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rdq言情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討論-第1050章 降臨白塔 (4)相伴-qk3c7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陆州看向宁万顷,说道:“你知道此阵?”
宁万顷笑道:
“这阵是古阵……存在的时间起码数万年,这样的阵能维持这么久,往往不是依赖道纹,而是天时地利。历史上很多古阵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了,它们经受不住岁月的摧残。但凡能遗留下来的无不是奇阵,险阵。它们威力巨大,效果出奇,相应的,也很危险。一不小心便会被困在阵中,生死难料。”
司无涯说道:
“没想到宁审判对阵法也有研究。”
宁万顷知道身边之人,说道:“听闻魔天阁七先生博览群书,智慧过人。难道对这阵也有见解?”
司无涯说道:
“聚元星斗大阵,本就是汇聚元气使用。所处之地极热,的确有些危险,但没你形容的那么夸张。况且天武院以前每年都会输送一些人才进入星斗大阵历练,伤亡始终是少数。若是丝毫没有危险,这样的历练又有什么意义?其次,星斗阵会吸引一些凶兽,这些凶兽要是敢来,反而会给我们送来命格之心。”
宁万顷只是微微点头:“有见识。”
“还有……”
司无涯露出笑容,“我其实早就跟黄玉研究过此阵,故意激将四位长老。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我在星斗大阵附近留了符文通道。”
“宁审判,你说,什么样的人,能挡得住家师?”
他这句话中没有用“命格兽”,而是用了“人”。
令宁万顷脸色煞白。
“受教。”宁万顷说道。
把事情交给司无涯,放心,舒服……
就是有点坑老夫。
毕竟老夫只有五命格。
“出发吧。”陆州淡淡道。
“是。”
……
红莲,关内,一座符文通道附近。
众人准备妥当。
陆州看着天空中骑着白泽到处飞的小鸢儿道:“鸢儿。”
“师父,来啦!”
小鸢儿和白泽落在了符文通道附近。
他观察了下小鸢儿的气息,比以前又更浓郁了一些,也许是修炼太清玉简的缘故,气息显得清澈如水,流畅如云。
顺带又看了看司无涯和海螺的气息。司无涯偏弱一些,气息如炊烟,缠绵向上;海螺的气息像是火苗一样,笔直上冲。每个人的气息都不一样。
对比下来,命最好的就是小鸢儿,她这种气息,哪怕是不修炼,自然增长都能让一般人难以企及。
“师父,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出发了。”于正海率先踏上了符文通道。
陆州跟着走了上去。
其他人紧随其后。
于正海单掌一拍,符文圈亮起,光柱冲天,视野消失。
……
黑水玄洞中。
虞上戎突破以后飞行的速速也比以前快很多。
而且基本没有太大的消耗。
每当有些疲惫的时候,他都会悬浮在高空处休息片刻,将消耗的部分补回来。
顺着长生剑符文引导的方向,经过两日的飞行,他看到了前方的曙光。
熟悉的半圆形洞口,熟悉的光线……
虞上戎露出笑容。
驾驭飞剑,全力飞行。
虚影闪过黑水面。
呼!
虞上戎钻出了那半圆的光芒里。
视野突然开阔了!
但他却失去了光明。
这是长期在黑暗的状态下,出现的正常反应。
他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像是变慢了似的……悬浮于高空中。
虞上戎适应了好一段时间,视线渐渐恢复。
他看向周围。
微微一笑:“我,回来了。”
这是他熟悉的红莲地界。
与上次的被逼无奈来到这里不同,这次……反而有种回家的感觉。
九天之上传来一声鸟叫。
虞上戎心情美妙,顺着鸟叫飞了过去。
来到一颗参天巨树上,看向远处,一只巨大的鸾鸟从空中掠过。
“这鸾鸟倒是不少。”虞上戎意外道。
上一次的鸾鸟,何其强大,被飞星斋叶真亲率上百名弟子击杀。
如今再见鸾鸟,倒没了那种惊心动魄之感。
只是,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鸾鸟大了很多。
生命气息也很浓郁,身上有色彩,双爪有光芒。
“初级命格兽?”虞上戎有些意外。
砰!
砰砰!
数道剑罡朝着鸾鸟飞了过去,打落了树根羽毛。
下方掠来数十名修行者,跟鸾鸟激斗。
鸾鸟拍打翅膀,横扫千米范围内的所有书目,狂风肆虐。
“别退!都别退!加油!”
“苏长老抗住!”
“掌门!上面!”
一位老者冲天而起,漫天剑罡形成圆圈,汇聚如一,朝着那鸾鸟刺了过去。
砰砰砰……砰砰砰……
数万道剑罡成群结队,前仆后继。
那鸾鸟吃痛,身上流出鲜血,狂暴了起来,双翅猛扇……
砰!
“掌门!”
那老者被拍中了肩膀,凌空翻转,后退了百米的距离,不得不坠落了下去,捂着肩膀,脸色难看至极。
“掌门,要撤吗?”一名长老说道。
“不能撤!我们问天宗失去了多少命格兽,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不能让。”
“可是……我们的人受伤不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而且动静太大了,会吸引强者来抢。上次山膏兽被抢,这次就算了吧!”
这话一说。
无疑最动摇军心。
虞上戎微微皱眉,问天宗?听着好耳熟。
砰砰砰……
又是三人被那鸾鸟击飞。
这的确是一只地地道道的命格兽。叶真杀的那只,反而只是普通的巨兽,只提供生命值之心。
“不许退,再加把劲!”曾衍不服。
“凡事应量力而行。”
虞上戎从远处飘来,出现在鸾鸟的上方。
曾衍循声望去,看到了脚踩长生剑一身青袍的虞上戎:“阁下是?”
好眼熟!就是想不起来!这特么谁啊?又来抢?
“这命格兽不是你们所能对付的。”虞上戎说道。
“……”
这真的是命吗?
又一个抢命格兽的?
鸾鸟狂暴,浑身赤红。
砰砰砰!
众多修行者被横扫了出去。
虞上戎看了一眼,冲了过去道:“还是我来吧。”
虞上戎虚影一闪,来到那鸾鸟前方,长生剑回到掌心里,面色平静地挥动剑罡。
动作行云流水,登峰造极。
鸾鸟吃痛,拍打翅膀。
虞上戎祭出法身,下踏鸾鸟,法身消失。
砰!
鸾鸟下坠,失去控制。
曾衍惊奇道:“十叶?”
一位长老冲着虞上戎道:“阁下还是快快逃命去吧,这命格兽不是十叶所能对付的!”
有些命格兽,多几名九叶都能对付;有些,即便是十叶也不行。
鸾鸟便是其中之一!
它不仅擅长飞行,破坏力惊人,也很灵活,比山膏和灵渠强得多。
就在这时——
以虞上戎为中心,顿生数十万道剑罡。
剑罡一一划过鸾鸟的身躯。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