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lae火熱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笔趣-第149章 垂死病中驚坐起閲讀-3hntn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明美小姐!”
注意到她眼皮的微小颤动,林新一有些激动:“你能动了吗?!”
宫野明美没有说话。
但是,看着林新一,她努力地眨了眨眼睛。
很明显,虽然还远远没有摆脱毒素影响,身体仍旧因为肌肉麻痹而无法动弹。
但至少,宫野明美已经脱离了最危险的假死状态,瞳孔里有了神采。
“太好了!”
见到加油竟然真的有用,林新一便继续给宫野明美鼓劲:
“放心吧,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危险了。”
“你要好好活着,我一定会想办法,再把志保给救出来。”
宫野明美再次眨眼,这一次,力度大了很多。
“看来是成功了。”
浅井成实轻轻地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
“河豚毒素的确无药可解,但只要能维持住患者的生命,患者体内的毒素就会慢慢经由肾脏过滤,代谢到尿液,最终排出体外。”
“而现在这位明美小姐已经熬过了最难熬的阶段。”
“接下来我们只要小心监护、耐心等待,她自己就能恢复过来。”
“那就好。”
林新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浅井,这次多亏了有你帮忙。”
“不过,今天的事情…”
他一边发自内心地向浅井成实表示感谢,一边有些为难地纠结起来。
事到如今,要不要跟浅井成实讲出全部真相呢?
如果不说清楚的话…又该怎么解释今天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林新一心里正是纠结,而浅井成实却是非常善解人意地抢在前面开口:
“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的。”
“林先生你也不用向我解释。”
“虽然我也能看出来今天的事情不简单,但我相信…”
“林新一先生要做的事,绝对不可能是坏事。”
“所以,不管背后有什么秘密,只要是你的要求,我一定会帮忙到底。”
浅井成实这样一脸认真地回应着林新一的纠结。
林新一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言语,只能十分郑重地回上一句:“谢谢。”
说着,他想了一想,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浅井…我恐怕还得找你帮个忙。”
“你有没有能住人的空房子?这位明美小姐,暂时需要地方藏身。”
人救回来了,还得想办法藏好。
带回自己家肯定是不行的,那样太过显眼。
而且,如果可以,林新一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宫野明美的存在。
知道的人越多,他们两个就越危险。
所以,最好还是让已经知情的浅井成实帮忙,找个隐蔽的地方暂时安置起来。
“空房子么…”
浅井成实想了一想,答道:
“可以去我养姐家里住。”
“她在米花町有幢别墅,但她前几年嫁到国外,已经很久没回来住了。”
“所以那幢别墅一直空着,钥匙也放在家里,让我和我养父母保管。”
“我养父母平时也不会去那幢没人的别墅,这幢空置的别墅,正好可以让明美小姐用来藏身。”
“这样啊…那就麻烦你了。”
林新一愈发感激,而浅井成实却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的人生都是林新一先生你拯救的,这点忙,算不了什么。”
说着,他又转头看向宫野明美:
“我先把开车回东京,明美小姐就交给你来监护了。”
“等明美小姐恢复到能完全自主呼吸的地步,我们就可以下掉呼吸机,把她从救护车上转移出去,藏到我养姐家里。”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你去开车吧,我会在后面注意监护的。”
分配好工作,浅井成实也不浪费功夫。
他很快坐到前面的驾驶座上,把救护车平稳地发动起来。
而林新一则是坐在那移动病床边,小心地监护着宫野明美的情况。
救护车渐渐离开了无人的滨海公路,回到东京的繁华璀璨之中。
一路上,心电图仪显示着的各项数据也在缓缓好转。
但许久过去,宫野明美的肌肉麻痹症状依旧减轻得有限。
她还是不能说话,只能眨眼。
“她大概还有多久能恢复过来?”
看着仍旧“全身瘫痪”的宫野明美,林新一有些在意地问道。
浅井成实一边开车,一边答道:“不能急的…”
“河豚毒素需要靠人体的代谢功能慢慢排出。”
“我们现在没有什么可做的,也就只能维持静脉补液,加速毒素排泄。”
“额…等等…我好像忘了件事。”
浅井成实突然惊呼出声。
“忘了什么?”林新一也给吓了一跳:
医生在抢救里忘了事…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忘了…”浅井成实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起了自己遗漏的地方:
“河豚毒素造成的肌肉神经麻痹,也是会影响到膀胱肌层的。”
“哦?你的意思是…”
林新一眉头一皱,试探着问道:
“要给明美小姐做导尿术?”
