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cpl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仙聲奪人 愛下-第881章 爲敵?相伴-sqosc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中千界以极快的速度乱了起来,让人始料不及。
哪怕是已有准备的西极部洲与北疆部洲,也依旧无法将秩序稳定下来。
这群鬼修仗着有招魂幡在,自己也不会真正死去,便肆无忌惮了起来。
他们光明正大的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黑压压的阴云,用阴气将城池包裹起来,放言掌权者若不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奉上就同他们一起回极阴之地。
什么人才会跟他们一起回去极阴之地?
不用说都清楚,唯有死人。
八支军团为了争夺徂徕、奈何的名字手段频出,有的更是心狠手辣,完全不顾及是否会伤及无辜。
端坐云端的容娴亲眼看着有四支军团的鬼修身上一点点的染上了血红色,那是因果业力,非业火不可抹消。
但鬼修一旦被业火烧灼,便会灰飞烟灭。
这四个鬼王不用看了,一次性用品罢了。
另外四支军团行事比较有原则,都是在不伤及无辜的前提下取得成功。
容娴撑着脑袋闲闲的想,能成为鬼王的家伙果真不可小觑,手段城府都不少。
徂徕与奈何想必会在这四支军团中诞生。
虽然鬼修众多,但中千界各大势力并非没有制衡鬼修的手段。
在冥兵肆虐了一个月后,极阴之地的王城也搭建了起来,却让中千界各大势力联手了。
他们准备将鬼修军团一网打尽,更是要将背后掌控者雅君消灭。
容娴垂眸注视着一个个视死如归的仙修,得意的扬了扬眉,果真她无论在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千界各地亮起了法阵,一个个阵型连接起来后拼凑成一个六芒星的图案。
八支鬼修军团都被困在了里面,动弹不得。
为首的是周天子与魏皇。
在他们身后,还站着王朝国君与各大势力之主。
容娴的目光在周天子身上顿了顿,掩去了眼底的流光。
“雅君,都这时候了,还不出来一见吗?”魏皇双手负后,气场强大威严,每一个字都咬的极为清楚,也极冷漠。
虚空之上,王座突兀出现。
一股极阴之气在瞬息间便肆虐了整片天地,那浓郁的死气蔓延而来,让所有人心头郁郁发颤。
黑雾一般的影子落在了王座之上,散去了周身遮蔽的阴气,她整个人都显露了出来。
龙袍天子冠,十二琉珠下若隐若现的面容从容雍容,自信傲然。
随着旒珠晃动间,那双深邃如深渊的眼眸让众修士心中一悸,那眼里的掌控欲令人胆寒,眉目流转出来的危险更是比这漫天阴气还要浓重。
容娴端正地坐在王座上,周身气势强行压制了所有人。
凡她目光所及之处,尽皆地狱。
当她褪去了表面的懒散与漫不经心,那种冰冷的,充满血腥气的残酷与强大的威慑力便毫无掩饰的表露了出来。
像是撕开了表面美好的帷幕,露出了尖锐的爪牙。
“诸位将朕的亿万军团留住,还真是热情好客呢。”容娴轻飘飘说道。
魏皇神色冰冷道:“明人不说暗话……”
“不,朕没有说暗话。”容娴诧异的看了魏皇一眼,一针见血的指出:“朕甚至连人都不是。”
魏皇姣好的面容被气的一青,实在不是她的涵养不够,而是这位冥王说话太气人。
当然这话若是换一人说出来,只要不是与魏皇位置同等的修士或者势力之主,魏皇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生气也是因为冥王与她修为地位同等,在同一水平线上这般说话,无疑等同于挑衅。
魏皇神色更加冰冷了:“冥王这是要与所有人为敌了。”
容娴嘴角微翘,漫不经心道:“魏皇代表的了所有人吗?”
魏皇:“……”
周天子看了看魏皇,又看了眼容娴,沉声说道:“冥王,我等的意思很清楚了,今日若你不给个交代,就别怪我等让你们血债血偿了。”
“血债血偿?”容娴重复了下这四个字,语气含笑中带着嘲讽,“凭你们吗?”
