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p8v火熱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起點-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我的規矩閲讀-644ii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砰砰砰——”在众人大惊令牌是伪造时,象问天已经射出五六颗子弹。
一连串子弹近距离打向叶凡。
阮静媛下意识惊呼:“叶凡小心!”
叶凡似乎早有准备,身子已经一闪。
他用迎风柳步避开了弹头。
后面三名包围叶凡的敌人身躯一震,捂着脑袋直挺挺摔倒在地。
象问天见状悲愤不已:“混蛋——”他偏转枪口。
只是叶凡没有给他再开枪的机会。
他身子一闪,转到象问天背后,一把卡住后者脖子。
“不准动!”
叶凡劫持了象问天。
象问天的危险超出了叶凡预料。
叶凡以为,哪怕象问天不相信阮静媛这个证人,也该给九王子的信物一点面子。
可没想到,象问天直接对自己开枪。
这不仅让他感受到一抹危险,还让叶凡猜测他是参与了象镇国计划。
不然怎会认定他这个大善人大功臣是凶手呢?
叶凡连自己都快骗过去了,却没骗到象问天,而且还无视令牌对自己开枪,实在是不合理。
所以叶凡擒贼先擒王给自己加一份保障。
“放了象队长,放了象队长!”
看到象问天被叶凡捏住,一百多名护卫营精锐哗啦一声靠过来。
阮静媛动作利索转到叶凡身后。
“叶凡击杀大王子,毒杀三百多名护卫,还伪造军中信物。”
“你们把叶凡给我包围起来。”
象问天无视自己被劫持:“三分钟内不束手就缚,你们就把他打成筛子。”
叶凡冷笑一声:“假的?
象问天,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我已经跟上面核对过,从来就没有授予你见象如王。”
“所以你刚才拿出来的是伪造所致。”
象问天流露出桀骜不驯,还咔嚓一声捏碎白玉大象。
“叶凡,别想着拿伪造东西来欺骗我们,也别想着拿我性命杀出血路,没用!”
“我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吗?
真的怕死,我今晚就不会出现了,更不会跟你叫板了。”
“为了正义,为了大王子的冤情,我就是死,也要把你绳之于法。”
他把碎裂的白玉大象丢在地上,不给其余甄别真假的机会。
叶凡看着碎裂的白玉大象点点头:“我小看你了。”
他千算万算,唯独没有算到象问天的死志。
接着他对阮静媛偏头:“动用你所有关系和人脉,联系九王子,告诉他白玉大象。”
阮静媛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拿出手机动作利索操纵。
“叶凡,我给你三分钟!”
看到阮静媛联系九王子,象问天脸上涌现一抹坚决和疯狂:“三分钟后,要么放掉我,束手就缚,等待法律和正义的审判。”
“要么咱们一起死。”
无论怎样,象问天都不想叶凡活着离开这里。
悍不畏死。
叶凡夺过他腰中另一把枪顶在他脑袋:“不好意思,我不会束手就缚,也不会一起死。”
叶凡能轻易杀出包围,哪怕直升机追杀也能脱身。
只是他不想这样离开,不然自己又会变成畏罪潜逃的凶手。
他要继续搞大事情,还要光明正大离开。
看到叶凡这样强势,象问天向四周喝出一句:“护卫营听着,拿起你们的枪,对着叶凡的头。”
“三分钟后,杀掉他们!”
他斩钉截铁:“不要在意我生死!”
护卫营握紧枪械,但神情在犹豫:“队长——”象问天神情狠戾:“执行命令,三分钟后,谁没开枪,谁用军法处置。”
护卫营他们一脸无奈,只能咬牙贴紧扳机,齐齐对着叶凡和阮静媛。
直升机也抬起了重武器。
生死,一触即发。
“砰——”就在这时,大门口又亮起了一串车灯。
接着,又是十几辆墨绿色悍马开了过来,上面还全都架着重型武器。
在象问天脸色微微一变时,一个女人的声音清脆威严响起:“我是北境战区九王子麾下赫连青雪!”
