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vj0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第二百八十九章   殺入天門,突破入一品!【7000字,求月票】相伴-ireg7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轰隆隆!
金色的鲜血扬洒,有金云涌现,规则力量堆叠。
一尊天人,陨落了!
陨落于人间!
在这一刻,整个人间的天穹,似乎都有璀璨的金光在闪烁,金云涌动,相比于人间高手陨落的血云,天人陨落所呈现出的金云,有着别样的……喜庆。
李修远此刻犹自处于震骇之中,罗鸿居然冲入天人的意志海,将天人的意志给斩灭!
天人虽然肉身不死不灭,不受规则影响,可以亘古长存,但是……依旧是会死的,只要是生灵都会死,意志海崩毁,一样会死。
可是想要摧毁天人的意志海,非常的困难,毕竟每一尊天人的实力都不弱,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斩灭天人意志海,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而小师弟……不是一般人。
李修远以为罗鸿所说的追杀入天门,只是说说看的,但是当他看到罗鸿真的红着眼,追向天门的时候,他顿时色变了。
这逼人,居然真的想要杀入天门?!
你特么疯了啊!
李修远一步踏出,步步生桃花,飞速追逐向罗鸿。
“二师兄别怂!”
“继续杀!”
罗鸿呼吸无比的急促,这些天人,特么的都是肥羊啊!
李修远则是有些哭笑不得。
“小师弟,他们是天人,好歹给些尊重……”
李修远道。
而那两尊被追杀的天人,则是色变不已。
死了一尊九境天人!
被人间凡人所杀,没有借助规则力量,强行杀之!
这个凡人,是怪物吗?!
而且,他们被杀,罗鸿和李修远似乎还得到了人皇规则所留下的奖励!这是他们这些天人都不曾预料到的!
规则……还有这样的?
杀天人,得奖励!
人间好危险!
第一尊陨落在人间的天人出现了,而且是一尊九境天人,大道绵延九千里,道花开九朵,实力极强,哪怕放在下三重的天门中,都是顶级强者。
可是,却是被强杀于稷下学宫!
他们回身猛地迎击出一招,风云色变,恐怖的威压和大手掌,拍击向了追逐而来的罗鸿。
罗鸿白衣白发飞扬,这一击很强,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对方毕竟是九境,单论实力,他罗鸿还是比不得的。
李修远一步迈出,一朵桃花绽放,桃花枝抽打而出,顿时将这大手掌给抽的爆碎。
虽然他得到的规则奖励,只有一口锅那么大,但是……至少还是给他恢复了不少。
“师兄,拦住他们!别让他们回天门!”
“这可都是肥羊啊!”
“杀之,你我二八分帐!”
罗鸿兴奋道。
李修远:“……”
小师弟,你只是个二品。
请你认清自己。
“师兄!干不干!”
罗鸿道。
“好嘞!”
李修远大笑,手中桃花枝一抽,云海之上,顿时有无数的桃花绽放,不断的摇曳,不断的飞洒。
尔后,那两尊欲要飞向天门的九境天人,顿时感觉自己被桃花阵法所笼罩!
一株又一株的桃花树横移间,拦阻他们的去路,封锁他们的退路。
每一株桃花树下,皆是有李修远敞胸露肚,侧卧在地,骚气十足。
轰!!!
两尊天人拂袖,欲要强破这阵法。
然而,每一个李修远皆是捏着桃花,淡然一笑,桃花化剑气,瞬间化为了杀机四起的剑阵,将两尊天人笼罩其中。
噗嗤!
两位天人的肉身瞬间被斩爆!
得到了规则之力滋润的李修远,刚涅槃的修为稳固了不少,虽然对于“半尊”境的力量还不太熟悉,但是,却也能施展一二。
两尊九境天人瞬间被打爆,不过,生命精华倾泻,他们爆碎的肉身又开始飞速的恢复。
而刚恢复。
赶赴而至的罗鸿,便盘坐虚空。
“杀!”
罗鸿眼眸一凝。
精神涌动。
得到规则力量滋润而完全恢复过来的罗鸿,精神力甚至比前面袭杀的时候更强!
意志之躯窜出,提着魔剑阿修罗的投影,便钻入了对方的意志海。
“前辈!助我!”
一入对方的意志海,强大的压迫力量便席卷而来,比起之前那尊被斩的天人更强。
这尊天人的大道走了大概九千五百多,接近万里了!
比起之前那位刚到九千里大道的要强许多!
