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jx8c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一劍朝天 青澀的葉-第五百七十四章 自帶傲氣看書-4mgac

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一群宗师飞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到了目的地,太一宗!
隔得老远,吕安就看到了一座无比巨大的仙山,在那里冒着仙气,云雾缭绕,当真是异常的壮观。
云雾之上还有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生物在盘旋着,各个都是仙气飘飘的模样,当真是有点浮夸。
不只是吕安如此觉得,就连其余的那些人都是同样的感觉,如此这样的仙山当真是从来没见过,自然在看了一眼之后,心中便是流露出了一丝不满和妒忌。
天山门门主钱雨第一个流露出了格外不屑的表情,然后便是嘲讽道:“花里胡哨,华而不实,哼!”
蓝丰听到这话直接笑了起来,也是回了一句,“钱门主是不是很羡慕,听说天山门的山门就只是一座极为普通的小山而已,现在见了这天下第一大宗,心中不满了吗?”
钱雨顿时就急了,露出了一副吹胡子瞪眼的表情,“黄口小儿!你懂个屁,老夫这叫做返璞归真,你这种人怎么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境界没到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哼!”
蓝丰哈哈一笑,没有再继续嘲讽钱雨,而是笑了笑,然后便看向了一旁的吕安,主动招惹了起来,“匠城的人是不是也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繁盛的山门?你们的匠城在中州可就只能算是一座普通的小城而已,说实在的,还真是普普通通没有半点优势。”
吕安赞同的点了点头,“没错,的确是如此,匠城本就是一座普通的城,但是匠城有灵域,你羡慕吗?”
一提到灵域两个字,蓝丰整个人都是气愤了起来,想起之前在匠城的遭遇,顿时让他格外的气愤,冷哼了一声之后,也是没再继续理会吕安。
一行人之后便是直接落在了太一宗的山门之外,此时已经有人等在了那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但是这个长相却是可以用眉清目秀来形容,一身白色的道袍,随风缓缓荡漾着,当真是一副仙人的姿态。
“韩子实!好久不见!”一个格外雄厚的声音直接响了起来。
韩子实一看到那人顿时就是一愣,略显惊讶的回道:“你是太一宗副宗主楚横?”
楚横笑着点了点头,“想不到你还认识我,我们快有百年未见了吧?”
韩子实点了点头,“想不到竟然会让副宗主来迎接我等,当真是有点荣幸呀!”
“这话客气了,各位都是远道而来,自然算是太一宗的贵客,我来迎接也不算什么,其余三地的人可都已经到了,你们算是来的最晚的人了。”楚横点头回道,格外的客气。
蓝丰又是不合时宜的埋怨了起来,“还不是因为匠城的人来的慢,浪费了不少时间,让副宗主久等了。”
楚横自然是认识蓝丰,听到他这么说,也是没有恼火,只不过将眼神看向了唐庚和吕安,微微一笑,“你就是唐庚吧?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唐城主吧?”
唐庚不卑不亢的双手抱拳,打了个招呼,“没错,我就是唐庚!”
楚横满意的点了点头,“唐城主如此年纪,实力就如此之强,算的上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了,没丢我中州的脸面!”
一听到这话,唐庚脸色直接一僵,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人肯定是故意的。
不过唐庚还没有反驳,楚横便是看向了一旁的吕安,莫名轻笑了一声,“吕安?”
“吕安拜见副宗主!”吕安同样也是不卑不亢的回道。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很不错!年轻一辈中也就你能算是日月的对手了!”楚横格外赞赏的说道。
这话虽然夸了吕安,但是深沉的意思好像是在夸赵日月,把吕安比作是赵日月的敌手,一名宗师成为一名六境的对手,好笑至极!
吕安自然不会让他得逞,直接反驳道:“副宗主言重了,赵日月的敌手向来都是林苍月!”
言外之意很明显,那就是六境对六境,现在的赵日月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我吕安的对手!
楚横极有深意的点了点头,“也对,他们两人现在也没有真正分出胜负,不过按照如今的情形来说,林苍月这个孩子这辈子都不太可能会成为日月的对手了,这次他连参会的资格都没有。”
这话听着好像又有点言外之意,难不成这次赵日月有参与的资格不成?
