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2b2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花未覺-723章 回程-5td1m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化神一成,陈靖这边也要开始准备回天域了。
这次下来,随便一晃眼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若再不回去,只怕曼陀峰那边会搞什么幺蛾子。
便又休整了两日,将境界彻底稳固之后,他就开始回天域了。
临走前,把该交代的人都交代了一遍,确定没什么后顾之忧他才踏上返程之路。
从沪海坐飞机直接到青海,然后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直升机开到荒野地带。
上次是从哪里下来的,他有在地上做标记,位置是不会搞错的。
“也是多亏了陆景十二身上有这玩意,要不然,我就算想回去,也是困难。”
他从身上拿出了一块刻有【无量洞】三个字的令牌,以灵力激发之后,这令牌上就散发出了一道紫光。
紫光割裂空气,仿佛是打破了空间褶皱,立刻显化出一条空间通道来。
“果然可以。”
没有通行证,任凭你在这里打破天,也无法上得天域。
而通行证这玩意,无论是在西天门还是南天门,都能通用。
“南天门应该在两广附近,而东天门,上次去天域走的应该就是东天门,就在【无双盟会】召开的地方。这西天门最远!”
南天门的位置他不知道,东天门的位置却是知道的。
也之所舍近求远走西天门,那是因为东天门他固然可以上得去,但跟守门人不认识。
走的前一天,他也让陈家帮忙搜集各个品牌的酒,总共弄了一千瓶,全塞在储物戒指当中。
“走了!”
从地上弹射一跳,穿入次元通道后,这边的光影很快就消散。
在数百米外的一个小山头上,一个国家级的摄影师正在这边以延时摄影手法拍摄天边的流云,他很专业,蹲在镜头前,也良久都没动过一下。
也忽然的,他将镜头转移到某个位置,飞快地眨了眨眼,又揉了揉眼睛。
等他再次朝那个方向望过去的时候,却是一脸迷惑。
“眼花了吗?”
他刚刚好像明明看到那边的空间裂开了,然后有个人似乎从那跳进去了。
可只是眨眼的时间,那一幕就不见了。
“不对,摄像机可能有拍摄到。”
他赶紧查看镜头回放,却可惜的是,摄像机只拍到一点视觉余角,只发现那空间的确是裂开了一条缝。却并没有拍摄到人往里面跳的画面。
可尽管如此,也是令他震惊了起来。
“小张,小张,快……快过来看,我……我刚刚看到不得了的东西了。”摄影师连忙招呼女助手。
女助手在数米之外的另一个拍摄点,听到他的呼喊,也就跑了过来:“怎么了,吴老师?”
“我看到不得了的东西了,那边的空间刚才裂开了,我亲眼看到有个人从那裂缝里跳了进去,然后就不见了。”吴老师既兴奋又激动地说道。
“有吗?没有啊!”助手小张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
“刚刚,就刚刚,只是一瞬间,我真的看到了。”吴老师为了证明自己说的,将镜头再次回放:“你看,你快看,镜头里,这边的余角,空间真的裂开了。”
助手小张仔细地看了看,当果然看到了一条裂缝之后,她笑了一下:“吴老师,可能是你眼花了吧,这可能是流云遮盖阳光出现的光影效果,您可能是累了,要不,您休息一下?”
“不是光影效果,我真的是亲眼所见。”吴老师就知道除了自己之外,别人很难相信。
可惜的是,摄像机并没拍摄到人,如果拍摄到人,那就是铁打的证据。
“你不信就算了。”吴老师也不跟助手小张解释,他狂奔一般地往山下走,朝“奇迹发生”的位置跑去。
助手小张笑着摇了摇头:“吴老师最近可是越来越神经质了。”仍是不信。
却说陈靖这边,他在进入了次元空间后,就爬上了那粗大的擎天柱。
擎天柱高不见顶,且又粗又大,要顺着它往上爬,难度极大。
“不过,为什么要爬呢?”
在古代的时候,人间修士想要上天,基本都是爬。
因为爬,可以省灵力,只消耗一些体力。
但如今都现代了,有科技能用,为什么不用呢?
直升机的确是不太方便,因为这里没地方可停。到了上面也不方便收。
但热气球还是没问题的。
“幸好我芥子囊里有。”
如今他有两个储物法器,芥子囊专门用来装杂物,什么东西都有。
储物戒指就用来装特殊物品。
热气球一拿出来,抖开之后,就以燃气开火加热气。很快就鼓胀了起来。
等他自己一跳入那篮子里,热气球咻地一下就扶摇直上了。
“这就轻松多了。”
从天域下来人间界,总耗费时间大约是20来分钟。
但这上去,速度就要慢上一些,可能是受到空间影响,热气球的上升速度并不快。前后用了3个小时,才看到顶。
这时,陈靖将热气球关掉,一股脑地塞回芥子囊里。
随后顺杆爬,一鼓作气从那井口跳了上去。
终于上来了!
刷~
也在此时,这亭子里的老头将手里的鱼竿一甩,竟然也刚好钓起一条鱼来。
银白色的鱼,浑身透明,胡须老长了,尾巴还散发着淡淡银光。
“呵,你这一去,倒是时间不短。”
老者没看他,却也知道是他回来了。
“为您老搜集酒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总得精挑细选,这才耗了些时间。”陈靖嘿嘿一笑,打开储物戒指就开始将酒水往外拿。
老者微微一笑,也才不信他的鬼话。
不过有酒,那就一切好说。
“三百瓶,一点不少。”陈靖拿出了300瓶来,这是当初下天域的时候承诺他的。
老翁一边收一边骂:“混账小子,不要一次性拿出来,若让人看到,岂不是要告我一状?”
也一边骂,一边嘴巴蠕动,似乎口干舌燥很想来一两瓶解解渴。
陈靖却笑了:“您老放心,这地儿,也没几个人稀罕来。酒已经给了,您老就喝着吧,如果喝完了,下次我再下去给您老带。”
“下次?你还要下去?”老翁一口气闷了一瓶茅台,吐出一口酒气,老怀欣慰。
“总不能让您老没酒喝吧?”
“老夫岂会信你的鬼话?不过,有酒就一切好说,走吧走吧,少在这里惹人注意。”老翁把酒收完,已迫不及待要赶他走。
陈靖哈哈一笑,步子带风,身影如电一般就往珞珈山赶回。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