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cgf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01580 火星(三)分享-98lbi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火星的第一夜,清水雅人睡的并不安稳。
梦里她坐在一艘小船上,海浪无情的拍打下来,一次又一次的将试图挣扎起身的她排倒在船舱里,最后还将这艘船高高的举起,然后折断,跟着清水雅人便落入大海,眼睁睁看着光明消失在眼前。
从噩梦中惊醒。
优米转身进屋询问:“做噩梦了?”
清水雅人扶着额头,她好半晌才分辨出自己在哪。
真是非常不真实的体验……从出身就呆在地球的清水雅人现在却睡在火星的基地里,与故乡相隔亿万里,那种感觉真的很恐怖。
“我想喝水。”清水雅人说道。
优米很体贴的去洗漱间为清水雅人取来了可直接饮用的温水。
清水雅人连续喝了好几杯,但依然感觉口干舌燥。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现在的干渴只是精神上的应激反应罢了,与她的身体需求无关。
下了床换上了制式的火星基地服。
门外早有一人在等待。
是褚晓明,昨天这兄弟喝了不少,但今天依然神采奕奕。
“早啊雅人。”褚晓明还是和过去一样很是自来熟。
清水雅人有些尴尬,但还是觉得挺亲切的。
“嗯,早,晓明哥。”清水雅人微微点头示意。
褚晓明笑着道:“我就住你隔壁,早上起来想着你可能忘记去餐厅的路了就在这等了你一会,怎么样,饿了没?去吃早餐吧。”
说实在的,清水雅人确实有些饿了。
昨天晚上的欢迎宴会上清水雅人一直都很放不开,加上过于疲惫,所以没啥胃口,但现在她饥肠辘辘,如果有烤乳猪放在她面前,她感觉自己一个人都能吃完。
“嗯,好啊,谢谢晓明哥。”
褚晓明嘿嘿的挠了挠头。
前往餐厅的路上,清水雅人问了褚晓明几个问题。
大都是关于清水雅人昨天接受的那些情报样本校准的问题,她在形成更为精准的体系化的记忆之前还需要反复的通过提问来牢固,就像是刚学了很多知识,需要做题来牢记一样。
“你们真的在火星上发现了人类遗迹?”清水雅人问道。
褚晓明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清水雅人不解:“哎?”
褚晓明说道:“按道理说,那些遗迹确实应该就是人类创造并留下的,可它们存在的年代远远早于地球上的我们的祖先诞生的时间,所以,与其说他们是先民,倒不如说他们就是我们的造物主。”
提到造物主,清水雅人又问道:“造物主不应该是非常神秘而伟大的存在吗?为什么从你们现有的发现中,我感受不到太多的神秘和伟大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褚晓明停下来,然后思考了一下后指着优米道:“对于优米而言,我们算不算是它的造物主?”
清水雅人看向优米。
优米代替主人回答道:“按照人类的人之逻辑来分析,人类的确是优米的造物主。”
但清水雅人没懂褚晓明的意思。
褚晓明却摊手道:“你瞧,我们是优米的造物主,可我们很神秘,很伟大吗?”
清水雅人若有所悟。
而优米却说道:“比较人类而言,我们这些尚未成熟的人工智能还是很低级的存在,所以在我们看来,人类还是非常神秘且伟大的。”
“但你们的未来是比我们要强大很多的,等你们真正成熟了,那时候的我们不就是一种身体十分脆弱的碳基生物吗?那时候你还会觉得我们很神秘,很伟大?”褚晓明反问优米。
优米的衍算核心显然还不能应付这种听起来简单,可回答起来却相当困难的问题。
褚晓明笑了,他继续往前走,同时对清水雅人说道:“其实你刚才的问题大可不必一定要有答案的。”
清水雅人疑惑的看向褚晓明:“为什么呢?”
“因为……这是一种认知壁垒……而所谓认知壁垒,就像我们永远不可能理解我们接触不到的东西一样……就像人类和蚂蚁,蚂蚁会理解人类似乎怎样的存在吗?人类又真的完全的了解了蚂蚁吗?”褚晓明尝试着给清水雅人转变了思路。
清水雅人好像明白其中意味了。
“不过……”褚晓明突然轻声一叹,跟着自嘲道:“不过我们还是有一些不同的,我们的智慧让我们能够认知到这一层似乎就是留下一个希望,一个途径,所以现在的更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我们的智慧给了我们一些期待,但我们的现实现状却在失去文明进步的张力?”
清水雅人眼睛瞪大了,她突然感觉自己应该适可而止,起码在提问这一点上应该先给自己画一条线,否则自己想要的答案未必得到,更多的问题就接踵而至了。
褚晓明看着清水雅人这可爱的表情哈哈一笑道:“其实这些啊,都是苏晚霞那小子说给我听,我只是借过来在你面前卖弄卖弄而已,好了,咱们到餐厅了,你先等一会,我去后厨准备一下,马上就可以吃早饭了。”
清水雅人尴尬一笑,点了点头,乖乖的去餐厅里坐下了。
不多时,沈一诺和苏晚霞就来了,这两位昨晚似乎都没怎么睡觉一样,进了餐厅就开始不停的打哈欠。
清水雅人忍不住小声问了句:“两位昨天睡得还好吗?”
