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gw4火熱連載小說 美漫喪鐘 混沌文工團-第2150章 殺生分享-khqqu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不提从早上就开始的‘蚁人传承’考验,以及皮姆想要让斯科特去皮姆大厦里偷东西又是怎么回事,在城市的另一边,丧钟和杰西卡到了已经时代广场。
这里的情况也不太妙,而杰西卡也知道了之前飞在半空中看到的路面上那些暗红色痕迹是什么。
那是粘稠的,半干的血迹,在这种地方站着,风一吹,那种血腥味让她一阵阵地恶心。
“好了,过来看看这家店。”苏明笑着收回了斗篷:“你平时喜欢什么品牌?我们去给你拿一双鞋。”
头顶上的虫子依旧十分多,翅膀震动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但是一路过来,杰西卡已经学会了无视它们,因为它们根本无法通过丧钟的火力封锁线。
“直接拿店里的东西?不合法吧?”她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角,显得有些犹豫。
“法律在这种时候还没有一双鞋子有用。”苏明指指她的脚,带路朝一家精品店走去:“你肯定不想被虫子追杀的时候还脚底受伤,缺医少药死于破伤风或者败血症。话说,现在别人都开始玩末日求生的游戏了,你怎么还没有进入状态?”
杰西卡的大眼睛眨了眨,她小小的脸上更是显得无奈。
她能说因为自己根本不想玩么?
她并不觉得这会是什么人类灭亡的世界末日,因为丧钟身为人类,他一点心慌的意思都没有,还能带她来扫货呢。
从逻辑上很容易就能推理出来,丧钟根本就没有把这次危机当作一回事,那么明显就不是末日。
不过当丧钟直接从货架上给她拿下来往日里好几万美元一双的小靴子后,之前还担心是不是合法的她立刻套上了脚,笑得眯起了眼。
真香。
“谢谢,你知道那些虫子是什么,对吗?”
试鞋的杰西卡小心地看着丧钟提问,但是面具挡住了她的注视。
她有些心虚地移开了目光,转而去打量店铺。这精品店整体来说还算完整,只不过停电后没有明亮的灯光映衬,装饰方面少了些金碧辉煌的味道,显得朴素了很多。
门口有几滩血迹,店员都到哪里去了,不言自明。
“我知道,对于有些人来说,湮灭虫族入侵是个大事,但对我来说,更像是认识新一代超级英雄的联谊会。”
另一边走来走去的丧钟又拿了几双不同款式,不同尺码的鞋子过来,丢给杰西卡让她自己挑选,随后他坐到了她身边的沙发上:
“关键时刻我会出手,但现在不是时候。”
小女孩站起来跺了跺脚,感受着从没穿过的超高档奢侈品,脸上已经看不出害怕了,只是表情很复杂:
“为什么不是时候?”
苏明摸出酒瓶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喝,面具蠕动间,他露出了自己的嘴:
“这些虫子背后有个虫王,他如今正在派遣源源不断的士兵试探地球的抵抗强度,通过战斗来记录每个英雄的长处和弱点,所以在他出现之前,我还要再等等。”
单纯的女孩不疑有它,因为丧钟实质上是她的救命恩人,在医院时,假如那些虫子冲进停尸房,后果不堪设想。
她能相信钢铁侠是个油腻的老色痞,也会相信如今丧钟的说辞。
“原来如此,我懂了,就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大坏蛋总会让手下人先上。”
杰西卡又坐了下来,对着倾倒的镜子照了照双脚,漂亮的鹿皮靴子明显和蓝白条的病号服不搭。
“差不多吧,你不用考虑那些问题,对付外星入侵目前还是成年人的责任,你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苏明晃晃手里的酒杯,倚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多试几双鞋,挑合脚又方便行动的,然后咱们去马路对面挑衣服,喜欢皮夹克么?”
已经尝到‘免费购物’甜头的杰西卡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喜欢。”
好了,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迈过了法律的那条线,并且感受到了快乐,免费的东西总是会让人上瘾。
“行,这些你试过的鞋子都打包带走,我们过马路去。”苏明把鞋盒子都塞进腰包里,走向门口推开了门:“喜欢哪家店大胆告诉我,如果没有特别喜欢的,我们就一家家看过去。”
不远处时代广场那著名的大屏幕也是一片漆黑,断电让整片街区仿佛都失去了生命,它如今浸没在战火和浓烟中,只有远方偶尔响起的惨叫声才能给这里添上一点活人的气息。
不知道虫子们有没有把自己这里的情况汇报上级,不过苏明一直表现出来的只是绞杀的能力,他很注意地把自己的存在感压制在卡萝尔之下。
卡萝尔那个傻女人现在就在两人头顶上的高空,双手冒光大杀四方,宇宙能量像是不要钱那样挥洒,这个鱼饵做的很合格。
湮灭虫王应该已经把她当作地球最强战力了吧?
“嗡嗡嗡……”
翅膀拍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明头都懒得回,绞杀的触手就精准地抓住了一只从楼顶飞下,想要沿着墙壁偷袭杰西卡的蝗虫。
再随着念头一动,它就领会了宿主的意思,直接掰断了虫子的所有螯肢,掐着脖子送到了两人面前。
湮灭虫嘴角冒出了很多黄色的粘稠泡沫,也许这是吐血?不过丧钟并不在乎,他搂住了一旁瑟瑟发抖的杰西卡肩膀,说道:
“别怕,克服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你看这虫子,虽然大了点,可是长得也和普通蝗虫差不多。”
女孩从指缝中瞄了一眼:“确实很像,但还是很恶心。”
“这也没办法,你多适应一下吧,我毕竟一会可能就要忙活去了,你也得要有些自保之力。”苏明让绞杀把虫子包裹住固定好,就露出一个脑袋来:“我教你怎么对付虫子。”
“呃……好。”杰西卡深呼吸了几下,虽然她还是有些不敢看虫子的脸,但她确实想要自保。
“打头就行,对,握紧拳头,朝它脸上打。”丧钟的应对方针一如既往地简洁。
“恭喜,杰西卡,你已经学会了。走吧,我们挑一些漂亮衣服,给你好好庆祝一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