听到这里,旁边的宫野明美眼睛猛地一眨。
“其实也可以不用…”
浅井成实一番斟酌,给出分析:
“毕竟河豚毒素患者的问题不是排尿受阻,而是膀胱肌层失去神经控制,导致膀胱储尿功能严重下降,没办法存下太多液体。”
“再加上大量的静脉补液,有很强的利尿效果。”
“所以…就像是用小水库拦洪水,很快就会漫出来的。”
出于医生的专业性,浅井成实用一张可爱美少女的脸,加上平静的神色、淡定的语气,一本正经地给出了指导意见:
“卫生起见,你可以给明美小姐插导尿管。”
病床上的宫野明美开始疯狂眨眼。
“或者,你就在旁边仔细看着,注意随时用盆接…”
病床上的宫野明美的眨眼频率瞬间加快。
“我不太推荐这种方法,因为患者身体不能动弹,控制不了方向,那样很容易漏出来。”
“到时候,还得林先生你帮忙擦干净。”
宫野明美的眨眼速度已经快得像是五档电风扇。
而林新一一番斟酌,最终做出决定:
“还是插导尿管吧。”
说着,他就一边回忆着自己在医院实习时学过的导尿操作,一边从柜子里找出设备。
然后,就在林新一站起身来,拿着导尿管靠近病床的时候…
宫野明美的病情突然有了极大的好转:
“明美小姐的脸变红了…”
“她的血压上来了!”
林新一喜出望外:
脸色从之前的苍白到现在的红润,意味着面部毛细血管的充血功能恢复了正常。
这说明她现在心跳、血压都恢复良好,供血、供氧情况都有极大好转。
这红润的脸色,可比心电监护仪上的数据看着更能让人心安。
“这真是太好了。”
感叹着宫野明美生命的顽强,林新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
然后,就在一切准备就绪,他真正要伸手触碰宫野明美的时候。
旁边心电图仪上的显示的各项数据,就像是被韭菜刚卖掉的股票,突然来了个前所未料的暴涨:
“浅井!”
林新一错愕无比地愣在那里:
“她的心率和血压都已经猛增到了正常水平,体温和呼吸频率也都上来了。”
“什么?这么快?”
“是啊,等等…现在已经…”
“已经怎么了?”浅井成实有些紧张地问道。
“她已经血压超标,变成高血压了。”
“不可能吧?河豚中毒的人怎么可能高血压…不会是仪器出现故障了吧?”
“也是…”林新一也有些无法理解。
而仪器上的数据虽然有些异常,但宫野明美本人面色红润、呼吸有力,看着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地方。
林新一仔细观察了一下,便准备继续刚刚没有完成的工作。
但就在这时…
医学上的奇迹发生了。
刚刚还只能通过眨眼交流的宫野明美,突然就张开嘴巴,清晰有力地讲出了话:
“等等!林新一,不要!”
“你能说话了?”林新一面露惊喜,手上帮忙解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
“是…是啊。”
宫野明美长长地松了口气,血压一下子降了很多。
然后,她试着动了一下自己身体。没动起来。
肌肉麻痹的症状依旧存在。
即使有了奇迹般的好转,宫野明美现在也只是能勉强说话,还没办法控制肢体自由行动。
而就像浅井医生之前分析的那样…经过长时间的排毒治疗,现在水库容量已经逼近警戒线,很有去库存的必要。
可她身体现在还是不能动,必须得让别人帮忙。
“那个…”
宫野明美一阵扭捏,憋了很久,才吞吞吐吐地对林新一说道:
“林,你能不能…跟浅井医生换一下。”
“你去开车,让浅井医生给我帮忙。”
“额?”林新一微微一愣,好像有些不太理解。
“你…”宫野明美一阵咬牙切齿,她都怀疑这个妹夫是不是在故意装傻。
“你是男人。”
宫野明美涨红着脸,直白地讲出心声:
“这种事,还是让女医生来帮忙比较好。”
“哦…你说这事啊!”
林新一总算反应过来:
虽然医生自己看多了没有感觉,可以对患者不分男女一视同仁。
但对于这种涉及隐私的治疗手段,患者出于羞涩,要求同性医生来负责操作,从情感上也能理解。
如果有条件,可以尽量满足。
可现在的问题是…
“浅井也是男医生啊!”
宫野明美:“???”
前排驾驶座上,浅井成实俏丽的脸庞上多出一抹羞涩:
“明美小姐,我真的是男医生。”
“你让我去做,和让林新一先生做,其实差不多。”
宫野明美:“……”
而这一刻,林新一也没来得及再做什么…
他就再次见证了医学奇迹:
只见宫野明美脸色一红,心率狂飙,血压暴涨…
一个全身瘫痪的重症患者,就这样一个鲤鱼打挺,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不用帮忙…我能动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