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glu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第八百六十三章 天罡盾鑒賞-oq8b8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阴神回归本体真身,虞渊左手食指,则是多了一枚不起眼的银戒。
心念微动,乾坤戒内的很多灵材、丹丸,转移到芥子手镯。
同样的,手镯内的许多物件,落入乾坤戒。
严奇灵和严钰两人,默不作声地看着。
半响后。
虞渊将当初安梓晴赠送的芥子手镯,递给了严钰,“劳烦,回头让人去一趟虞家镇,将此手镯交给我爷爷。”
严钰愕然,“虞家镇离此很近啊。”
有严奇灵在,施展一次空间秘法,就能带着虞渊瞬间踏入虞家镇。
即使没严奇灵,虞渊自己破空飞行,要不了一时三刻,也能抵达虞家镇。
“不想给虞家,还有芜没遗地的那个丫头,带来额外麻烦?”严奇灵则是了然了虞渊的想法。
“嗯,我如今身份敏感,冒然去虞家镇,只会给他们突增事端。”虞渊点了点头,将那手镯塞给严钰,“麻烦你了。还有就是,短时间内,不必邀他们回暗月城。”
有虞蛛照看,虞家族人在如今的虞家镇,还算是安全。
反倒是,在局势不明朗的敏感时刻,虞家族人重返暗月城,才不妥当。
“嗯,你的担忧也有道理。”严钰点头。
虞渊嘀咕一句:“血神教……”
以前,他还想着将手镯还给安梓晴,通过姑奶奶虞瑛的那些事,他才意识到虞家和血神教有极深的渊源。
血神教的安文,明里暗里,帮衬虞家太多。
反正也不是一下子能还清的,那枚芥子手镯他就留下了,以后虞家的恩情,让跻身鬼神境界的老祖宗慢慢偿还。
“血神教?”严钰握着,“你从底下,得到了什么秘密和奇宝?”
“的确有所收获。”虞渊笑了笑,“血神教的安文,对我们虞家有大恩。”
“猜出来了。”严钰嘿嘿地,一脸意味深长地笑,“血神教的安梓晴,身为神女,却以丫鬟的身份,服侍你多年,怎么看都透着蹊跷。”
“安文,应该想撮合你俩。”严奇灵看着脚下,他刚刚也知道,八道冲离出的血光,分明就是血神教的血脉秘术,“那什么蔺竹筠,当初安文岂会放在眼底?他可是八百年前的双邪之一。”
双邪,邪王虞檄,邪神安文。
“那丫头……”虞渊扯了扯嘴角,“我不知她怎么想的,好几次,差点害死我。算了,看在安文的面子上,我也不和她计较了。”
“她之前应该也不清楚。”严奇灵点点头,示意虞渊继续说。
“我姑奶奶虞瑛,当年被古荒宗的阮冷菱相中,带入修行路。阮冷菱,和钟离大磐,还有现任的宗主韩樾,师出同门。”虞渊于是道。
“韩樾,已经不再是古荒宗宗主。”严奇灵微笑着,说:“钟离大磐归来,和他一战之后,韩樾败北。”
严钰补充:“钟离大磐,倾向于和我们交好。”
他们这么一说,虞渊倒也不意外,“钟离大磐是师兄,韩樾是师弟,阮冷菱乃小师妹。我姑奶奶,跟她修行不久,她就战死在天外。嗯,和她的师傅一样。”
“还有什么惊喜发现吗?”严钰好奇问。
虞渊扯了扯嘴角,“有几样,我虞家先祖留下的小玩意,嗯,都是天邪宗苦苦搜寻的那几样。”
“难怪,天邪宗处心积虑地,要对付你们虞家。”严钰道。
……
虞家镇。
老家主虞璨,召集了虞郦、虞炜、虞镰,将手中芥子手镯内,众多的丹丸、甲胄和灵石陈列出来,还有记载着心灵邪术的晶块,和一枚邪王令。
“虞渊那臭小子,让严钰送来的。”虞璨道。
“地底的秘辛,被他挖掘出来了?”虞炜神情巨震。
“嗯,都是小妹得来的。”老爷子有些伤感,“也不知她,现在究竟是生还是死。地底遗留的,另有两样天级器物,一个叫天罡盾,一个乃魂木灵偶,那小子自己先留着。”
“说,等着以后,交给恐绝之地的……白骨先辈。”
虞璨脸色有些奇异。
“白骨鬼王?”虞郦讶然。
“他说了,白骨先辈闭关结束,就会是恐绝之地的主宰者,将晋升为鬼神。”虞璨犹豫了一下,道:“算了,虞渊也说了,此事不必刻意隐瞒了。白骨,就是我虞家的老祖宗,是邪王虞檄转修鬼道变成的。”
说这话时,虞璨挺直身子,骄傲无比。
“什么?”
“老祖宗,并没有彻底死亡,而是换了一种方式存活?”
“还将是鬼神?”
三人大呼小叫。
“以后,虞家的族人,修到阴神境以后,必须第一时间去恐绝之地,拜见先祖。”虞璨暗自握拳,想表现的稳重一些,可依然眉飞色舞,“我想,只要说明虞家族人的身份,在恐绝之地应该能横着走!”
……
陨月禁地。
被严奇灵送回的虞渊,随意找了一个安静地方,就将那青黑色铁环取出,套在了手腕,“天罡盾,天级八品!”
铁环入手极为沉重,套在手腕时,他一下子不太适应。
“此物,该是需要炼化一番。”严奇灵站在一旁,盯着铁环多看了两眼,“它内部没有器魂,乃是一件纯防御的物件。天级八品,绝非寻常之物,我认为你应该通过魂力和气血,慢慢温养一阵子。”
“魂力,气血……”
心念微动,他的一缕缕魂力,一束束的血肉精气,便向天罡盾灌入。
青黑色的铁环,释放出同色的淡淡光晕,如海绵吸水,将他逸入其中的魂力和血肉精气吞没。
半个时辰后,天罡盾释放的青黑光晕,从淡然,变得稍稍浓稠了一些。
可虞渊却满心疲累。
“这天罡盾像是喂不饱啊。”他摇晃了一下手腕,眉峰微沉,“和我的煞魔鼎,还有那剑鞘,完全不是一回事。”
“正常现象。”严奇灵微笑着,说道:“不着急,你现在有时间,慢慢去炼化它。此物在身,你以后的安全应该更有保障。相信我,这东西比起陈凉泉,送你的那件兽皮衣裳,要宝贵的多!”
“我当然知道。”
“不急,你母亲也需要时间醒来,煞魔鼎同样需要时间收集灵体,而即将在那片群山举办的大型交易会,还没到时间。”
“只能这样了。”
接下来的时间,虞渊就在陨月禁地,不时为手腕的铁环,灌注魂力和气血。
……
天源大陆,星月宗,孤崖绝壁。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