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hq9精彩都市小說 特種兵痞在都市笔趣-第4734章 先天甘露!推薦-8khd7

特種兵痞在都市
小說推薦特種兵痞在都市
“6万亿。”不过,整个拍卖会现场,在针对麒麟之甲的角逐,几乎无数人都坚定不移地认为,在孙龙庆出价3万亿时,那位一直跟孙龙庆争锋相对的黑袍,是绝对会知难而
退时。
谁曾想到,那位黑袍,竟然在孙龙庆出价的基础上,再次翻了一倍。
这样的场面,无论是对于孙龙庆,还是洛长生,亦或者是拍卖会现场其余人来讲,可都几乎是已经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即便是此前因为段浪跟孙龙庆不对头,一直有心交好段浪的洛长生,此刻的面色之上,也不免泛起了一丝凝重。事情到了眼下这个时候,只要不是一个痴呆傻,都应该十分清楚,一旦这个黑袍真有实力拿出那样的金额,购买麒麟之甲,而并不是随口一叫的话,这位黑袍的身份,绝
对超乎想象。
只是,哪怕是他们绞尽脑汁,却也根本想象不到,这位黑袍究竟是谁。
“6万亿?”
孙龙庆咬牙切齿,满目怨毒,对段浪说道。
“你当真以为,我孔雀皇朝的财力,就不如你了吗?”
“也不看看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孙龙庆争?”
“10万亿。”
“哗!”
“不可思议,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啊,这枚麒麟之甲,竟然由150亿灵石,直接竞拍到了10万亿。”“可不是吗?这样的场面,可是无论如何,也太过于疯狂了一些啊,那可是10万亿灵石,相当于华天仙域一个中等势力所有的财富了,有谁会想到,现在这样的价格,竟然
只是拿来争夺一枚麒麟之甲?”“不过,在偌大的华天仙域,怕是也只有孔雀皇朝,才能如此财大气粗了吧?龙庆圣子既然将麒麟之甲的价格,抬升到10万亿灵石,这位神秘的黑袍人,是无论如何,也根
本不可能再参与角逐了吧?”
……
整个拍卖会现场,无数人在此时此刻,可均是忍不住一阵议论纷纷。
“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阁下如此想得到这麒麟之甲,我就不再参加竞拍了。”段浪说道。
“你……”段浪此话一出,整个拍卖会现场,可均是觉得理所当然,唯有孙龙庆这位当事人,面色已经难堪到了极点。他此前叫价10万亿灵石,可没真打算拿出10万亿灵石,而是等着段浪叫价,即便是段浪出得起,也让他真正大出血的,若是段浪出不起嘛,他就直接等着看段浪的笑话了

可让孙龙庆没有想到的是,在自己加价到10万亿灵石时,段浪竟然放弃了对麒麟之甲的角逐?
这对于孙龙庆来讲,可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啊。
虽然孙龙庆一开始,也的确是想得到麒麟之甲,但是,当价格被提升到3万亿之后,他可就没有打算再要……
他是准备等段浪拍得之后,直接出手抢夺的。
但是现在,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要花费10亿购买麒麟之甲?这对于孙龙庆来讲,可是已经十分得不偿失的事情啊。
而孙龙庆此刻这个细微的举动,可是一丝不漏落入现场诸人眼中,整个拍卖会现场诸人,也是瞬间才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他们再看黑袍时,面色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哈哈哈,孙兄,没想到吧,你原本想暗算别人,反而让别人暗算了?”一想到问题的关键,洛长生就忍不住一阵朗声大笑,说道,“这叫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哼。”孙龙庆只冷哼一声,并没有再理会洛长生。
“10万亿,这位麒麟之甲,孙龙庆圣子出价10万亿,还有没有加价的?”
拍卖师目光一一扫向全场,试探着问道。
“10万亿,第一次。”
“10万亿,第二次。”
“10万亿,第三次。”
“嘭!”
“恭喜,恭喜孙龙庆圣子,这枚麒麟之甲,由孙龙庆圣子以10万亿的价格拍得,掌声在哪里?”
“你再废话一句,信不信,我把你嘴撕了?”不过,在拍卖会现场诸人,准备跟随拍卖师鼓掌时,孙龙庆那满腔怒火的声音,却是直接响起,只吓得拍卖师一个哆嗦。
“各位……”
拍卖师连忙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这才对着礼仪小姐一招手,但见一名更加性感艳丽的礼仪小姐,端着一个托盘上前,拍卖师直接掀开托盘上面遮着的绸布,说道。
“这是我们本届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卖品,也是我们八荒拍卖会的镇店之宝,先天甘露。”
“哗!”
“先天甘露,八荒拍卖会,竟然有着先天甘露这样的存在?”
“我的天,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哪怕是一滴先天甘露,由圣皇大圆满步入圣帝的可能性,也要增加百分之三十的加持啊。”
“可不是吗?这先天甘露,不说是在华天仙域,哪怕是在真正的中央星河,修真星辰,也是绝对价值连城的存在啊。”
……
整个拍卖会现场无数人,在一听到先天甘露时,可均是再难保持静默。只要不是一个痴呆傻,都应该知晓,这先天甘露,的确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拍品,而且,无论是价值还是价格,怕是都远远在圣帝之果和麒麟之甲之上,尤其是麒麟之甲
,此前因为段浪和孙龙庆的争夺,将150亿灵石的起拍价,直接提升到10万亿,那现在面对着先天甘露,又将会抬到什么样的天价呢?
只是,激动归激动,这先天甘露,对于现场绝大多数人来讲,毕竟都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真正有资格角逐它的人,在整个华天仙域,一个手的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大家都十分不理解,这个301万亿,就几个是什么意思。哪怕是对这先天甘露志在必得的孙龙庆,此时此刻,也是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