不过,罗鸿一点都不虚,魔剑扬起,便是摇人。
罗鸿丹田中的圣人虚影再度睁开眼眸,圣人光辉扬洒,波动轰鸣。
书山再度出现在这尊天人的意志海中,降下波动,使得这尊天人的意志海犹如泥沼!
“圣人兵!原来如此!”
这尊天人的意志之躯,又惊又怒!
他总算是知道之前那位伙伴是怎么死的了,原来是被罗鸿劈了意志海而死。
“你能直接攻伐意志海?!这等攻伐技巧人间很少!”
天人大怒。
在天界,这样的手段倒是不少,因为天人难杀,除非泯灭意志海。
而在人间就不一样了,人间修士,肉身若是爆碎会元气大伤,多碾碎几次敌人的肉身,人间修士必然陨落。
所以,人间很少有攻伐意志的技巧。
可眼前这少年,特么居然会!
而且,有胆攻入他的意志海!
轰!
这尊天人也是杀红了眼,意志之躯幻化出分身,虽然被书山的力量镇压了意志海,但是,他还是分化出了一道意志之躯,朝着罗鸿杀去!
这道意志之躯亦是不弱,差不多有着一境力量。
他寻思着,罗鸿那孱弱的意志力量,一境便足以应对了。
罗鸿白衣白发飞扬,握着魔剑,背后千手邪佛浮现,还有一盏又一盏的佛灯横亘着。
面对杀来的天人意志之躯。
罗鸿撇嘴。
“区区一境,瞧不起谁?”
下一刻,一盏又一战佛灯引爆!
精神力量爆发出的风暴,瞬间将对方凝练出的一境力量给炸的七荤八素!
一剑削出,将对方削首。
罗鸿没有任何的犹豫,朝着对方的大道奔走而去!
罗鸿浑身的意志力量在沸腾!
“斩神!”
魔剑之中魔气滔滔,猛地扎入对方的大道中。
罗鸿劈砍着,挥舞着。
没有挖不烂的荒田,只有挥不动的锄头!
就像是辛勤的农民,不辞辛苦,一点又一点的开垦的荒田。
许久之后。
大道被斩尽!
道花被斩落!
罗鸿意志力量又是耗尽了,但是他却是大笑不已。
意志力量回归。
罗鸿一张脸又是煞白无比!
“师兄!杀!”
罗鸿抬起手,手指都在颤抖,遥指那一尊天人,厉喝道!
李修远眼眸一凝。
瞬间,距离那尊天人最近的侧卧李修远站起身,桃花枝抽打而出。
轰!
虚空裂缝弥漫着。
那尊天人捂着脑袋,头疼欲裂,面对半尊境的李修远抽出的桃花枝,如何能抵挡!
泣出金色血,死死的盯着罗鸿!
“吾恨啊!”
他居然栽在了一个人间二品修士手中!
蝼蚁一般的东西手中!
书山!
书山认主……上古圣人兵认主!
此子……必定是天界大患!
嘭!
李修远一击抽出,顿时这位天人炸的四分五裂,背后呈现出残破的九千五百里大道,灿烂的道花从其上坠落崩塌!
轰!
恐怖的能量爆炸开来,这尊来自天门之后的强大九境天人,陨落。
嗡嗡嗡……
金色的血雨在飘洒着。
李修远眼眸精亮。
规则之力再度翻涌,不断的涌动而来,化作了浓厚的奖励金云。
金云分两朵,罗鸿头顶上的金云这一次依旧巨大,犹如池塘。
李修远头顶之上的金云……还是一口锅大小。
李修远握着桃花枝的手都在颤抖,气抖冷!
规则,何其不公!
不过,他还是犹如大鲸吞水,将规则奖励的意志力量给吞噬吸收,使得他刚刚涅槃的修为越发的稳固。
当然,在吸收奖励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忘记催动桃花阵法,封困着最后一尊天人。
那尊天人满脸绝望。
这两人……是魔鬼吗?!
为什么不死不灭的天人会死!
大道崩裂,道花凋零……这是意志海被斩的缘故。
那个少年,能于意志海中杀人!
而罗鸿此刻,则是满心欢喜的吞噬着规则奖励,大部分奖励都用来恢复精神意志,而胜于的,则是被他拿去拓宽大道。
使得大道之基的宽度,达到了六千里。
罗鸿眼眸精亮,他有一个梦想,要将大道之基拓宽到一万里。
别人是大道长一万里,他罗鸿的大道宽就得一万里!
那样,等他达到陆地仙境的时候,肯定会强大至极!
罗鸿的肉身之上,气血再度翻涌,奖励的规则,让他再度完成了一次锻体!
