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zmn寓意深刻小說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一百零二章 麻煩一樁樁-m0mbn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杰洛斯居然找白小升要“售后服务”来了,这让白小升听得都是一愣。
“杰洛斯先生,不知是我介绍的什么生意,又是出了什么问题呢?”白小升当即问道。
娜迦莎也看向自己父亲,目光询问。
这之前,她父亲可没跟她透露任何的口风。
“白小升先生,你给我们介绍过东亚大宗生意,你不会忘记吧,主要产品是农作物——油料作物大豆。”杰洛斯道。
白小升点点头,这他自然记得。
东亚大豆今年丰产,他与弗克林家族商定了一个极为公道的价格,华夏几大农商会因此都对他感谢不已。
“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吗,是作物品质不好,还是运输上有什么麻烦?”白小升不解问道。
整个生意,不光是农产品的生意,还包括仓储、运输等等环节。
白小升相当于给整个产业链上百家亚洲、华夏盟友公司,都找到了生意。
那边所有人都振奋不已,并且表示会保质保量完成额定任务。
这些日子以来,白小升安排在那边的负责人甚至不断发送报告,汇报进度。
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杰洛斯摇头道,“产品都是极好的,从仓储到运输各个环节,也非常令人满意。”
“甚至,我们决定在未来十年,都会将东亚那些公司作为相关生意的第一选择。”杰洛斯补充道。
“那既然没有问题,杰洛斯先生,你刚才所说的,什么意思?”白小升倒真是有点懵了。
便是娜迦莎,也一脸费解地看向自己的父亲。
杰洛斯不慌不忙道,“你那些亚洲朋友的一些小疏忽,不在于供给我方的商品上,而在于处理他们自己原有的合作商方面。”
这话真让白小升不知所谓,连娜迦莎都眨眨眼,表示没有听懂。
杰洛斯不再卖关子,开始给两人解惑——
“小升先生,众所周知,东亚、北美都盛产大豆,不过出于囤货或者其他原因,也互相作为主要销售地。”
“你那些东亚朋友大多原本与北美西部地区的农场、农庄合作,只不过没有如此集中规模,而是分散进行的。你把他们给我这边推荐过来,那他们原本与北美的生意也就中断了。”
杰洛斯又道,“小升先生,你是不是给米卢特洛斯家族介绍过在北美西部地区的农牧渔生意。”
白小升不多想,直接点点头承认了。
他确实介绍过北美白家与米卢特洛斯家族的合作,北美西部有许多农场农庄,农作物也是主要输出商品。
但是,交易的作物可不包括大豆,这一点白小升非常清楚,除非白家等华裔家族背后又与米卢特洛斯家族私下合作。
不过那样一来,白小升绝不允许,跟白家等盟友就算是一拍两散。
毕竟白小升早就定好了,他可以不要酬劳,但凡事从他这里拿到生意的都不可以节外生枝。
虽然弗克林家族生意主营美非两洲,给米卢特洛斯家族介绍北美生意看似不妥,但白小升也相应的给弗克林家族安排了一桩在东欧的生意,就是科里森在内的一大批科技公司、科技联盟的生意。
双方当初是同意的,也是认可的,可谓动态之间的平衡。
“这件事与东亚那边的问题有关吗,杰洛斯先生?”白小升明确道,“北美白家为首的华裔家族他们的农庄作物可是不包括大豆这种油料作物的,并不与你们的生意构成冲突!”
“这我知道。”
杰洛斯一笑,示意白小升不要误会,又继续道,“但问题就在于,米卢特洛斯家族过去接受你安排的生意后,发现了在北美滞销的大豆,而且收成极好。”
“于是,他们去向当地其他农场主大肆收购,并且提前运往我们要输送的地区。”
“你东亚那些商界朋友,在备货运输的时候,又恰好耽误了我们一天的海运时间。”
“现在的问题是,米卢特洛斯家族的大豆会先于我们抵达目的地,到时候,我们就会面临着滞销在内的诸多问题。”
杰洛斯这番话,总算是让白小升、娜迦莎俩人彻底明白了内情。
东亚那边的农商,以往与北美农商进行各自的商品交易,而杰洛斯的弗克林家族是全球采购。
白小升牵桥搭线下,东亚农商开始集中供应弗克林家族,而致使原有生意伙伴——北美农商存货严重。
白小升帮着米卢特洛斯家族发展北美西部生意,结果让他们额外发现了这个“机会”,抢先收购作物,与弗克林家族竞逐市场……
从而导致了弗克林家族将面临巨大损失。
这里面,米卢特洛斯家族并没有攻击白小升为弗克林家族促成的生意,也没有违反约定跟北美白家在内的华裔家族做超出预计的生意。
他们完全没有问题。
白小升不可能去跟米卢特洛斯家族说,让生意停摆。
而另一方面,确实是因为白小升介绍的东亚农商给弗克林家族,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并且由于集中备货,导致了弗克林家族要落后于米卢特洛斯家族那边,还即将面临巨大损失。
现在,杰洛斯来问白小升怎么办,找他问责,也情有可原。
娜迦莎也看向白小升,在这件事上她也是为自己家族觉不平。
白小升皱了皱眉,感觉这件事确实有点难办。
首先,弗克林家族遭受这般损失肯定是不应该的。
其次,米卢特洛斯家族发展第三方生意是正当合理,也无可指摘。
最后,确实是自己这边存在一些意外情况,而导致这些发生。但要说就此让自己人承担损失,那无疑会极大打击自家商盟同伴的积极性。
这件事,着实有些不好办了。
“关于这件事,不知道杰洛斯先生,您是怎么想的?”白小升先试探杰洛斯的态度。
杰洛斯平静笑道,“我若说为一些大豆,特意飞来北欧与你见面讨论损失,似乎是太过于大题小做了。但事实上是,这绝不是一件小事。蝴蝶效应,小升先生听过吧。”
著名的混沌理论,白小升自然懂。
“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北美的一场龙卷风。指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白小升凝视对方道。
“现在,正是这点大豆生意,要撬动我们价值千亿万亿的生意。”杰洛斯道,“我们原计划供应一个国家大豆作为主油料作物,如果被米卢特洛斯家族抢先一步,那就会面临我们与该国原有契约失效,米卢特洛斯家族一旦知晓我们是免费的,同样也会免费赠予,来破坏我们跟对方的约定。我们的农作物扶持计划,可是用来换取矿山、港口使用权的。而这方面出问题,那么我们先期投放的概念股,就会受到冲击。股市一落千丈,损失不可估量。”
白小升也深谙此间无小事。
杰洛斯道,“除此之外,我们在其他几个地区,也以大豆等作物换取合作,一旦出了问题,都会导致连锁反应。”
说到此处,便是杰洛斯都神思一凝,与白小升道,“所以说,这已经不是一些大豆的问题。白小升先生,你懂吗!”