沈一诺摆摆手,哭丧着脸道:“昨晚不知道犯了什么邪,居然跟这个书呆子聊了一整晚……现在我都要困死了……”
苏晚霞没吭声,只是傻乐。
清水雅人有点看不懂,她眨眨眼问道:“在这里也要上班打卡吗?”
沈一诺抬头看着清水雅人,有些茫然。
清水雅人说道:“额……我的意思是……你们不是可以睡懒觉的吗?”
沈一诺清醒了一点,可她却苦笑道:“那样会懒散成疾的……人啊……还是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的。”
清水雅人“哦”了一声,悄悄的吐了吐舌头,有些尴尬。
苏晚霞走到餐厅的恒温保险柜前拿了一杯冰回来,坐下后就跟沈一诺你一块我一块的干嚼起来。清水雅人看的直咧嘴,心说这也太生猛了吧,不会坏肚子的吗?
过了大约十分钟,早餐开始。
可直到餐厅里的四位吃完了早餐,也刷洗了盘子碗筷,闫思辰和冼芊嬅也没有露面。清水雅人望着餐厅入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苏晚霞看了清水雅人一眼,笑着走过来道:“雅人啊,今天没什么事的话,要不过来帮我整理一下书籍吧。”
清水雅人楞了一下,其实她不是没事做,而是还么想好要做些什么。
但现在苏晚霞已经主动邀请,清水雅人也就点头答应了。
“嗯,好的。”
但沈一诺却不合时宜的说了句:“恭喜你啊,晚霞,又骗了个小姑娘去给你当苦力强。”
苏晚霞全当没听见,而清水雅人则一脸错愕,打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
……
到苏晚霞的屋子的时候,一开门,清水雅人就能闻到一股子书籍发霉的味道。她捏了捏鼻子,皱眉道:“苏哥哥,您这里……是多久没打扫过了啊?”
被一声苏哥哥叫的魂都飞起来的苏晚霞尴尬的挠了挠头:“得有十几年了吧。”
“啊?那得打扫到什么时候啊。”清水雅人现在感觉自己哪里是被坑了,分明是被卖了当苦力了啊。
苏晚霞赶紧笑着解释道:“别怕别怕,我叫你来可不是坑你的,这些书放在这里十几年,它们的位置我都已经熟悉了,要是真叫没碰过这些书的来打扫,我还真担心你们会把书搞乱呢。”
清水雅人闻言皱眉道:“那您叫我过来是?”
苏晚霞神秘一笑,他关上门,然后看住清水雅人道:“雅人,我是你的接头人,这件事,先生在你临行前应该已经嘱咐过你了吧。”
清水雅人闻言一震:‘先生?’
苏晚霞见清水雅人不说话,跟着又说道:“我指的先生是游格格,你乘坐的‘旅行家9号’是先生三十多年前就拜托我们苏家建造的,这样,你会不会更放心相信我呢?”
清水雅人现在就不只是震惊了,她惊喜道:“原来格格说的那个惊喜是苏哥哥你啊。”
苏晚霞笑了:“怎么,很惊喜吗?”
清水雅人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也说不上多么惊喜。
在临出发的时候,游格格的确有告诉清水雅人,此行的目的地为她准备了惊喜,然而一开始清水雅人很自然的以为是闫思辰还活着这件事。可现在见到了苏晚霞,又听了苏晚霞说了这些话,清水雅人才意识到,真正的惊喜根本就不是她与闫思辰的重逢,而是作为接应人的苏晚霞表露身份。
“的确是很惊喜。”清水雅人拍了拍心口问苏晚霞道:“可是……怎么会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晚霞找来两把干净的椅子,两人坐下来。
“其实……在真正见到你之前,我也不是很确定……不过你来了,我就意识到,终于到我登场的时候了。”苏晚霞苦涩一笑。
清水雅人还是没明白:“苏哥哥说的是……指什么?”
苏晚霞的手微微颤抖,他沉默了一阵后说道:“接入基地的中央衍算核心后,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清水雅人点点头:“嗯,了解了一些。”
“有何感想?”苏晚霞问道。
清水雅人咧咧嘴,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不太好说……”
苏晚霞鼓励清水雅人道:“你就坦诚一些,不要有太多顾虑,我想听你真实的想法。”
清水雅人看着苏晚霞,这才鼓起勇气正色道:“如果那些资料没有造假的成分的话……苏哥哥应该是一个童年不幸,但很坚强,并且凭着自己的努力活的很出彩的一个人。”
苏晚霞听完清水雅人这种略带有一些恭维意味的描述后噗嗤一声乐了。
清水雅人有些莫名其妙,她局促的双手紧握并问道:“那个……我是不是说错了话了?”
