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bf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中世紀崛起笔趣-第四百八十六章 逼供熱推-f0d1i

中世紀崛起
小說推薦中世紀崛起
“罗恩长官,按照您的吩咐,我派人时刻盯着那群伦巴第的杂种。说来也奇怪,那些家伙每天该吃吃,该喝喝,根本不介意被关押在里面,也没有打算逃跑的迹象。安静得有些可怕。”
边境哨站一间屋子里,哨站军官正在向罗恩禀报前几日关押在哨站的那群伦巴第商人。
罗恩坐在长凳上,右手搭在桌上,左手握着短剑。
“还有呢?”
“还有~”哨站军官挠了挠头。“对了,那个领头的就更邪乎了。每日除了正常的吃喝睡觉,他还和门外的士兵扯扯家常。不是问士兵家在何处,何时参军入伍,就是问士兵家中还有何人等等。据士兵报告,这个家伙好像对我们的伯爵大人异常感兴趣~”
“什么?”
罗恩突然猛地起身,吓得哨站军官往后急退了两步。
“罗恩长官,您放心,我早就吩咐下去了,让他们对伯爵大人的事只字不提。”哨站军官急忙解释。
罗恩不语,在屋中来回走动。脑子里反复思考着这个伦巴第商人的真实目的。一旦这些人真是伦巴第派来的奸细,那自家老爷的处境必定就不那么安全了。作为亚特的侍卫官,罗恩半点也不敢马虎。
“你吩咐下去,让伙计们不要与这些人交谈。在搞清楚他们的身份之前,一定不能松懈。我这就回山谷禀告老爷。”
“是,罗恩长官。”
…………
山谷木堡,亚特与洛蒂和小乔治围坐在桌边,其乐融融。壁炉里的柴火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炸裂声,整个屋子格外温暖。此时,屋外天色尽黑。
下午,亚特处理完公务后,带着小乔治与洛蒂到周边不远的地方散步,这可把小乔治高兴坏了。这是亚特返回山谷以来第一次带着家人如此悠闲地在领地里四处走动。一家人直到天色尽黑才在侍卫的护送下返回木堡。
“奥莉,你去厨房看一下,食物都准备好了吗?”洛蒂扭头对侍立一边的奥莉吩咐道。
“好的,夫人,我这就去。”
不一会儿,几盘热腾腾的食物就送到了餐桌上。奥莉为亚特与洛蒂各倒了一杯葡萄酒,然后退到一边。
“亲爱的洛蒂,这一杯我想敬你。”亚特举起酒杯。洛蒂眼神中略带惊讶。
“在我出征的日子里,留下你一个人在山谷照管。我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应尽的职责,是我忽略了你,也对不起我们的孩子。”
洛蒂静静地听着,眼睛有些湿润。“亲爱的,我理解你。既然成为了你的妻子,这些都是我该做的。你只管做你该做的事就可以了。”
亚特起身吻了洛蒂的脸颊,随即两人一饮而尽。旁边的小乔治则拿起盘中的羊肉大口地撕扯起来,完全没有理会面前的两人。
晚饭后,亚特挽着洛蒂的肩膀坐在窗边的躺椅上,静静地望着高悬的明月。
不多时,楼下不远处一阵马蹄声传来。
“罗恩长官,您回来了~”
“嗯,把我的马牵到马厩去,叫人好生喂养。”
“好的,您就放心吧~”
待罗恩快步跑上楼时,亚特已经站在楼梯口。“到我书房来。”
“是,老爷。”罗恩点头向一旁的洛蒂问候。
…………
“……老爷,情况就是这样。依我看来,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商人。”
亚特的书房中,罗恩如是说道。
坐在蒙皮椅子大椅上的亚特没有开口。
“按照您的命令那些家伙都被单独关押在营房里。但他们一连几天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忧虑或不满,该吃吃,该喝喝。尤其是领头的那个,面不改色,异常镇定。”罗恩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全都一一讲述。
“老~”
正待罗恩打算继续,亚特伸手示意他安静。
“难不成这些人是我瓦德.伯雷那个杂种派来的?若真是他派来的,也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地就来找我。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亚特心里嘀咕道,百思不得其解。
半晌,亚特终于开口。道:“罗恩,你明日一早立即赶往边境哨站,开始给我一个一个好好地审问他们一番。用不着我教你怎么干吧?”
