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xhtf火熱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txt-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人性本善分享-6ebwq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象问天脑袋开花,直挺挺倒地。
鲜血满地。
全场一片呆愣,还有难于置信。
谁都没有想到,叶凡胆子肥成这样,完全无视赫连青雪的指令,简单粗暴对象问天开枪。
象问天也没有想到,所以倒在地上的时候,眼睛瞪大,有着无尽不甘和愤怒。
象问天还以为赫连青雪他们的到来,虽然给叶凡取得脱身机会,但也保住了自己小命。
谁知,叶凡爆掉他的脑袋,而叶凡毫发无损。
他一个人孤零零死去,还死的毫无意义。
沉淀的血腥,忽地又腾升,气氛也瞬间凝重。
“混蛋!”
见到象问天横死,护卫营先是一怔,随后大怒,纷纷吼叫着包围上来。
他们刀枪林立要对付叶凡。
叶凡却淡淡一笑,退后一步,站在赫连青雪旁边。
“怎么?
你们要跟九王子作对,要跟北境战区作对吗?”
叶凡也捡起一片白象大玉碎片,不置可否提醒着杀气腾腾的护卫营。
“退后!全部退后!”
此刻,赫连青雪带来的几十名手下,在叶凡喊叫的九王子中醒了过来。
他们也端着武器对护卫营喝出一声。
他们一样愤怒叶凡杀了象问天。
只是今晚任务是要保证叶凡的安全,绝不能让叶凡受到半点伤害。
职责所在,他们不得不阻挡护卫营。
场面再度对峙起来,护卫营群情汹涌。
“啧啧啧,看来护卫营还真是大王子的家奴啊。”
叶凡满不在乎刺激着他们:“不然战区指令,见象如王,怎么对你们一点用处都没有?”
“叶凡,混蛋!”
这时,赫连青雪彻底从象问天鲜血中反应过来。
她刚才一直不相信,叶凡出手杀了象问天。
她可是再三提醒叶凡,这是她的规矩,九王子的规矩,战区的规矩。
叶凡怎么就有胆量开枪呢?
只是血淋淋的现实,又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也让她变得暴怒不已:“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我让你放了象问天!”
“战区会对他处置,轮不到你来开枪!”
“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
你他妈的竟然敢当众杀他?”
她俏脸充满着怒气和杀意,差一点就要拔枪爆叶凡脑袋了。
“战区怎么处置,关我鸟事?”
叶凡冷笑一声:“你们处置你们的,我处置我的,不服,那就撕破脸皮。”
“反正我突然发现,九王子的尊贵客人也不怎么样。”
“象问天捏碎见象如王,擅自对我开枪,护卫营知道我身份也要围杀,就连你这个九王子的人……”“此时此刻也对我口出狂言,还对我流露出浓郁杀机。”
他戏谑不已:“这九王子的尊贵客人,没有一点含金量,撕破脸皮也无所谓……”“你——”赫连青雪被叶凡一番后堵的差一点吐血。
只是这几句话也让她清醒过来。
如果再对叶凡不敬,或者控制不了事态,不仅是打叶凡的脸,也是打九王子的脸。
尊贵客人,哪有尊贵可言?
她恨死叶凡,恨不得掐死这个搞事的叶凡,但知道此时不是合适时机。
无论如何,她这时都要维护叶凡,维护九王子的尊严。
“下了护卫营的武器,护送叶凡离开!”
“象问天一事,九王子会给王室一个交待!”
赫连青雪一声令下:“谁敢阻挡叶凡离开,格杀勿论,株连全营。”
话音刚落,几十名手下条件反射一般,端起手中杀气四溢的武器。
他们打开保险,干脆利落,喝令护卫营让路。
有几个象问天亲信固执挡住去路,就被一梭子弹打在脚边,不得不往后退。
赫连青雪再度喝道:“最后一次,再不让路,杀无赦!”
护卫营精锐悲愤不已,但最终只能低垂武器,很是不甘把道路让出来。
五分钟后,叶凡钻入一辆白色路虎,把阮静媛丢入进去后启动车子。
赫连青雪跟过来喝出一声:“叶凡,你要去哪里?
九王子要见你!”
叶凡从容转动着方向盘:“夜深了,我准备回去睡觉。”
“今晚为了给大王子报仇,我跟象大鹏力搏一番,太累,需要休息。”
“还有,九王子要见我,让他去黑象盟找我。”
说完之后,叶凡就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赫连青雪愤怒不已,下意识抬枪,却见红光一闪,一颗狙击子弹射来。
当的一声,她手里的短枪飞了出去,虎口剧痛无比还出了血。
赫连青雪俏脸巨变,环视四周,想不到叶凡暗中还有帮手……叶凡速度极快离开是非之地,前行途中还打开手机发出了几个语音指令。
一连串操作后,叶凡神情缓和起来,还打开音乐放松。
一直发呆的阮静媛这时才打了一个激灵,在副驾驶座上坐直身子摸摸脸。
她呢喃一句:“我感觉今晚跟做梦一样。”
赴宴,完颜北月死,大王子被自己杀掉,叶凡血洗王府,象问天包围,叶凡反杀……每一件都算得上大事,每一件事情都冲击着人心,可它却跟电影一样一件接着一件发生。
阮静媛的思维别说跟不上,就是消化都显得困难。
叶凡一笑:“你觉得自己会死在镇国府邸,结果没想到却跟着我活着出来?”
“是啊,我以为自己至少要死四次,谁知完好无损。”
阮静媛一撩长发苦笑:“虽然危机还没过去,但能活着出来已是奇迹。”
“你会发现,活着出来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有更多奇迹发生。”
叶凡一语双关:“我好不容易在象国打下一片江山,绝不会让它付诸东流的。”
“是静媛眼界和格局浅了。”
阮静媛幽幽一叹:“我以为你逃出去就是最好结果,没想到你却反杀出来。”
“只是九王子想要见你,这是一个可以借力打力,甚至让九王子帮忙平事的机会……”她追问一声:“你怎么不跟赫连青雪去见他呢?”
“沈半城垮了,大王子死了,九王子现在是躺着赢。”
叶凡看得很是长远:“我跟他七转八转的交情,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我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存在价值。”
“飞鸟尽,我这把素未谋面的良弓,见或不见,对他毫无区别。”
“而且,他如果有心,把我当朋友,我不去见他,他也会全力替我周旋,帮我从漩涡中出来。”
“如果他无心,甚至起了杀心,希望干掉我,来解除他唆使我对付大王子的嫌疑……”“我傻乎乎送上门岂不是找死?”
叶凡淡淡出声:“这年头,人心难测,还是保险一点为好!”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