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r72s精华小說 踏星 線上看-第兩千零兩百九十四章 轟殺半祖熱推-bgn7a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既然被处决那些人不是红花园里的人,陆隐就没必要留下,而神武天原本抓住的陆家遗臣是为了引他来,只要他逃离树之星空,那些人反而没事,除非他们确定他又来了。
只要逃离树之星空,四方天平必然集中所有他在乎的人作为威胁,想逼他来救,但他手里也有树之星空远征军,互为筹码,只要想办法再吸引一些人去第五大陆,来多少就会被他抓多少,只要这一次逃离,主动权在谁手里还两说。
白仙儿即便手段再高,面对可以借助辰祖力量的自己,也不过是蝼蚁,陆隐不信她可以对抗辰祖的力量,雾祖能展露的力量不过是部分才拿她无奈,只要她到第五大陆,只要她敢来。
现在要做的就是逃,逃离这片星空,当着四方天平所有人的面逃,逃掉就行。
“陆小玄,你敢逃,那些陆家遗臣就要受千刀万剐之刑”,夏子恒厉喝,威胁陆隐。
陆隐回望,一句话未说,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要当着他们的面逃离树之星空,他们不可能对陆家遗臣出手,因为没有意义,他都看不到,对陆家遗臣出手有什么用?
他们只会将所有陆家遗臣集中起来,等待与他摊牌,不会做无意义的泄愤。
这时,一声嘶吼自上方碾压,震动了神武天,也让正在逃离的陆隐急忙停下,捂住耳朵,抬头,白雾被撕开了,雾祖掉落,脸色有些白,“还真难对付,怪不得夏神机要用他们祖先的残刀镇压”,说完,看向陆隐,“小子,走不走?”。
“走”,陆隐回道。
雾祖双手翻飞,头顶雾气化作绳结一般缠绕,直接逆卷而上,将狱蛟捆绑,“快走吧,困不住它多久”。
陆隐松口气,只要能逃就行。
“你们太小看我神武天了,堂堂四方天平之一,岂是你们想逃就能逃的”,夏子恒声音传来,紧接着,原本自大地而上的锁链挣脱了雾气束缚,朝着陆隐与雾祖甩来。
雾祖皱眉,“困住狱蛟就挡不住神武天的原宝阵法,小子,把你那根针给我”。
陆隐取出针,递给雾祖。
这根针他提升过两次,一次消耗千亿,足以破开半祖内世界,王祀就被重创过,一次在少祖星,消耗四千六百亿晶髓提升到了让雾祖展现祖境力量的程度,这根针拥有对抗祖境的强度。
雾祖接过针,雾气如丝线穿梭,控制着针飞掠而过,直接刺穿锁链,将一截巨大的锁链刺断,锁链砸向大地,碾压了数座大山。
神武天的人急忙逃离,骇然,那可是守护神武天的原宝阵法,居然能被破掉。
夏子恒也不敢置信,脸色发白,紧咬牙关。
“能不能留下他们”,羽公子沉声问道。
夏子恒冷声道,“能”。
一条条锁链自大地而出,这些锁链都是原宝阵法显化,配合极其稀有的材料制作,每一条锁链都拥有捆绑半祖的强度,不过在雾祖飞针之下,一条条锁链断开砸落大地,这一幕从未在神武天出现过。
即便当初陆家定鼎第五大陆,神武天都是仅次于陆家的存在,无论在第五大陆还是树之星空,神武天的山门都从未这般被破坏。
陆隐焦急,抬头看向主宰界,他怕夏神机出现,怕四方天平老祖出现,此刻他们肯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
本以为锁链没有多少,但雾祖飞针已经刺断不下百条,依然有锁链从大地席卷而出,拦住他们去路。
又是一声嘶吼降临,雾祖脸色一变,“不好,那个畜生脱困了”。
陆隐脸色难看,自凝空戒取出拖鞋递给雾祖,“前辈,用这个”。
雾祖瞥了眼拖鞋,咬了咬牙,接过,满脸的嫌弃,“这一战后,你要想办法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说完,登临星空,抬起拖鞋对着狱蛟就是一下子。
狱蛟压根没把雾祖的攻击放眼里,刚刚它与雾祖一战,都是主攻,而雾祖一直被动防御,如今雾祖突然出手,它都没在意,然后,脑袋被拖鞋抽了一下,原本惊天动地,足以震动顶上界的嘶吼声戛然而止,就像被塞住了喉咙一样,再然后,懵了。
夏子恒等人呆呆望着天穹,看着狱蛟跟被打傻了一样,爪子不断伸展收缩,动都不动。
陆隐咽了咽口水,雾祖这一下,不轻啊。
当初第一次得到拖鞋,他就抽过祖龟,把祖龟抽的都要哭了,尽管祖龟不是祖境,但拖鞋的威力也足以彰显,而这次,拖鞋被用来真正抽一个祖境生物,那滋味,陆隐都不敢想。
雾祖握住拖鞋,好奇打量着狱蛟,眨了眨眼,这是,晕了?
