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z1r精华玄幻小說 夢迴大明春 王梓鈞-397【無立足境,是方乾淨】推薦-xh1cu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南京东郊,紫金山,灵谷寺。
寺名乃朱元璋钦赐,并册封其为“天下第一禅林”。
只要亲自来此一趟,便知朱元璋为啥取这名字。左右皆为群山峻岭,寺院坐落于山谷间,清净幽远,灵气十足。
朱厚照踱步走在前方,王渊携妻带子跟随,张永和江彬亦随侍左右。
“这是个好地方,”朱厚照非常满意,“我要在此住上十日,令寺中准备精舍。但不要打扰香客,也别禁止善男善女拜佛。”
张永抢先说道:“老奴这就去办。”
江彬不好再争,只能作罢。
皇帝巡幸在外,二人争宠日盛,便是朱厚照都感觉出来了。因此接下来的苏杭之行,苏州由张永安排,杭州有江彬安排。
王渊对此无所谓,跟着旅游便是。只要皇帝到了杭州,他就带去市舶司,让朱厚照亲眼看看海贸之暴利。
“阿爸,抱抱!”
一路从城中漫步而来,王策已经走乏了,张开双臂想被抱着走。
王渊将儿子高高举起,让他坐在自己脖子上,王策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
宋灵儿无聊得打哈欠,这种破地方有啥好看?
若论清幽,贵州城方圆十里,到处都是竹林相连,比这灵谷寺舒服得多。
不多时,众人来到庙门口。
虽说朱厚照不让扰民,但又怎么可能?灵谷寺早就清场了,别说普通香客,便是想要伴驾的南京官员,都被张永、江彬给统统挡回去。
但是,还得装作一副正常样子。知客僧“淡定”将他们领入,里面偶尔有“香客”来往,一切只为让皇帝享受平常人的生活。
张永和江彬事先有安排,王渊同样有安排。
王渊看似随意欣赏景致,却把皇帝带到一面墙壁,故作惊讶道:“公子,这里竟有一方诗壁。”
“哦?让我看看。”朱厚照果然凑过去。
那面墙壁有一半抹着石灰,另一半镌刻诗作。谁人都能在石灰壁上写诗,但只有才子和大官的诗作,有资格被特意镌刻保留,而石灰墙壁则定期粉刷一次。
朱厚照负手立于壁前,仔细欣赏一番,发现有的诗词确属上乘,有的诗词却拙劣不堪。
张永早就准备,竟然现场研墨,捧着毛笔给皇帝:“公子何不题诗一首?”
江彬郁闷得直翻白眼,他只会带皇帝吃喝玩乐,对此等风雅之事还真没啥研究。
朱厚照略一思索,挥笔写道:“山幽谷静秋高爽,十代禅林古道场。正德今日到此地,佛对我说桂花香。”
“公子好诗才!”张永大赞。
朱厚照笑着把毛笔递给王渊:“二郎也来一首……二郎,你在发什么楞?”
王渊指着其中一首旧诗说:“公子,我想起一位忘年交。”
“何人?”朱厚照好奇道。
王渊说:“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唐寅唐伯虎。”
朱厚照迷惑道:“有这人吗?哪年的进士?”
王渊回答道:“他本是应天府的解元,因卷入科举舞弊冤案,被朝廷罢黜为吏。前几年,宁王慕其才名,还召唐寅去做幕僚。唐寅觉察到宁王反意,便装疯卖傻,险之又险的逃回家乡。”
朱厚照笑道:“也是个有趣之人,他现在何处?”
王渊说道:“目前正在杭州。”
朱厚照说:“等到了杭州,可招其来见,我也领略一下江南才子的风范。”
王渊指着墙壁上的那首诗:“公子且看,此诗乃程敏政所作。当年他对唐寅颇为赏识,又恰好主持会试(非主考官,代表礼部经办会试)。舞弊案虽被证实乃诬告陷害,但程敏政出狱之后四天就死了,被追赠为礼部尚书。唐寅却无人为其翻案,被剥夺功名至今。”
朱厚照读那首诗:“钟阜东来一径深,偶因名胜访祇林。鸟衔桂子僧前落,帘捲山光户外侵。万里长江供远望,六朝遗迹助豪吟。重来更有他年约,肯为尘缘负赏心。”点头赞许道,“诗写得还算不错。既已定论是冤案,那便恢复唐寅功名,前提是他要名副其实,且等我见了再说。”
王渊拱手道:“公子圣明。”
朱厚照笑骂:“哪有公子称圣明的?做戏也不晓得做全套。”
就在此时,一个和尚慢悠悠过来,合十说:“阿弥陀佛,诸位施主好兴致。”
张永低声介绍:“公子,这是本寺主持云山禅师。”
朱厚照也跟着合十:“禅师安好,我特来问禅。”
云山禅师高深莫测道,微笑道:“禅不可问,亦不可说,只能自己参悟。”
朱厚照觉得这都是废话,他还是更喜欢密宗,啥都能讲得清清楚楚。当即反问:“既然禅不可问,更不可说,那为何有禅师?禅师,禅之师也。你不能做我的参禅老师,那边没资格称为禅师。”
云山禅师不悲不喜,说道:“施主好辩才。”
朱厚照问王渊:“二郎可知什么是禅?”
王渊突然想起《红楼梦》里,贾宝玉的那几句偈语,挥笔在粉壁上写道:“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
云山禅师赞道:“这位施主有禅性,乃我辈中人也。”
这几句的字面意思,可胡乱概括为:禅的初级境界,是刻意寻求参悟。禅的高级境界,是自然而然参悟。禅的终极境界,是无所谓,方为大彻大悟。
听到和尚的赞叹,王渊笑问:“禅师认可此句?”
云山禅师说:“然也。”
王渊突然挥笔又补了一句,乃林黛玉的偈子:“无立足境,是方干净。”
云山禅师顿时尴尬无比,合十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这补的一句,即禅的超级无敌境界,是不讲什么大彻大悟,正好与六祖慧能“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暗合。
云山禅师当然知道六祖慧能,只不过在关键时刻,还是被文字游戏给绕了进去。
“哈哈哈哈!”
朱厚照放声大笑,拍手说:“有趣有趣,二郎还有慧根呢,不如哪天去做做和尚。”
宋灵儿本来一直没说话,此刻出言道:“不许!”
朱厚照顿时笑得更大声,笑完之后说:“走吧,禅师,先去吃斋饭,填饱了肚子再一起参禅。”
云山禅师被王渊一通教训,不敢再故作高深,恭敬道:“几位施主请。”
一连在灵谷寺住了好几天,王渊收到王阳明的来信,信中只有一句话:许泰、魏彬至南昌,胡氏后人遭拷打而亡。
王渊当即把信烧掉,脸上露出冷笑。
许泰、魏彬真是想钱想疯了,竟然活生生打死南昌胡氏之人。
胡俨,字若思,南昌人,《明太祖实录》、《永乐大典》的总裁官,他的后代居然被拷打致死,朝中文官知道了肯定会炸!
而王阳明的潜藏意思,便是南昌很多文官家眷遭殃。毕竟连胡俨的后人都惨遭不测,哪还会放过其他官宦世家?
许泰、魏彬死定了,而南昌的土地清丈,也能因此顺利展开了。
许泰和魏彬,将会顶在前面吸引仇恨,王渊只需因势利导便可。这个时候的南昌士绅,早已被搞成惊弓之鸟,哪还敢跳出来反对清丈田亩?
毕竟,京兵拷打脏银,直奔富户而去。这番遭殃的,跟反对清田的,实乃同一拨人!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