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ez2t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神話版三國 愛下-第三千六百五十四章 野性展示-7ssr0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寇封这一刻感觉自己的额头都像是被火燎了一样,陡然的炽热让寇封感受到了夏季的可怕,而后这种温度迅速上升,海边的湿气被强行转化为蒸汽,呼吸变得困难了起来。
“所有人撤退!”寇封大声地下令道,“不要耽搁,速速上船!”
寇封的判断很正确,毕竟也是在朱罗那种热带海洋性气候的地方战斗过的猛人,自然知道高热会对于士卒造成什么样的隐患,一旦对方无视自身产生的高热,那么体力消耗在高热环境下迅速攀升的袁家士卒,战斗力下滑的速度会让人崩溃。
所以绝对不能继续战斗,跑,最正确的方式就跑,趁之前将对方的战斗力强行压下去之后,赶紧撤退,绝对不能浪费时间了。
“稚然,速速撤退!”郭汜大声的对着李傕怒吼道,横穿高热区域,让郭汜的面色变得通红,六七十度的温度,在没有水汽的情况下,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但现在浓重的湿气,就算是西凉铁骑也受到了影响,当然受到最大影响的其实不是铁骑士卒,而是夏尔马。
作为长出绒毛用来保暖的夏尔马,突然出现在六七十度的高温之中到底意味着什么根本不言而喻,夏尔马根本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气候,所以坚决不能在这种地方和对方继续纠缠。
撤,必须要尽快的撤,否则他们好不容易获得的夏尔马,极大可能就这么热死在这里,毕竟这种超大体型的冷血马,本身在奔跑的时候就积累了极高的热量,外部气候还这么恐怖的话,当场暴毙并不是什么开玩笑的话。
“速退!”李傕大声地下令道,仅剩的唯心之力也不用来保护自己和战马了,全部用来给夏尔马隔绝外部的气温环境,以避免这好不容易获得的座驾就这么暴毙当场。
“调转弩机,准备撤退!”淳于琼咬牙下令道,原本看着寇封的表现,以及李傕的表现,以为扛过这波之后,寇封压过第二十鹰旗军团的对手,他用船上安装的中型弩机散射压制一波,自家士卒就能成功撤退,没想到最后居然出了这么一杠子事情。
故而也别想着完全无损撤退这种事情了,先用船上的弩机来压制对方的冲锋之势吧,否则以现在罗马第二十鹰旗军团的气势,碾碎了寇封的战线,那袁家的损失绝对会突破两千。
要知道袁家和罗马在东欧的战争打了这么久,袁家真正属于汉军精锐的损失都不到两万,要在这里直接损失十分之一,哪怕是有理由,而且是必须要承受的损失,淳于琼都无【 www.biqugexx.xyz】法接受。
皇甫嵩辛苦了数年,一直协调压制着损失,让局势尽可能的不要失衡,稳固在自家可以掌控的程度之内,而自己一波出海,接了一群凯尔特人回来,接损失了两千多人,这不是废物是什么?
“速速撤退!”淳于琼大声地对着海滩上的士卒招呼道,而夏亿等代表着右军校尉部的精锐骨干直接从船上落到了海滩上,以极其迅捷的速度,冲入了高温之中,对着罗马人发动了攻击。
不过这个时候罗马人双持鹰旗,力量又极大强大,本身又进入了活性化状态,右军校尉部的主要战斗力又主要来自于速度,出手速度虽快,但要说杀伤力确实是偏低。
就像之前说的,切得动的时候,这军团杀敌如同切片,切不动的时候,这军团简直就是在刮痧。
而现在第二十鹰旗军团极大强化之后,战斗力被拉高到了某种临界点,身体素质在消减了意志之后,得到了极大的强化,活性化的身躯更是带来的极大的恢复效果。
故而就算是被夏亿等人砍上几剑,只要没有当场暴毙,用不了多久就能再一次冲上来,当然,这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在于,罗马人的规模,远大于袁家精锐骨干的规模。
“赌一把,不能丢袁家的在最后!”三傻从罗马混乱的战线跃出的时候,看着已经横冲过来,一副要碾碎寇封战线的罗马人,当即对着战友招呼道。
没得选择,三傻的情况要跑绝对能跑,毕竟这么多年,能打过西凉铁骑的本身就少,想要留住西凉铁骑的那就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目前又在海边,三傻就算是意志被基本清空,但残留的唯心,依旧能保持他们渡海如履平地。
所以这哥仨如果要跑,根本不需要考虑任何清空,直接往海上冲就是了,绝对没有能挡住的。
可这么多年,西凉铁骑什么时候干过抛弃友军自己先跑,哪一次不是自家殿后,给其他人争取跑路的机会,先跑的不是西凉铁骑!
