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1e0超棒的都市言情 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第600章 維克托甦醒閲讀-6ept7

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这……这里是……”
罗恩哆哆嗦嗦的说着。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场景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那完全是哪怕在他最恐怖的噩梦中都不曾出现过的东西。
一间偌大的阴暗大厅内,一张庞大的合金工作台被安置在了大厅深处,上面摆放着许多‘刑具’,令人感到恐惧的是在那些‘刑具’以及工作台上还零星覆盖着一层硬痂,它那暗红色的恶心颜色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一些令人恐惧的事物。
另外无数密封着各种生物体的液体罐子也被密密麻麻的安置在两边,罐子的底部还安装着一个个冷光灯,散发出幽绿色的光芒照亮着那些罐子里的东西。
这些光亮就是整个大厅内唯一的光源了,在这些灯光的照样下,原本就阴暗的大厅变得更加阴森可怕了。
而这里的景象也解释了为什么外面一大片区域全都无人居住了。
试想一下,如果是你家周围住着一个整天研究尸体和各种黑魔法的阴森家伙,那么你也会想着搬家的。
除非,你穷的只能付得起这片区域房子的首付。
当然了,这只是在开玩笑。
周围无人居住的真正原因更有可能是因为这里正在进行的研究极其重要,所以麦克他们出于保密的需求才搬走了这里的人。
“……这里……这里该不会是某个黑巫师的炼金实验室吧?”
罗恩终于颤抖着把话说完了,此刻的他已经被恐惧所侵蚀了。
生物标本和器官他在斯内普的魔药课教室见过很多,但要论起恐怖程度,斯内普教室的那些东西只能算是小儿科。
这一次边上的赫敏十分难得的没有去讽刺他,而是大口咽了下唾沫,用有些慌张的语气说道:
“不,我猜……我猜这应该是哪个BT科学家的实验室,他们一定是在这里进行了什么可怕的实验!哦,罗恩,你应该不知道科学家是什么。这不怪你,毕竟你只是个巫师。”
闻言罗恩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BT科学家,但他知道能和可怕黑巫师排在一起的家伙也一定不是什么好家伙。
另一边的哈利并没有参与到赫敏和罗恩的讨论中,他皱眉望着周围阴森可怖的大厅,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紧接着,他一个加速冲进了后面的一扇大门内。
见状赫敏和罗恩赶忙追了上去。
后面那个实验室的布局与前面那个大厅差不多,同样都是一片宽敞的空间外加一座硕大的合金工作台。
不过和前面那个大厅不同的是,这间实验室的天花板上嵌着一个巨大的魔法灯,柔和而明亮的光线从中释放出来,将整个大厅都映照的亮如白昼。
赫敏还注意到,在那光线的照耀下自己等人脚下的影子都很淡,几乎到了要看不见的地步。
这令她意识到他们头顶的这个魔法灯不简单,很可能是个类似于手术室无影灯的存在。
另外这间实验室内摆放着的也不再是那些恐怖的标本,而是一些风格冷峻,充满了科幻气息的机械和工具。
而哈利此刻则是一脸呆滞的站在实验室内,一副被什么惊到了的样子。
赫敏不由自主的顺着哈利的目光看去,便见一个银白色的巨大长方形箱子正竖立在角落的墙壁上。
这个长方形箱子表面光滑如镜面,隐约还有绿色光芒在间隙闪烁,周围更是密布着各种精密器械。
而透过那箱子表面的一块透明面板,赫敏可以清晰看到箱子里正躺着一个年轻的亚裔青年。
那青年的样子算不上丑,但也绝对算不上帅气,只能说是普通的路人长相。
他的出现让赫敏忍不住觉得那巨大箱子就是个棺材。
而在赫敏观察那箱子的时候,哈利的却变得极其复杂了起来。
他已经认出来了,现如今躺在那个巨大箱子里的家伙正是他的仇人,杀死了斯内普教授的维克托。
准确的说,应该是维克托的一具分身。
但他依旧存在就足以说明麦克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杀掉维克托,而是将其关押了起来。
而这里,应该就是维克托的监牢了。
如此想着,哈利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按理来说他这时候的他应该直接上去干掉还处在沉睡状态下的维克托才是,毕竟自己近来一切苦难的根源全都是来自对方。
但不知为什么,哈利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不!
或许哈利知道原因!只不过是他不愿意承认而已!
不愿意承认维克托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一位可以拉拢和利用的盟友!不愿意承认他起了唤醒维克托心思!不愿意承认他心动了!
“呼呼呼!~”
哈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汗水不停的自其脸颊淌下,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衫。
现在的他感觉自己痛苦极了,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下,他不由自主的尖叫了起来。
“我该怎么做!”
哈利的声音在实验室内回荡着,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声音把赫敏和罗恩吓了一跳,两人皆是向哈利投去了关切的眼神。
“哈利,你怎么了?什么怎么做?”
罗恩焦急的说着,即便迟钝如他此刻也察觉出了自己好朋友的异常。
然而哈利却没有回答他,因为这并不是他想要的回答。
‘硬币掷出的瞬间,掷币心中就已经有了选择。哈利,其实你心里也早就做出了选择不是吗?去吧,遵循你心中最真实的意愿,你是个独立的个体,不要被让别人帮你选择,也不要让他人的意志去控制你!’
