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uln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宋煦》-第三百零五章 走人(第三更,求訂閱)展示-duevt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眼见苏颂要不顾一切,政事堂陡然紧张无比。
来之邵作为刑部尚书,果断站到了章惇身前,挡住了那些侍卫,抬手向苏颂,沉色道:“苏相公,本官是刑部尚书,本官反对!”
他说的是‘本官’,而不是下官。
李清臣脸上一片肃然,跟着道:“苏相公,朝廷法度,尤其是‘祖法’,没有宰执罢黜参知政事的规矩,以私卫扣押参知政事,形同谋逆!”
李清臣用‘祖法’二字,是直接当面嘲讽,俨然撕破脸了。
沈括在边上看的是心惊肉跳,哪怕是熙宁年间,‘新旧’两党势同水火,也不曾出现这般对峙决裂的情况。
这是不死不休吗?
苏颂要以私卫强行带走章惇,这是一种表态——不计后果的保韩宗道!
章惇面色泰然,看着苏颂,凛然不惧,喝道:“如果你失了分寸,我就将你一起送走!”
章惇脾气向来宁折不弯,他语气铿锵,夹带着无穷愤怒。
眼见章惇要连着苏颂一同出手,蔡卞情知章惇心中多年的怨恨已经涌起,再不想办法就真要出事情了。
他对外面一个小吏示意,而后深吸一口气,站到苏颂与章惇中间,以平和的语气说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让外面的人知道,朝廷的脸都丢尽了!各退一步,韩相公告假。章相公就此罢手。”
“不可!”
不等苏颂缓口气,章惇断然拒绝,道:“暴徒火烧翰林院,科考的考题被烧,这次会试作罢。”
章惇说的是‘作罢’,不是作废,作废还能重考,‘作罢’意味着这次会试就不再进行了!
苏颂,韩宗道神色惊变,终于明白章惇要干什么了。
‘作罢这次会试’只是由头,章惇是要借着这件事,推广书院,为‘新法’培养人才,垄断人才!
苏颂目光冷硕与章惇对视,作为老对手,他心里隐约觉得,蔡京那道‘废除科举’的奏本,或许已在章惇心里生根!
他在试图废除科举,这是第一步!
韩宗道没有苏颂想的那么多,怒视章惇道:“科举是国朝第一等大事!考卷被烧,那就重考,岂能作罢!开封城里上万士子,今天已经火烧了翰林院,你还想他们干出什么事情来?”
章惇剑眉凌厉,道:“他们已经火烧了翰林院,不严惩,他们就能杀入六部,杀入皇宫!”
“你!”
韩宗道被气的脸角扭曲,一句话说不出来。
章惇抓着这件事不放,是决心要乱来了!
韩宗道知道他不是章惇的对手,转头看向苏颂,道:“苏相公,作罢这次科举,我决然不同意!政事堂票决吧。”
政事堂票决的规矩,以多胜少,现在是苏颂,韩宗道与章惇,蔡卞四人,二対二,但苏颂是宰相,他有决定权!
苏颂没有回应韩宗道,猛的转头看向门口的禁卫,喝道:“还等着什么?”
苏颂侍卫队押班一脸肃容上前,向着章惇道:“章相公,不要为难下官,请。”
章惇脸色越发严厉,眸光决然,坚定的道:“你这样做,无非是逼陛下表态,好!就去垂拱殿,今天,你我,必须有一个人离开政事堂!”
苏颂双眼怒睁,手里拐杖颤抖的握不住。
当前‘新法’推行的轰轰烈烈,‘开封府’已经取得很大进展,其他方面正在有序缓步推进,官家断然不会允许章惇,蔡卞等人在这个时候离开,那等于是‘旧党’等反对派胜利,是废除‘新法’前奏!
所以,在章惇与苏颂,‘旧党’与‘新党’的选择上,几乎不用思考就知道赵煦会选哪一方!
政事堂内,静的落针可闻!
蔡卞神情凝重,他一直在极力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却还是来了!
他知道,如果要官家选,那必然是选择他们。但苏颂,韩宗道在朝,不止是面子,还有就是缓和‘旧党’对‘新法’反扑,平衡朝局。
苏颂,韩宗道这一去,朝廷失衡,朝野动荡,‘旧党’固然在朝中无人,可阻碍,破坏同样会再无所顾忌,着实得不偿失!