“你们先走,我们殿后!”李傕大声地吼道,“哥们几个还能顶住,上!再给罗马人来一击!”
李傕怒吼着朝着罗马战线再来了一次反冲锋,然而这一次的威力却远远不及曾经,没办法,夏尔马本身就极不适应这种高温,外加西凉铁骑之前那一波邪神大招已经消耗了大半的战斗力。
意志的消退,已经让唯心能力摇摇欲坠,而残余的唯心又要用来加强战马对于高温的对抗能力,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来为自身提供保护,可以说这是西凉铁骑有史以来防御最脆弱的时候。
然而有些时候,人类并不会因为自己的脆弱而放弃自己的信念,强者向更强者挥拳,这本身就是人类信念和觉悟的体现。
“最后一波,做好准备!”李傕的视野已经因为高温有些扭曲,额头为汗水所浸染,然而这一刻李傕不仅没有什么惊惧之感,还因为危险而产生了相当兴奋。
多久了,没有这种在死亡线上来回跳跃的感觉,我西凉铁骑没有唯心防御就不再是西凉铁骑了?开什么玩笑,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所谓的唯心防御,我们最一开始的防御,就是这钢铁一般的身躯!
“嘭!”罗马的长枪直刺在李傕的铠甲上,强烈的冲击甚至将胸甲捅凹了下去,李傕自己也微微后仰,可随后身躯之中迸发出来的更强力量,让李傕长枪怒砸下去的时候,直接砸飞了第二十鹰旗军团的士卒,没有了所谓的最强防御,我等也不是你们所能击败的存在。
“杀!”郭汜的长枪横扫,当初纵横西凉,横扫四方的杀伐气势直接拿了出来,装什么王侯将相,装什么天潢贵胄,我一个马匪,干掉面前的对手就是成功,活下去,就是正义!
这战场,唯有我等镇压下你们,活到最后才是最为狂猛的正义!
“这就是你们全部力量了?”樊稠握住罗马人直刺过来的长枪,刺破的手心一滴滴的滴落者鲜血,但是樊稠毫无刺痛之感,多少年的杀伐,这种疼痛算得了什么。
所谓的唯心防御仅仅只是西凉铁骑所有防御能力的一种集中升华而已,没有了这唯心防御,他们就不是西凉铁骑了?开玩笑,纵横四方不败的他们,依靠的可从来不是这唯心防御,没有了那一层,他们还有钢铁一般的身躯!
这可是当初披着羊皮,也能和板甲一较高低的可怕身躯。
野蛮,疯狂,一点也不优雅,没有丝毫的风度,用长枪去杀敌,用双手去杀敌,用决死的碰撞去杀敌,本身西凉人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们身上名为高贵骑士的伪装褪去之后,展现在敌人面前的便是这种如同猛兽一般的凶残。
“我等可是从一无所有搏杀至今,而立于世界绝巅的存在,就算是没有了唯心防御,我们依旧足以纵横天下!”李傕转身看着对面狼狈不堪的罗马精锐,第二十鹰旗军团很强,但这种强大并不可能压过西凉铁骑,那么拼的就是斗志,拼的就是信念。
很不幸,李傕带的这些西凉铁骑,是真正意义上从最为残酷的战争之中杀出来顶级强者,哪怕没有了最大的优势,对于他们而言,只要战斗还在继续,就绝对不会放弃。
“走!”李傕冷冷的看了一眼瓦里利乌斯,他将对方记住了,他知道继续打下去,自己这仅剩的三百多人就会团灭在这里,但没什么好说的,这就是战场,哪怕是最为强大者,也不敢保证自己活到最后,这战场上埋葬了太多的强者。
“不用追了,让他们走吧。”瓦里利乌斯就像是压制了内心的愤怒一样,眼看着李傕他们调头从海面上跑掉,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
“可是……”斯塔提乌斯看着瓦里利乌斯,最后却在对方的目光下停口,而且也没有再问为什么。
【西凉铁骑啊。】瓦里利乌斯看着从海面上远走的李傕,打到最后已经不可能不暴露了,【只有这一次了,我们会和袁家清算,现在还不到和你们清算的时候了。】
“打扫一下战场,将凯尔特人的尸体就地掩埋,将袁家士卒的尸体整理之后,趁冬季发信给袁家。”瓦里利乌斯冷淡的说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