死神斗篷的声音如哈利所愿般在其耳边响了起来,闻言哈利的呼吸终于平缓了一些。
又过了许久,他似乎终于是做出了决定,咬了咬牙迈开步子朝那巨大‘棺材’走去。
“没事,这只是暂时的,到了最后一切都会恢复成最完美的样子!一切都会变好的!一切……”
嘴里不断念叨着的哈利终于来到了那‘棺材’面前,望着‘棺材’内那张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噩梦中的脸以及‘棺材’面板上那明显的绿色按钮,哈利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醒来吧!你这个畜生!”
一声暴喝突然自哈利口中传出,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也化作了拳头狠狠砸在了按钮之上。
“嗡!~”
以那个按钮为中心,十几条暗紫色光带蜿蜒曲折的在‘棺材’上蔓延了出去,随后又通过连接线蔓延到了墙壁上,最后遍布了整个实验室。
随后伴随着一连串散热器启动的风扇转动声响起,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自实验室内的各个机器上响起。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赫敏和罗恩都慌了神,站在原地东张西望不知所措。
而哈利的视线则依旧聚焦在了那‘棺材’内的维克托分身之上。
终于,在他的注视之下,‘棺材’的舱盖打开了,维克托的手撑在了一旁的扶手上缓缓站了起来。
伴随着他的动作,哈利攥紧了手中的魔杖,全身的肌肉也都紧绷了起来。
曾经吃过大苦头的他很清楚维克托的这具分身拥有多么恐怖的力量,虽然已经获得了大量神秘物,但如果失去警惕,那么自己也很有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然而让哈利感到意外的是,维克托苏醒之后却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斜着眼打量了一番哈利等人,随后微笑着说道:
“真是想不到,叫醒我的人竟然会是你。怎么,你是想要找我复仇吗?”
“虽然我也很想这么做,但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是吗?那还真是……令我受宠若惊!”
维克托笑着说道,他的身子微微向右侧倾斜,虽然看起来松松垮垮,但实际上却早已做好了立刻发动攻击的准备。
哈利身上的敌意他早就已经看出来了,毕竟对方实在是太年轻了,那张稚嫩的脸上根本藏不了东西。
但他还是不介意听听对方怎么说,毕竟这可是在他的实验室,在他的主场上,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而对面的哈利在听到维克托的发言之后嘴角也是微微上扬了起来。
在所有情况当中,他最怕的就是维克托二话不说直接发动攻击,因为这样就表示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沟通的可能性。
现在对方既然愿意跟他交流,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深吸了口气,哈利说道:
“你不是想要集齐三大死亡圣器吗?正巧,现在的我也想要这么做,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合作一下。”
维克托显然是没想到哈利会这么说,稍微愣了一下,继而才眯缝起了眼睛说道:
“哦?这倒是挺稀奇的!不过我记得你之前不是非常抗拒死亡圣器被集齐的吗?现在怎么改主意了?”
“呵!我就是想这么多不可以吗?”
“那可不行喔。想要合作你自然也要拿出点诚意出来啊。”维克托伸出手指摇了摇说道,“现在你连你为什么要搜集死亡圣器的原因都不肯告诉我,我又怎么能放心跟你合作呢?”
哈利没有说话,他皱着眉头似乎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既然如此,就让我先来说吧。”维克托见状接着说道,“我的目的很简单。所谓一个研究人员,我对于死亡圣器非常感兴趣,所以才会想着集齐它们从而探究一下里面的学问。那么你呢?”
哈利依旧保持着沉默,这时赫敏和罗恩也已经靠了上来,一脸担忧和不解的望着哈利。
和哈利一样,他们也有些后悔跟着哈利一起来了,眼前的发现的这一切早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哈利回头望了一眼赫敏和罗恩,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定,对着维克托说道:
“我想要战胜死亡,从死神手里夺回亲人们的生命!”
“真不愧是救世主大人!这可还真是高洁呢!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或许死亡圣器能够战胜死亡那个传言有可能是假的呢?”
维克托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眼地里蕴藏着一丝杀意。
作为一个已经完全机械化的生命,他虽然无法掌握像摄神取念这样的魔咒,但他却可以依靠机械来观测对方的微表情、心跳以及体温,以此来判断对方是否说谎。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种方法要比摄神取念还要有用。
毕竟摄神取念还能利用大脑封闭术屏蔽,但这种机械观测法如果不经过长期训练的话却是无法逃过的。
而经过辨认,维克托敢肯定,哈利一定是在说谎。
“这一点我自有判断,不需要你来担心,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合作就可以了。”
“这个嘛……”维克托沉吟了片刻说道,“我就姑且相信你吧。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说着,维克托朝哈利伸出了手,然而哈利却并没有要接的意思,只是站在那里冷冷的望着他。
见状维克托只能是尴尬的收回了手,笑着挠了挠头道:
“那么现在,哈利,你能跟我说说现在的状况以及接下来我们要去做什么吗?你知道的,我已经被封印了很长时间,对于外界的信息我还处在一无所知的状态下。”
闻言哈利笑了,眼下维克托表现的非常配合,这正是哈利所需要的。
于是他点了点头,直接开口将目前他们所遭遇的困境以及想要从麦克偷取死亡圣器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
当然了,其中的几个关键点,比如死神斗篷的存在以及有人正在追杀他的事情他并没有说。
这再正常不过了,他只是想要利用维克托达成目的而已,又怎么可能会透露真正的情报给维克托。
在哈利想来,最好就是维克托直接在行动中死掉。
这才最符合他的期望。
而维克托闻言后依旧是笑嘻嘻的,一副什么也没察觉到的模样。
这让哈利心中生出了几分奸计得逞的得意。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脸上得意的微表情早已被维克托看透了。
只见维克托轻咳了一声,摊开双手对着哈利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亲爱的哈利,现在的我已经没必要跟你扯皮了,你们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