肉身五锻!
罗鸿感觉如今自己的武道力量,比之强一品丝毫不弱,一拳下去,弱一品甚至会被打爆!
轰!
气血翻滚,似是冲破了桎梏!
罗鸿眼眸之中,顿时有光芒四溢!
他的武道修为,突破入一品,天地间磅礴的天地元气开始翻涌,不断的宣泄入他的肉身,让罗鸿的气机开始不断的变强。
而随着肉身的变强,罗鸿经脉强度也变得强大,经脉中流淌的剑气,亦是变得如大江大河奔涌!
下一刻,罗鸿睁眼,眸光熠熠。
抬起手,粗大的剑气横亘斩出。
罗鸿剑道修为……亦是入一品,一品归宗,剑道成宗师!
至于佛道和儒道,倒是不曾突破入一品。
这让罗鸿稍稍有些可惜,但是,罗鸿很快又将目光放在了那最后一尊九境天人的身上。
没突破,没关系!
再杀一尊天人,规则所给的奖励……必定突破!
罗鸿目光熠熠。
而那尊被封困的天人,顿时目眦欲裂。
他被当成猎物了!
不可思议!
人间才是他们天人的猎场,为何有人将他当成猎物?!
可耻,可恨啊!
轰!!!
这尊天人大怒,直接自爆了肉身。
一尊九境天人自爆,所引起的能量波动无比的磅礴,一个巨大无比的蘑菇云在云海之上升腾而起。
李修远出现在罗鸿的身前,替罗鸿挡下了对方自爆的波动!
咻!
对方的意志力量化作一道金光飞速朝着天门掠去,钻入天门中。
“追!”
罗鸿从李修远身后冒出头,喊道。
李修远犹豫了,真的还追?
都已经到天门中了,真的要再追进去?
不过,李修远咬牙想了想,还是带着罗鸿一同追向天门。
那回归天门中的九境天人目眦欲裂。
这两逼人,真的不当人子!
还追?
他都回大本营了啊!
“小师弟,要快!师兄为你撑开天门半刻!”
“杀不得就撤!”
李修远咬牙,道。
身上气机大盛,隐隐有涅槃道火于身后焚烧,犹如一轮大日,他伫立于天门之前,将门户撑开!
罗鸿头顶书山红着眼杀来。
回天门?
回天门后都给你杀了!
明明是你自己来送死的,现在……想走就能走?!
调戏我罗鸿?!
我罗鸿乃人间大恶人,你敢调戏?!
“斩神!!!”
罗鸿一步踏上天门,踩着坚实的门户。
力啸一声,浑身鼓荡,魔剑握于手,挥斩而出,圣人虚影光辉扬洒,使得书山洒下光辉,照入天门,镇压住那尊天人的意志之躯半响!
罗鸿的斩神一剑顿时落下。
“不!!!”
这尊天人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心头大骇!
真的会死!
“天尊!吾愿献上所有气运!救我!”
他嘶吼着。
下一刻,天地似乎都凝滞,撑开天门半刻的李修远,只感觉到一股恐怖至极的压力,从天门之后席卷而来!
天尊!
超越十境的“尊”者!
“小师弟!撤!”
李修远咬牙,发丝纷飞间,眼眸满是凝重。
天门之后,果然危险,只是这么一瞬,便惹出了尊境强者的出手!
轰!!!
罗鸿亦是色变。
他感觉到了天门之后,有一只白玉大手撕裂空间,顺着时空长河拍来。
速度极快,而且,虚空都仿佛凝固起来似的。
圣人虚影跳动,散发出危机感。
那尊被书山封锁住的天人,则是流露出冰冷之色!
“还不逃?!”
“天尊出手,你再不逃,必然被拉扯入天门……届时,你必死!”
这尊天人疯狂无比。
没有想到,他堂堂九境天人,大道走出了九千八百里,居然被一个个人间二品修士给逼到如今境地!
“你还嚣张?!”
罗鸿眼眸一凝,杀机滚滚。
你在羞辱一位人间大恶人!
“前辈!”
罗鸿厉喝。
书山不够,不是还有苦舟吗?!
罗鸿丹田中的圣人虚影开口叹了一声。
下一刻,虚空撕裂。
万千圣人光辉扬洒。
苦舟浮现而出,伴随着滔天的金色意志海。
轰!
苦舟挡在那白玉手掌之前,二者碰撞,使得那白玉之手被稍稍阻隔!
