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jwr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武俠之拳傾天下》-第五百二十章 天京姜家熱推-xmcsf

武俠之拳傾天下
小說推薦武俠之拳傾天下
就在谢垣鸿和谢晓楼父子两个人正在房间里面暗中观察并且讨论魏无忌的时候,在神铸山庄内的另外一处房间内,同样也有两个人正在暗中观察魏无忌,并且讨论着一些与他有关的事情。
与谢垣鸿和谢晓楼父子两个人相同的是,待在这处房间内的两个人从外表看上去也是一个年长、一个年幼,年长的那个大约在四十五岁左右,年幼的那个则大约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不过房间内的这两个人与谢垣鸿和谢晓楼父子两个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父子,而是主仆!
当然,将这两个人的关系简单概括成主仆也不太合适,因为年长的那个人只是在年幼的那个人父亲手底下做事而已,可以算是年幼那个人父亲的家臣,却并不是年幼那个人的仆人下属。
当魏无忌的身影从他们两个人的眼角里面消失不见以后,他们两个人便同时将目光给收回。
年幼的那个人便先一步开口问道:“这个人就是前段时间在整个大卫王朝江湖当中闹得沸沸扬扬的魏无忌?如今一见倒也确实算得上是名副其实,六叔你对这个魏无忌有什么看法?”
年幼的那个人虽然口中称呼年长的那个人为六叔,但是对方实际上与他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而他之所以会称呼对方为六叔,只是因为年长的那个人名为姜六合而已。
而年幼的那个人自己则名为姜无相,今年不过才二十四岁,就已经名列人榜的第二十四位!
虽然姜无相与谢晓楼都处于人榜的第三个层次,但是姜无相的位置要比谢晓楼更加的稳固。
因为姜无相当年打败的可是正儿八经的罡气境界初期武学大师,而不是如谢晓楼那般打败的只是刚刚才踏入到罡气境界初期的存在,因此姜无相从来也不觉得谢晓楼可以与自己相提并论。
而姜无相之所以敢这般瞧不起谢晓楼,不单单只是因为他的实力和人榜排名都要更在谢晓楼的上面,还因为他背后的那个恐怖家族,大名鼎鼎的天京姜家!
天京姜家与神铸山庄同样都属于江湖一流势力当中最顶尖的存在,天京姜家的家主也与谢垣鸿一样是已经到达罡气境界顶峰的大高手!
并且天京姜家在传闻当中与大卫皇室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最主要的是对于这样的流言大卫皇室也没有人出来予以驳斥,因此哪怕是在大卫王朝的都城天京,姜家也有着相当不俗的地位!
自身的武道天赋和实力都要远超绝大多数同辈武者,又出身于要实力有实力、要背景有背景的天京姜家,姜无相自然是有本钱可以瞧不起其他任何人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姜无相做出打伤神铸山庄守门弟子的这种事情时,对于十分熟悉他的人来说这绝对不算是什么太过惊世骇俗的事情。
没错,前两天将神铸山庄的守门弟子给打成重伤的那个来自于天京的公子哥,就是姜无相!
而姜无相之所以会将那位神铸山庄的守门弟子给打成重伤,原因其实简单的根本就令人不敢相信,只是因为姜无相觉得那位神铸山庄的守门弟子看向自己的眼神令他非常不爽而已。
于是姜无相便果断对那位神铸山庄的守门弟子出手,可怜那位守门弟子才不过是后天境界,又如何能够挡得住位列于人榜第二十四位的姜无相呢?
不过索性姜无相虽然对于那位神铸山庄守门弟子的眼神感觉到非常的不爽,但是他的理智还没有完全的丧失,他也知道不能够在神铸山庄打杀掉神铸山庄的弟子。
因为他若是那样做的话就等于是在逼谢垣鸿亲自出手杀他,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位守门弟子才得以保全性命,否则若是换做在其他场合的话,恐怕姜无相早就已经将他给打杀掉!
但其实那位神铸山庄的守门弟子看向姜无相的眼神当中更多的只是好奇而已,毕竟姜无相的人榜排名还要在谢晓楼的上面,因此神铸山庄的弟子会对他感觉到好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那位神铸山庄的守门弟子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好奇眼神居然会给他带来如此严重的滔天大祸!
要知道当魏无忌进入神铸山庄的时候,那位接待魏无忌的神铸山庄守门弟子的眼神当中可是也饱含着异样,但是魏无忌最终也没有将那位守门弟子给怎么样,不是吗?
不过从姜无相打伤神铸山庄守门弟子的这件事情当中,也可以验证出魏无忌一直以来都坚信的那句话果然是正确的,混迹江湖最重要的就是自身的实力!
如果那位神铸山庄的守门弟子是谢晓楼的话,那么就算是他的眼神当中蕴藏有各种含义,姜无相都是绝对不会对他出手的!
江湖不是慈善场,在这里人善未必会被人欺,但是人弱就一定会被人欺负!
而这也正是魏无忌一直以来都在孜孜不倦追求着变强的原因,若是有朝一日发生这种情况,他魏无忌一定要做欺负人的那个,而不能做被人欺负的那个!
说回到房间内,在听完姜无相的问题以后,姜六合微微思索了片刻,随后沉吟说道:“先前出现接待魏无忌的那个老人乃是神铸山庄的内务长老王九,罡气境界中期的武学大师。
王九此人尤其擅长轻功和身法,但是刚刚在王九出现的一瞬间,魏无忌就已经有所反应,这足以证明魏无忌这个人的实力绝对要远远超出寻常先天境界武者的范畴。
再加上这魏无忌乃是草莽出身,年龄又只有十八岁,可以说是前途无可限量,少主若是没有必要的话,最好还是不要与此人发生冲突为好。
而且依照我的估计,人榜第四十一位绝对不能够体现出来魏无忌的真正实力,他未来的人榜排名应该还会继续再往上升,但是具体会升到哪一步,我就不敢对此妄下断言。”
姜无相闻言眼神当中有幽幽的目光闪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一会后才回道:“魏无忌如今已经排在人榜的第四十一位。
他若是再继续往上升的话,岂不是就会踏入到人榜的前三十名当中来?
