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ewe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明天下討論-第十二章美男子(2)推薦-vynli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十二章美男子(2)
新码头,就是外国人来大明之后,唯一能长期居住的地方。
从蓝田皇朝真正开启海贸生意之后,这里就迅速从一个荒凉的港湾,变成了一个由木板搭建成一片居住区。
这里的人每天天亮的时候进入广州城进行各种交易,或者劳作,天黑的时候必须回到新码头居住,无论是谁,都不能在广州城内逗留。
这一点适用于任何身份的外国人。
当然,律法在执行中总会留有一定的余地,至于对谁网开一面,那就要看广州市舶司的安排了。
金发碧眼的欧洲人,瘦小勤劳的倭国人,逃难的朝鲜贵族,黝黑的南亚人,以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阿拉伯人,都在新码头占据了一块栖身之地。
他们的居住区泾渭分明,各自抱团生活,不过,这里的地域很小,任何微小的矛盾都会演变成一场不可收拾的混战。
霍华德带着西蒙回到新码头的时候,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剧烈的斗殴,斗殴的双方是朝鲜贵族与阿拉伯人。
他们两家的居住地很近,再加上朝鲜人似乎对这些阿拉伯人天然带着一股子优越感,双方的斗殴从未停止过。
这一次斗殴的结果很明显,是朝鲜人赢了。
地上倒着七八具阿拉伯人的尸体,他们都是中箭身亡的。
朝鲜人是新码头这里唯一可以被准许携带弓弩一类武器的种族。
尽管在朝鲜人进入新码头之前,广州市舶司曾经说的很清楚,准许他们携带弓弩主要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并没有准许他们将弓弩用在斗殴上。
可是,在新码头,又有谁会真正监督这一条例的执行呢?
大明朝对朝鲜人似乎格外的优待。
尤其是朝鲜人中的贵族。
这些人会写,会说大明的语言,这就是他们优越感满满的主要原因。
也是他们占尽好处的原因。
最好的工作基本上被朝鲜人给占据了,欧洲人能做的事情大多数是朝鲜人不会的技术工作,剩余的苦脏累的活计才是属于其他种族的。
看到了这一点,霍华德认为,自己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学会说大明话。
只有通过语言沟通,他才能让大明人看到他的长处,与优点。
当一个大明青衣官员到新码头视察过之后,霍华德关注点并不在这些人说了些什么,反正说什么他都听不懂,那些能听懂大明语言的朝鲜人也不会给他们通译。
霍华德关注的是这些人的衣着!
他发现,一大群人里面,有资格穿那种柔软的青色长袍的人只有一个,而那个青袍人毫无疑问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所以,在大明国,青色长袍应该不是所有人都能穿的。
对于潮流,霍华德自认为还算跟得上,在伦敦的时候,他就是靠这东西吃饭的。
他相信,首先从衣着上向大明人靠拢,这无论如何都不会有错的。
新码头上不乏一些能工巧匠,尤其是朝鲜人的裁缝,听说他们制作出来的大明人的衣衫,在广州卖的很好。
在西蒙的张罗下,霍华德得到了两套大明读书人经常穿的青衫,不过,这两套青衫,有别于官员穿的那种很好看的天青色衣衫,颜色偏蓝。
这两套衣衫霍华德试穿了不下十次,也改了这么多遍,终于在朝鲜裁缝快要彻底爆发的时候,西蒙付了钱,衣服不再更改。
当霍华德穿上这两套微微带着一点欧洲风格的青衫,再把头发完成发髻,插上一枝发簪之后,霍华德瞅着镜子里那个看似陌生,又有一些熟悉的西方人,对西蒙道:“有一些美是共通的。”
西蒙呆滞的看着改变了模样的霍华德道:“您的风采依旧无人能及,只是,您今晚真的准备翻墙去跟那个美丽的朝鲜女人幽会吗?”
霍华德笑道:“西蒙,你应该明白,我虽然不知道那个朝鲜女人为什么会穿着露出双乳的衣服,而她的**也没有好看到让所有人都崇拜的地步。(不是胡说,明末的朝鲜女人穿的衣服就是这样的)
可是呢,他会说大明话,我需要她教我大明话,也希望通过她来接触到一个真正可以改变我们命运的大明人。”
西蒙笑嘻嘻的道:“这就是您把衣衫修改了十遍之多的原因?我其实不明白,她说的话您听不懂,您说的话她也听不懂,您是如何与她达成约会的呢?”