苏晚霞摇摇头:“不不不,你说的很好,而且这从侧面证明这些年我做的也挺不错的。”
清水雅人闻言干笑两声,同时心里暗忖:‘好自恋啊……’
不过表面上清水雅人不会这么表现出来。
她笑着道:“您的确很厉害。”
“您?刚才还是平辈之交,怎么突然用上您了,太生分了。”苏晚霞有些不高兴了。
清水雅人赶紧改口:“哦哦,不好意思,我就是有点放不开。”
苏晚霞能理解清水雅人的心情,毕竟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是一点交集都没有。这感觉就像是一男一女在相亲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把握力度一样。
“除了优点,缺点呢?有没有一些对我个人做得不足的感想之类的?”苏晚霞又问道。
“缺点?”清水雅人有些搞不懂苏晚霞的意思了。
清水雅人不明白苏晚霞表明了身份后为什么要让她分析他的性格,但是……
“对,缺点,这很重要。”
清水雅人想了想之后说道:“额……可能我个人觉得,您……”
“您?”
“哦不对不对……是苏哥哥你在离开苏家之后,通过各种渠道反击苏瑶先生这一点……让我觉得有些不太好。”清水雅人犹犹豫豫的说出了真实的感受。
苏晚霞听完沉默的看着清水雅人,看的她浑身发毛的时候,苏晚霞突然笑了,不是冷笑,而是满意的笑容。
清水雅人彻底被搞糊涂了,她皱眉道:“苏哥哥,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怎么非得要我分析你啊?”
苏晚霞笑了一会后摆摆手,他深吸一口道:“清水雅人。”
“在!”被直呼其名的清水雅人不自觉的就坐正了。
苏晚霞点点头,继续道:“其实这些年,你除了作为清水家二小姐的身份以外,基本上毫无作为,只能算得上是健康的长大,然后像个普通人一样工作生活而已,我说的对不对?”
清水雅人闻言心里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苏晚霞说的事实。
“嗯……”清水雅人闷闷的点了点头。
见清水雅人低下头去,苏晚霞赶紧安慰道:“别误会,雅人,我不是在批评你,或者说在你面前炫耀什么……而是……想从一个客观的角度让你看清你自己。”
清水雅人愣了一秒后鼓起嘴巴嘀咕道:“那不还是在嘲笑我嘛……”
苏晚霞顿时尴尬,他干笑两声,赶紧继续说道:“雅人啊……”
“嗯?”
“其实,咱们是一类人。”苏晚霞深深一叹。
清水雅人不解的看向苏晚霞:“一类人?”
“嗯,只不过你比我要幸运一些,你的家族……把你保护的很好。”苏晚霞正色道。
清水雅人迷迷糊糊的,已经完全放弃思考了。
苏晚霞看了眼窗外他说道:“也许你会觉得很突然,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其实当年你之所以会被你的父亲送到高桥银子那边,会被她吃掉心脏变得不完整,这一切都是你们家族那位幻大人的决定。”
清水雅人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一下子坐起身来,脸上全然是不可置信。
“这……”
“很不可思议,甚至难以接受,是吧?”苏晚霞苦涩一笑,然后深深一叹道:“可这就是事实啊,你们家那位幻大人肯定也没打算告诉你。”
清水雅人从苏晚霞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确实非常难以接受。
因为当年因为自己变得残缺这件事,清水幻还曾公开处刑了清水雅人身边的几个仆人。
清水雅人至今都记得家族里那位谁也不敢惹怒的幻大人是何等的冷血无情。
可今天,苏晚霞却说这一切都是在清水幻的授意下进行的,这样的真相,清水雅人怎能轻易就接受呢?
“不……不可能的……我是清水家族的嫡系女子,我本应该是成为神性容器与‘旧神’结合的牺牲品,怎么会……”
“你先不要急着反驳我,不如先听我说说我的故事。”苏晚霞靠近一些摸了摸清水雅人的头,尝试着安抚她,让她平静下来。
清水雅人抬头看向苏晚霞。
苏晚霞沉默良久才终于说到。
“的确,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我虽出身豪门世家,但因为母亲并不受那位苏澈苏先生的喜爱,所以童年过得并不如意,却很少有人知道,如果当年不是我的父亲苏澈先生授意和暗中保护,我可能早就胎死腹中,和我的母亲一起被那些人类社会的肿瘤阶层给抹杀了。”苏晚霞语出惊人。
清水雅人虽然对苏晚霞的了解很少,现在知道的东西也大都来自她过去偶然听闻和今次在中央衍算核心里的情报比对,可她听得出来,事实或许并不如外界所知所记录的那般。
“失宠的母亲……悲惨的童年……再加上我长大就一直在和父亲作对,所以每个认识我的人都以为我和苏家早已决裂,却很少有人意识到……所有这些所谓真相,都是出自我口,都是我和我的父亲,以及那些暗中在保护我,以及苏家的人在暗中灌输给他们的。”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