罗恩嘿嘿一笑,道:“老爷,您就放心吧~”嘴角露出一丝阴险。
…………
山谷工坊区南边,营造部与屯务部下辖的新募领民正在工匠们的指挥下挥汗如雨地劳作着。
经过半个多月的时间,新开垦的土地已经达到了好几千英亩。放眼望去,工坊区南部沿着河流两边,这些拓荒者一部分人在砍伐灌木丛和杂草,另一部分人负责清理,将杂草烂树叶堆成一堆,然后一把火烧成灰烬。
剩余的人则拿着农具将露出来的空地一步步开垦,然后筛除里面的碎石,将土地翻耕一遍。翻耕后的土地经过平整、开沟、立垄,就从荒地变成了一块块良田。
此时,正值春日,得到开垦的土地很快就会被洒上粮种,进行春播。等到秋天,整个山谷南边将不再是一片荒芜,而是遍地丰收的景象。
除了开荒的人马,营造部的官员也带着人沿着山谷河流建造一条可同时通过三架马车的商道。
亚特此前曾告诉营造官罗伦斯,让他找到古时商道的路基,在此基础上修建,这样可以大大节省人力和物力。
因此,营造部派了部分人一路往南探寻商道的路基,沿途做好标记。其余人则沿着路基开挖。
经过半个月的建设,一条长两英里的商道从工坊区一直往南延伸,站在高处清晰可见新挖出的道路轮廓。
挖掘路基的同时,商道两侧也开凿了深约两英尺的排水沟。避免雨天山洪无法排出,直接冲刷道路。排水沟内侧用石块垒砌而成,避免雨水冲刷后松软,进而塌陷。
前面的人在开凿的同时,后面也紧接着平整土地,夯实路基。铺在路面的碎石大部分从河中取来,由工匠带人敲碎后洒在路面,再利用工具一步步压制结实。
…………
“诺曼,我们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那个叫亨特的家伙两手抱着锄头撑在地上,额头不断地冒出豆大的汗珠。
啐~
塌鼻子刚和另一个人抬着木框来到跟前,看了亨特一眼。
“MD,就你知道累,伙计们不都跟你一样吗”
另外两个家伙也喘着粗气,不停地擦着汗。虽说气温很低,但经此一番折腾,再壮实的汉子也会喊累。
“诺曼,我们得想个办法混进木堡附近才行啊。再这样下去,我们不但完不成任务,连小命都得搭在工地上。哎哟~”
乔尔说完捏了捏腰间,一阵哀叹。
自从几人进入山谷以来,一直被困在工坊区以南。吃喝拉撒全在这里,根本找不到机会溜走。
昨日,塌鼻子借机拉肚子,一路往北边跑去。刚靠近工坊区就被附近值哨的士兵逮住。若不是这个家伙脑袋机灵,恐怕早就被关进了农奴们集中营。
要想去到木堡,必须穿过工坊区。虽说通过山谷两侧的密林绕过工坊区可以回到道路北上木堡的道路上,但密林中的各种捕兽陷阱让几人打消了这个念头。前几日几人试图通过那片密林,刚进入没多久,那个叫猎人亨特的家伙就发现了异常。几人只得神不知鬼不觉地返回工地。
“哎,你说这群人也真是奇怪,山谷南边什么都没有,怎么还要大费周折修建这么一条商道呢?”
胖子阿烈夫自言自语道。
“是啊,就算是运送粮草和农具也不需要修建这么好的的道路吧。”瘦子乔尔附和道。
听着两人的对话,塌鼻子若有所思。“难不成这条商道是通往伦巴第的?”
“不好!”塌鼻子突然一惊。其他几个家伙赶紧围了上来。
“这个伯爵想通过这条商道连接伦巴公国第和勃艮第侯国!难不成~”塌鼻子心中一紧。
“你的意思是这位伯爵打算通过这条商道入侵伦巴第?”亨特答了一句。
另外两人睁大了眼睛。在他们眼里,只有伦巴第入侵别国的份,还没有人敢打伦巴第的主意。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派个人回去告诉瓦雷伯爵一声~”
“嘿,你们几个家伙在那里干什么呢?赶快给我滚过去干活,小心老爷我扣了你们今天的工钱!”
