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h7d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黑騎 起點-第1180章 冰山行動 中-a50uz

黑騎
小說推薦黑騎
至于克瑞斯为什么不那么做……因为他在战斗开始不久便感应到地底突然爆发出了一道五阶的气息,而地底只有盖娅和吴奇两人,不是盖娅,那只能是吴奇。
克瑞斯很清楚冰山行动的作战方针,只要与至高三院军队的正面战场上出现疑似五阶神皿的气息,第四王座阿撒就会带着两名其他王座传送到战场附近,以数量优势围剿敌军并夺走神皿。
如果身负五阶神皿气息的人是至高三院的任意一人,克瑞斯都会毫不犹豫地远程联系后方的阿撒,全力夺取神皿以斩获功劳。可偏偏这个身负五阶神皿气息的人是吴奇,令他在联系阿撒之前犹豫了那么一刻。
而就是短短的一刻,地底的盖娅先他一步联络了阿撒。战场附近的某片天空已然打开了虚空的门扉,由阿撒带着两位王座传送到了离战场不远的地方。
他克瑞斯是天启深渊的第九王座,是四阶生命,是黑源海的掌控者。在卡赞的威胁与帝座的利诱下,他除了一心向死,否则绝无可能背叛天启深渊。但即便如此,克瑞斯也永远记得他曾经的主人吴奇,记得黑骑的同伴们。
“抱歉,我所能做的就只有将战场推离你所在的地方,毕竟在现身的只有我,没有我的指示,阿撒他们找到你的时间也会尽可能延长……”
克瑞斯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黑暗里前晃过的全是和主人吴奇并肩作战过的日子,睁开眼睛眼前则是喷射熔火全力攻来的秋垣。
“剩下的靠你自己了,主人。”
克瑞斯心里落下最后一句话,凝聚体内仅剩的四阶能量,对着扑面而来的熔岩火龙释放而去!
天空中骤然冻结出一朵直径一百米的瑰丽冰花,与巨大而粗壮的熔岩火龙撞在一起。刹那间热冷气流对冲爆发出骇浪般的滚滚白气,暴躁的火之巨兽在其中挥舞巨臂,敲碎无边的冰之结晶,然后仰天长啸!
碎裂的冰菱之雨洒落而下,旋即克瑞斯的身体穿透缕缕白色的烟丝,背朝地面坠落而去。
能量最先耗尽并败北的人,是克瑞斯。
秋垣悬浮在空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数百度的热。他那明亮如太阳的胸膛飞快地黯淡下来,皮肤显得通红而无光。
秋垣的身躯已经承受不了继续施展“火之炉心”,幸好克瑞斯在这最后一击下败了,否则他就得考虑是否与克瑞斯同归于尽。
“真的是运气好,这都能险胜……”
秋垣把他的胜利归功于运气,毕竟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他的正面战斗力都不可能是拥有四阶“无限零度”的克瑞斯的对手。
但秋垣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还有两双眼睛正在战场附近的某个角落紧盯着他,蠢蠢欲动。
“这个人类将军身上没有五阶神皿的气息, 他统领的军队内也不像是有的样子。我们还要动手吗?”卡赞,现化为“菲尼克斯”的十三王座对旁边的异虫王座阿撒说道。
阿撒歪了歪脖子,骨骼处发出咔咔的声音。它淡淡地道:“动手吧,目标要么在徐放那边,要么在我们这边。”
言下之意,他们这边决不能放人离开。
天空上,秋垣的身体渐渐恢复原状。地面上那些失去将军的天启深渊兵卒却没有后撤,继续对第三集团军穷追猛打。
“你们这群未开化的东西,还不逃是想全死在这吗!”
秋垣俯瞰大地放声大吼,他声震数里,震得地上的数万瘟疫种身体猛然僵硬,追击的动作齐齐停了下来。
一时间,所有瘟疫种的目光都转向天空上的秋垣,它们有的膝盖一跪伏下身子,有的还龇牙咧嘴,但停住的动作却将其心底的恐惧暴露无遗。
只有极少部分的瘟疫种并没有被秋垣吓住,但当它们显露出一丝丝要进攻的意图时,它们一扫视四周就发现周围是远胜它们数量的选择停下的瘟疫种。
这些能生存至今并有着不弱实力的瘟疫种皆不缺乏智力,它们甚至明白枪打出头鸟的道理,遂到最后,数万瘟疫种的大军之中都没有一只瘟疫种上前吗,来挑这沉重的大梁。
秋垣见状,紧绷的心弦稍稍松了些。
“唤兽灵性”能够沟通并说服异能有效范围内的三阶动物,就算有个位数的三阶瘟疫种不服,他只需单手触碰就能直接消除它们的敌意。
之前是因为有十三王座级别的统领在,所以“唤兽灵性”效果不佳,秋垣也就没用。如今克瑞斯已倒,解决这些没有王座统领的瘟疫种对他而言易如反掌。
危机解除,下一步就是原路返回,与一直不见踪影的右军和左军汇合了。
想到此处,秋垣心里忽然有阵没由来的担心。他向第三集团军所在的方向一转身,却没料到一个金发血衣的俊美男子豁然闯入他的视野。
两人瞬间贴得极近,秋垣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空间。
卡赞的拳头犹如一枚高速旋转的炮弹,轰地挺进秋垣的胸膛。
灼热的鲜血猛地溅洒在卡赞和秋垣两人的脸上,秋垣还有点懵,似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还有刚才巨响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串记忆唰地闪过秋垣的脑海,让他一下子就响起了悬鹰军部给他看的那张画像。
画像和眼前人,是一模一样的脸。
“是你,卡赞……”
秋垣下意识地开口,结果大量的鲜血涌上喉咙,直接从他的牙齿缝里喷了出来。
他吐了一大口血,鲜血如河,瞬间流满了下巴、脖颈、胸膛。
“你知道我的身份?”卡赞似笑非笑地道。旋即他的脸色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抹狰狞撕破轻笑的面具,跃上他俊美的面容!
啪的一声,卡赞狠狠地抽出自己染血的手臂!秋垣胸膛上那刚刚被堵住的伤口这下跟喷泉般激射出巨量的鲜血,仿佛要把他体内的血喷空一般!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