神武天寂静无声。
雾祖欣喜,晕了,她急忙找到陆隐,“赶紧走”。
四面八方再次出现一条条锁链,陆隐都搞不懂神武天哪来这么多锁链。
其中一条锁链没有攻击他们,反而抽打向狱蛟。
陆隐和雾祖都没发现。
然后,锁链抽在狱蛟头顶,狱蛟一个激灵,陡然清醒,下意识用爪子摸了摸头,目光先是迷茫,随后想起了什么,赤红色遍布眼球,陡然盯向雾祖,它怒了,它被拖鞋抽懵了,这种感觉就像正常人被打了一巴掌一样,那种屈辱,愤怒无可抑制的暴涨,随后发出嘶吼,双爪抓向雾祖与陆隐。
雾祖大惊,“怎么醒了?”。
“前辈,再去抽他”。
“不一定抽得到,我试试”,说完,雾祖再次登上天穹,朝着狱蛟抽去。
狱蛟这次学乖了,死盯着雾祖手里的拖鞋,绝不能被抽中。
没有了雾祖,陆隐根本离不开神武天,四面八方,锁链如同墙壁一般将他困住。
“陆小玄,我说过,你逃不掉,哪怕有祖境强者帮忙也逃不掉,你该死”,夏子恒出手,无数刀锋降临,羽公子,乌尧,柴半祖齐齐出手。
食神复杂看着,他想帮陆隐,还一个人情,可惜,没办法,这里是神武天,祖境都不可能逃离的,神武天。

陆隐被羽公子一拳砸中,身体再度恢复,他不断运转物极必反,却又不断的恢复,来自四位半祖一次次攻击。
终于,物极必反也有到极限的时候,当他被半月环斩中,身体恢复后,再也无法变得干枯,物极必反不是无敌的,他与半祖差距太大,半祖随便一击都达到他身体承受上限,何况是四位半祖。
一次次的物极必反在体内积蓄巨大的力量,随着最后一次恢复,陆隐陡然抬头,一脚跨出,逆乱时空,头顶出现不动天王象观想,身体出现在柴半祖面前,一拳轰出,这一拳蕴含着他一次次物极必反积攒下来的力量,观想不动天王象,伴随战国之力与死神变的力量,还有心脏处那股抵消半祖内世界的力量。
这一拳,是他本人所能发挥出的,最强一拳。
一拳,直接轰爆柴半祖头颅。
所有人骇然望着柴半祖尸体自半空掉落,堂堂半祖,就这么死了。
没人想过陆隐能在四位半祖围攻下轰杀一位半祖,这是不可能的事,比越级挑战更不可思议,三次源劫与半祖有本质的差别,按理,别说杀死半祖,即便半祖站在那不施展内世界,三次源劫修炼者也不可能伤其分毫。
但陆隐就是杀了一位半祖,毫无悬念的轰杀,不仅如此,余威更是将刚好在柴半祖身后的羽公子震退,令羽公子都吐血。
陆隐这一拳可以杀死在场任何一个人,他选择了柴半祖,就因为柴半祖内世界对他影响大,他不可能时刻释放心脏处的力量,一旦这股力量消退,他将毫无还手之力。
身染半祖血,陆隐喘着粗气屹立虚空,三面还是半祖,而此刻,那三个半祖看他的目光充满了警惕与忌惮,还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惊惧。
即便同为半祖,想杀死另一位半祖也没那么容易,陆隐却做到了,这让他们无法理解。
不过却也让他们的杀心暴涨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无需废话,没有什么必杀之言,夏子恒三人沉默的对陆隐出手了,越是沉默,代表他们的杀心越大,他们已经无暇分心,连说话都不想说,只想杀了此子,杜绝后患。
陆隐此刻给他们的感受就像陆家,那种无与伦比的强盛力量终有一天可以掌控一切。
任由此子发展,他们之前做的将毫无意义。
三个沉默的半祖是可怕的,陆隐的物极必反很难再施展,他暴露了太多手段,逆步,心脏处的力量,物极必反,死神变,宙衍真经,十三剑,一个个底牌亮出,包括原宝阵法他都已经施展,但导流图根本分散不了半祖的攻击。
陆隐被半月环撕开小半边身体,血洒高空,整个人砸在地上。
他还有什么力量?点将台?最高唤将天斗,九阳化鼎?九阳化鼎绝对至刚至阳,但施展太耗费时间,这三个半祖不会给他时间施展。
陆隐单手撑住大地,眼前,夏子恒三人面色阴沉的出现,太难了,不仅陆隐,他们这些半祖都感觉太难了,谁曾想对付一个三次源劫修炼者,他们竟然如此艰难。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