楚横自然没有想要继续细说下去的意思,在和一些熟悉的人打过招呼之后,楚横便将这帮人领了进去。
进入太一宗的山门,唯一的感觉就是灵气实在是太充裕了一点,所有地方都在疯狂的往外冒着灵气,吕安整个人的皮肤都是张开了嘴巴,在那里不停的吞吸了起来,就好像是在进入了一个福地一般,整个人都是感到了一阵神清气爽。
“还真是有点够奢侈的!”杨火也是被惊得直接嘀咕了一声。
玄玉同样点了点头,“太一宗的底蕴还真是有点不一般,如此巨大的灵阵,每日消耗的财力恐怕也不少吗?一天得消耗多少灵晶精?”
“消耗灵晶精?你想多了,这么大的地方,你觉得要消耗多少?这还不得每天都去加灵晶精?一加加一天?”唐庚直接嘲讽道。
“那不然呢?”吕安有点好奇的询问道。
唐庚指了指下面,“自然不可能靠的是灵晶精来维持这里的灵阵,太一宗的下面是一片格外巨大的灵矿,品质极其的优质,他们直接将灵矿的边角料给挖掉了,之后剩下了一个无比巨大的矿心,阵法就设在了矿心之上,而且这个还不是一般的矿心,只是借助一下矿心本身散发出来的灵气而已,根本就不需要担心矿心给用完,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使用矿心,单纯只是在使用矿心散发的灵气而已!”
吕安点了点头,算是听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只不过他依然有点惊讶,按照唐庚说的,那这个矿心得有多大?他想都不敢想。
“当然世人都知道这个矿心也不是普通的东西,它还是一个封印物,镇压着下方的魔域,听说你们有很多魔物!你之前碰到的梁凉,他身上不就有这东西吗?”唐庚继续解释道。
吕安点了点头,认识有点惊讶,想不到这个太一宗竟然蕴含了如此多的秘密。
“太一宗除了一直镇压的魔域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域,那就是圣域,俗称万圣山,里面可是有不少的宝贝,之前你没来,不过具体位置我就不知道了。”唐庚又说了一句。
吕安点了点头,他自然听说过万圣山,这么一看,面前这个仙气飘飘的太一宗当真是有点富饶,什么东西竟然都有,实在是富饶的不行。
“好了,也没什么好看的,太一宗说白了也就是运气好,占了个好地方,其他也就这样而已,没必要在这里露出这幅没见过世面的表情。”唐庚一脸嫌弃的看着几人。
几人赶紧将有点失神的表情收了起来。
之后便是跟着楚横开始登山,登穹顶山!
一条长长的台阶直接从外面一路延伸到了顶端,这个台阶的数量一看就让人感到有点无语,实在是太多了点,这座山当真是直达天穹,实在是太高了!但即便是如此,竟然还只是一个外门而已,吕安现在有点想要见识一下太一宗内门的风光了!
一踏上这个台阶,唐庚就又开始解释,“这个台阶直接直达穹顶山,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台阶的数量数不胜数,自然也就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想要拜师太一宗,只靠自己的力量,从山下爬上穹顶山,那就能成为穹顶山的记名弟子,很简单,也很难,基本上十年才能有一个,上一个成功的人是谁,你应该也认识,祖秋,就是靠着这种方式直接成了太一宗的弟子,之后又凭着自己的实力,成为了内门的亲传弟子,排名第二!”
吕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抬头望了一眼直入云霄的台阶,笑着说道:“如果没有时间限制的话,这个应该也不满吧?慢慢爬不就行了。”
玄玉摇头,“你想的太简单了,越往上,自然就越难,就和剑阁一样,上面才是宗门生活的地方,所以上面的灵气聚集格外的浓郁,你纯靠蛮力想要突破进去,一般的孩子可是很难做到,除非你天资卓越,否则的话,根本就扛不住那些灵气团!”
“明白了,那我们也要爬上去?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吕安不解的询问道。
蓝丰在一旁听得格外的无语,直接嘲讽道:“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传送阵这个东西吗?上面第一个平台就有传送阵,你以为太一宗和你们匠城一样傻吗?”