“虽然就算是全部生意付之东流,对于我们家族而言也不过伤及皮毛,至多只是出点血罢了,但是我们会从一地的损失,变成一洲的商业竞争失利,到时候连锁效应滚动,这场两族相争都或许因为这区区的大豆买卖而变成胜负易主!”
杰洛斯说的很是严峻。
能让这位世界大族一族之长如此严肃,情况也着实不容小觑。
娜迦莎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白小升也感到心中一抹凝重感。
他要的不是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斗出胜负,分出高下,他不是在两边押注,而是希望双方都保持强大,好与双方做生意。
他也不希望这场纷争如此快的结束,他需要双方保持对他与他这边生意的需要。
最后,如果因为他这边的原因,而导致弗克林家族失利,不用对方挟私报复,他的原有计划打算都会付之东流。
那些摩拳擦掌的商盟伙伴也会因失去机会而变得大失所望,分崩离析。
“杰洛斯先生,你想让我怎么办?”白小升先寻对方底线。
米卢特洛斯家族那边,白小升毫无理由去干涉,因为对方也有行事底线,白小升硬要插手,同样天平失衡,后果同样不堪设想。
甚至,白小升一旦做出偏向弗克林家族的任何举动,都是极大麻烦。
杰洛斯缓声道,“我自然希望白先生能够阻止对我们最不好的结局发生,要么给米卢特洛斯家族制造麻烦,要么帮我们制造机会。”
白小升不语。
杰洛斯继续道,“当然,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了。又或者,你能为我们把失去的一天海运时间给抢回来这也行。反正他们的船在路上,我们的也一样,只不过差了一天时间而已。”
杰洛斯这番话,分明就是逼迫白小升作出选择。
白小升沉默不语。
果然想在两大家族之间左右逢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随时都可能倾覆。
“能让我,回去考虑一下吗。”白小升终于开了口,“下午我会给您答案,不会耽搁任何事情。”
杰洛斯闻言,微微点头,看一眼娜迦莎,“代我,送送白小升先生。”
娜迦莎闻言点头。
白小升起身跟杰洛斯道别,在娜迦莎的陪伴下离去。
杰洛斯凝望白小升背影,目光意味不明。
这离开路上,娜迦莎跟白小升道,“这一次,我父亲与你说这些,我此前竟都不知道,但这事真的很严重,希望小升先生你能尽快想出办法。”
如果白小升解决不了,那想来问题会很严重,弗克林家族对白小升绝对会改变态度。
白小升跟娜迦莎一笑道,“会有办法的,娜迦莎小姐。”
现在,白小升需要静下心来,让红莲帮忙梳理出可行方案,再测算可预估的后果。
娜迦莎安排车,亲自把白小升送回了酒店。
一路无话,到了酒店之后,白小升便与娜迦莎道别,独自回了房间。
林薇薇、雷迎现在忙得不可开交,人都在外面,白小升也没有召他们回来帮忙,而是独自在床上闭目养神,一边形似打坐,一边在脑海之中飞快思索对策。
个把小时后,几个可以称之为解决方案的办法成型,但都没有尽善尽美,总归是要损失掉一些东西的。
白小升也很无奈,却毫无办法。
终究他也不是神,想了许久,他也有种头晕脑胀的感觉。
“也只能把带来问题最低的办法,先拿来救急了。”白小升沉吟许久,等冷静一些,开始下了决定。
随后,白小升拿起自己的手机,准备给娜迦莎打去电话,联系杰洛斯。
还是让杰洛斯来选择,是否接受这个解决方案。
可就在白小升将要打出这个电话之际,一通电话打了进来,看到这来电显示的名字,白小升不由得目光一闪。
是雅米打来的电话。
白小升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了雅米的声音,“小升先生,我们家族遭遇到了一点麻烦,我父亲让我来问问您这边,可有办法?”
白小升顿时无语。
今天到底怎么了,两大家族都有麻烦,都来问他……
这该不会也与他提供的生意,有什么关系吧。
“你说说看,雅米小姐,是什么麻烦。”白小升不动声色问道。
雅米在电话里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还真是白小升给介绍生意的几个地方,不过与白小升介绍的生意又无关,是米卢特洛斯家族自己在那边的买卖出了问题。
白小升暗暗长出一口气,对电话里的雅米道,“这件事我愿意帮忙,谁叫咱们是朋友呢,不过你得让我好好想想。这样吧,一会儿回你电话!”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