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pg0精彩都市小说 我要做超級警察 ptt-第七百七十六章:塵埃落定-p2301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你…”
闸哥颤颤巍巍的指着阿亮,手指颤抖,眼珠子瞪的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
他很想说话,但是剧痛袭来,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近距离下,钢珠覆盖面极广,身上爆起了阵阵血雾。
阿亮面无表情的看着倒下的闸哥,枪口扭转,对着边上逃窜的另外同伙接连搂火。
阿亮的突然叛变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一直到他放倒闸哥跟另外一人以后,剩下的三人这才反应过来,第一时间找石头做掩体规避。
兵败如山倒。
剩下的三人,看着山路上接连冲上来的便衣一行人,彻底丧失了斗志,在强大的活力压制下,纷纷举手投降。
很快。
章也命令大部队快速的接管了现场,把现场给控制了下来,彻底稳住以后,他迈步走向阿亮,看着这张晒得黝黑的小青年,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日子,你辛苦了。”
“嘿嘿。”
阿亮咧嘴笑了起来,摇着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阿亮。
就是章也埋在闸哥身边的雷,当初为了让阿亮打入闸哥团伙,他们耗费了好大的一番心思。
地上。
倒在草地里的闸哥,身上的钢珠并没有打中他的要害,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任由便衣把他的双手反铐上,眼睛瞪得老大,怨毒的看着阿亮。
在等待大部队过来的时候,众人原地休整,至于山洞里面的小作坊以及洗衣粉,则交给了其他便衣去处置。
“啧啧…”
钟天正再次打量着身高不到一米七,短小精悍的阿亮,咋舌道:“我还真没看出来,阿亮是你们的人。”
他之前跟阿亮有打过照面,这个人的演技确实不错,完美融入闸哥团伙。
“呵呵,那是。”
章也得意一笑,不免有些自得:“我们阿亮,也还是第一次执行卧底任务,很冒险,今天的这个结局,几乎是他用命换来的。”
“嗯。”
钟天正非常认可的点了点头,摸出香烟来抛给阿亮一根,阿亮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
阿亮叼着香烟点上,折身走到躺在草地上的闸哥身边,蹲了下来,拍了拍他满是冷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蛋,把吸着的香烟塞进了他的嘴里。
闸哥也没有拒绝,咬着香烟就大口大口的裹了起来,整个人的气息看上去缓和了那么一丢丢。
“为什么要当二五仔!”
闸哥有些不甘心,低声嘶吼到:“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相信你!”
闸哥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明明在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个欲望冲天、不顾一切往上爬的热血精神小伙,他真能装。
“你相信我怎么了?你相信我我就不能再背后打你了?”
阿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顺势坐在了草地上,双手架在弯曲的双膝上,目光看着远处的群山,整个人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约莫过了得有小半分钟。
他扭头过来,非常平静的看着闸哥:“你还记得,当初你们威胁一个二十岁的小伙运含有洗衣粉的胶囊么?”
人体运“洗衣粉”。
这是闸哥团伙的基操了。
早之前。
他们还不会自己做的时候,专门就是做的这个生意活儿,他们的套路也非常的简单,先是在网上发布招聘广告,把自己包装的非常完美,说是去隔壁的M国娱乐城做事,工资很高,而且非常的轻松。
高工资、轻松活。
这是每个人都喜欢想要追求的日子。
想要达到这个目标,如果你有文化有本事,真的一点也不难,但如果你没有高学历也没有什么技能,那么这种日子真的是离你非常遥远的。
但总有那么些没有什么学历没有技能的人,梦想着过上这种日子,所以在面对月薪上万的诱惑,有些人大抵上都会抱着:我就去看看试试,如果是假的我就走人的这种想法。
他们却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点:国外。
在国内,那些假公司假工作,你去看一看不合适的你可以走人,但是出了国门,外面可乱着呢。
就这样。
广发布消息以后,他们把那些上当上钩的人安排的很好,机票全包的飞到隔壁的MD国,随后带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这里与世隔绝,荒无人烟的。
这个时候。
他们才暴露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实施起来也非常的简单粗暴。
威胁这些人给他们人体运“洗衣粉”。
如果你要是怪怪就范那什么都不好说,但是如果你不愿意,那么不好意思,面临你的将会是一顿毒打。
然后。
一顿接着一顿的毒打。
只要你不松口,那么他们就会一直打,打到你愿意为止,如果一直不愿意,那么你将会被活活打死。
在国外。
他们不受管制,他们嚣张到了极点。
就这样。
很多人在面对横竖都是一死的情况下,还是决定铤而走险,不做也得做,一旦成功,那么他们就会接着做第二次第三次。
当然了。
也有些人,抱着我先假装服从你,然后等我出去以后老子再跑路。
有人有过这样的想法,而且还这么做了。
但是闸哥团伙,真的就丧心病狂到顺着对方身份证上的地址,给找到家里去了,手段残忍。
“啊?”
