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p9v玄幻小說 踏星 起點-第兩千零兩百九十五章 霸氣身影看書-b7kts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远方,神武天众人望着陆隐,目光与之前再也不同,不管立场如何,陆隐的表现已经征服了他们,前无古人,后,也无来者。
唐先生,未先生等一众忆贤书院的人脸色苍白,看着陆隐无助的面临三位半祖围攻,很不公平,但,这就是现实。
陆隐眼前,刀锋肆虐,他急忙避开,胸前被撕开巨大血口。
身侧,半月环横斩,自心脏处蔓延而出的力量消退,仿佛干涸,就连死神变状态都无法保持,面对半月环的斩击,他瞳孔化作符文,令斩击停顿片刻,身体避让,脖颈处依然被斩中,差一点点整个头颅就没了。
羽公子手掌自上而下拍出,庞大的压力震动神武天,粉碎大地与虚空。
陆隐目光一凛,抬手,导流图抵挡,同时释放精气神,令羽公子的攻击偏移,而他自己身体也被甩飞了出去。
紧随而至的是无数刀锋与半月环的斩击,他们不会让陆隐有丝毫喘息的机会。
刘缺沉默看着,如果有一天他也可以被四位半祖围攻,打的半祖沉默,死也值了。
白薇薇盯着陆隐看,在寒仙宗萌芽的心绪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茁壮,这个人数十年前就可以凭一己之力镇压四少祖,而今,更是与半祖决战,古往今来可曾出现过这种人,大师姐能不能比得上他?
清风想起师父清尘的话,不管是七英杰时代还是数十年前四少祖时代,陆小玄都是最优秀的,无人可比,他现在体会到了。
夏神飞松开手掌,结束了,这个人将不会再出现,不过却也永远不会消失,他会记住一辈子,记住这个让他连出手资格都没有的对手。
食神踏前一步想出手,他看不下去了,如果有一丝可能让陆小玄活下来,或许都值得,以他表现的天赋,足以扛起整个人类。
不管是敌视陆家的,还是漠视这一切发生的,此刻看着陆隐独自面对数位半祖,那种悲壮都足以让他们的心灵震撼。
陆隐身体重重砸在地上,忍不住吐血,身后,刀锋与半月环紧随而至。
这时,一股灼热的火焰横掠虚空,将刀锋与半月环推开。
陆隐看向远方,看到了食神,是他?
夏子恒三人陡然回头,盯向忆贤书院方向。
忆贤书院众人也都诧异,看着食神。
“师父,你在维护陆家?”,羽公子阴柔的声音传来。
听到他的话,一众忆贤书院学生恐惧。
食神叹息,“陆小玄活着有活着的价值,没必要置他死地,将他扔去背面战场吧,以他的实力,可以发挥更大的用途”。
“陆家本就是我树之星空最大的红背,把他扔去背面战场岂不是放了他?”,羽公子道。
食神大怒,“陆家是不是红背还不是你们说了算,你们”,“食神”,一声厉喝,夏子恒看过来,“你真要插手我四方天平与陆家的恩怨?”。
乌尧周身,半月环旋转,“食神,现在是你的态度,还是忆贤书院的态度?”。
食神脸色难看,四方天平已经在逼迫忆贤书院,之所以没采取更激烈的手段是他们还顾忌一点名声,毕竟树之星空出自忆贤书院的修炼者很多,但如果他帮了陆小玄,就没人能为忆贤书院说什么了。
陆家,是整个树之星空的禁忌。
“前辈”,唐先生忍不住开口。
食神看了看他们,目光复杂。
远处,陆隐声音传来,“我陆家的事,不需要别人插嘴”。
众人看向他。
此刻,陆隐站了起来,浑身浴血,看向远处食神,眼中闪过歉意,之后是满目的决绝,“当初我陆家被放逐,你们做什么了?无论你们现在做什么,我陆家也不会领你们的情,你欠我的人情也还完了,滚远点”。
不少人皱眉,陆隐态度太恶劣了。
忆贤书院内一些学生也不满。
食神叹息,他知道陆隐的意思,不想他们受牵连。
夏子恒冷笑,回望陆隐,“陆小玄,别怪我们不给你留遗言的机会,能让你死在先祖残刀旁,已经是你的荣幸”。
这时众人才发现陆隐如今的位置就在夏家残刀旁,残刀洞穿狱蛟尾巴,插入大地,镇压狱蛟。
之前夏家祭祖,一个个夏家人也来了这里想拔出残刀,这里是夏家荣耀之地。
陆隐听到夏子恒的话,缓缓回头,看到了残刀,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居然落到这里,残刀,残刀,他目光发亮,抬头,看着巨大的残刀,他凝空戒里,可是还有两瓶辰祖血液,之前他就猜测过能不能拔出残刀,究竟能不能?
