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f3i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三國末世錄-第1134章 完全摧毀-s9mva

三國末世錄
小說推薦三國末世錄
这场激烈的大海战,双方都损失惨重。但是奥古雷斯的舰队远比西西里舰队损失的要多,以至于现在战场上双方还有战斗力的舰船数量对比倒了过来。西西里舰队大约还剩百余条战舰战船,而奥古雷斯的舰队只剩下四十余条了。
冯宇见此状况,便吩咐在后方镇场的两条大帆船也上前助阵。本来西西里舰队就占据了绝对优势,在两条庞然大物的帮助下片刻钟时间便解决了残存敌船。
就在西西里舰队抓紧时间救援落水人员和收拢剩余舰船准备撤退时。一名令兵急匆匆来到冯宇身边报道:“启禀总督阁下,桅杆上的旗语令兵收到消息。在战场外围北部警戒的半潜船发现大批敌舰正向战场赶来。大约有两百条左右。”
冯宇身边的典青接话道:“可惜它们来晚了,这仗打的比我们预想的要顺利。我们现在有充足的时间从容撤退,它们赶到战场时,只能收到一些烧焦的烂木头和他们兵士的尸体。”
冯宇却摇头道:“不,我们还不能撤。这仗还是要继续打下去。传令,让各舰各船做好准备,缺人员的从后勤船上补充人员,缺弩炮弹丸的也赶快抓紧时间补充。准备迎战新的敌军舰队!”
典青惊讶道:“主公,现在我们已损失惨重,只剩百条左右的战舰战船了。而且我们这一仗已基本达到了目标,奥古雷斯的地中海舰队几乎瓦解。我们何必还要…”
冯宇打断他的话道:“若还让他们留两百来条战舰战船,制海权虽然还是我们的,但还是无法完全保障地中海航线以及各个岛屿的绝对安全。所以,我不是要他的地中海舰队几乎瓦解,而是要他们完全覆灭。这样,我们才能万无一失的保障东地中海的制海权和安全。”
冯宇发现典青疑虑的表情笑道:“放心。我们即然能用近四百条战舰击灭他们六百条战舰,那么也能用这残存的百十条战舰摧毁他们来援的两百来条战舰。我们战舰损失虽多,但人员伤亡不大。所以士气反而高涨。而对方得知自己主力已被歼灭,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必然人心惶惶,士气低落。接下来一仗我们胜利是没问题的。我唯一的担心反而是他们发现主力被歼灭后,不愿意接战调头就跑。那样我的目的就落空了。”
冯宇正和典青对话时,他们的东北方向二十余里处。两百条大小战舰正鼓足风帆在急匆匆赶来。这些战舰几乎全是奥古雷斯收编的塞浦路斯舰队的舰船,不过经过奥古雷斯方的整编后,舰队的将官和每条战舰上百夫长级以上的将官几乎都被更替。
指挥这支舰队的千夫长此时正站在甲板上,向远处眺望。他心中却不断在估算着到达战场的时间。桅杆上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前方出现大量不明舰只桅杆!”
千夫长心中一惊道,按他估算的时间。最早也要半刻钟后才能抵达战场。怎么现在就发现不明舰船了?难道是自己估算错了?他立刻喝问道:“有多少?见没见到有正在焚烧的舰船或是其余海战战场的迹象。”
桅杆上的瞭望兵很快给出了答案道:“这些战船至少上百条了。似乎是正向我们这个方向航行而来。没有!没有任何海战战场的迹象。”
千夫长更是惊惧了,心想对方是已完全大获全胜全歼了我军战舰?还是这只是对方来拦截自己的一支分舰队?最后,他判断答案是后者。他认为数量不占优势的西西里舰队不可能全歼己方舰队的主力,即使能做到也不可能是这么快的时间中完成。
其实,这是冯宇怕对方看到战场场景后调头逃跑,主动出击迎敌的结果。他麾下的百余条战舰战船已是一字排开。而两条巨无霸大帆船则摆在中间的位置。舰船与舰船之间隔的很开。后方则是黑压压一片的几百条承担救援任务的商船。
奥古雷斯舰队这边,千夫长已明确对方舰船比自己要少,而且间距拉的很开。自己拥有两船对一船的兵力优势,并且可以利用对方舰船间距大的特点,采用以两舰左右夹攻一船的战法。
在他的号令之下,舰队随即也摆开一字阵型,向着西西里舰队对冲而去,只不过这排列的密度要比西西里舰队紧密,而且两船恰好。
冯宇见到对方舰队这般阵法,哈哈笑道:“正合我意。我本以为还要损失不少战船,但现在对方如此做,却能让我方就可以少损失不少战舰。”
说罢,他向指挥整个舰队的甘宁吩咐道:“传令,除了典韦指挥的那十几条维京船,其余战船调头,横转过来。以船舷侧翼的弩炮对准敌军船队。在百仗距离就开始展开轰射,在敌舰逼近前,将他们尽皆摧毁。”
甘宁愣了愣,还是照着冯宇所说去做了。实际上这种战法是非常冒险的,这虽然能发挥西西里舰队“火力”猛烈的优势,但对方只要没被完全摧毁也没溃败逃窜,他们的战舰冲到近前后,这些西西里战舰只有死路一条。
这也难怪,当下罗马战舰上虽然普遍安装了弩炮。但弩炮在海战中依旧是辅助工具,真正杀伤敌舰的还是依赖用了七八百年的青铜撞角。
明白了敌舰的意图,奥古雷斯舰队的千夫长不惊反喜。他以为对方用了昏招,但是当对方的密集的石弹,火弹从天而降时,他才知道了厉害。尤其是那两条巨无霸大帆船,一波弩炮轰射便是几百颗弹丸袭来。舰船周围激起了无数的冲天水柱,几乎不间断的有战舰被石弹,火弹击中。
千夫长仍然在声竭力嘶的叫喊着:“冲,冲到近前我们就赢了!”
两百条战舰虽然不停的有战舰变成海面上一堆破木头或巨大火球。但剩余船只继续如离弦之箭般向西西里舰队冲去,同时装在它们舰首的弩炮也在不断轰射着…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