那么按照六叔你的意思,这个魏无忌的实力其实并会不逊色于谢晓楼多少?”
姜六合闻言淡淡的说道:“不错,以我的估计,魏无忌的实力与谢晓楼应该不分伯仲。”
姜无相闻言哈哈大笑两声,说道:“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有意思喽,现在几乎整个幽州江湖都知道谢垣鸿和谢晓楼父子俩暗地里面打的是什么主意。
如今正主已经到场,但若是谢晓楼自己没有能够打赢这魏无忌的话,到时候可就好看喽。
六叔,你说到时候若是谢晓楼没有能够打赢这魏无忌的话,由我出马将他给拿下,如何?”
姜六合闻言面露难色,无奈的说道:“看样子少主是完全没有把我刚才的话给放在心中。
这魏无忌乃是草莽出身,背后没有任何的势力背景,并且他的山河帮也一直都在雍州范围内活动,与我们姜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矛盾和利益冲突,少主何必要去主动与他交恶呢?
再说这魏无忌的实力以我来看虽然与谢晓楼不相伯仲,但是他的人榜排名毕竟只有第四十一位,而少主你如今可是排在人榜的第二十四位,就算是打赢这魏无忌对你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少主你又何必要去做呢?”
姜无相闻言嘴角咧起一抹异样的笑容,说道:“这不才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吗?所有的人都觉得我不应该这样去做,但是我偏偏就这样去做了,到时候那些人大吃一惊的嘴脸肯定会很好看!
至于说我为什么现在非常想要对这个魏无忌出手,如果六叔你一定要问出个答案来的话,那可能就是因为我看这个魏无忌十分不爽,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六叔你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你应该知道我十八岁的时候可远没有这个魏无忌如今这般的意气风发,他越得意我就越看他不爽,我越看他不爽就越想把他从云端给打落下来!
六叔你可以放心,就算是这个魏无忌的实力与谢晓楼相当,他也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
我不向谢晓楼出手,只是因为顾忌到他背后的谢垣鸿而已,至于说谢晓楼本人,我还真没有把他给放在眼里。”
姜无相都已经把话给说到这个份上,显然他的内心早就是已经拿定主意,而姜无相拿定主意的事情,整个天京姜家能够令他改变主意的人也不超过一手之数,可是这些人如今都不在这里。
姜六合于是也只能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少主你已经拿定主意,那么我也就不再多做劝说,省的少主你觉得我喜欢说废话烦人。
只不过我最后还是想要再提醒少主你一句,这魏无忌乃是草莽出身的武者,背后没有任何的势力支撑,这也就代表着我们天京姜家是有机会可以将他给纳入到麾下来的。
少主与其通过打败魏无忌的方式来让自己心思畅通,那么何不用将魏无忌收入麾下改名为姜无忌的这种方式呢?”
姜无相闻言轻轻一笑,说道:“六叔,你以为这个方法我没有想过吗?我与你一样,都认为这个方法要比单纯用武力打败魏无忌来的更加诛心。
但是问题就在于,六叔你真的相信魏无忌乃是草莽出身的武者吗?”
姜六合闻言微微一愣,在脑海当中仔仔细细地搜索了数遍以后,才肯定的说道:“我敢肯定魏无忌就是草莽出身的武者!
因为不管是天机阁的消息也好,还是大卫王朝发布出来的消息也罢,甚至于就连我们姜家自己打探出来的消息都可以证明,魏无忌的背后真的没有任何势力在支持着他!”
姜无相闻言脸上露出微微一笑,起身轻轻地拍了拍姜六合的肩膀,说道:“六叔,你要知道魏无忌所用的一身武功,无论是内功还是武技的品阶可都不低。
就算是魏无忌自身有着奇遇机缘,那么他先前所用的炼体功法【金钟罩】和【大力金刚拳】都属于是佛门的武功,我可以看作是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某个高僧留传下来的武道传承。
但是魏无忌六个月前在与冀州龙宫的那个关鹰比武的时候展露出来的那门地级武技【赤手凶拳】,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与佛门武功无关,难道这是因为魏无忌又有了新的奇遇不成?”
姜无相说的话确实也在理,魏无忌先前的那些武功,不论是【金刚伏魔功】、【金钟罩】还是【大力金刚拳】,其实都属于是佛门一脉的武功。
因此魏无忌若是有缘得到不幸陨落在外的佛门高僧的武道传承,那么学会这些武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问题就在于魏无忌前些日子所使用出来的那门【赤手凶拳】,是绝对与佛门武功扯不上半点关系的!
魏无忌有奇遇,江湖中人可以接受,但是如果说魏无忌接连都有奇遇,那么江湖中人就显然有些不能够接受,于是难免有些人便会因此而对魏无忌起疑心,姜无相正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姜六合也被姜无相说的有些意动,不过他仍然还是坚持己见的说道:“少主你说的这些却也不无道理,但是这些都只不过是你自己的猜测而已,同样也不能够就被视为是事实!”
姜无相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说道:“六叔,你不觉得魏无忌长得很像是一个人吗?”
姜六合闻言眉头皱的更深,忍不住好奇问道:“少主觉得魏无忌长得像谁?”
姜无相闻言突然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淡淡的说道:“天京汤家的那位赘婿家主,汤中兴!”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