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19u言情小說 《紹宋》-第五十章 菩薩相伴-gt2k8

紹宋
小說推薦紹宋
周遭跪倒一片,眼瞅着还有朝外围扩散的迹象……平心而论,这种感觉有这么一点玄妙,会让人产生某种虚浮的满足感,实际上,赵玖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在下跪的旋涡翻出岳台这个范畴前拔出腿来,然后转向岳台侧面,缓缓走了下去。
除了少数有职司在身要维护祭祀典礼的官员外,文武百官中的大部分都随从了过去。
没办法,按照不知道谁出的混账主意,今日不算,往后两日,文武百官是要陪赵官家一直住在这个岳台大营里诚心祈祷的,等三日祭祀典礼完全结束,方才能随官家折返。
不过,好在御营骑军没有回来,大营中想必还是比较宽绰的,再加上秋高气爽,当做出城散心也未尝不可。
闲话少说,赵官家小心翼翼从一群光头中穿过,力求保证头上前后二十四根冕旒的平衡,而光头们也知机的从两侧蒲团上齐齐转向,俯首行礼,以保持对这位依然是天下公认的最具权威之人的尊重。
然而,号称天下至尊的赵玖行到一半,却忽然在一个熟悉的胖乎乎的光头身前停了下来,然后根本没有转身,便直接脱口而出:“法河……”
“小僧听旨。”很有弥勒佛姿态的少林寺主持法河立即在地上俯首相对。
“朕这些日子读书,听人说有一本佛经,其中有个有意思的说法……好像是唤做《仁王护国经》?”赵玖依旧没有转头去看自己身侧的法河,这不是在拿什么架子,而是他这身装扮着实不方便转身,实际上,此时他脑袋前后二十四根串子都没有任何晃动的,若非声音清晰无语,恐怕其他人还以为是个木偶立在那里呢。“有这本经文吗?”
“好让陛下知道,自然是有的。”法河赶紧相对。“此真经全名唤做《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共有四个版本,流传最广的乃是唐时不空法师所译,那不空三藏法师乃是开元三大士之一,天竺狮子国出身……”
“朕知道狮子国在哪里,天竺东南大岛嘛。”赵玖打断对方,继续肃立询问。“朕是问你,那仁王经中有个说法,讲得是佛祖亲自开口了,只要这个国王是个好王,也就是所谓仁王了,那国家有危殆的时候,他就会派出来五个什么大力金刚菩萨,外加五千大神王来护国……对不对?”
听到这里,赵官家身后文武百官中,不知道多少人心中一起嗤笑,离得最近吕好问吕公相也有些讪讪,因为他家里数代都是信佛的,倒是法河主持周围这么多其他得道高僧,显得一点异样都无,因为虽然他们可以想象接下来这位官家会怎么问,但低着头有低着头的好处不是?
当然,其余的和尚可以装没见过的鸵鸟,但法河却是没法装的,这位因为赵官家看顾,所以比历史上提前数年登上少林寺主持宝座的大和尚不敢有丝毫犹豫,直接扬声而对:“好让官家知道,虽然原文尚可探讨,但无论如何,大意确系如此。”
“那靖康国变时,为什么没有五个菩萨领着五千大神王出来救世呢?”果然,赵官家张口追问,正是这句话。
法河毫不犹豫,依旧伏在地上相对:“那是因为二圣荒悖,任用六贼,文恬武嬉,民不聊生,不在仁王之列。”
这话说的大胆,却是唯一一个可做解释的法门了。
但赵玖意犹未尽,依然追问不停:“那朕呢?朕算不算仁王?还是说这个仁王单指天竺十六国国主,又或者必须得受戒信佛才算?信了道的就不算了?”
