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imj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笔趣-第五百二十章 正義反擊分享-hmzgh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没人进过地牢。”柯西恩主教保证,“神术基盘也没有任何改动迹象。封锁仍然完美无缺。”
“除了掌握钥匙的人。你的学徒就把高塔信使放进去了。”
“她受到了恶魔的影响。”
“那便称不上完美。”代行者冷冷地说,“你是圣裁判长,柯西恩,但你的学徒不是。她的钥匙从哪儿来的?”
柯西恩主教深深吸气。“她没有钥匙……亚莉破解了我的神术,冕下。”
一时间,光辉议会陷入了短暂的安静。莱蒙斯手指扶住杜兰达尔,忽然感到一阵奇妙的满足。如果不是白之使,亚莉克希亚说不定已经成为了议会的一员。她是最优秀的神官,神术造诣远超作为代行者学徒的阿拉贝拉,连莱蒙斯也自愧不如。如果不是白之使,她不会违背教义,也许恶魔根本不会有机会在卡德尔身上藏匿标记,玛格达莱娜也不会死。如果不是白之使……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圣骑士长继续保持沉默。
“亚莉克希亚神官的能力是值得肯定的。”艾席斯克罗·诺特兰德说,手里的教典匀速翻过一页。他笑容满面,两条浓眉神采奕奕,声音平缓柔和,吐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念诵诗文。他在安抚人心上有着比亚莉克希亚更突出的天赋,能够轻易消弭争执。
在莱蒙斯还是圣骑士团的普通一员时,这位枢机主教就已经是议会的中坚了。代行者在圣者之战后将维系支点联系的重任交给他,而先前他掌管圣裁判所。代行者冕下的抉择非常明智。在这一职位上,诺特兰德主教显然要比高塔的外交部长更适合。莱蒙斯的导师丹尼尔·爱德格主教还是圣骑士长时,告诉他诺特兰德曾跟随过真正的银歌骑士,作为对方的侍从而获得骑士头衔。
圣骑士团的前身的确是银歌骑士团,但莱蒙斯不敢夸口他的骑士们能够与前辈相比。奥雷尼亚帝国时期,银歌骑士团是皇帝的近卫军团,而在帝国崩溃、神秘领域在圣米伦德大平原统一秩序战线后,“胜利者”维隆卡率领的银歌骑士团的声势达到了巅峰。苍穹之塔先知和水银圣堂的教皇承认他是宾尼亚艾欧之王,连神秘种族也向他俯首。
现在,女神的圣骑士早已不复当年辉煌。诺特兰德主教披上神官长袍,站在高台宣讲光明与公正,接受信徒的鲜花和祈祷,并煽动人们举报邻居、揭发亲友。他的和蔼从不肯分润给他人。莱蒙斯记得他主张搜索卡德尔和亚莉克希亚的记忆以抓捕夜莺。露西亚不把个人情感置于律法之上,但在去往女神的国度前,他们不过是些凡人。凡人该有软弱的权力。
圣骑士长本以为他会针对亚莉的行为旧事重提,没想到他更看重神术。这本是好事,可就算光辉议会宽恕了亚莉克希亚的作为,莱蒙斯也不会原谅她。并非所有人都忘记了荣誉。
“看来卡德尔·米特纳遭遇的恶魔与影响亚莉克希亚的不是一个人。”爱德格主教指出。导师不喜欢亚莉克希亚,这不奇怪。他不像莱蒙斯,对代行者和维护秩序的任何手段绝无犹疑。
代行者冕下阴沉地盯着水池。“算了吧,我们都知道亚莉克希亚是受谁的影响。她虽然干了件蠢事,但毕竟没造成严重后果。柯西恩主教,你的学徒是圣骑士团的成员,就把她交给她的长官处理。”莱蒙斯感到光辉议会有一瞬间把焦点集中在自己身上。“我想弄明白的是另一件事。”他提高嗓音,“堕落者的夜莺潜入了神圣之地,我们竟对此毫不知情!莱蒙斯·希欧多尔,告诉我们你在行刑台上目睹的经过。务必完整、详细,表述清楚每刻的变化。”
“遵命,冕下。”圣骑士长终于等来了他的环节。代行者和枢机主教组成光辉议会,这本不是他该参与的讨论。但恶魔囚犯被劫走一事影响深远,对女神和议会的完美形象造成了极大伤害。凡人们惊恐不安,甚至开始怀疑赞格威尔的安全。后果恶劣远超想象,议会决不会放任。
“第一个被烧死的恶魔沃雷尔是无星之夜成员,他的记忆被人做了手脚,因此失去了价值。”尽管是遵命行事,回忆酷刑依然令人不快。“我亲眼目睹他死亡,而藏匿的夜莺没对此作出任何反应。第二名死刑犯是未彻底堕落的平民,她的灵魂尚存秩序的痕迹,但已确定无可救赎。她与无星之夜没有任何联系。”
诺特兰德主教手捧教典,无风却翻过一页。“夜莺救了她。也许是只能救她。他来晚了。”
“这是可能性较大的推测。”结社成员比普通的无名者更珍贵,他们没道理放弃沃雷尔。只是佐证太少,莱蒙斯无法断言。
尤利尔的预言中提到了恶魔的计划,议会也据此设下陷阱,但圣裁判所和圣骑士团费尽心思的谋划却未能取得成果。
“但处刑恶魔的消息早已公布到赞格威尔,无星之夜既然能在圣堂安插眼线,那就绝不可能错过。也许他们最先保持观望,随后确定了周边情况才决定出手。”
“何必多此一举?只有恶魔领主能在空境眼前耍把戏。”诺特兰德主教指出,“除非议会成员在场,否则没人能阻止对方劫走囚犯。那名结社成员是在白白送命。”
“卡德尔·米特纳骑士只是个例。”圣裁判长柯西恩主教表示,“我们还不能确定圣堂里隐藏更多夜莺。”
代行者打断他们:“继续说。”
莱蒙斯遵从了。“大范围的神秘覆盖了包含广场在内的十一条街道,光元素的性质被彻底反转,造成光线的消失和神术中断。据侦测站记录,神秘效果不含其他负面影响。黑暗仅持***,期间唯有视野受到干扰。神术基盘全程没有反应。”
导师叩动手指。“这很不寻常,恶魔领主不可能瞒过神术基盘。当天有谁接触过它?”
