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4jf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永夜司晨-第八百二十九章 翎泉的嫉妒相伴-ti6pu

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小說推薦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萧白哥哥,他们来了!”
在和白歌说笑间,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劲风,伴随着劲风的是一阵阵马嘶声和翅膀的拍动身,萧薰儿不禁停下了和白歌的谈笑,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而听到萧薰儿的话,白歌也收敛起了调戏萧薰儿的笑容,不过脸上却还是带着淡淡的微笑,饶有兴致地看着天边正飞来的一群四翼独角马。
在白歌和萧薰儿的注视下,一群四翼独角马最终停留在了白歌和萧薰儿身前一片空地的上空,并缓缓落到了地面上。
而在四翼独角马落地后,为首的翎泉顿时从胯下的四翼独角马身上跨下,快步上前,半跪到了萧薰儿面前,抱拳恭声道。
“属下黑湮军副统领翎泉,拜见小姐,还请小姐跟属下回族!”
“我会回的,但是不是明明说好了明年吗?为什么提前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就要带我回去?!”
萧薰儿深吸了一口气,俏脸上带着一些薄怒,黛眉微蹙,道。
“呵呵。”
听到萧薰儿的质问,翎泉突然淡淡的笑了笑。
“这些要问小姐你自己了,本来族长大人虽然对小姐你思念得很,但的确打算依小姐的意思,明年再让我等带小姐回族的。”
“但是谁知道最近小姐竟然如此不顾自己的安危,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子,差点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中,这可是让族长大人很是担心,所以特意让我等提前带小姐回族,并嘱咐我等保护好小姐。”
“胡说!那个时候,黑角域和迦南学院的人纠缠在一起,天空中散落的都是攻击的余波,有凌老和木老的保护,我根本不会有危险的!”
萧薰儿黛眉一蹙,有些微怒。
“抱歉了!这些事情,小姐和属下说也没用,属下的任务只是将小姐带回去!”
翎泉依旧抱着拳,脸上带着淡笑。
“你!”
对于翎泉的回答,萧薰儿心中很是气愤。
虽然翎泉说的也没错,但是这个态度,尤其是刚才提到白歌时,那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屑,却让萧薰儿心中很是愤怒。
“还请小姐不要让属下为难,族长大人正在族里等着小姐呢,希望小姐不要为了一些不知所谓的货色,让族宗大人伤心。”
翎泉一边说着,一边将满是不屑的眼神瞥向了白歌。
“住嘴!”
翎泉的这一番话,顿时激怒了萧薰儿。
但是对于萧薰儿的愤怒,翎泉却丝毫不以为然。
因为对于如今萧家的认知,不仅是他,整个古族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这样认为的。
“小姐,你身边的这位就是萧白公子吧?年纪轻轻就能够晋升到斗灵境界,这在常人里天赋的确算得上不错,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天赋却着实有些一般,而未来我们之间的差距绝对还将更大,如果是以前的话,或许他还勉强配得上小姐您,但是现在,呵呵……”
说到最后,翎泉发出了不屑的冷笑,显然对白歌很是看不起。
“闭嘴!”
听到翎泉对白歌的贬低,萧薰儿忍不住怒道。
“小姐,我知道您对这个小子有不一样的心思,但是萧家早已经没落,是配不上小姐您的,这个叫萧白的注定和小姐您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小姐您还是让他早些认清现实吧,不然属下可不敢担保,族里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对于萧薰儿的愤怒,翎泉依旧是一副一脸恭敬的样子,就好像真的是为萧家和萧薰儿着想一样。
如果忽略其在提到白歌时,眼中闪过的熊熊妒火的话。
“你说够了吗?我是我,族里是族里,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决定,就算是父亲也没有干涉的权力,翎泉,我知道你代表着族里某些人的声音,但是我提醒你们,不要打萧家和萧白哥哥的念头,不然未来我会和你们算总账的,你应该知道,我一向说到做到!”
萧薰儿压抑着内心的怒火,清冷道。
“呵呵,薰儿小姐放心,只要薰儿小姐回去后安心待在族里,不要再和某些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多做接触,族里是不会在乎某些虫子的。”
翎泉抱着拳,恭敬地说着。
但是说到某些话时,嘴角还是不禁勾起淡淡的不屑和讥讽,话音深处,也还有隐藏不住的嫉妒。
虽然知道族里对于萧家的态度,早就因为萧家的没落而发生转变。
但是听到翎泉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讽白歌,萧薰儿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就算心中再怎么愤怒,可因为翎泉的实力,萧薰儿只能强忍着。
她的天赋的确很受家族重视,但是目前这种天赋还未完全转化为实力,而对于翎泉,身边的凌老和木老也不会出手相助。
她如果打了翎泉,翎泉固然不能对她出手,但说不定会将怒火放撒到白歌身上。
这是萧薰儿不愿意看到的。
“薰儿小姐,还请跟属下走吧。”
看到萧薰儿终于选择屈服,翎泉缓缓站起身,嘴角勾起一丝淡笑,对着萧薰儿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从头到尾,除了眼角瞥过来的不屑眼神,翎泉没有朝着白歌看哪怕一眼,这让白歌心中很是好笑。
“等等!”
就在翎泉准备上前骑上四翼独角马,离开这里时,白歌突然开口道。
“萧白哥哥!”
本来准备离开,但是听到白歌的话,萧薰儿不禁顿时心中一紧。
想到白歌一直以来的脾气,一股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
萧白哥哥,你不要冲动啊!
就在萧薰儿心中无比担心之际,听到白歌的声音,本来准备上前骑上四翼独角马的翎泉突然身体顿住了,似笑非笑地转过了头。
“萧白公子,请问有什么事吗?你不会是想要阻拦我们吧?虽然有小姐护着你,但是你如果要是敢阻拦我们,不让我们完成任务,这就算是小姐,可也保不住你。”
看着白歌,虽然面上似笑非笑,似乎没有生气,但是眼神中,翎泉的眼神已经彻底阴冷了起来,一股如毒蛇的气息顿时散发而出。
似乎只要白歌敢做出任何有攻击性的动作。
他都会像毒蛇一样,瞬间向白歌发出致命的一击!
“翎泉,你想干什么!萧白哥哥只是想和我告别而已,我警告你,千万不要太过分!”
一旁,看到翎泉阴冷的眼神,萧薰儿不禁顿时怒斥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