许多低头的和尚都松了一口气,但有些人却更加紧张起来,因为结合着这位官家的某些传闻,接下来的回答,恐怕不是‘若皈依我佛则如何如何’这么简单能应对的。
“好让陛下知道。”法河忽然抬起头来,盯着那位官家不喜不怒的侧脸,就在岳台之侧正色扬声以对。“陛下于危难之时受天承命,登临大宝,以正讨逆,行义敌暴,虽未持三宝、受五戒,却正是仁王无疑!”
周围的和尚虽然趴着,却各自色变……这还怎么圆?!
“那朕为何没有看见五个菩萨与五千大神王呢?”赵玖理所当然追问。
“陛下,五位菩萨早已经转世来助陛下了,五千大神王也已经汇聚于陛下龙纛之下。”法河昂然对答不停,依旧没有半点犹豫。“御营五军都统,韩、岳、李、张、吴,正是五位大力金刚菩萨转世!御营二十万王师,其中五千军将,正是五千大神王转世而来……”
赵官家那个位置让人看不到他的面容,但从他身前身后二十四根冕旒,二百八十八颗白玉珠子一起晃动来看,应该是失笑无疑……却不知道是早就料到有此一答,还是如何了。
不过,这不耽误周围和尚们带着一种不知是妒忌还是厌弃的眼光纷纷去看法河,也不耽误赵官家身后文武百官一起去正色去看这个主持。
不管是存心拍马还是一时情急,这和尚能这般利索摸准官家的心思,然后还面色不改的把这话说出来,便已经是个人物了,绝不是之前白蛇风波中被人笑话的‘法海师弟’那么简单。
“陛下!”就在周围人盯着法河的时候,法河主持却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继续抖动下巴肥肉,说出了一番石破天惊的话来。“非止是五位大力金刚菩萨与五千大神王俱在,便是文殊菩萨也已经下凡来了,誓要兴宋灭金!”
“文殊菩萨是大智慧,对不对?”赵官家状若有所思。
“是!”
“那定然是宗忠武了。”赵官家一声感慨。“你不说,朕居然没想到……若非是宗忠武持大智慧、大远见、大毅力在败局之中收拢军贼乱民,为国家守住东京城,淮河以南已然无救,这不是佛祖派下来的文殊菩萨还能是谁?还有汪相公,必然是大愿地藏菩萨转世来助朕的,你们说,汪相公在洛阳,是不是正如地藏菩萨安忍不动?若非是他在洛阳这般安忍不动,尧山那里早就不战而败了。”
法河终于有些慌乱了。
话说,四大菩萨在汉传佛教里面的地位根本就是仅次于佛祖的存在,他为了配合着官家,不顾一切搬出来一个大智慧,本意是要安在这位官家自身上的,谁成想直接变成两位殉节的相公了,而且还一个变俩。
当然了,殉国的相公毕竟是殉国的,与活菩萨相比当然是更容易让人接受的,可若是这般,一个极为浅显的道理是,相公都是菩萨了,那这位官家是个啥?
实际上,莫说是法河了,周围的和尚们,包括身后的宰执文武们全都有些目瞪口呆。须知道,到了宋代,儒释道三家在思想层面与文化层面上已经事实上合一了,不说吕好问这种家族几辈子吃素的存在,随便一个有学问的儒生,都是对佛门典故信手拈来的……又或者是,佛家早已经渗入到了日常生活与传统文化之中,他们如何不懂这其中对答的荒悖之处。
但问题在于,问的人是当朝天子,答的人是禅宗祖庭本代主持……这好像有点挺正式的感觉?
真就一个敢问,一个敢答呗。
不过,好在赵官家没有穷究自己身份的意思,反而继续感慨:“如此这般算来,宋金交战,大宋战死的士卒都能往生极乐了?”
“这是自然!”法河主持恳切做答。
“金军士卒行不义之师,便会在十八层地狱反复煎熬了?”
而稍倾片刻,却又有御前班直来与法河主持交代,官家有旨,晚间将在岳台大营内召见辛苦列阵的诸主持、观主……请法河主持居首,届时率众列席。
PS:一百二十萌了,感谢好吃懒做圈圈熊同学!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