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14w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神級選擇系統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七章 鮫人推薦-zcr9p

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選擇系統
第八百七十七章鲛人
听着开门的动静,姐夫林冲从厨房里面走出来道:“栀子回来啦。”
“嗯。”
“带男朋友回来啦。”
看到夏冬青,林冲有些意外地说。
栀子先是瞥了一眼夏冬青,而后解释道:“是我工作的店里面的朋友。”
“洗个手准备吃饭吧,我已经做好了。”
林冲笑意盈盈地道,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
“你做的?”
栀子有些纳闷,听姐姐说,姐夫之前可是不会做饭的。
而在她姐姐离开之后,林冲就更是没心思去学什么做饭了。
“我都做好了,你姐她现在有些不方便。”
林冲解释道:“照顾好你朋友。”
结果栀子的姐夫却从厨房端出来一盘生鱼,不是生鱼片,而是两条完整的生鱼。
“这是?”
夏冬青有些愕然。
“等着,还有呢。”
栀子姐夫的兴致不错,语气轻快地道,又从厨房中端出了一份花甲,一份扇贝,一份牛排。
毫无疑问,全部都是生的!
栀子看着这一切,再看着往日亲切的姐夫脸上诡异的笑容,心中很是恐惧。
一只手按在了栀子放在餐桌下止不住颤栗的手上,夏冬青给了栀子一个坚定的眼神,轻声道:“别怕,有我在呢。”
栀子望向夏冬青,心稍稍地安定了一些。
“今天说好了,你们都要给我庆祝啊!”
姐夫兴高采烈地对栀子和夏冬青说,接着便走进卧室之中。
当栀子的姐姐被林冲搀扶出来的时候,夏冬青和栀子瞬间目瞪口呆。
这才几天,栀子的姐姐竟然挺着个大肚子……
看那样子,起码都有七八个月了!
可是栀子的姐姐这才回来几天啊,怎么可能就一下子怀上了呢?
无视了二人的眼神,玫瑰被林冲小心地搀扶到了桌子旁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只是这微笑在夏冬青和栀子的眼中,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渗人。
夏冬青不动声色地摸出手机,在桌子下面向群里面发送着求援信息。
“吃,吃,别客气。”
栀子姐夫热情地招呼着,还切了一块生牛肉夹到了夏冬青的碗中。
夏冬青面色难看地看了栀子一眼,栀子面对着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哎呀,忽然想起来店里面还有急事,我们得赶紧回去了。”
夏冬青突然一拍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道。
“栀子,我们快走吧。”
“这么着急嘛,这都还没有吃上一口呢。”
林冲有些可惜道。
“姐夫,下次有机会我们再给你庆祝啊。”
栀子跟在夏冬青的身后,边向外走着边告别着。
林冲送着夏冬青和栀子出门,而玫瑰则坐在桌子边,侧着身子望着两人微微笑着。
“哐当”一声门关上,夏冬青和栀子的心也稍稍地安定了一下。
“我们先回咖啡店,找其他人商量一下。”
夏冬青说道,现在事情似乎有点超出预想了。
不过……
现在可以断定一件事情,玫瑰并不是鬼魂。
……………
海边
赵吏和王小亚一起来查探那天骤起浓雾的事情。
这里的渔民说,他们以前也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不过确实有一个传说,新月的时候起了雾,这雾里会有东西,从海里上来的东西,而且是从深海里上来的东西。
“冬青那边出事了。”
王小亚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翡翠发过来的信息。
之前夏冬青发的信息,大家都没有看到。
…………
别墅内。
“其实那天我在海边见过她,那时海上起了很浓的雾,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雾来得快,去得也快,大雾中带着浓重的腥气,”
“我想,她就在大雾之中……”
却见赵吏也是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众人。
“这一代一直有传闻,是死者,死在深海里面的人,他们有时候会回来,他们上岸的时候会隐藏在雾里,他们回到家里,还要跟家人生活一段时间。“
“新月的时候来,满月的时候回,据说那不是真正的他们,而是归墟之国,远道而来的鲛人。”
“鲛人?不就是美人鱼嘛,不应该是邪恶的呀?”