罗鸿则是利啸着,一跃入那尊嚣张无比的天人的大道之路上,一剑扎入,开始扎着奔跑。
使得大道被一切为两半!
“不!!!”
轰!!!
大道崩塌的声音,引得整个天门都在俱颤。
无数的金光扬洒,金血飞扬。
大道之花凋零飘落。
人间尽是金云笼罩,喜庆至极。
而天门之后,血雨飞洒。
“放肆!”
那尊白玉之手的主人,顿时大怒,声音于天门之后激荡,竟是引起了天地色变。
“留下。”
苦舟和书山在罗鸿杀了那尊天人之后,便飞速的撤走,回归罗鸿的丹田。
顿时,天地间的恐怖压力,瞬间弥漫。
罗鸿甚至都无法举目扫视天门之后的世界,太恐怖了!没有人间规则限制和压制的天尊,强悍无边!
只能飞速的退出!
死亡危机浓郁无比,他一旦被留在天门中,必死!
李修远则是挡在了罗鸿的身前。
桃花枝递出。
虚空中,顿时有桃山十一座,横压那白玉一掌。
砰砰砰!
然而,在那一掌之下,十一座桃山纷纷崩塌,李修远面色煞白,闷哼一声,带着罗鸿撤走出天门。
轰!!!
天门前的空间瞬间爆碎。
因为那一只恼羞成怒的白玉手掌从中继续追杀而出。
无数的规则力量化作锁链,交织缠绕抽打而来,瞬间那白玉手掌被抽打的宛若布满裂痕的瓷娃娃手臂。
最终,这只手臂还是缩了回去,天门闭合,刹那隐遁。
罗鸿跌坐在云海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李修远亦是捏着桃花,压压惊。
太疯狂了!
这是真的杀上了天门!
硬生生在一位天尊的眼皮底下,将一位九境天人的大道给斩之!
李修远感觉小师弟是真的疯狂。
但是,莫名的有些畅快,一个字“爽”!
天人?!
狗屁的天人!
把夫子给逼的那么惨的天人,还不是被他们师兄弟给追着砍!
轰隆隆!
金色的云开始席卷,使得白色的云海,化做了金色的云海,异象尽显。
接下来就是规则奖励环节。
李修远眼眸精亮,眼巴巴的望着。
然而……
很快,他的脸一阵漆黑。
罗鸿头顶之上,有着池塘大小的金云奖励。
而他李修远……这一次连口锅都没了!
什么都没有!
艹!
因为那尊天人自爆了肉身,然后大道又是被罗鸿斩的,所以他李修远是个局外人,连个屁的奖励都没有!
明明他李修远才是抗住了天门闭合,抗住了天尊一掌的关键之人啊!
苍天无眼!
李修远悲乎哀哉,看着罗鸿盘膝于云海,沐浴在奖励中,顿时哀怨无比。
规则力量波动,金云涌动落下。
罗鸿刚刚跨入一品境界的武修肉身,顿时有金光在微微闪烁。
“肉身五锻巅峰?!”
李修远眼眸一凝,他这时候才发现,罗鸿的肉身居然这么强。
肉身五锻,这小子……难道是想要在登临陆地仙之前,肉身达到九锻?!
等登临陆地仙,一念绽放九朵大道花,一步跨越大道九千里?
好大的野心!
李修远深吸一口气。
如今的罗鸿,虽然只是初入一品,但是,在罗鸿身上可没有什么强弱一品之分。
罗鸿的战力,远超一品!
许久之后,沐浴在奖励中的罗鸿,徐徐睁开了眼,眼眸中满是失望之色。
这一次的奖励,并未让他跨入六锻肉身,也就让儒道修为踏入了一品,达到了大儒之境,而佛道修为,还卡在二品。
而且,大道之基拓宽也未达到七千里,越是往后,拓宽越难,怕是得杀好多的天人。
李修远感受着罗鸿眼眸中的失望,忽然有点想打人。
你失望个啥?!
你还想咋样?
杀天人能得奖励,这是李修远之前都不曾预料到的。
李修远也是明白,若是借助规则之力杀天人,应该是不得奖励,但是,以自身实力所杀,会有人皇规则奖励!
“有意思……”
“天人入人间,剥夺人间气运,而人间规则亦是倡导世人猎杀天人?”
李修远笑了笑,这事,夫子可能都不知道吧。
天门消失。
李修远和罗鸿撕裂金色云海回归人间,李修远依旧在玩花,潇洒回归人间。
罗鸿也是中气十足,原本肾虚的模样,亦是消散一空。
人皇规则奖励,让他吃的满嘴流油。
而稷下学宫上方。
世人都惊呆了。
天穹上不断变换的天色,还有那恐怖的交锋所爆发的气机,宛若末日来临一般。
甚至还出现了金色的云海,以及天人不甘的怒吼……
罗鸿和李修远……把天人怎么了?