周天子神色一冷:“看来冥王这是要与中千界所有势力为敌了。”
他扬了扬手,沉声道:“启阵。”
阵法开启,里面杀机四伏。
戒嗔法师看向端坐在王座的冥王没有半点阻挠的任由他们开启阵法,神色有些不安,他说道:“贫僧总觉得有些不对,冥王怎么会这么简单的任由我们动作。”
玄虚子将事情前后串联起来,呼吸急促了一瞬,沉声道:“她早知道我等的所作所为了。”
一想到这里,玄虚子眼前就一阵阵发黑,为了布下遍布整个中千界的阵法,所有势力都动了起来。
为了防止被冥王得知消息,他们战战兢兢、心惊胆战。
偶尔布阵时发现了鬼修的存在,更是不顾牺牲的将鬼修全灭,拼劲全力也要将消息捂实了,这中间牺牲的人数可不少。
没想到到头来冥王根本就什么都清楚,只是懒得理他们。
这就是传说中的#与空气斗智斗勇#几百个会合,自身死伤无数的典范了。
可真是太冤了。
想通这一茬的众人,顿时气都不顺了。
作为一方势力之主,他们何时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一时间,众人目光都落在了周天子与魏皇身上。
他们二人作为目前所有人的代表,该给他们讨回公道了。
魏皇目光紧紧盯着容娴,眼底满是忌惮:“雅君,你究竟要做什么?”
容娴弯弯嘴角,笑容和气道:“哎?这话就问的特别没道理了。你们不都清楚吗?”
她颇为委屈的说:“王朝新立,朕和臣下连个住处都没有。”
容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朕见诸位热情好客,想必见朕如此窘迫,也会慷慨解囊,这才派遣大军前来接应。”
说到这里,容娴语气一变,满是愤懑不平:“没想到你们竟然设伏我等,真是卑鄙无耻,阴险歹毒!”
这话顿时将所有人都给气了个倒仰。
周天子更是直接:“雅君倒是伶牙俐齿,说起话来颠倒黑白,本事不小。”
容娴被讽刺了也不生气,反而有些羞赧的笑了笑:“朕一向爱说实话,周皇不必如此。”
闲聊了这么多,双方都开始不耐烦了。
容娴的目光落在下方的军团身上,像是感应到了主上的目光,所有鬼修尽皆匍匐在地,高声道:“拜见王上。”
亿万鬼修的声音整齐有序,声音里激昂的敬慕格外明显。
周天子等人一时间神色也复杂了起来,一个人能在短短时间让所有看到她,感受到她的人心甘情愿以她为首,认同她的统治,供她差遣,这等感染力和威慑力该有多么惊人。
这种人不论是放在哪个势力里面,都会让那些身居高位的人忌惮警惕,坐立不安。
而对于招魂幡,众多势力之主的垂涎就更多了。
那法宝实在太有用了,一旦他们拥有了,就等于说是有了一个无敌的打不死的军团。
然而容娴用实际行动让他们将这个念头死死的压在了心底,半点不敢表露出来。
容娴身形缓缓站了起来,随着她的起身,周围的阴气风起云涌,尽数臣服在她的脚下。
她环顾四周,见阵法方向每个位置都影影绰绰的镇守了无数人,忽然开口问道:“围困住朕的亿万军团,你们的势力怕也是掏空了吧。”
魏皇等仙朝君王心中一凛,他们虽然没有被掏空,但也派出了仙朝将近七成的力量,除了剩下的三成守卫仙朝不能动弹外,他们确实无法再调动一兵一卒了。
其他势力之主更不用说了,宗门或者家族内能留下两成人手算是不错了。
也就是说,制止冥王朝这一战,他们算是倾巢而出了。
周天子淡然一笑,似是而非道:“对付冥王,我等丝毫不敢小觑。”
容娴扬眉,缓缓的笑了出来。
她叹息道:“若非朕是当事人,怕还以为你们跟朕暗通曲款了。”
一直沉默的无极剑宗宗主云九沉默了片刻,朝着身边的道士不确定的问:“她说的应该是暗通款曲吧?”
玄虚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挑她话里的毛病作甚?
鬼知道冥王死的时候有没有学过这个词儿。
不对,现在最主要的是冥王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玄虚子下意识觉得不妙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他们所有人都忽略了。
阴气汇聚之处,容娴朝前方走了一步,对面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这可是冥王朝的王,是所有鬼修的掌控者。
单单只是望着那人,所有修士都从心底油然而生出恐怖之感。
她踩着虚空行走,像是踏着死亡而来,那浓郁阴沉的死亡气息让人胆寒,连嘴角的弧度都带着一抹深深地恶意。
“朕是冥王,是阴世王朝之主,是死亡。”
“凡未超脱,皆是必死,死必归阴土。”
“你们的荣耀权势与朕无关,你们的生由天定,死由朕定。”
“亲人、友人、爱人、仇人……尽数在朕手中。”
“你们确定要与朕为敌?”
最后这句话,容娴无声的笑了起来,冰冷戏谑,让人从脊背升起一股寒意。
PS:感谢源自有渊小天使的打赏,非常感谢,么么啾,(* ̄3)(ε ̄*)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