夏冬青疑惑着。
“那是因为,在我们这儿流传着那篇著名的西方童话里,美人鱼是以善良的形象出现的,可是在西方,美人鱼一直都是在海中吃人的诱惑者。”
赵吏道。
“传说你可没我懂。”
王小亚起身道,“东方的传说里,鲛人并不坏,博物志记载,南海水有鲛人,居水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鲛人从水出,寓人家,积日卖绢,将去,从主人索一器,泣而成珠满盘,以与主人……”
“基本上,鲛人都是以勤劳感恩的形象出现的。”
“我给您磕一个。”
赵吏夸张的道。
“贱人平身。”
王小亚不客气道。
“她说了这么多,你们肯定也听不懂,”
“其实就是在归虚之国,鲛人吃掉了死者,变成了死者的样子,保留了死者生前的记忆,找到死者的家,见到死者的家人,用亲情迷惑死者的家人,最后把死者的家人带回大海吃掉。”
赵吏猜测着。
“可是她怎么怀孕了,而且肚子还变得那么大。”
栀子不解地问。
“或许鲛人的生理周期就是这样,不是人自然不能以人的常理去度之。”
赵吏解释道,又望向翡翠。
“嗨,那边的同学,醒一醒,上课呢。”
翡翠头枕在沙发沿上,一个人占着一张沙发,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的样子。
“我听着呢!”
翡翠嘟囔道。
“你家那位大神呢?”
赵吏问。
“不知道,可能死了吧。”
翡翠将左脚搭在右脚上,有些气鼓鼓地道。
都消失好几天了,却连个消息都没有,气死人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鲛人有熊吗?”
“我有!”
却见王小亚蹦蹦跳跳的来到赵吏身旁,挺了挺胸。
“如果说你有的话……不如说我有!”
赵吏也是起身,同样挺了挺胸。
王小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贫瘠的飞机场,以及赵吏那壮硕的胸肌。
都快有B了!
“大熊弟第,你的熊是怎么长得?”
王小亚悲鸣,伸手朝着赵吏虚抓了两把。
“哼!”
“我的意思是,如果鲛人能够怀孕,又有熊的话,那生物学上来说,它应该是属于哺乳动物。”
赵吏思索着。
“就像是海豚和鲸鱼。”
王小亚立刻想到,身为天女,她的知识储备还是十分丰富的。
“听说过鲛人在海里唱歌的事吗?”
赵吏解释道:“其实那就是声纳!”
“哦!”
王小亚点头,也是恍然大悟:“因为在深海之中,光线不足,它们只能够用声纳来定位,进行捕猎和迁移……”
“迁移来回走的都是一条路!”
赵吏补充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守株待兔?”
翡翠一下子从沙发上翘起身子道。
“终于让你聪明一回了,希望我蒙对了!”
赵吏肯定道:“我们去鲛人上岸的海滩去等她!”
…………
夜晚的海滩很是宁静,海风吹过来,带着阵阵寒意。
翡翠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感觉有点冷。
王小亚瞥了一眼,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翡翠裹上:“让你来海边就多穿一些,偏不听,大晚上的,好看给谁看。”
“我已经穿得挺多得了,谁能想到海边能这么冷呢。”
翡翠撅了撅嘴道:“衣服给我了,你不冷嘛?”
“你似不似傻,我是天女好不好,还会怕这点儿冷。”
王小亚轻点了一下翡翠的脑袋,“回头让你家叶晨给我整点好处,照顾你都是他的事情,结果他一神秘消失,事情全部都落到了我的头上。”
“知道啦!”
翡翠亲热地挽住了王小亚,腻歪地道,“小亚你真好。”
王小亚看了一眼翡翠,淡淡一笑。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王小亚转头,看向迎面走过来的夏冬青和栀子。
夏冬青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
“先回车上去吧,外面冷,别冻着了。”
翡翠看了一眼栀子冻得有些苍白的脸蛋。
“走。”
夏冬青应道,说话间一阵热气哈出。
夏冬青他们回到车上的时候,赵吏早就在车里了。
“你什么时候回车上的?”