高高在上,走出天人入人间的天人……死了吗?
蓦地。
李修远与罗鸿走下云层。
他们的身后,云海之上,骤然有两道气运之柱砸落而下,其中有浓郁无比的气运在汹涌着。
李修远和罗鸿错愕看去,这两道气运之主萦绕在稷下学宫周围,笼罩住安平县。
这是前两位陨落的九境天人的气运力量……
他们一陨落,气运力量便回归人间。
而最后一位,死在天门中,他的气运被天门所截走。
罗鸿和李修远也是瞬间明白了过来。
气运力量弥漫着,很快,化作龙卷朝着东山之上飞速的席卷而去。
罗鸿和李修远一怔。
两人对视了一眼,飞速落在了学宫之中。
学宫中。
罗小小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茫然,有些惶恐……
气运力量不断的涌入她的眉心,涌入她的身躯,她不想,可是这些气运力量硬是涌入。
罗鸿和李修远很快落下,看到这一幕,不由吐出一口气。
“这丫头……肉身对气运力量居然能如此敏感?”
李修远蹙眉。
总感觉哪里有问题。
难道是某些强大天人的转世?
而就在李修远思考着的时候,另一边,罗鸿则是摸着罗小小的脑袋,取出了一面又一面伪监天镜。
当着罗小小的面上,敲碎。
伪监天镜敲碎,其中的气运力量顿时涌出,涌入罗小小的身躯中,使得罗小小身上不知不觉的涌上一股威压。
十三面伪监天镜,全部敲碎。
天下七分运,纷纷涌入罗小小身躯中。
“大罗小女皇!非你莫属!”
“哥就做个摄政王……”
罗鸿笑呵呵。
“天下七分运,全归我罗家!”
“就算大周天子,大楚女帝来要……也不给!”
他罗鸿……就是这么坏!
之前是打不过,所以条件放宽,如今二师兄涅槃成功,能吊打三尊九境天人,对上大周天子,大楚女帝应该也不难。
所以,罗鸿觉得自己又可以嚣张起来。
至于罗小小是否是天人转世?
罗鸿不担心,大抵上应该不是,之所以对气运如此敏感,应该是夫子点化的原因。
之前罗鸿意志海中所获得的气运,就是被夫子转移到罗小小身上的。
……
望川寺。
佛光笼罩,一尊尊金佛虚影横亘于无量山之上。
而望川寺外,大地被焚毁,树木在枯荣。
一道魁梧无比的三米天甲尸在横行着,犹如旱魃出世,恐怖无比,强大而压抑的气机,让天穹都笼罩着黑云。
而在天甲尸上空。
骑乘着仙鹤的闻天行面皮子微微一抖。
他扭头看向了稷下学宫的方向,眉头蹙起。
他刚刚好像感应到了天尊境界的波动……
还有……看着满天的金色云霞。
“那三尊九境天人……死了?”
闻天行呢喃。
怎么会死呢?
天人于人间乃不死不灭,极难杀,唯有像龙虎山老天师那般封印方可。
“到底出什么变故了?”
闻天行蹙眉。
天人陨落人间?
这个想法让他有些犹疑不定。。
三尊九境天人攻伐稷下学宫,闻天行本就不指望能成功,他只是想要逼出稷下学宫的底牌罢了。
而现在,或许发生了什么超出他计划的事情。
“罢了……不管了,先处理望川寺之事。”
闻天行看向了远处的佛光笼罩的望川寺。
还有那演武场上,谛听雕像之下,一身正气的夫子雕塑。
他看着夫子雕塑,夫子雕塑亦是在看着他。
闻天行淡淡一笑,夫子一人镇三界。
抬起手结印。
顿时夏皇所化的天甲尸,眼眸之中涌荡着赤红,赤地千里,仰头咆哮,黑气翻滚!
无量山之巅。
夫子雕塑保持着动作,平静的眺望着人间。
隐约可以看到,那裹挟无尽黑暗和毁灭的巅峰天甲尸,踏步而来。
这是要来毁他的雕像,灭他肉身么?
幸好……老夫早有预料。
化作石雕的夫子,似是淡然一笑。
下一刻,雕像之中隐隐有无形的波动扩散而出。
化作一阵风,荡向了稷下学宫。
老夫,该摇人了。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