虽然蓝丰解释了这个问题,但是这个口气还真是有点大,搞的太一宗是他的一样!
吕安直接轻笑了一声,自然没有和这人争辩的意思。
“传送阵这个可是好东西!现在能用的可是不多了,太一宗算是少有的还保存一些传送阵的宗门了!”玄玉也是感慨了一声。
一提到传送阵,吕安就想到了曾经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一直想要逍遥阁帮忙调查清楚,直到现在都是没有半点消息,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也就只有太一宗有这样的实力了!也就是说,几乎可以肯定他那件事情就是太一宗安排的!
只不过谁安排的他到现在也不知道,除非直接和顾言摊牌,但是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间。
一行人踏上传送阵的时候,吕安就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以前每次都是一屁股栽倒在地上,现在自然不会再出现那时候的窘境。
光芒一闪,一行人直接出现在了一个平台之上,实力强的那几人纹丝不动,实力弱第一次接触传送阵的那些人则是原地晃了两下,甚至于有些人的表情都是煞白了起来,其中便包含第一次尝试传送阵的蓝丰!
“诸位,欢迎来到太一宗,这里是穹顶山,我是穹顶山的门主,楚清流,我想这里的很多人应该都认识我吧?”楚清流的声音莫名在众人身后响了起来。
一行人赶紧转头看了过去,一个个都开始打起了招呼。
吕安和唐庚两人对视了一眼,眉头同时皱了起来,还真跑到对方老巢来了,之前不给楚清流面子,这次楚清流多半也不会给他们面子,这就有点难办了。
同样不喜欢楚清流的自然还有剑阁的两人,他们和楚清流打的交道可是要比吕安唐庚多的多,这其中的恩怨自然是多的很。
楚清流走到玄玉身边,然后四处张望了起来,格外欣喜的问道:“那条龙没来?就来了你们两个老家伙?你们剑阁还真是有信心!”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们北境的事情,我们自己会做主,你还是好好当你的迎宾小厮吧!”玄玉笑着说道。
这话顿时让在场不少人笑了起来,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是看不惯楚清流的人。
楚清流直接冷哼了一声,“今天你们远道而来,我就不找你们麻烦了,等到了那天,我会好好找这个梁子找回来的!对了还有你们匠城,这次就来了你们两个?当真是不知死活!等着瞧吧!”
唐庚自然不怂,直接冷眼瞪了回去。
楚横这个时候开口了,“好了诸位,我就带你们到这里了,接下来就让清流带着你们去歇息一下吧,具体的事宜你们可以询问逍遥阁的人。”说完对着众人点了点头,便是直接离开了。
楚清流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走吧,让你们这群乡巴佬好好看看我们太一宗的繁盛,你们北境哪里比得上我们中州,下次我去北境的时候,记得知道我是过来接济你们的,不要摆出一副难看的脸色给我!”
说完,他便直接领着众人朝着一座宫殿走了过去,虽然位置有点偏僻,但是依然极为的豪华,透露着一股珠光宝气的气息。
这让吕安格外的不屑,这种东西实在是有点上不了台面,难得楚清流竟然还如此的显摆这些东西!
将众人带到地方之后,楚清流直接说道:“这个地方房间够多,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之后便是直接离开了。
一路上韩子实都没有接腔,等到楚清流走后,他才开口,“各方好好休整,到时候北境的利益还得靠你们自己去争取,尤其是那些想要更多的人,你们可得为北境为你们自己争口气!”
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蓝丰赶紧接腔说道:“这里地方够大,你们自己分配房间吧,具体什么时候开始我会再来通知的,你们就先安心在这里休整吧!”
说完蓝丰便是对着韩子实小声嘀咕了两句,然后他便离开了。
吕安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开始挑房间,几人直接选了一个连起来的一串房间。
进入房间之后,吕安又被惊了一下,虽然说是房间,但这其实就是一座别院,里面这小桥流水景色格外的喜人。
吕安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笑了笑,太一宗无时无刻都在展露他的豪气,实在让吕安感到一丝不适应。
吕安刚刚坐下,便是就有几名侍从出现在了吕安的面前,有男有女,“大人,我们是这座院落的侍从,有什么需要还请吩咐,在这里,什么要求都能满足。”言语之中依然透露着一丝淡淡的傲意。
碰到这种人,吕安自然不会纵容,独属于宗师的气息直接压在了这些人身上,异常冰冷的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都不能进来!要是违命!死!”