王小亚问。
“早回来,鲛人要是想躲的话,怎么可能会被这么简单的找到。”
赵吏闭着双眼养神。
“我去,你不早说,害我们顶着寒风找了半天。”
夏冬青没好气地道。
“平时城市的雾霾吸得太多了,我这是想让你们多呼吸一下天地灵气。”
赵吏语气平淡道:“等着起雾就好了,别打扰我,我要先睡一会儿,养精蓄锐。”
“你是鬼哎,你还要睡觉的啊!”
翡翠拿着手机在赵吏的后脑勺上玩笑地敲了一下。
“小丫头片子,你最近胆子挺肥的啊!真以为我不敢揍你啊!”
赵吏扭头瞪了翡翠一眼。
“栀子,你不别太担心了,鲛人要是想要害你的姐夫早就下手了,我想这事情的背后一定另有着隐情,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等到鲛人出现,一切一定迎刃而解。”
夏冬青回头,看着栀子苦闷的小脸安慰道。
栀子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点了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倦意来袭,翡翠,夏冬青,栀子都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赵吏和王小亚这一鬼一天女,虽然都闭着眼睛,但其实并没有睡着,而是时刻注意着海滩有没有什么变化。
朝阳从海平面升起,灿烂的阳光铺在海面上,镀得一切金灿灿的。
莫名的大雾突然弥漫开来,遮天蔽日。
“来了。”
王小亚倏地睁开了眼睛。
赵吏几乎和王小亚同时睁开了眼睛。
“翡翠,栀子,冬青,醒一醒,起雾了。”
王小亚晃着几人道。
翡翠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只见车窗外面,一片白茫茫的,能见度恐怕不到一两米。
“这哪是雾,这是烟雾弹吧。”
翡翠惊讶着。
“走,下车!”
赵吏打开车门,嘭的一下子跳下车。
“大家分头找,鲛人出现的地方腥味会特别的重,我和翡翠一组,冬青,你照顾好栀子,她可能也是鲛人的目标之一。”
王小亚分配着队伍。
“好!”
夏冬青应着。
大雾浓浓,站在雾中环视周围,能见度还不足一米,只能通过鼻子来闻雾中的腥气。
夏冬青紧紧地抓着栀子的手腕,害怕她在大雾之中被鲛人袭击。
走着走着,雾淡了一些,可能是离海滩有了一些距离。
“冬青,你看……”
栀子指了一下前方,压低着声音道。
夏冬青看过去,只见在雾中朦胧站着一道声音,看起来是个男人。
“走,过去看看!”
夏冬青走在前方,带着栀子过去。
走进一看,果然是栀子的姐夫林冲。
“林冲,你没事吧?”
栀子关心地问道。
“栀子,你来啦!”
林冲看着栀子笑了一下,“跟我来吧,你姐姐想见你。”
栀子向夏冬青投去询问的目光,夏冬青点了点头,两人跟在姐夫的身后。
没走多远,在一个破船的旁边,夏冬青和栀子见到了玫瑰。
玫瑰靠在船边,坐在沙地之上,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很是虚弱,脸上还有一点鳞片浮现。
周围遍地是扇贝,鱼骨之类的东西。
玫瑰看到栀子,虚弱地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
“栀子,你姐姐有话要对你说。”
林冲对栀子道。
栀子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凑过去。
“去吧。”夏冬青对栀子说道,因为他没有从玫瑰的身上感受到攻击性。
栀子看着玫瑰的这幅模样,尤其是看到那脸上的鳞片,心里面其实是有些害怕的。她小心翼翼地靠近着玫瑰。
玫瑰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声音却细若蚊蝇。
栀子看着玫瑰这个样子,还是将身子凑了过去,耳朵贴近着玫瑰。
“栀子,放心不下你啊!”玫瑰气若游丝地道。
这是玫瑰的残念透过鲛人带给栀子的一句话,放心不下你啊!
栀子慢慢扭头看着姐姐,眼眶瞬间湿润了起来。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