“叶凡是九王子的尊贵客人,他手里的白玉大象货真价实!”
“任何护卫营精锐不得对叶凡无礼。”
“镇国府邸一事,王室、官方和战区已经知晓,今晚将会成立联合调查组。”
“调查组会全面接管此案,还会深入调查。”
“真相未出之前,涉及人员不得再冲突,再动武,也不得离境。”
“叶凡从这一刻起,由北部战区全面担保,他的自由和安全不受任何势力限制。”
“护卫营马上放人,如有异议直接向战区交涉!”
“在场众人立刻放下武器退出花园,保持现场完整由调查组接手。”
“最后一遍,马上放下武器,否则就是挑衅王室、官方和战区权威!”
中气十足的喊叫着,墨绿色悍马停了下来。
接着车门打开,钻出一大批迷彩服男子。
他们包围了叶凡和象问天等人。
叶凡微微眯起眼睛,想不到是九王子的人来了,对方不仅来的迅速,还对现场了如指掌。
毫无疑问,护卫营也有九王子的人。
“踏踏——”叶凡念头转动之中,一个戴着贝雷帽和白色手套的年轻女子显身。
身材修长,容颜冷艳,说不出的英姿飒爽。
她的声音虽然中气十足,但听得出没有高深武道修为。
可这一番喊话的语气声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从容和自信。
就如皇宫中的太监在宣读圣旨,那般掌控他人命运的盛气凛人。
但护卫营此刻都没有在意语气,他们被喊话的内容所震惊。
什么?
叶凡是九王子贵客?
见象如王是真的?
这个变故,让护卫营赶紧低垂了枪口,不敢再对着叶凡。
象问天也流露一股遗憾。
赫连青雪缓缓走到叶凡和象问天面前。
她目光居高临下扫视了两眼一眼,接着又捡起地上被捏碎的白玉大象出声:“象问天,你无视战区权威,毁损信物,还污蔑叶凡。”
“按照律法,该拿你入狱问罪。”
“但念你是初犯,还跟大王子兄弟情深,一时失去理智,这次就放你一马。”
“不过依然要罚薪三个月。”
赫连青雪很直接给了象问天一个惩罚。
象问天嘴角牵动一下:“明白,象问天受罚!”
“叶凡,九王子在府邸等你。”
赫连青雪又扫视叶凡一眼:“放了象问天,跟我走吧。”
“他污蔑我伪造信物,对我开了六枪,还要乱枪杀我,罚薪三个月……”叶凡不置可否一笑:“不如罚酒三杯!”
“你算是什么东西,战区做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你以为跟九王子有点交情,就能牛哄哄压死老子了?”
“老子也是有王室血缘的人,刑不上大夫懂不懂?”
象问天狞笑一声:“罚老子三个月薪水,已经给足你面子了。”
“我下次再杀你,失败被揪住了,照样罚薪三个月了事,你的狗命微不足道。”
“对了,我会找机会杀死白如歌和千影其他人,你猜,到时我会有什么惩罚?”
“我告诉你,最多关禁闭一个星期。”
他知道今晚杀不了叶凡,就想要过过嘴瘾,不然实在太憋屈。
“闭嘴,象问天,别给我丢人现眼!”
赫连青雪瞥了象问天一眼,随后望着叶凡语气森冷:“叶凡,放人!”
叶凡淡淡一笑:“不服!”
“不服就憋着,别给我节外生枝,你在象国已经搞出一堆事,别再给九王子添乱了!”
“而且这是我的规矩,九王子的规矩,战区的规矩!”
赫连青雪俏脸一沉:“不管你服不服,在这里就要守规矩。”
“对不起,那是你们的规矩。”
叶凡声音一冷:“我的规矩,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下一秒,他砰一声爆掉象问天的脑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