“只有艾普莉·玛什神官。她负责校对当天的指针。”
“那完全可以排除恶魔影响神术基盘的可能。”圣裁判长说,“经过验证,艾普莉小姐没被恶魔操纵。她在猎魔运动后才获准进入圣堂。安利尼从没见过她。”
“一定是他。”艾席斯克罗·诺特兰德依然坚决,“这太明显了!在暴露出真实面目前,安利尼一直都在钻研消除光线的神术。”
莱蒙斯与这个引起了猎魔运动的恶魔领主不熟悉,据说他是能够媲美圣裁判长的神术大师,并曾负责管理圣堂的藏书室。一想到自己曾向高塔信使开放过藏书室的阅览权,莱蒙斯就觉得浑身不适。尤利尔确实完成了约定,他没理由在合作圆满结束后干涉对方的行动,出于对神秘支点间的关系的考虑,他甚至将他们赶出了圣城。此时此刻,远离赞格威尔等于远离恶魔的刀刃,光辉议会也再没义务保护高塔信使的安全。
可莱蒙斯觉得尤利尔一定隐瞒了什么。亚莉克希亚会相信直觉,然而圣骑士长必须依据现实下判断。
只不过议会目前没有他的位置,圣骑士长唯有沉默地站在原地,旁观枢机主教在猜测结社夜莺和恶魔领主的目的时爆发的争吵、攻讦和辩论。女神脚下都是虔诚的信徒,然而他们的忠诚献给露西亚和祂的代言人,跟彼此无关。
“微光领主在赞格威尔劫走了囚犯,没人否认是他干的。就算不是,他也一定参与了刺杀。”有人提起玛格达莱娜。这位竖琴座女巫先前也曾是议会的一员,她生前隐居在布列斯塔蒂克的罗盘高地。在莱蒙斯记忆中,她从未参与过议会,更别提与人争执了。
“我指的是夜莺。既然神术基盘没有异常,卡德尔·米特纳的状态也是由于早年的错误,那圣堂中存在夜莺的推论便站不住脚。”圣裁判长不喜欢有人质疑圣堂的安全,因为圣骑士团的绝大部分行动都由他亲自批准,维持治安防卫的工作自然也不例外。
没人能否认吉伯特·柯西恩在露西亚圣诫术领域上的权威,哪怕他曾经的学徒制造了一点小麻烦。
诺特兰德主教偏这么做:“玛格达莱娜女士的离世是光辉议会的损失,她在圣城门前被谋杀!这难道不能说明问题吗?”
“如果圣堂里隐藏的夜莺能碰触到核心秘密,恶魔结社就没必要在赞格威尔前行险。”
“行险?他们在挑衅!一而再,再而三,议会势必要作出回击。我们代行露西亚的意愿,却放任该死的恶魔逍遥法外。猎魔运动并不彻底。苍穹之塔的预言……”
“你抱怨又有什么用?”代行者终于阻止了愈发激烈的争执。他把权杖重重顿在地上。“露西亚是公正无私的象征,不会偏向任何人。玛格达莱娜离开罗盘高地时,没人能找到她的所在。微光领主安利尼可以劫走十几个无名者,却不能改变秘密结社无可挽回的衰落趋势。秩序的动荡在即,诸位,龙祸决不会再次重演。诺特兰德,秩序不止有光辉议会,而是整个诺克斯。神秘领域必须作出回应。”
诺克斯。秩序。神秘领域。莱蒙斯不禁抬起头凝视露西亚。玛格达莱娜的低语与尤利尔的预言渐渐重合,成为同一个声音,命运的喉舌此刻发出警告,预示风暴即将来临。可在这个紧要关头,他发现自己考虑的不是光辉议会的存亡,而是担心这场波澜将自圣城发起。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