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7lm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娛樂圈餐飲指南 起點-第五百零五章 說不的權利相伴-vp1be

娛樂圈餐飲指南
小說推薦娛樂圈餐飲指南
“这电影能进电影院我就烧了高香了,至于票房?我不在乎。”
这句话,宁皓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以及私下里和张步凡他们扯淡的时候都说过,当然,内容不同,只是意思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只是,其他人不懂,但张步凡他们几个能不懂他的真正意思么?
他当然不是真的不在乎票房,只是,当他自己坐在下面看着大荧幕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这部电影,已经不是当年那部真正的《无人区》了,它讨好不了自己,讨好不了上头,同样的,也讨好不了观众。
那一天首映之后,宁皓婉拒了一场酒宴,却跑去了小饭馆,拉着张步凡、黄博和徐争,四个男人,吃着最辣的火锅,喝着最辣的酒,说了一些同样很“辣”的话,最后,一醉方休。
也顾不得房子太久没收拾都是土了,简单的换了个床单,倒头就睡。
这一夜,男上加男的景象重现小饭馆。
第二天,几个人默契的不再多说什么,再一次各奔东西。
他们走了没多久,昨晚上回佟家住的佟丽亚就来了,也不多问,只是帮着张步凡收拾残局。
看着在外人眼里女神一样的媳妇儿用那双纤纤玉手收拾着他们几个吃完剩下的锅碗瓢盆,张步凡忽有触动,过去从后头轻轻搂住佟丽亚,久久无言。
“怎么了?”佟丽亚敏锐的察觉到了丈夫的异状,也不挣开,反而轻轻往后靠,将脸贴在张步凡的脸上,温柔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到,如果以后我也碰到宁皓这个问题,我会怎么办。”张步凡喃喃说道:“妥协大概是很难妥协的,人这一辈子有很多的妥协,但是我觉得吧,电影这个东西,不应该存在妥协,就和做菜一样,宫保鸡丁明明就该放花生和大葱,要是放了萝卜和黄瓜就不对了,作为一个厨子,我无法妥协,那么作为一个电影人,我也很难妥协。”
不自觉的,他双手就有点用力了,佟丽亚被勒的稍稍不适,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倾听。
“而且啊,我也不想像宁皓那样,最终看到自己的电影上映,自己却不认识了,这种情况我接受不了。”
“那就不接受。”佟丽亚轻声说道,声音虽轻,却透着无比的坚定,“我们不断的前进,不断的往上攀登,不就是为了拥有说不的资格与权利吗。”
不知道是贴着自己脸的脸蛋传来了热量,还是这一番话传来了力量,张步凡忽然从迷茫中挣脱出来,“是啊,那我们就继续努力,争取拥有向上面,上面的上面说不的权利。”
他忽然往边上侧头,接着扭头,大嘴狠狠的印在那张吹弹可破的漂亮脸蛋上,骄傲的笑道:“好媳妇儿!”
“你呀……”佟丽亚扭头,白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那张刚刚脱离开一点点的大嘴又一次印了上来,于是,什么话都被堵了回去,只剩下了“唔”。
…………
事情已经过去,生活还要继续,况且这些能在娱乐圈里混的,就没有心理脆弱的人。
像宁皓,扭头就去继续《唐探》的后期,把“无人区”这三个字又一次深埋在了记忆的深处,或许这一次,再也不会拿出来了。
张步凡这边,他和佟丽亚分头行事,他去了《人间五味》的剧组,而佟丽亚那边则和王姐一起,去了孔生导演那边试戏。
《人间五味》的四段戏的取景全部在京城搞定,对于张步凡来说倒是个便利,也不需要其他人,他自己开上那辆搁置了有一段时间的小破车,优哉游哉的往怀柔那边去了。
到了剧组跟前,停好了车出来,狗日的天气先冻得张步凡跺了跺脚,接着往里走,才到跟前,还没进去呢,先看到一个熟人。
个头挺高,下面一条肥肥大大的灰白大棉裤,上头是一件破破烂烂的久夹克,那一头半长不长的头发稍有些乱,还有两撮毛不屈的支棱着,一看就是戏里的扮相,倒是真与张步凡当初在小饭馆里见到的那两个年轻人有几分相似。
他应该是出来的急,也忘了换掉戏服穿件保暖的,这会儿一只手抱着怀里哆嗦,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正在通话,不知道在说什么,但从他的脸色可以看得出来,并不是什么愉快的内容。
张步凡也没急着过去,就站在不远处等着,没想到那货从始至终都没注意这边,估计也是冻惨了,打完了电话,扭头就准备跑回去。
张步凡无奈,只能开口,“传军!”
那货一愣,扭头,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往这边跑过来,“哥!”
“可以啊,这扮相,像模像样的。”张步凡笑道,接着指指里面,“走,进去说,这破天气,冻死个人。”
两人并肩往里走,张步凡问道:“刚才电话里说什么呢,看你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以他们俩人的关系,一些话就没必要避讳什么了,该问就问。
王传军同样没犹豫,干脆的回答道:“我公司的电话,之前和哥你聊了之后,我下定决心不再参演《爱情公寓》了,费了好大劲才说服公司那边,结果这两天又有消息,说是《爱情公寓》那边想要拍电影,又要我去,公司那边又心动了,但是你知道我的,我肯定拒绝啊。”
电影……
“嘿。”张步凡乐了,《爱情公寓》的情景剧虽然是一个抄袭缝合怪,但你得承认,总体质量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拥有那么多的粉丝,但是电影吗……
“说实话,《爱情公寓》的电视剧,如果你愿意继续演,我也赞成,但是这个电影吗,就算是你自己想演,我也得拦着,这种所谓的大电影到底是个什么尿性我相信你也明白,就是为了捞钱的,没有任何底限可讲,你要真去演了,铁定得跟着一起臭了!你的选择没错。”
顿了顿,他忽然扭头看向王传军,“哎,忽然发现,你这西山话说的还挺地道啊。”
被张步凡一夸,王传军觉得比被田导夸了还开心,原本还有点阴沉的脸上立刻出现了笑,颇为骄傲的说道:“那是,为了这个角色,我可是专门学了很久的西山话呢。”
“我也学了我也学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接上了王传军的话,果然也是西山话。
一边说着,就见刘浩然一溜小跑的从里面出来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