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8c9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起點-第二百二十三章 爲了墨家的大業鑒賞-h7zx7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天微微亮,血腥之气弥漫在江面之上。
江水岸边,卫庄拄剑而望,周围都是尸体。这其中,有七绝堂的,也有别的江湖势力的。
唐七便在卫庄不远处,心有余悸,身上的伤痕触目惊心。
“卫老大,还好你即时赶了过来。不然,今日七绝堂怕是要不复存在了。”
卫庄的目光在四周逡巡着,眉毛微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对于这次袭击,对方的反应也太激烈了。
七绝堂虽然也是新郑城中数得上号的江湖势力,可如此人数与身手,实在有些不正常。
“唐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七是韩国军中老兵,历经江湖风雨,自然也察觉到了这不同寻常的袭击背后,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数日前,兄弟们接到了一单押送的生意。卫老大你也知道,这世道如此乱,大的商家有着自己的护卫队。小的商家要运送货物,一般都是联合起来,找一家信誉好的江湖帮派押运。”
“都是熟人,我当时也没有多想,毕竟这是一趟肥差,做完之后,兄弟们都能赚上一笔。可刚刚出了新郑,便遇到了如此规模的袭击。”
“你们押送的是什么?”
卫庄看着,身后的车队并没有受到什么惊扰,从而造成损失。
“没什么犯禁的东西,都是普通的货物。”
唐七在这一混了许久,自然知道什么东西可以送,什么东西是担着风险的。卫庄的问题,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即让手下打开了运送的箱子。
十几个大箱子中货物,都是制作好的漆盘、陶壶之类的手工品,还有便是几车木材、盐、酱酒之类的物资。
七绝堂运送的东西很杂,数量却不小。
卫庄看了一眼,又看向了唐七。
“你不觉得有些奇怪么?”
“卫老大,你的意思是?”
“像是漆盘、陶壶之类的器具,都是新郑这样的大城所需。这些器具制作精美,在新郑应该不乏销路,为什么找你的这些人不在新郑城中售卖,反而花钱让你运出去?”
“事前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只是他们出得价钱高,又十分急。我觉得这些东西很平常,也就没有多想。”
唐七说到这里,身上的伤口受了寒风,隐隐作疼,面色很不好。
卫庄看见此刻唐七整个人的状态,从袖子里拿出了一罐药,抛给了唐七。
“先疗伤吧!”
七绝堂的人就地休整,收拾起战场,收拢物资,就地掩埋死去的人,包括七绝堂的弟子和被他们杀死的袭击者。
太阳升起,阳光温暖了大地,只是七绝堂的人脸上却透露着疲惫与虚弱。
他们夜里赶路,冒着寒风,遭遇了一场袭击之后,整个队伍的士气现在都很低。
七绝堂的人毕竟是江湖帮派,不是列国的军队,也不是诸子百家,战斗意志没有那么高。
“卫老大,你的伤药真是不错,现在我感觉好多了。”
卫庄一笑,毕竟是赵爽那边弄来的,花了不少钱,自然效果不错。
想到赵爽那副心疼的模样,卫庄心中不觉得有些爽快。
“卫老大,如今该怎么办?”
虽说七绝堂挺过了刚才的那此袭击,可人手也损失不少。若是继续运送,再遇到这种规模的袭击,他这老命怕是要交待了。
“你这些东西要送到哪里?”
“许地!”
“有趣,那里好像是韩将曹鳩的地盘吧!”
……
焱妃盯着赵爽,一脸不爽的表情。
焱妃最近内火很旺,原因都是眼前这个小胖子。
自从他瘦下来之后,变了很多,可是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他对于自己那种轻视的态度。
哼!
明明我已经变了很多了,还以为我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女么?
焱妃一掌拍打着桌子,声音很大,震得赵爽耳膜疼。
“凭什么说我不行?”
“你一个阴阳家的护法,没事瞎掺和什么?”
赵爽瞄了一眼焱妃,对方柳眉倒竖的样子,还真是有些韵味呢!
“什么叫瞎掺和?”
焱妃很是不满,直起了身子,一只手指着赵爽。
“你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我可是拿捏着你这么大一个把柄,你有一个被胁迫者应有的态度么?”
赵爽看着这副画面,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处吐槽,所以也就选择性无视了。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焱妃将本欲转身的赵爽掰了回来,强迫对方看向了自己。
“你就跟我说说是什么事情嘛!”
赵爽被焱妃烦的实在受不了了,只能说了出来。
“好吧,我现在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去劝说韩国的将军曹鳩。他是韩国手握兵权的大将,更难得是,他现在仍然摇摆在姬无夜与韩国世族之间,没有公开表态。如果有可能,我想要与之合作。”
焱妃表情一松,挥了挥手。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不就是当说客么?那个曹鳩什么品性?”
“贪财、好色,独好人妻,犹喜寡妇。”
赵爽从一团乱麻似的情报中找到了曹鳩的情报,脱口而出。
“这就好办多了嘛!”
焱妃不自觉挺了挺胸,对于自己很是自信。
“就交给我吧!”
“你确定不用阴阳术,能够做到这件事情么?”
赵爽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了焱妃,对方有些愠怒。
“别看不起人,若是我办成了,你要怎么办?”
焱妃看着赵爽,灼灼的目光,不禁让赵爽咽了一口口水。
“你想要怎么办?”
“你欠我这么多个人情,总要先还我一个。”
“你想我怎么还?”
面对着如今的焱妃,赵爽有种被母狮子盯上的感觉。
“嘿嘿!”
焱妃一笑,拍了拍赵爽的肩膀。
“很简单,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不知为何,赵爽有着一种被卖身的感觉。
“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就是要你先还个人情而已,有这么难办么?”
此刻的焱妃,颇有种女流氓的蛮狠劲。赵爽见此,也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行吧!要是你办成了,你想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吧!”
焱妃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悠然而去。
赵爽默然地抬起了头,在这空旷的屋室之中,微微一叹,一脸悲壮感。
“为了墨家的千秋大业,该牺牲的时候,我还是要牺牲啊!”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