几个人连忙散开。
夜晚,两个黑影借着夜色的掩护消失在南边的密林里~
…………
“大人!”
北关军堡,亚特带着罗恩等人前来视察军团近日的训练,顺便看一看吕西尼昂招募骑兵的事进展得如何了。刚走进军堡石屋领主大厅,闻讯赶来的吕尼西昂便出现在门外。
“进来坐吧。”
“谢大人!”
看着吕尼西昂神采奕奕,亚特便知新招募的骑兵人选已经全部到位。开口道:“骑兵连的新兵都招募齐了吗?”
“齐了齐了,还是大人您有办法呀。”吕尼西昂满脸兴奋。“现在还有人跑来问我骑兵连还招不招人。”
数日前,吕尼西昂受命组建威尔斯军团骑兵连,负责招募一百个骑兵。本以为这不是什么难事,没想到一连好几天才招到二十来人。这可让他这个骑兵连连队长为难了。眼看招募期限将近,吕尼西昂只好放下面子前去找亚特求助。
没想到亚特只用了一招便调动了士兵们的积极性。亚特让吕尼西昂回北关军堡以后贴了个布告。声称,此后骑兵连的骑兵最低军衔也是小队长。骑兵的待遇在步兵的基础上再增加五成。理由很简单,骑兵的训练内容比步兵复杂,战斗力也比步兵强悍,理应享受高额的军饷与优厚的待遇。
消息一出,那些见钱眼开的家伙纷纷踊跃报名。不到半日,报名人数超过了三百。经过多次筛选,最终只留下了一百人。这些人将作为威尔斯军团骑兵连的新生力量,提升骑兵连的战斗力。
“现在人已经到位了,你就该着手组织他们学习骑兵理论知识了。到时候,你从原有骑兵队中抽调部分军官出来教授他们。我也会从军团中抽调部分擅长骑射的高阶军官给他们授课。”
“谢大人!”
“你记住,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将你们这些军官所知道的骑兵理论知识全部传授给这些新兵!”
“请大人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好!到时候就看他们的表现了。一旦授课完毕,我将亲自前来抽查他们所掌握的情况。”
说罢亚特便带着罗恩等人离开了北关军堡,在二十多个侍卫的护送下朝边境哨站的方向而去。
…………
“说吧,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边境哨站临时审讯室中,几个特遣队的队员站立在副队长道森身后,注视着面前这个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商队护卫。
在罗恩前往边境哨站审讯这些伦巴第商人时,也将伯爵侍卫队中的道森等几个特遣队的人带了过来。这些人不但擅长潜伏和暗杀等活动,对审讯犯人之类的事也是手到擒来。
被绑在柱子上的那个家伙刚开始还嘴硬,什么都不肯说。经过道森的一顿伺候,终于开口。
“我说!我说!”商队护卫的声音里带着一阵哭腔,眼神中充满恐惧。“我们是伦巴第公爵的人。在听说弗兰德成为了勃艮第侯国的统治者后,伦巴第宫廷里便出现了打压弗兰德的声音。我们的任务就是前来打探消息,搜集情报。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了,求您放过我吧~”
“放屁!你一个小小的商队护卫怎么会这么清楚伦巴第宫廷的事?”
“我~我~”
商队护卫吞吞吐吐。
“道森长官,我看这个家伙不像在说谎。”一个特遣队员凑近道森耳边低声说道。
“我看未必,要是只听信他的片面之词,让他蒙混过关。到时候威胁到大人的安全,我们的脑袋都得落地!”道森的眼神中透出一丝阴狠。随即拿着烧红的烙铁朝那个身体不住发抖的商队护卫走去~
“啊~”
随着烙铁落在那个倒霉家伙的大腿上,一阵烤肉的焦香弥漫着整个屋子,伴随着缕缕青烟,不时传出阵阵惨叫声~
“说!你们是不是伦巴第派来谋害我家大人的奸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