婢子一起上去吧,要么就请让婢子为爷留下一个后代,好……好吗?”丝雨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说了这句话。
本身贴身丫鬟,也的确是有通房的义务的。
像病鬼男的母亲,最开始的时候,也是个丫鬟。
“咳……”
陡然听到这样的请求,陈靖反倒有点不好意思。
“月行计划危险性太高,你还是不用上去了。你若跟着去,我反倒还要为你而分心。”
他想了一下,这样婉拒着。
而这话听在丝雨的耳中,却认为他的选择是后者。
于是,她红着脸款款欠身:“那……婢子今晚洗干净了……就来伺候爷。”
“……”
陈靖愣了一下,心说我没想这样,想喊住丝雨,却见她害羞得走得飞快,已然回房了。
仔细想想,这也的确是她们这些当婢子的本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