霍华德瞅着西蒙静静地道:“有些话不用说出来,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天底下的女人其实都是一样的。”
淡蓝色的月亮从海面升起的时候,远处的岛屿就变得有些像大海里的巨鲸……波涛从海面上出现,最后翻着白浪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海滩。
椰树林里蚊子很多,却并不妨碍两个热情的男女,他们的热情就像海浪一般,一波又一波……
“你杀死了我了……”
“你杀死我了……”
“对啊,就是这样……”
“对啊,就是这样……”
“明天你还来……”
“明天你还来……”
很久以前,霍华德曾经听一位哲人说过,繁衍是人类的本能,更是人活着的根本,生命最浓烈的时候恰恰就是繁衍生命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人的精神是最专注的,人的思维,以及记忆力都是最巅峰的时候。
因为人的繁衍是断断续续的,可以拖延很长时间,因此,强壮的霍华德有足够的时间与精力进行自己的学习大计。
霍华德与那个朝鲜女人约会了半年……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那个女人被他的族人装进了竹笼,拖着在海滩上游行。
霍华德悲伤的看着那个肚皮已经隆起的女人,那个女人在看到霍华德的时候也痴痴的看着他,霍华德抽出自己的刺剑从海滩上凶猛的冲了下去,才跑了两步,就被他忠实的仆人西蒙给扑倒在地上,随即有更多的欧洲人出现,把霍华德拖了回去。
女人哭喊起来,那些神色阴冷的朝鲜人毫不留情的将竹笼拖进了大海……
大海淹没了那个女人,也淹没了那个女人凄惨的叫声。
西蒙的脖子伸的老长,眼看着大海吞没了那个竹笼,那些朝鲜人也离开了海滩之后,才对坐在他背后嚼着烟叶的霍华德道:“事情结束了。”
霍华德叹口气道:“刚才我真的是要去救她的,你们不该拦着我。”
西蒙道:“她怀了你的孩子。”
霍华德道:“我其实有很多孩子。”
西蒙又道:“你找不到别的朝鲜女人教你说大明话了。”
霍华德笑道:“我已经会说很多大明话,现在,到了实践的时候了。”
西蒙皱眉道:“你是说广州城里的那些大明人,他们说的话明显跟你学的那些大明话不同。”
霍华德瞅着不远处的椰林叹口气道:“在那个椰林里,那个女人教会了我些大明文字,我们在沙滩上面对面坐着,她抱着我的手,一笔一划的教我,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
“一切都是为了钱不是吗?”
霍华德笑道:“没错,这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广州城里的大明人看不起你,他们甚至不愿意跟你说话。”
霍华德抬手揪一下西蒙的胡须道:“我认识很多朝鲜女人,有一个女人甚至教会了我读《诗经》,我认为其中最美的一段诗歌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西蒙道:“你为什么不在广州城里寻找一个大明女子呢?你如此的英俊,强壮,她们一定会爱上你的。”
霍华德瞅着西蒙道:“据我所知,大明人与朝鲜人的做派不太一样,我如果让一个大明女子怀孕,他的家人会杀掉我,而不是像朝鲜人一样,杀掉他们的女儿。
好了,不跟你说了,美丽的姜死了,我要去椰林里思念她……”
赖清波最轻烦的要死。
因为犯错,被市舶司发配到了新码头。
他讨厌新码头这个地方,不论在任何时候,这个地方似乎都散发着一股子腐臭气息。
眼看着一座座架设在海里的棚屋,瞅着那些说不清形状的孩子光着身体从栈道上跳进大海,他眼中的厌烦之色就更加浓重了。
如果不是期待着有一天可以重新回到市舶司,赖清波无论如何也不肯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一秒钟。
他的身边围满了朝鲜人,不远处还有更多的倭国人还在等他。
一些身强力壮的欧洲人,不断地向他打招呼,希望能引起他的注意,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
朝鲜人的国家被建州人占领了,他们不得不坐船逃离那个地方,而其余的人包括欧洲人,倭国人都是在本土活不下去了才冒险来到了广州。
这里的生活虽然很不如意,但是,不管是谁,只要肯干活,都能吃的饱饱的。
这跟大明朝的一项律法有关——任何人都有吃饱饭的权力!
在大明,哪怕是抢劫,如果在没有伤害到别人的状况下,只拿食物,而你又正好没有食物,那么,即便是官府捉住了,量刑也很轻,最多就是劳役而已。
朝鲜人抬腿踢翻了一个挡住赖清波去路的阿拉伯人,赖清波烦躁的挥手让这些聒噪的朝鲜人离开,此时此刻,他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安静一会。
椰林就是最安静的地方,除过一些小螃蟹在这里爬来爬去之外,基本上没有人来烦他。
这里的沙子很干净,却有一个人。
赖清波正要呵斥这个人,让他离开的时候,却在沙子上发现了一些文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他以为是一个朝鲜人,等他走到跟前,才发现正在写字的居然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欧洲人。
他身上穿着一身非常合体的儒杉,五官与大明人有所不同,刀砍斧凿一般,更具雕像感。
看着他和煦的微笑,赖清波正要说话,却发现这个欧洲人抱拳道:“我听圣人说,何谓华夏,服章之美为华,礼仪之大谓之夏。
如今我着华夏服装,尊华夏礼仪,先生可否将我当做大明人?”
赖清波嗤的笑了一声道:“换掉你的皮,重新投胎一次,或许会成我华夏人。”
霍华德听了跟着笑了一声,然后再次拱手道:“我有三策,上策可以让先生飞黄腾达,中策可以让先生家财万贯,下策可以让先生成为新码头真正的主人。
不知先生想要那一策?”
赖清波嘿嘿笑道:“恰好无聊,你且细细道来,如果有道理,自然不会亏待你。”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