李清臣,来之邵等人同样明白,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去了两个相公,会在朝野掀起多大的风波,对‘新法’造成怎么样的破坏。
他们沉着脸,盯着已然决战,要分出‘胜负’的两位当朝大佬。
沈括越发心惊,这种情形,他做梦都想不到。
‘是熙宁年间的延续,双方的仇怨有这般深了吗?’沈括心里抑制不住的自语,同时还在担忧。
这只是缩影,全国范围内的‘新旧’两党同样在争斗,政事堂这里决出胜负,不代表全国就消停了,党争只会更加酷烈,陷入无止境的旋涡中。
‘新法’的推行,可以预见,必然将会引来疯狂报复,举步维艰!
就在这时,陈皮缓步出现在政事堂门口。
剑拔弩张的气氛,没有因为他的出现稍有缓解,反而越发紧张。
苏颂,章惇猛的转头看向他,似乎等待着他的话,分出这场‘胜负’。
李清臣,来之邵等人更加忐忑不安,固然心里认为官家会站在他们这一边,但是万一呢?
陈皮看着他们这副情景,心里是一惊,本以为是如往常的争执,但看这个架势,似乎是要你死我活,这些大人物,表情一个比一个严肃,仿佛要吃人!
陈皮强自镇定,抱着浮尘,淡淡道:“官家口谕。”
众人即便再不情愿,还是互看看了一眼,神情越发不善,压住内心情绪,转过身,抬手道:“臣等领旨。”
陈皮抬起头,模仿着赵煦的声音,道:“你们是觉得朕太闲了?要给朕找点事情做?还是说我大宋已经清平无事,你们都闲的可以回家养老了?”
苏颂,章惇等人听着赵煦的斥责,神色动了动,躬着身,没有说话。
陈皮瞥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冲击翰林院,火烧会试考卷,古来仅见!命刑部主理此案,查清奏禀,没有查结案之前,此次科举作罢。发生如此大事,宰相难辞其咎,罚俸半年。刑部尚书来之邵,御史中丞黄履临事搪塞,罚俸半年。李清臣,沈括作为大小主考,护考卷不利,降级一等,革去主考之责,留职候命。数千人冲击翰林院,火烧翰林院,前所未闻,开封府首罪,准予知府告归。其他诸事不再追究,亦不得追究。钦此。”
众人听着这道口谕,蔡卞,李清臣等人是松口气,有官家发话,总算是压住了这件事,不会继续坏下去,不可收拾。
同时他们也明白,这件事,只能到这里,章惇不得做更多。
简而言之,章惇不能继续对付苏颂,要求将‘旧党’大佬们一波送走。
李清臣,来之邵等人没有在意口谕里的处罚,心里多少还有些可惜,纵然十分危险,他们隐隐也期待将这些反对派彻底扫除朝堂。
韩宗道则内心愤怒无比,在他看来,这道口谕,是完全站在了章惇等‘新党’一边!
他们这边,苏颂这个宰相被罚俸,一旦有事,必然群起而攻之!而他呢,居然准允告归!
其实就是罢官!
这不就是章惇的目的,要他走人,给曹政腾位置吗?
闹了这么大一场,还是如了章惇所愿!
苏颂闭着眼,深深吸了口气,睁开眼,面上如梦初醒,等陈皮走了,这才缓慢转向章惇,默默一阵,道:“你是怎么说服官家的?”
众人一怔,蔡卞等人忽然间醒悟过来。
是啊,这么大的事情,送走一位参知政事,位置险要的开封府知府,章惇不可能不事先与官家沟通!
韩宗道本来怒气勃发,听着苏颂的话,跟着清醒过来,不自禁的喃喃自语的道:“是官家的意思吗?”
韩宗道并不傻,有些事情,未必是章惇的主意,垂拱殿那位官家,更有想法!
章惇感受着众人的注视,淡淡道:“开封府试点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韩相公未尽丝毫心力,反而一直在左支右挡,阻碍新法,本官是一忍再忍,三忍,而今已不能相容!我希望苏相公慎言,陛下英明神武,睿智仁孝,岂可随意言及。”
苏颂明白了,眼皮抬了抬,抓着拐杖,慢慢离开。
他什么都没说。
韩宗道没了愤怒,沉默良久,长叹一声,看着章惇,蔡卞等人,神情落寞的道:“罢了,争来争去,终归到头一场空,我就看着你们怎么将大宋掀的天翻地覆……”
韩宗道说的‘一场空’,自然不会是说他们自己,而是章惇等人。
一如王安石当初,争来斗去,最终还是一场空,满世骂名,郁郁而终。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