异常沉重的气息瞬间将几人压倒的一颤,差点就直接跪倒在地上,吕安及时的撤去了气息,但那几人依然被吓了一跳,脸色都是变得煞白了起来,一个个都是恭谦的点头,“是!大人!”
“嗯,一壶茶一壶酒,几个馒头,再来几个小菜!”吕安直接开口说道。
话音刚楼,院落的门就被打开了,唐庚直接走了进来,“哎呦,你这里也不错吗?我还以为只有我运气比较好!”
吕安直接挥了挥手,几人立马选择退去,站到了大门处。
唐庚笑着说道:“你也太冷冰冰了,对这些普通人就没必要这么严肃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从小就比较怕死,现在又是在太一宗,算的上是我的死敌了,再加上暗域殿和地府的人,中州对我而言可不是一个好地方,要是不小心翻船了,那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必要的谨慎还是要有的,谁知道楚清流会不会给我们使绊子。”吕安认真的说道。
唐庚听了也是点了点头,感觉有点道理。
“一起喝点吃点吧,好好聊聊接下来的事情。”吕安说道。
唐庚自然没有意见,刚刚坐下,玄玉和杨火也是一同走了进来。
唐庚倒也没有什么拘束,直接招呼两人一起过来坐。
这顿酒喝的还算愉快,四人谈论了不少事情,这其中就包含了不少一些宗师的秘闻,实力境界等等。
但是这一顿话聊下来,吕安和唐庚都是有点诧异,因为他们两个人竟然是七境和八境之中最为厉害的存在,实在是有点让人无语。
“现在看到的情况是这样,但是具体会不会如此,谁都说不准,毕竟谁都会隐藏实力,所以你们还是别大意了,我们两个就无所谓了,八境之中我们的实力不算弱,世人也都知道剑阁的实力,所以一般来说没人会来排挤我们,所以你们两个得稍微注意点,担心被人当枪使!”玄玉提醒道。
唐庚直接无所谓的甩了甩手,“想要把我们当枪使,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实力,自己内部都不团结,还想去和其余四地争?笑话!”
“现在另外几个地方的人来的是谁还不知道,等知道了,你们就可以思量一下,光靠你们两个想要多拿四艘云舟也是有点麻烦的。”玄玉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这个就要麻烦您了,帮我们多去看看,探听点消息。”
玄玉自然没有拒绝,直接点了点头,“这个你就放心吧,这点小事情就交给我了。”
这顿酒聊到这里,基本上也算是结束了。
送走三人之后,吕安便开始休息调整,然而他刚刚闭上眼睛,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体内的五行环竟然有了一丝异动。
这个异动直接让吕安睁开了眼睛,眉头一皱,不解的看向了某个方向,“什么情况?那里有什么东西吗?”
五行环的异动让吕安感受到那个方向好像有东西在吸引着他,有种同类的那种吸引。
思索了一番之后,吕安顿时站了起来,“难不成是五行之精!”这个想法直接让吕安诧异的不行,当真是又惊又喜。
叹了一口气之后,吕安稍稍冷静了一丝,开始思考了起来,只能明天白天出门去观察一下这四周吧!到时候再思量,现在周围的眼睛可是有不少,一道又一道的灵识不间断的扫过吕安的院落,虽然没有直接扫到吕安身上,但是这种被监视的感觉依然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闭目之后,五行环传来的异动越发的明显,吕安感知到的讯息也是越来越清晰。
突然一副画面直接出现在了吕安的脑海中,四周漆黑到极致,只有一双格外硕大的土黄色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吕安,一股格外清晰的土腥味就这么涌入了吕安的脑海中,然而下一秒,吕安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格外厌恶的气息,漆黑色的雾状气息直接朝着他扑了下来。
吕安瞬间就惊醒了,整个人都是深呼了一口气,“应该是土精,不过那个黑色雾状东西是什么?难不成是魔气?”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