“你可以去死了”,乌尧等不及,半月环斩出。
陆隐脚踩逆步,一步登上残刀,来到刀柄旁。
乌尧的半月环横斩而出,毫不顾忌残刀,夏子恒,羽公子也同时出手。
残刀根本无法破坏,否则也不可能镇压狱蛟。
他们出手不需要顾忌。
陆隐此刻就站在残刀旁,头顶是雾祖与狱蛟对战的轰鸣声,下方,有三位半祖攻击逼近。
他深呼吸口气,大喊一嗓子,“前辈,我要死了”,说完,他取出两瓶辰祖血液直接浇灌在手上。
远方,夏邢看到了,瞳孔陡缩,那是?
随着辰祖血液浇灌双手,陆隐一把握住刀柄,扬天怒吼,开始往上拔。
与此同时,三位半祖的攻击降临。
而头顶,雾祖出现,一眼看到三位半祖的攻击,挥手,雾气挡在陆隐身侧。
而雾祖身后,巨大的利爪降落,抓向她。
雾祖无奈,避不开了,不过无所谓,只是显化而出以微制作的分身,不过一旦被狱蛟破碎,想再显化一道分身就难了,小子,自求多福吧。
陆隐没看见雾祖帮他挡住了三位半祖的攻击,也没看到雾祖身后巨大的利爪降临,他眼里只有残刀,在握住残刀的刹那,他知道可以拔出来,就是这种感觉,所以,他用力了,用尽全身力气,战国都释放而出,沸腾虚空。
然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残刀,拔出。
一刹那,来自远古洪荒的力量横扫神武天,扫向整个顶上界,令母树都震动。
一刹那,陆隐拔出了残刀,耳边传来刀锋出鞘之音。
一刹那,狱蛟的利爪停下,呆呆望向陆隐方向,残刀,没了,它,自由了。
一刹那,令人头皮发麻的目光自上方垂落,来自一位位祖境强者。
神武天的惊变终于让主宰界那些老祖坐不住了,之前无论如何,陆隐都只是困兽之斗,不值得他们付出代价下来诛杀,而今不同了。
不管谁在看他,这一刻,陆隐拔出了残刀,身体腾空,将残刀高高举起,鲜血顺着刀柄向身体流淌,整个人被染红,却有一股无上的霸气冲天而起。
神武天内,有人下意识瘫软,然后一个接一个瘫软,他们感受到了古老祖先的力量,陆隐这一刻就像是他们的祖先夏禅,高高举起残刀的身影,即便夏子恒都颤栗。
雾祖惊奇望着,这种霸气似曾相似。
狱蛟巨大的双目盯着陆隐,确切的说,是盯着残刀,它想拿走残刀,想做就做,狱蛟利爪越过雾祖,直接抓向陆隐。
陆隐没想到在拔出残刀后第一个对他出手的不是那三位半祖,而是狱蛟。
狱蛟是祖境生物,一个祖境生物对他出手,他不可能逃过。
但手握残刀,不知道为什么,陆隐感觉不到狱蛟的威压,仿佛那不是祖境生物,而是一头可以被残刀镇压的可怜虫,他抬头盯向狱蛟,残刀狠狠斩下,“放肆”。
狱蛟利爪陡然停住,距离陆隐不远,而残刀斩落,刀锋划过,竟令利爪被撕开了一截。
这一幕连雾祖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柄残刀对狱蛟居然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狱蛟惊悚,连忙收回利爪,愤怒而又恐慌的瞪着陆隐,目光凶残,发出威胁的嘶吼。
陆隐扬起残刀,盯着狱蛟,目光闪烁,这柄残刀对狱蛟的破坏力有些不寻常,怎么回事?这不是夏神机用来镇压狱蛟的吗?如果破坏力这么大,寻常祖境就可以镇压了吧,怎么感觉不仅仅是镇压这么简单?而且这狱蛟为什么要抢残刀?
高空之上,陆隐手握残刀,盯着狱蛟。
狱蛟巨大的双目也盯着他,眼神充满了凶残,长长的龙须飘舞,四个利爪抬起,标准的张牙舞爪。
明明是祖境生物,明明强的不可思议,连此刻的雾祖都抵抗不了,明明不是陆隐可以对抗的,连一丝气息也不是陆隐可以承受的,但他握住残刀,就感觉能镇压狱蛟,只是一柄残刀,却给了他这种感觉,太不寻常了。
即便残刀是祖境之物也不应该有如此威力。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