闸哥愣了一下,没能一下子记起来。
他自己从最底层一层层往上爬,不管是自己动作打过的人,还是命令手下去收拾的人,太多太多了,多到他自己都想不起来。
所以。
他自然不知道,阿亮说的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是谁,他不知道,早记不得谁是谁了。
“你不记得了也没事,我来帮你回忆回忆就好了。”
阿亮抬了抬眼皮子,冷声看着地上的闸哥,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蛋:“我哥,就是倒在你们手下的,也许你不记得他是谁了,但如果我说出来你一定非常的熟悉。
他不是特定的指哪个人,而是你们对每个不服从的人,都是这么做的。”
章也钟天正一行人,靠着边上的石头,眯眼看着阿亮,旁听着一段他们不知道的场面。
“我哥这个人,很傻,也很天真,他梦寐以求的追求那种轻松有钱的日子,但是他自己又没有什么本事。
突然有一天,他找到了我,跟我说他找到了一份国外的工作,非常轻松,而且工资也很高。
他非常兴奋的对我拍着胸脯说:你放心,等哥过去干个半年一年的,回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那时候的我,年纪还非常的小,才十二三岁,压根没有社会经验,也不知道他踏了个坑,那时候我还很傻的说:你去吧,我等你回来带我飞。”
说到这里。
阿亮哽咽着擦了擦眼角,笑着解释到:“这个香烟烟雾太呛人了,熏到我的眼睛了。”
章也没有说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就这样,我哥一去不复返,去了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我们都知道他失踪了,但是始终找不到他在哪里,以至于我们报警,但是也没有查到有用的线索,你们的善后工作做得非常好,非常隐蔽。”
“直到那一年,我已经十八岁了,我学习不好,高中毕业以后就出来上班了,也曾经去过M国游荡,终于有一天,我在一个雨天,在大街上躲雨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残疾人。”
“残疾人很惨,手脚都被人砍断了,他跟国内看到的那些假乞丐不一样,他的手脚都是光秃秃的,早已经没了手脚掌,光秃秃的手臂露在外面,很具有视觉冲击感。”
“他头发很长,很脏,很乱也很臭,当他奋力的划着身子下的滑板车从我面前路过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脸。
那张脸是那么的熟悉,即便上面留着两道蜈蚣状的疤痕,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我哥。”
说到这里,阿亮抬起头来,哑然的笑了笑,眼中晶莹湿润:“我冲上去拉住了他,我叫他,他看着我,那双空洞毫无生机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惊讶跟闪躲。”
“我叫他的名字,他没有回应我,直接拼命的跟我说我认错人了,我不是他哥,不是他要找的人。”
“就那样,他怎么也不肯认我,没多久就让一台面包车给拉走了,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我知道,他很可能没了。”
“那个时候的他,不过是卖惨团伙的一个赚钱工具,他们发现我认出了他,所以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众人皆沉默了下来。
没有人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曾经。
钟天正还在上初中的时候,他见到过一个双眼全瞎、双脚截肢完全没有行走能力的人,每天准时准点出现在地铁站外面的入口外面。
他手里端着一个不锈钢小碗,身边放着一台小音箱,音箱里放着当下流行的歌曲。
钟天正每天坐地铁去上课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他,如果有一天晚上他回来的晚了,那个人也不见了,但是第二天,又能看到这个人。
如果今天下雨。
这个乞丐身上就穿着雨衣。
如果今天天气冷了,他身上就会穿着脏乱的厚衣服,如此往复,一直持续到钟天正初中毕业。
钟天正知道,这个人只不过是被操控的工具人,谋取别人同情心的赚钱工具,他知道自己没能帮助这个人,但是他从来不会给这个乞丐钱。
因为他知道,这个工具人,如果你给他钱,间接性的就是在害他,他能收到同情钱,那么他就会一直这么被人利用下去。
有时候,你的善良,很可能就成为了别人手里的刀!
“嘶…”
阿亮重重的吸了口香烟,吐出一条细长的烟线,眯眼看着闸哥:“我哥彻底消失以后,我那叫一个不甘心啊,于是我在当地打听了起来,找到了这个团伙的成员,一番招待后他老老实实吐口,说人是从你们这里买来的,并且把你们的信息跟我说了一遍。”
“我知道,就我现在这样肯定是那你们没有办法的,所以我一番辗转以后回到了国内,直接就找到了缉*大队,我见到了章也,我跟他说了我的情况。”
“按照道理来说,卧底一般都是要自己人,至少要知根知底的人才放心,但是我求章队长,让他给我一个机会,最终,他愿意给我一个机会。”
“所以,我后续打入了你们团队里面,我知道我自己一个人摧毁不了你们,但是我可以等,一直的等下去,终于等到了今天。”
“你觉得,我开枪打你,是我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
说到最后。
阿亮伸手拍了拍闸哥的脸蛋,棱着眼珠子说到:“你现在的下场,比起我哥来,万分之一都不到。
你知足吧,你要庆幸,我没有一枪直接把你打死,这样你还能多活几个月。”
“呵呵…”
闸哥听到这里,总算是把事情给捋顺了,默然的点了点头,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我服!”
“你不服也得服!”
阿亮红着眼看着他,手指颤抖。
闸哥团伙的事情,一直持续了两天,山顶洞穴这才彻底的被清理出来,里面那些几百公斤的洗衣粉,足够他们判死了,当然了,这些都是后续。
结束完闸哥这件事。
李大富也算是彻底的知道了钟天正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虽然有些惋惜,但高兴是占主体的。
自己不仅赢得了颜昭兴的合作订单,而且闸哥这个潜在的不稳定因素也被警方彻底打掉,以后这块地方,也就他李大富一家独大了。
钟天正一行人又在这里待了近一个星期左右,随后准备跟着啊香他们一同离开。
自己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临走的的时候。

About the Author